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歷史

阿蘇薩街大復興(賀宗寧)2017.03.03

靈恩運動幫助了許多信徒重視渴慕聖靈;許多信徒生命被更新,身心靈得醫治;許多人在其中信主,包括不少社會邊緣人士;活潑熱烈的敬拜讚美氛圍,幫助了信徒與上帝在感情上交流。

但是, 若有人高舉聖靈恩賜 ,高過其他全面的真理;用所謂的“權能”代替聖經絕對的權威;或只帶領人追求方言、醫治、趕鬼、預言等奇異的經歷,極可能造成嚴重的偏差;若說“方言是得救的條件”,那就成為異端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靈恩運動與聖靈參考書目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斯托得(John R. W. Stott),《當代聖靈工作》(Baptism & Fullness: The Work of the Holy Spirit Today),台北:校園,1990。 斯托得(John R. W. Stott),《聖靈的洗與聖靈充滿》(The Baptism and Fullness of the Holy Spirit),台北:改革宗出版有限公司,1986。 大衛‧寶信(David Pawson)著,《第四波》(Fourth Wave),香港:亞洲歸主協會,1998。 巴刻(J. I. Packer),《活在聖靈中》(Keep in Steps with the […]

No Picture
事奉篇

二十世紀靈恩運動與教會復興

方鎮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編者按:熟悉近代教會歷史或實際從事教會事工的人,大概都會注意到,二十世紀普世教會中爭議最大的問題,大概非靈恩運動莫屬。不同的學派對靈恩現象有不同的解讀,對聖靈的工作也有不同的看法,以至於一般的信徒也莫衷一是,無所適從。《舉目》雜誌作為一份特別關注信徒信仰與生活的雜誌,畢竟不能置身事外。到底什麼是靈恩運動?“靈恩經歷”是不是基督徒應該追求的?對靈恩,到底什麼是神永恆的旨意?…… 本刊盼望透過本期與下期的一些文章,從聖經和教會歷史的角度,初步探討這些問題。我們的目的不是做出結論,而僅是作為一個引介,讓信徒在面對靈恩問題 時,能仔細思考,進而能看到一線曙光,引導我們走在神喜悅的道路上。如果您對這些文章有不同意見,非常歡迎您來信、撰稿,提出您的看法。            在基督教二千年歷史中,追求聖潔和靈命更新的運動一次接一次,每一次都以不同形式出現,每一次都使信徒的屬靈生命得到造就和成長,並為教會帶來復興和益處。 然而,每一個運動都經過不同領袖的推動和參與,也來自不同的地區和文化,結果,這些運動各具不同的特色,有些是好的,有些在神學和聖經真理上仍須不斷更新 變化。           20世紀出現的三波靈恩更新運動,乃是追求聖潔和靈命更新的一種運動。不過,這三次運動所強調的,不僅是追求聖潔的生活,也包括以 比較感性的方式進行敬拜,更專注“回復”新約聖經使徒時代,教會在人群當中所展現的聖靈能力和神蹟奇事的恩賜(例如說方言、說預言、趕鬼和神蹟醫病等恩 賜)。換言之,20世紀的靈恩運動是一種“復原論” (Restorationism),強調今日的信徒必須重新發掘第一世紀的使徒,在第一個五旬節以後所經歷的神蹟奇事的恩賜。這些恩賜透過“聖靈的洗” (簡稱靈洗)而來,靈洗與初信時的“悔改”和“洗禮”不同,它是信徒進入一種靈命更新的境界。            靈恩運動在20世紀經歷三個階段,分別稱為第一波、第二波及第三波靈恩運動。現簡述這些運動的歷史和特徵如下: 第一波靈恩運動:古典五旬宗運動 五旬宗的出現           古典五旬宗運動(Classical Pentecostal Movement)在19世紀的聖潔運動、福音醫治運動,及福音派中前千禧年派對主再來的熱切期盼風氣中漸漸孕育。這運動正式起源於20世紀初期北美很多 復興的聚會,特徵是認為說方言(即聖靈透過某人說出他以前所不懂的言語或聲音)是領受靈洗的記號。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是在堪州一間很小的聖經學院──伯特利 聖經學院(Bethel Bible College, Topeka, Kansas),院長帕含(Charles Fox Parham,1873-1929)教導學生,凡信主和願意追求完全成聖的人必須領受靈洗,凡領受的人會在語言上蒙裝備,以致在這“末後的日子”能夠把福 音廣傳世界(參見《徒》2:4、17)。同學們也一致認同聖經教導,人必需在悔改重生後,追求靈洗,而說方言是証明人已領受靈洗的符號(sign)。           1901 […]

No Picture
事奉篇

聖靈恩賜不是什麼?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本資料由陳宗清牧師提供)           1996年,Zondervan出版社邀請三 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聖經與系統神學教授Wayne Grudem編了一本書:《對聖靈恩賜的四種看法》(Are Miraculous Gifts for Today?),分別由終止論(Cessationists,見編註)的代表Richard B. Gaffin Jr.),開放但謹慎立場的代表Robert L. Saucy,第三波的代表C. Samuel Storms,及五旬節派/靈恩派的代表Douglas A. Oss執筆。雖然他們的立場不同,但以下二十點是他們 共同反對 的: 1. 如果一個人沒有說方言,就不是真基督徒。 2. 如果一個人沒有說方言,裡面就沒有聖靈的內住。 3. 說方言的人比不說的人更屬靈。 4. 如果經禱告之後仍未獲醫治,可能錯在生病的人信心不足。 5. 神要所有基督徒現今都致富。 6. […]

No Picture
事奉篇

五旬宗釋經初探

張略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引言 五旬宗(註1)人士認為他們掀 起的,不僅是自宗教改革以來另一次的改革運動,更是初期教會的光復──重演當初聖靈在五旬節降臨的情景,讓今天的信徒也能体會昔日使徒所遇到的奇妙經歷。 有別於19世紀聖潔運動及衛斯理的復興運動,五旬宗人士認為,聖靈是教會得以更新和復興最終的動力,說方言是靈洗具体的外在表現。 承接了聖潔運動 的內涵,五旬宗人士與慕迪、托雷、慕安德烈等一樣,強調信徒要有靈洗的屬靈經歷。與此同時,他們亦受到約翰‧衛斯理及敬虔主義的影響,強調讀經的主要目的 是改變生命,並建立敬虔的生活。本文(註2)旨在探索五旬宗人士在過往一百多年來,在聖經詮釋這課題上的看法和一些基本信念,以及他們與主流教會之間的對 話,最後是筆者對其中一些重要釋經課題的反思。 一、簡易而非歷史的讀經方法 毫無疑問的,與其他福音派的信徒一樣,五旬宗人士篤信聖經是神的話語。 早 期五旬宗的牧師和教師,多是未受過正規神學訓練的信徒,他們所關注的是個人靈性的復興、宣教的熱忱及群体的更新,聖經和神學便是為此效力。他們對聖經的詮 釋,有些時候是相當字面化的,例如在解釋和應用《馬可福音》16章18節時,五旬宗的宣教士真的會用手拿著蛇,喝有毒之物,並拒絕藥物治療;又例如《創世 記》6章2節提到天使與女人交合,他們相信這樣的事今天仍在地上發生。此外,對不能直接應用的經文,他們亦有將之寓意化的傾向,致令經文出現多重意義。 這種實用的詮釋方法,結合了歸納法和演繹法的基本原則,引用不同的經文來証明某些觀點,或將某些字彙串連起來,以經解經。這種解經方式與當時不少基要派人士所採用的相似。 在五旬宗的傳統中,釋經書甚少,有的主要是講道集,反映他們強調聖經對現今的意義(significance)過於原來的意思(meaning)。 傳統五旬宗人士這樣理解聖經,可能是為了強調聖經對現今信徒的感化作用,因而注重直接應用經文,只是這麼一來,往往便會忽視了聖經原來讀者的歷史背景。 二、五旬宗的信仰經驗、信仰傳統與釋經 五 旬宗的信仰經驗及傳統,對他們如何詮釋聖經有極重要的影響。這些傳統和經驗涉及他們作為五旬宗信徒獨特的身分,並他們所不斷經歷的靈恩及神蹟奇事,那些經 歷可說是他們釋經的“信仰準繩”。他們經常在崇拜中分享神蹟經歷,或以靈恩彼此服事,整個群体也就都參與了這種聖經詮釋的過程。以下是一些五旬宗基本的信 仰架構: 1. 靈界爭戰的世界觀 五旬宗人士不僅接受一個超自然的世界觀,肯定超自然現實的存在,而且往往從靈界爭戰的角度看事物,強調鬼魔和天使不單是真實的,而且活躍於今世;這並不局限於鬼附,疾病許多時也是出自鬼魔的攪擾,神蹟醫病就被視為驅魔的一種行動。 2. 末世的弩張 聖 靈在五旬節降臨那天,方言是唯一可見的神蹟徵象(sign);同樣,在20世紀初,方言的湧現象徵了聖靈第二次的來臨。五旬節時聖靈的降臨既是教會時代的 開始,五旬宗運動的出現,便象徵著教會時代將要完結。信徒就是活在這開始了、又將近完結的末世時代。聖靈的來臨帶來醫治、釋放和平安,同時預備信徒迎向亞 米吉多頓、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和羔羊的婚筵。 3. 超自然的靈恩經歷 […]

No Picture
事奉篇

權能佈道的反思

鵬程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上帝的話代表的是一種規範,聖靈代表的是一種自由,二者不可分開,必須是規範中的自由,又是自由中的規範。”──加爾文       收到來自一位姐妹的電郵,她與我分享她去參加的阿根廷權能佈道家安卡羅(Carlos Annacondia)舉辦的權能佈道大會。信中提到:當晚講員只講了大約20分鐘的道,而且信息亂七八糟,只不斷地重複一句話:凡勞苦擔重擔的,上帝說 今天就要給你們平安、喜樂。此外,也有很多人暈倒、哭泣及大喊。而且場面完全失控,還勞煩工作人員將一位失控的婦女帶走……        讀後,我不禁問自己:這叫“聖靈的大能”嗎?裡面顯然問題重重。        首先,被譽為“阿根廷復興之父”的安卡羅,在整個佈道會中,只花了那極短的20分鐘來宣講神的話,不僅不斷重複同樣的內容,更是支離破碎的──他告訴了聽 眾,“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耶穌這裡來得平安”(《太》11:28),卻忽略接下去的經節說,“當柔和謙卑、負我(耶穌)的軛、學我的樣式” (11:29-30)。        這幾節經節原本是要告訴我們,我們當學效主耶穌,背負世上許多的苦難和擔子,因為我們曉得在基督裡的軛,永遠不會 過於我們能承受的,我們能不斷從主手中支取力量,勝過苦難,並藉此得著安息(參《林後》1:7)。但如果斷章取義,那麼就只是類似“健康與成功福音”了, 會誤導人忽視現實生活苦難的真實性。在一個時間有限的佈道聚會中,講員不更應把握機會,將十字架赦罪的真義闡明嗎?        第二,會眾失控的情緒和場面,是應該的嗎?我們很難想像,住在我們心中的聖靈,會是這一切失控情緒的主導者。我們應再次反省及禱告,求那真理的聖靈,教導我們有智慧地去辨別諸靈,免得邪靈在我們困惑當中有機可乘,因為聖靈的自由與聖道的次序是不相衝突的。        正如林鴻信博士(現任台灣神學院院長)引加爾文的話說:“上帝的話代表的是一種規範,聖靈代表的是一種自由,二者不可分開,必須是規範中的自由,又是自由中的規範。”這說明了,靈恩要有、也必須有神的話支持。       第三,一個刻意標榜“神醫”的佈道會,有否聖經基礎呢?恐怕沒有,因為這猶如一個表演及示範魔術的娛賓大會。但聖經明說,信道是本於聽道(《羅》10:14﹐17),因此,聚會的中心應該是十字架的信息,而非權能醫治。我們絕不能本末倒置。        巴刻(J. I. Packer)在他的書《重尋聖潔》(Rediscovering Holiness)中,將基督徒的成聖生活,歸納為5項元素: 1. 成聖的條件:藉著基督,因信稱義。 2. 成聖的基礎:與基督同死同復活。 3. 成聖的媒介:聖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