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人物

百歲樂聖(安迪)

本文原刊於《舉目》76期。文/安迪。40年前,我們全家下放到蘇北農村。馬先生剛從“牛棚”出來,音樂學院尚未為他安排工作。我就“偷”了他這個“閒”,拜他為師,學習聲樂。 […]

言與思

聖誕節•韓德爾•自然神論——有關韓德爾的《彌賽亞》(王星然)2015.12.1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文/王星然。《彌賽亞》神劇不是為聖誕節創作的;這一部作品企圖表達對啟蒙運動“自然神論”的反動;作詞家Charles Jennens對韓德爾的音樂創作很失望;英王喬治二世很有可能並未出席《彌賽亞》的倫敦首演,更遑論在“哈利路亞大合唱”中起立致敬;當時不少教會人士認為《彌賽亞》是一部褻瀆之作;著名的英國清教徒牧師John Newton曾根據《彌賽亞》選錄的經文,講了50篇道。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黑白鍵

劉樹鵬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你的皮膚是驕傲的白色, 我的皮膚是黑色; 伸出手來,請與我同行。 音樂響起,音色宏亮。 我們被融合進同一個和音, 匯合成同一首歌。 我所呼喚的一切 在你的呼喚中共鳴…… 這是非洲詩人加斯頓.巴特.威廉姆斯在《琴鍵》中的詩句。詩人把黑人和白人比喻成鋼琴中的黑、白琴鍵。在修長的手指下,兩種顏色不同的琴鍵,奏出和諧而又宏亮的樂曲。 我沒有受過專業的音樂教育,然而,我享受音樂,尤其是古典音樂中的鋼琴演奏。想一想吧,在午間小憩的時候,寧靜的陽光透過窗簾,撒在光潔的地板上。似睡非睡之際,音符叮叮咚咚地響起來,在空氣中飄盪。此刻,你不再煩躁和孤獨,彷彿面對著蔚藍的湖泊、翠綠的草地、茂密的森林。在遼闊的大自然中,彷彿有一個人,正在遠方輕輕地呼喚你…… 顏色不同的兩種琴鍵能夠奏出美妙的音樂,膚色不同的兩個民族能否也做到呢?從歷史上看,種族之間的分歧,導致了太多的仇恨和衝突,產生了太多刺耳的槍聲和炮聲。然而,正像為了打破種族隔離而獻身的美國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個夢想》中所期盼:“黑人兒童能夠和白人兒童兄弟姐妹般地攜手並行”,在神聖之愛的引導下,膚色不同的種族完全可以友好共處,相互關愛,共享上帝賜予的陽光和雨水。 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因為反對種族迫害政策,在白人政府的監獄裡關押了27年。當他走出監獄大門的時候,卻斷然拋棄了仇恨和報復,向南非白人伸出了友好之手。他當選為南非第一個黑人總統後,邀請看押他的3名看守,作為貴賓,出席他的總統就職儀式。黑人和白人手拉著手,仿佛鋼琴上的黑、白琴鍵組合在一起,同聲高唱《上帝保佑南非》。 在我的書櫥裡,收藏著波蘭猶太裔鋼琴家瓦迪斯瓦夫.什皮爾曼,根據自身的經歷撰寫的《鋼琴師》。黑色的封皮上,是黑白的琴鍵和一雙瘦長的手。 二戰時期,納粹德國佔領了波蘭,對波蘭人民,尤其是猶太人,進行了瘋狂的屠殺。什皮爾曼躲過地毯式的搜索,隱藏在城市的廢墟中。 有一天,當他悄悄走出所躲藏的閣樓,在空無一人的大樓裡搜尋食物的時候,一個德國軍官發現了他。聽說他是鋼琴家,德國軍官讓他“彈一段”。陷入絕望的什皮爾曼,彈奏了蕭邦的升C小調夢幻曲。德國軍官不但沒有逮捕、殺害他,反而幫他找到一個更安全的藏身之所,而且悄悄給他送來麵包和鴨絨被。 我不懂樂理。無法依靠我的理性和知識,來分析鋼琴曲中那些感染我的音符。我查閱了資料,發現約在14-18世紀,古鋼琴已在歐洲出現。與現代鋼琴相比,古鋼琴雖然有太多的缺陷,卻也具備了將不同的音和曲調結合起來,產生出跨越藩籬和疆界的神奇魅力,給人的心靈帶來莫大的安慰。 要一雙多麼靈巧的手,才能把黑白琴鍵結合起來,奏出美妙的樂曲!還有更難的,是把陽光、雨露、動物、植物……天下萬物,和諧地結合起來,演奏出四季的變換!這又是什麼樣的一雙手呢? 作者為《燕趙都市報》記者。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周杰倫的驚歎號

王星然       “我唱的歌詞要有點文化 因為隨時會被當教材        CNN能不能等英文好一點再訪 時代雜誌封面能不能重拍         隨時隨地注意形象 要控制飲食不然就跟杜莎夫人蠟像的我不像         好萊塢的中國戲院地上有很多手印腳印 何時才能看見我的手掌” 周杰倫《超人不會飛》 周杰倫——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        套句時下流行的網路用語“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周杰倫了。2000年出道的周杰倫,11張唱片張張熱賣、作品屢屢獲獎,超時代演唱會場場爆滿;具有明星人氣指 標意義的央視春晚,截至2011年,已4次邀請周杰倫鎮場面;自2003年起,《時代雜誌》曾數次報導他;2008年接受CNN邀約專訪;2010年他被 美國商業雜誌Fast Company評選為“全球最有創意100人”,去年年初更上一層樓,遠赴好萊塢,重拍李小龍的成名電影《青蜂俠》,全球票房2.2億美元!這些年,周杰 倫已經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教會查經班裡的80後和90後都在聽他的歌,看他演的電影,我們不得不問,周杰倫到底給了這個世代什 麼?使這麼多人對他產生共鳴?         乍看周杰倫實在不太有紅的條件,《時代雜誌》在介紹周的專文裡,形容他“上下排牙齒過度咬合、鷹勾鼻、下巴 內縮”,連綜藝天王吳宗憲都看走眼(起初吳發崛了周,但不認為他紅得起來,所以有2年之久,只讓他在幕後寫寫歌),憑心而論,愛耍帥裝酷的周杰倫實在長得 不算有明星臉;唱起歌來,嗓音也不是特優,咬字則是他最大的問題;剛出道時的他木訥寡言,不善媒體應對,上節目接受訪問時,常只回答一個字、一句話!有人 說蕭敬騰(編註)是“省話一哥”,殊不知周杰倫才是開“省話”之濫觴! 美國虎媽也培養不出的周杰倫        淡江中學音樂科畢業的周杰倫,沒有顯赫的學歷。他的高中英文老師回憶這個孩子,說他面部鮮有表情,還認為他有學習障礙;周杰倫在學校無法專注地學習數理,文 科表現也不突出,可是他的母親卻發現,這個安靜害羞的孩子,對音樂有相當敏銳的天賦,因此,4歲就安排兒子開始上鋼琴課,刻意培養他走音樂這條路。高中時 代的周杰倫,已經具備令人訝異的即興演奏能力!在《三年二班》這首歌裡,周杰倫毫無保留的渲洩他對升學競爭的厭惡,正當別的孩子在用功準備大學聯考,他則 花更多的時間埋首琴房練琴。         通常,在台灣走音樂這條路,家境一定要好(很花錢);一定要上大學,最好再出國唸個碩士、博士。如果能在國際 比賽中得個大獎,那就更有前途!可是像周杰倫這樣,連大學的關都過不了,是沒什麼希望的。從社會的眼光來看,他大概要在速食店或加油站打零工;運氣好一 點,也許去YAMAHA賣鋼琴!         這個社會定義成功的必要條件,也許周杰倫是一樣也沒有,但他有的是上帝給他的音樂天賦、滿腦子的音樂創意、還有一位默默栽培他、支持他、不放棄的母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