No Picture
事奉篇

靈性成熟與心理健康是兩回事──回應〈抑鬱是心靈問題?是身体疾病?〉

徐理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謝謝張逸萍的文章,我的簡單回應如下: 一、既然聖經說人人都有罪,當然抑鬱症的病人也是有罪的。只是我認為大部分的抑鬱症,並不是病人犯罪直接的後果。不過,我也沒有一口咬定:犯罪從來不會引起抑鬱症。            二、 文章中提到一個已婚婦人與鄰居行淫,以致35年後患抑鬱症。嚴格來說,她抑鬱的成因是揮之不去的內疚。這婦人一定曾經犯過別的罪,可是這些數不清的其它的 罪卻沒有引起抑鬱症。所以,引起抑鬱症不是因為行淫或犯罪,而是揮之不去的內疚。為什麼有些罪會引起揮之不去的內疚,而別的罪不會,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 題,不過不在本文範圍之內。            三、新紀元運動或行邪術會否引起抑鬱,我實在不知道。雖然我每周看三至五個新病患(大部分是抑鬱症),但我卻 從未碰到此類病患,大概這種信仰的人不會來向精神科求助,或者他們找的精神科醫生不是我。可是嚴重抑鬱症的病人,往往有幻聽與幻覺。這些幻聽和幻覺,很多 時候會涉及邪靈、魔鬼(譬如覺得邪靈對他們講話)。還有些病人會幻覺自己犯了許多不得赦免的罪。經過治療之後,這些幻聽幻覺就消失。            四、治標還是治本,是治療的程序問題。藥物治療是為了改善腦介(neurotransmitter,或作神經遞質)功能,但是心理治療,也可以改善腦介的功能,因為生理和心理是互動的。換言之,標和本也是互動的,沒有完全的標,也沒有完全的本。            舉例說:一歲上下的嬰幼兒因感染導致高熱時會引發“高熱驚厥”(febrile convulsion),會有全身痙攣的現象。主要的治療是降溫和終止痙攣(所謂治標)。待体溫得到控制,身体自然克服產生高溫的病菌,病人也就痊癒。           五、 張姊妹提出以聖經輔導治療抑鬱,這建議可以從理論層面及成果層面討論。理論層面牽涉甚廣,把兩個不同的理論系統連在一起,有很多問題需要整理(見下面第九 點),就如提議用針灸治療抑鬱症一樣,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看《心理學與基督教》一書(註1)。           六、從結果成效的 層面,我所知道的只有一個研究報告,蔡茂堂醫生(現在是蔡牧師),曾追蹤了40個被劉富理牧師以“全人治療”的方法治療過的人(註2)。其中有23人有心 理和生理的毛病,餘者有家庭、靈性等問題。據蔡醫生訪問的結果,23人中只有5人獲得痊癒(22%)。全人治療最叫人得益的是:60%的受追蹤者得到心靈 的釋放和更新;30%受追蹤者則得到人際關係的改善。換言之,聖經輔導主要是改變人的屬靈光景,醫治心理上的毛病似乎不十分有效(藥物或心理治療抑鬱症, 成效一般在60%以上)。           七、靈性成熟和心理健康是兩回事。很多非基督徒心理上非常健康,很多靈性成熟的信徒卻患上抑鬱症,如司布真,馬 丁.路德,以及Fuller神學院第一任的校長Edward J Carnell。所以,信徒在抑鬱中還是可以榮耀神的。我們所傳講的,不是“成功福音”、“健康福音”、“財富福音”。聖經輔導主要是叫人靈性成熟,未必 是身心健康(參見第六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