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順服

從此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的生活(林雙)2015.12.1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2.17.

文/林雙

7286-圖1-By vnyberg-file000518197515 RRRR我們基督徒都熟知這樣的故事:上帝照著祂的形象造了亞當,又從亞當身上取了肋骨造夏娃。亞當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創》2:23)。

同樣,我們也熟知這段話:“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西》3:18-19)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卻可能從小目睹父母終日吵架,自己與配偶也是一對怨偶……

太落後了!

“妻子要順服自己的丈夫?”那些拿著碩士、博士學位、智商130以上的女士,紛紛跳起來了:“這是哪個朝代的舊規矩了?太落後了!誰對,就聽誰的!夫唱婦隨那一套,不是早掃進歷史的垃圾箱了嗎?”

丈夫們在一邊或垂頭喪氣,或磨拳擦掌、預備和太太吵一架。

然而,智者捋著長長的白鬍鬚發話了:“順服,從來不是因為妻子在智商、才華、為人處事等任何一方面不足,更不是出於‘女人不如男人’的判斷。女人順服的對象,僅僅限於自己的丈夫,而不是所有的男人。

 “你們看,哪個人成為領導之前,沒有先遵守過領導的命令呢?哪有不曾做過追隨者的領導人呢?一個不順服、隨心所欲的人,怎麼能做領導呢?不都成了暴君、很快被推翻或替代了嗎?

“要知道,順服是來自軍方的詞彙,表達秩序感,表明人的心態,即謙卑、溫順,是信心的表現。只有有信心的人,方可表現出來順服。沒有信心的人,反而更有不必要的傲氣,會因為‘不妥協’而不妥協。

“你們要知道,受侮辱和傷害而信心不失的人,在人間地位可能是最低的,卻是離天上的國最近的。所以,僕人其實是領袖。”

不論是非曲直?

妻子們不服氣:“難道不看事情的是非曲直、誰對誰錯嗎?當我們女士的看法比較全面、正確的時候,我們也要順服男士——那可能錯的一方嗎?”

丈夫們也在一旁陷入了沉思。

“妻子們哪,人際關係中也需要順服,不能仗勢壓人(參《弗》5:21)。”智者說:

“即使妻子在某一方面比丈夫優秀,仍然要態度謙虛、溫柔。請優秀的妻子記住,你們的優秀也是上帝賜予的。而且上帝愛人,不在於人是否優秀。

“男人,有一種與生俱來、不可推脫的責任。這種責任,是男人基於男人身份,對女人的一種順服。男人為家庭而戰,為妻子而戰,為兒女而戰。男人要負責,不能懶惰。男人在家裡做了僕人的同時,做了領袖。

“因此,請女人幫助男人。幫助,意味著需要貢獻一切,特別是口氣要溫和。當丈夫說:“我要吃比薩(pizza)。”請妻子不要一口氣頂回去:“不要,我要吃麵。”請說:“我有點想吃麵。”因為吃比薩還是吃麵,並不重要。

要知道,如果只剩下一碗飯,丈夫應該留給妻子吃。丈夫要捨己,像基督為教會捨己,像泰坦尼克號沉沒時,男人把生的希望留給妻子和孩子。”

男人可能有小三

有位太太發話了:“丈夫也許能在關鍵時刻,趕走強盜保護我們,但為什麼也會喜新厭舊呢?”這話引起了笑聲。還有一些女人憤憤不平。

智者道:“你們作妻子的,不要只依賴戴金飾、穿美衣為妝飾,要追求內在美,有溫柔、安靜的心靈,以聖潔為妝飾,那麼,能鬥過任何小三!(參《彼前》3:3-4)。

“溫柔,並不是弱者或愚人的專利,而是有能力、剛強的人,表示的節制,是有智慧的人內在的謙卑。

“不可否認,儀容、外表也要合宜,因為人愛美是天性,女人不能只講內在美,蓬頭垢面地鬥小三。

 “安靜,是內心的平靜、安寧,棄絕浮躁,絕不會像刺猬,更不會像炸彈,因一丁點外在的刺激即爆炸。要知道缺乏內心安靜的人,若是員工,即使拿了諾貝爾獎,也不一定被老闆喜歡;若是妻子,即使付出再多,也不為丈夫所喜愛。

“請妻子們說服丈夫,而非與丈夫爭辯。要像水而非火。請你們不輕易動氣,不要一語不合,即怒髮衝冠。爭吵的妻子如雨連綿。她的丈夫,寧願呆在大太陽底下,在高溫的屋頂上曬死,也不願在雨裡淋透。”

很多男人都點頭稱是。有的女人低下了頭。

做得到嗎?

有個女人半信半疑地問:“你所說的,女人可能做到嗎?”

智者說:“若出乎人,當然很難,甚至不可能。但妻子如果以耶穌基督為生命之主,而不是被人的本性所控制,就能做到。

“妻子對丈夫,要像撒拉對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因信心,願意獻上自己的兒子作為祭品,而他的妻子撒拉恭敬地服從他,稱夫為主。”

還是覺得不公平

很多妻子說:“還是覺得這樣不公平,一點也不公平!對女人要求高,對男人要求低。不是天天都遇到沒飯吃,或者泰坦尼克號沉沒的呀,甚至一輩子也遇不到一回呢!”

聽了這問題,丈夫們收斂起榮光煥發的笑容,把眼睛投向智者。

智者說:“做一個好丈夫很不容易,要做很多。丈夫要很通情理,要對妻子有足夠的瞭解,瞭解她的個性,瞭解她的軟弱,明白她的擔心、壓力和情緒(參《彼前》3:7)。

“有些丈夫下班回來,即去看電視或上網,見妻子累也不問原因,見她煩就無視或躲開,甚至直接發號施令,所以造成妻子不聽他的。

“好丈夫要關心妻子的身(身體)、心(心理或心情)、靈(靈魂,與上帝的關係),要幫助和安慰她。

“這一點,我個人覺得,上海男人做得很好。他們溫柔體貼,家裡來了客人,由妻子出面招待。丈夫在廚房忙活半天,還懇切地對妻子和客人說:‘實在對不起,菜晚了5分鐘,讓你們久等了。’表現出來的,是對妻子的一種尊重。”

還要做什麼?

有幾個丈夫低下頭去,妻子們終於第一次露出輕鬆的表情:“那,請問您,好丈夫還要做到什麼呢?”

智者看見自己的觀點逐漸被大家認可,微笑著說:“丈夫要敬重妻子。敬重,可是要用尊重上司的方式對待妻子呀!要懂得她的價值,因為她實在很重要。

“丈夫要敬重妻子,還因為她比你軟弱。也就是說,她體力比較弱,在社會上也可能因性別被輕視,受到異樣的對待,所以需要丈夫的保護。

“男人敬重女子,更因為女子也出於上帝,和男子一起承受上帝的恩典。女子幫助男子,與男子在身體和靈魂上合一。男子也有軟弱的一面,需要妻子的幫助。只有敬重來自於上帝的妻子,才會繼續得到上帝的恩典。

“婚姻原本就是上帝的計劃和祝福。

“不敬重妻子的丈夫,如同沒有光照的世界,即使讀聖經也會毫無所得,禱告也會受阻,因為他沒有按照上帝的話行事——他不敬重妻子影響了他和上帝的關係。他因有罪而與上帝隔絕。”

7286-圖2-by McLac2000-bench-press-1013857_1280 W590

誰先認錯呢?

不少男人開始露出焦急的神情,還有幾個在悄悄擦汗。看著女人們喜笑顏開,智者又說了:

“有人問我,兩人爭辯,誰先認錯呢?在我看來,丈夫應該先認錯,因為丈夫是頭,是領導,領導應當做事一馬當先。睡覺前不與妻子和好的人,一定睡不好覺,因為他沒有與妻子和解,也沒有與上帝和好。

“還有,他一定頻頻起來小解,因為他心裡有事啊!”

丈夫和妻子們都哄堂大笑起來。有個妻子說:“既然如此,我們也願意先認錯,因為謙卑是值得驕傲的。”

然後,丈夫和妻子們有的手挽著手,有的肩並著肩,回家去了。

他們也許還會爭吵,還會發怒,但他們也會不時想起智者的話。

註:筆者根據黃嘉松牧師的講道內容,及筆者的感想,編寫而成本文。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加州,為加州註冊律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父母與配偶,兩難?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張在孜

BH72-14-7527-圖2-浪漫的老實人攝-12D0E3B9@FE95BD2B.33705054 寬690

在我居住的老年公寓,華裔老人逐年增加,很快將超過全體住戶的10%。因語言障礙和文化隔閡等原因,這些老人很難適應美國主流社會的生活方式,不時發生文化上的碰撞。

一位華裔姑娘,曾問她的美國男友一個華人熟知的問題:如果你的老媽和老婆同時落水,只能先救一個,你將怎樣選擇?

對方緊皺眉頭說:“這是一個殘酷的問題。如果我必須選擇,我救我的妻子!”女孩問為什麼。他說:“首先,我媽媽年紀已經很大了!她人生的大部分已經過完,但我的妻子還年輕。其次,如果我們有孩子要撫養,我會更加毫不猶豫地救妻子!孩子不能沒有媽媽。就是我的媽媽也會讓我先救妻子,而不是救她!”

這個美國男人回答得很爽快,沒有像很多中國男人那樣猶豫不決、欲言又止,更沒有像不少中國男人那樣,先救媽媽,並找出許多理由辯解。

這個美國男人還告訴女友,大多數美國男人都會這麼選。

QQ截图20150313163954中、美男人的兩種態度,反映出了兩種文化。在華人“百善孝為先”的傳統孝文化下,有很多中國男人認為,媽媽只有一個,失去就再也沒有了,但妻子沒了還可再娶。而美國男人是受聖經文化的影響。聖經描述夫妻關係:丈夫要愛妻子,就像愛自己的身體(參《弗》5:28)。在《創世記》2:23中,亞當稱妻子為“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足見在聖經中,骨肉之親是指夫妻,而非父母兄弟子女。丈夫有責任保護和愛妻子。

聖經強調,結婚時“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 二人成為一體。” (參《弗》5:31)也是說,男人長大後,要離開父母,成立自己的家庭。這與中國提倡的孝文化,截然相反!

背後的價值觀   

“先救誰?”此類的問題,其實沒有標準答案。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有鮮明的地域性和時代性。這是該民族區別於其他民族的標誌或象徵。所以,我們要認清,中西文化不是對立的,而是各有千秋、難分先後!在不同文化背景下,難免各說各有理。不過,隱藏在命題背後的思想和價值觀,仍然值得大家討論和深思!

每一種文化都有肇始源頭。從史前時期人類誕生的神話傳說中,可大致窺見中、西方文化不同的雛形。

中國關於人類誕生的神話,一般見之於《風俗通義》“女媧造人說”:“俗說天地開闢,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造人。劇務,力不暇給,乃引繩於泥中,舉以為人。”意思是說,天地開闢以後,並沒有人類。女媧便用黃土與水,仿照自己的樣子,揉團成許多人。後來她累了,就用一條藤(繩),攪混了泥漿往地上甩!泥點濺落的地方,就出現了活生生的人。

在此,我們注意到,這則神話強調了女媧摶黃土造了許多人,而不是先造出一個男人,然後再造一個女人,而後繁衍不息有了人類。很明顯,這神話並不注重橫向的夫妻關係。而聖經裡“造人”的描述,是大家熟知的亞當、夏娃的故事,明顯是很重視橫向關係,即夫妻關係。

再從洪水神話中,也可看出這一特點。

中國的洪水神話主要是“鯀禹治水”。據《山海經》載:“洪水滔天……鯀複生禹。帝乃令禹率布土以定九洲。”禹承父志,歷盡艱辛,終於戰勝洪水。這是一種縱向的血緣關係。聖經則記載,當洪水來襲時,方舟中配置了挪亞夫妻、3個兒子及其配偶,以及各種飛禽走獸、昆蟲……均為雌雄各一。洪水退去,各對“夫妻”重新在大地上生活,生出人類和各種動物。

由上可見,相對於橫向的夫妻關係,中國文化則注重縱向關係,即血緣關係。由此形成的社會意識形態和心理結構,對其政治和社會都產生巨大的影響!

中國文化注重血緣關係和倫理觀念,因此華人的家族觀念極強。數千年的封建社會、歷代宮廷內部的長幼嫡庶等爭權奪位,乃至當今社會的紅二代、官二代……以及重男輕女等,都不同程度地體現了使自己的血脈傳承下去的心理結構。

孝敬,意“很重、很有份量”

QQ截图20150313164347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儒家思想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主體,其結構的核心是“家”。這種“家”文化結構,可用“忠孝仁義”4個字概括,上下縱橫互為支持,形成一個不可拆散的完整框架,衍生出中國文化中大部分價值、倫理與道德的體系。這4字中,又以“孝”為根本!“孝”維繫 了家庭和龐大社會體系5千年,這本身已說明中國的孝文化自有精闢之處。

美國的家庭價值觀,也確有一些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尤其是對獨立性的追求,如聖經認為,男子長大後,應離開原來的家,建立新家,把對父母的依賴轉向對妻子的愛護。這一點就非常值得我們汲取! 

其實,孝親也是上帝看重的人倫關係。在聖經“十誡”中,前4誡涉及對上帝的尊重和順從,後6誡指示如何處理人際關係。涉及人的第一條誡命,就是“當孝敬父母”。

在整部聖經中,有許多子女如何對待父母的內容。例如在舊約,就有約瑟、大衛、所羅門、以利沙……這些孝子的描述。在新約中,也有不少孝敬父母的精彩片段。

希伯來原文中,“孝敬”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很重、很有份量”。也就是說,這個人在你的生命中很有份量,你很看重這個人,這便叫做孝敬。所以對聖經,要在全面學習的基礎上,重點精讀、反復思考。有一些篇章,更必須細細閱讀,慢慢領悟,前後融匯貫通,才能準確地理解其深義。

豈止是“受氣”BH72-14-7527-圖2-Dorcas攝1549200_675039719224015_2092296446_n-BH70 宽690 官网      

假如學習聖經一知半解,就會導致錯誤的行為。比如,“人要離開父母”那段經文,有人誤解為,上帝是要子女離開父母,親近妻子,照顧小家,不用再管父母。再加上自己的私念,結果用錯誤的態度對待父母!

一位牧師在講道中提到:“有些老人剛來美國時,兒女覺得他們還滿有利用價值的,因為那個時候孫兒們還很小,需要人照顧,小倆口又忙著上班、上學。所以老人沒有受太多的氣。等到孫兒都上學了,這時如果你再不識相,住在兒女家,就有很多氣受了……”

其實,老人豈止是“受氣”那麼簡單?紐約大學社會工作學教授盧又華博士指出:“中國的傳統孝道,在美國已發生很大 變化。”老人發現,早年赴美的子女,已經變得不中不西,孫輩則完全是美國人!由於工作節奏緊 張,子女無暇陪父母,使老人內心深處十分空虛、寂寞,不時產生被遺棄的感覺!

更有甚者,受國內“一切向錢看”的思潮影響,一些子女在美國變本加厲地啃老!有的老人愛子心切,在國內賣了房子、帶上工資來美,被子女騙得身無分文!

因各種原因,很多華裔老人,特別是新移民,靠申請到的美國福利補助金過活。迫於生計,不少老人甚至淪落到撿破爛、乘“發財巴士”去賭場吃免費午餐……

據原美國《僑報》記者張凱報導,在法拉盛(紐約的主要中國城之一),大約有60%的華裔老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由於沒有經濟收入,有些老人想回國卻沒錢買機票。或者,子女以老人身體健康為由不給買……

在眾多的壓力下,沉默的華裔老人自殺率一直居高不下。美國帕洛河圖大學副教授朱賁靚指出:華裔老人往往把壓力埋在心中,缺乏處理問題的能力,結果產生嚴重的抑鬱症狀。而家人的冷漠不關心,使老人失去自尊,且不願成為家人負擔,於是產生一了百了的念頭!

並非二律背反

既然中西方文化都認為當孝敬父母,這是否就意味著中國的孝道和聖經中的上帝旨意沒有什麼不同?不是的!從表面看來,兩者似乎都只是人倫關係,但實際上,卻有根本性的差異,反映出不同的信仰基礎。國人的忠孝,根本目的是為“己”,是自私的。而聖經卻要人因順服上帝而順服人,這是從上帝而來,是為“祂”的!前者是人和人的關係,後者則是人和上帝的關係。

可見,聖經要求的孝敬父母,是在遵行上帝之道的條件下,並不是無原則的孝順(即所謂“愚孝”)。子女並不是父母的私有財產,而是上帝託給父母代為管理的產業,主權在上帝手裡。如果父母背離上帝的道,子女自然不能服從。當然,對偏離上帝之道的兒女,父母也有權管教。

世界各國的文化具有共同性,又有各自的特殊性。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是兩種不同的文化,文化特點也不盡相同。不過,這兩種文化並不是矛盾的、對立的,所以本文開頭的命題,也不適用康得的“二律背反”(編註:即對同一個問題有兩種理論,各自成立卻相互矛盾)!

既然中西方文化在對待父母和妻子方面,有共識又有差異,我們不妨求同存異,以聖經為標準擇優汰劣,在日常生活中孝敬父母,善待配偶,認真踐行——這比危難時再伸出一時援手,要有意義得多!

作者江蘇宜興人。因自願支援大西北,在西安生活、工作多年,直到退休。現住美國紐約威郡。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復活與更新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周傳初

BH72-11-7613-王羊恩攝-10744845_10205342561586429_294357058_n-主耶穌在世上3年半的工作,主要是傳天國的福音,揭示救贖的恩典,給信祂的人盼望和力量,教他們作鹽作光,讓世人因而明白有上帝,知道上帝的公義、慈愛、恩典和能力,接受救恩,成為上帝的兒女。

除了宣講和教導,主耶穌也靠著聖靈行神蹟奇事、醫治病人、趕出污鬼。祂向人指明,今世的罪惡、病痛、死亡,在永世裡都要除去,使人能因為信而忍耐、超越今世的苦難與挫折,勇敢地背起十字架跟從祂,以生命來見證、以生活來展現天國的福音。

主耶穌超自然的能力,引起過群眾的熱切期望。最令人咋舌的,是祂使好幾個死了的人活過來,例如拿因城寡婦的兒子(參《路》7:11-15)、管會堂的睚魯的女兒(參《可》5:22-42),和住伯大尼的拉撒路(參《約》11:1-43)等等。

這些絕不是應觀眾的要求,或附從有心人的造勢,而進行的表演與展示,而是祂的主權與主動,為要人知道“生命在祂,復活也在祂”。和醫治人一樣,祂藉使死人復活,讓人預嚐永世裡的安慰與喜悅,能以盼望並耐心,等候將來這一切的完全實現。

決定什麼時候、在什麼人身上行神蹟,是祂的主權。因此有人,但不是所有人,經歷了祂超自然能力的干預,得餅吃、得醫治,甚至死人復活。然而,也有人被要求直接效法祂的榜樣,背起十字架來見證信仰,例如使徒彼得、使徒保羅、歷世歷代的殉道者,以及忍受苦難的眾聖徒。這些人從未寄望或營造今世的榮耀,只定睛於未來更大的神蹟、更美的復活。這是真正成熟的信心。

信心要成長與成熟,必須時時順服天父旨意,靠著聖靈,藉著效法主耶穌而生命更新。個人如此,群體(教會)也是如此。

效法主耶穌,不是依自己的偏好做決定,而要根據祂的提示與榜樣。福音書的記載,和今天諸般現象的比對,我們可以看到生命更新的關鍵:

第一,效法主耶穌的順服,放下自己的打算和慾望,不以自己的想法操縱環境。主耶穌在受洗後被魔鬼試探,祂一直順服聖靈,操練節制,而不是放縱、操縱。更新,不是口號,更不是造勢或自娛,而是在上帝和人的面前樂居卑微。

第二,效法主耶穌的禱告和祂教導門徒的禱告。不是自我發明以禱告宣洩情感,而是退到野地,儆醒守望、安靜默想、自我省察,離開情勢的慣性,求問上帝的旨意。

第三,效法主耶穌對上帝話語的渴慕與敬畏,熟悉、正解上帝的話語,不讓任何東西取代上帝的話語,更不妄言上帝的話只是知識,亦不斷章取義地引用經節來支持自己的意圖。

主耶穌復活升天前,以40天之久,教導門徒天國之事。然而門徒或是遲鈍,或是心不在焉,到主即將升天時,還只顧自己的想法,只關心當下的成功,還問主是否就要復興地上的國。幸而主耶穌的回答(參《徒》1:8)和五旬節聖靈的工作,使門徒開了竅,從此為福音不顧性命、前仆後繼,成就了上帝的旨意。

今天我們記念主的復活,追求靈命與教會更新,千萬要抓住重點,體會主的心意,避免和當年望天發呆、念念不忘“地上熱鬧”的門徒一樣。

求主幫助我們同心禱告、渴慕主話、勤傳福音,讓世人從我們個人和群體生活的不斷更新中,看見基督復活的大能。

作者現居美國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

順服豈是盲從?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邱清萍

BH72-08-7820-圖2-張倚天 攝299552_1852932343556_2102916229_n宽690 官网在強調個人權益至上的現代社會,順服是一個很不受歡迎的觀念。在教會中,這也是個很有爭議性的話題。

順服上帝與順從真理

順服是基督徒的“胎記”(birth mark),我們順著上帝愛的感動、服從祂話語的指示,悔改認罪、接受聖靈的引導,稱上帝為“阿爸父”(參《羅》8:14-15)。

彼得形容基督徒是“順服耶穌基督,又蒙祂血所灑的人。” (《彼前》1:2)他稱他們為“順命的兒女”(《彼前》1:14),彷彿天父的兒女都有一個標誌,就是順服。我們因這個順服,人生有了價值、方向與盼望。

順服也是基督徒生命成長很重要的操練。保羅在《羅馬書》(參《羅》8:13)和《加拉太書》(參《加》5:16) 中,都勸信徒要順從聖靈,不要順從肉體和情慾,才能結出聖靈的果子。

始祖墮落的禍因是甚麼?就是不順從上帝,這也是人類此後遠離上帝的核心問題。《希伯來書》第4章指出以色列人40年在曠野飄流,不得進入安息,是因為他們不信從。不從是因為不信——不信上帝是萬有的主宰,是至高至善,滿有慈愛與智慧,配得我們的順從。

在《希伯來書》11章記載的每位信心偉人,如挪亞、亞伯拉罕、摩西等,都是因信上帝而照著祂的吩咐去行,甚至做一些連自己或他人都不能明白的事——挪亞用100年建方舟,亞伯拉罕獻獨生子以撒,他們的順服是如此徹底,義無反顧,因為他們對上帝有信心。

我們相信,上帝的命令最終是要人得福,祂曾藉先知以賽亞說:“我是耶和華——你的上帝,教訓你,使你得益處,引導你所當行的路。甚願你素來聽從我的命令!你的平安就如河水;你的公義就如海浪。”(《賽》48:17-18)

信上帝就會跟從上帝,信心與順服常常是一物的兩面!

此外,上帝要人順從,也是本於祂與人愛的關係。上帝頒佈十誡之前,向以色列人說:“我是耶和華——你的上帝,曾將你從埃及為奴之家領出來。”(《出》20:2)上帝與以色列人有“我與你”的親密關係——祂曾以大能拯救他們,使他們得自由。

上帝要人順從祂,是要人從罪惡和不義、從自我和私慾、從世界和魔鬼中得釋放,然後用這自由去愛人。“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加》5:13)

順服,就是運用在基督裡的自由去選擇不自由,自願放棄權利,自動把自己放在僕人服事的地位,而不是無可奈何地屈服;不是懼怕刑罰,乃是為愛而作出的自我約束。

傅士德(Richard Foster)說得好:“真正的順服必須運用自由,而順服的結果是得著更多的自由,就是從‘非要不可’、‘照我意行’的執著,得到釋放,於是心胸更廣闊,對人更體諒,也有更多的自由來愛人。”(註1)

基督順服的榜樣BH72-08-7820-圖1-小C攝-20141228照片 寬350 官網

順服必須虛己及捨己,這是刻意的、主動的選擇。表面看來,順服好像很被動,讓人支配;其實是主動地成為被動。如耶穌基督,祂本有上帝的形像,卻選擇“虛己”,不但取了奴僕的形像,還存心順服,死在十字架上。(參《腓》2:6-8)祂在客西馬尼園向父神的禱告,就是順服的典範:“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

無罪的基督尚且順服,何況有罪的人?

耶穌不但死在十架上,也活出有十字架印記的生活——祂雖為天地萬物之主,卻以僕人自許,彎腰為門徒洗腳,推翻了世人以地位、權勢來彼此對待的陋習;祂也為那些有著優越地位及特權的人,作了革命性的榜樣。

對人的順服

保羅在《以弗所書》說:“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弗》5:21)

這是對兩種人說的:第一種,是那些沒有地位和權勢的人,如奴隸、女人和兒女;第二種,是那些有地位和權勢的人,如奴隸主、男人和父親(或父輩)。這兩種人要“彼此順服”,是很不可思議的。尤其第二種人在當時的社會中,已習慣受人順服,現在卻要求他們去順服比他們“低下”的人,不會聽錯吧?怎麼可能呢?

難怪兩千年後的今天,這兩種人間仍存有許多張力,仍然需要“解放運動”來求取平權。

其實耶穌基督成全救恩,早已廢掉這些“種族、經濟及性別”的階級觀念(參《加》3:26-28),可是人因自己的不安全感和偏見,不能、也不肯順服,總是要找出“合理”的原因,去護衛著社會、文化所自動賦予的利益。

但那些明白救恩,敬畏基督,屬“掌權或統治”階級的人,就能為了順服主而放下自己:做丈夫的會效法基督的捨己,對妻子保養顧惜,愛妻子如同愛自己(參《弗》5:25,29,33);奴隸主會接待他們的僕人如同“親愛的兄弟”(《門》1:16)。

這是一個極具震撼力的典範轉移,把當時人看為具有絕對權威的權力架構相對化,互動化了。直到今天,這個不可思議的改變,仍有很多人看不懂,因為他們不願意改!。

古代,女人是男人的附屬品,既沒有機會受教育,也不能“拋頭露面”出外工作,或擁有財物。順服丈夫或男人,乃生存之道。這也是當時奴隸的命運:不順服主人,只有死路一條。這些人本來就沒有選擇的餘地,但保羅卻要求他們,運用在基督裡的自由,去“選擇”順服,把順服的意義提昇到“美德”的層次。

他們不再需要自卑,可以肯定自己在基督裡的尊貴和安全感;也不需要想辦法反抗或報復,只要存敬畏基督的心,效法基督謙卑服事人的愛心,主動把自己置於被動的地位,去順服丈夫或奴隸主。

外表上,他們只是繼續順服,但內心卻有了更崇高的動力。這是《以弗所書》5:21-22的順服精神——不是因為對方的地位或權力,乃是為了敬畏主而順服人。同時,劉秀嫻指出:22節的“順服”,原文是分詞,承接18節的動詞——“要被聖靈充滿”。原來,順服是聖靈充滿的果子(註2)。

人按本性,是不願意順服別人的。但聖靈更新的能力,改變了我們的生命,把不可能變成可能。順服,必須是甘心樂意的、為愛而做的,就能把關係從權力鬥爭和恐懼欺壓的惡性循環中,釋放出來。

先順服主和主的話,才能適當地順服人。如此,“順服”才不會被誤用和濫用。

許多的家庭暴力事件、領袖的濫權與腐敗、關係中的轄制和操縱,都是因為“順服權柄”的意義被扭曲了。結果,帶來心靈、情緒和身體的傷害,也扼殺了個人與關係的正常成長。

順服最終是為了主。當對方要求我們做一些背棄真理或污辱主名的事,我們應該“不順從”。信心偉人摩西,為了順服上帝的託付,選擇背叛在上掌權的法老王;初期教會的使徒們,沒有因官府的逼迫和禁止,而停止傳福音,因為“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

有時,我們因愛上帝而順服人;有時,我們卻因愛上帝而不順服人。這是順服的藝術。

註:

1. 傅士德,《屬靈操練禮讚》,周天和譯(香港:學生福音團契,1982),p. 106-107。

2. 邱清萍、劉秀嫻、吳淑儀,《還我伊甸的豐榮-從聖經、歷史和社會問題探討婦女的身份與角色》(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1997),p. 321。 

作者在美國中國信徒佈道會事奉30餘年,曾任副總幹事,負責文宣事工及人事管理。目前專職寫作與講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

愛你如初,我不放棄!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陳正華

BH72-12-7709-圖1-James Huang攝-DSC02796 宽690 官网

甚願能再次成為一枝牽牛花,在清晨的微風中,伸展我細細的藤蔓,輕輕攀附你英挺的巨幹。

甚願能再次成為一枝牽牛花,在柔和的夕陽裡,收起我紫色的小小羽翼,用那微微的體溫,緊緊熨貼你冷冷孤寂的心靈。

然而,為什麼啊為什麼,我在你面前,卻漸漸精疲力盡,變成兩不相依——我不依你,你不依我,任彼此的生命在無謂的掙扎中枯竭?

夫妻這麼多年,其實我一直是甘心順服你的。甚至3年前,在我倆婚後20多年,當我聽見王建煊的妻子蘇老師在教牧同工退修會中坦承“還是沒學會順服丈夫”時,我的心還是深深“戀慕”你呢!

“戀慕”與“順服”,應當是息息相關的吧?夫妻如此,人與基督的關係,不也是如此嗎?戀慕以至順服,順服帶來戀慕。二者都是建立在愛的基礎上。

愛,不僅僅是黑夜裡星辰交輝的光芒,不僅僅是寒風中野火燎原的火花,它乃是一個決定,一個選擇,一個在上帝與人面前恆切堅守的誓言。

對你,我曾經做了那樣的決定;對上帝,我曾經立下了那樣的誓言。如今,我起初的愛何在?

在那次退修會中,蘇老師娓娓而談,從耶穌的母親馬利亞的“我情願”開始,深情而又無奈地、道盡了一個現代基督徒女性的愛與掙扎。我聽得出,她是那麼深深盼望著學會“順服丈夫”。當她眼角含著淚光,竭聲呼籲道“不要忘了我是你的骨中骨、肉中肉”時,丈夫啊,我心也愀然戚戚了!

到底是我漸漸失去了溫柔的可愛,還是你漸漸失去了那使我可愛的溫柔?

元朝趙孟頫想納妾,其妻管道昇,以“你儂我儂”這首愛的小詞相贈。趙孟頫得詞之後,感於妻子之真情,於是放棄了納妾的念頭。
丈夫吾愛,如果說我們的婚姻也曾受過威脅,那第三者就是阻擋我們愛主的撒但!

BH72-14-7527-圖2-Dorcas攝1549200_675039719224015_2092296446_n-BH70 宽690 官网記得孩子小的時候,我們家有過多麼甜蜜的靈修生活。而且那時,你是多麼喜歡我的“枕邊細語”啊!然而曾幾何時,當我還在床上、你的臂彎裡“淚珠輕彈”時,你早已逕自酣然入睡、鼾聲大作? 

多年前,和一對屬靈資深的牧師夫婦共餐。談到家庭崇拜、夫妻靈修和禱告的重要性時,我感嘆我家已漸漸遠離了這個好習慣,期盼丈夫能在這方面盡到領導的責任。未料,師母聽了竟然安慰我:“哎喲,妳還期望這麼多啊?我早就放棄了!”

但願那位師母只是在開玩笑。

丈夫啊,這空氣中的屬靈爭戰,難道還不夠厲害嗎?你我夫妻若不攜手共建堅強的堡壘,如何能抵擋那到處吼叫吞吃的惡魔?

那晚臨睡前,我自個兒跪在床邊。你耐心地等著我禱告完畢,為我拉開被子。我一面爬上床,一面嘀咕:

“絕不放棄!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主動找我一起禱告。”

“好,很好!” 你關燈,一面擁我入懷:“現在,先睡覺。”

你說,我能拿你有什麼脾氣?

我明白你是一個不大用語言溝通、表達的人,你喜歡用心靈、用肢體語言自然流露出愛。我也承認,自己當年就是愛上了你這一點。
你沒有變,你還是你。

這麼說,變了的是我?

讀到一篇文章,題目是“為什麼不喜歡和妻子禱告”。一般男人為什麼不熱衷於和妻子一起禱告?作者列下了一大串原因,其中一項是,妻子們會在這種親密的禱告中,“坦誠地”指出丈夫的錯,並“熱切地”幫助他改正。

我親愛的丈夫,如果我也使你產生過類似的不愉快,請原諒我。也求上帝赦免我的罪。我願意學習、改變。在為你代禱時,願我口中發出的祈求,乃是湧自甜水的泉井。

我願意學習,在為你代禱時,能藉著敬拜的靈,把自己裡面隱藏的罪全然潔淨,好讓我得以到達基督聖潔、完美的十架跟前,並得到聖靈所賜的能力。

BH72-12-7709-圖2-Oswald Chambers (1874-1917)

 

誠如章伯斯(Oswald Chambers,1874-1917)所說,當我們為人代求時,常常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我們的職責乃是“認同上帝”,而不是“取代上帝”(參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

取代上帝的代求,是出於個人的主見。這樣的代求態度,不但容易陷入個人的榮耀,同時也會造成對上帝認識的偏差。因為,所求若蒙應允,我們就自義;所求若未蒙應允,我們就對上帝失望。

或許只有當我全然順服在上帝的面前時,才能全然愛你如初吧!

是的,我不能放棄,我永遠不會放棄。
      
後記:

此拙作寫於15年前,昨日整理舊文發現,讀後莞爾。15年來,我真的沒放棄。如今,66歲的我,還算得上一株戀慕丈夫的小小牽牛花喔!

作者來自台灣,從事寫作與婚姻輔導,並在舊金山恩典基督教會任職傳道。

 

 

 

 

 

2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順服,有幾種?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周學信
BH72-03-7827-圖1-3- andrebog 攝-file9161252950725 R宽690 官网 
老詩歌《信而順服》(When We Walk with the Lord, 1887。編註)至今仍在許多教會中傳唱。如歌詞所言,信而順服是“得耶穌喜愛”的唯一途徑。

現代文化高舉獨立、自主,極力強調個人主義和個人自由,認為“信和順服”與“快樂、良善”沒什麼關係,與“道德”沾不上邊,甚至反而與“必要之惡”(編註:Necessary Evil,也有人意譯為“兩害取其輕”)息息相關。

我們身處的文化,對權力充滿恐懼,迴避順服,因為順服必帶出權力──更確切地說,是來自自身之外、施加在自身上的權力。這正與現今之人反權力,並提倡自我表達、獨立自主、自由的願望衝突。

然而,人們也發現,若無某種程度的順服,社會生活就無法進行。大家因而願意在盡可能自我決定目標的前提下,做出最小程度的順服。即使基督徒也是如此。

這樣的順服觀,與聖經教導和基督教傳統,是完全抵觸的。

用心傾聽與回應    

順服是基督信仰中不可或缺的。然而,多數基督徒對於“順服”,融入了後啟蒙時代自由主義的假設與觀念,尤其容易站在反權力和個人權益的角度來理解順服。

基督徒之所以產生這樣的問題,主要是因為缺乏整全的聖經觀和神學基礎,只會藉著高談順服來欺騙自己,說自己一定要活出信仰、為信仰作見證,但實際卻背道而馳。

基督徒對順服的認識,絕不能脫離聖經,不能脫離基督,尤其是福音書中所提及的耶穌在世上的工作和教導,也不能脫離教會忠於耶穌之天國異象的生命塑造。

順服(obedience),字源是ob-audire,意思是“聽”或“傾聽”,意味著有意願聆聽他人,並遵行他人旨意。這個希伯來字,不僅有被動接收聲音的意思,還有積極、忠心順服之意。《申命記》6:4就是例子:“以色列啊,你要聽!……”對信徒而言,順服代表聽上帝的話,並且服從上帝的旨意。相信上帝就是順服上帝。

順服是基督教的中心要義。舊約中,“道德”的原意包含了順服上帝的旨意。順服是上帝子民守約的義務。不順服約的律法,就有懲罰,無法用其他順服時所領受的恩典來抵消。耶和華呼召祂的子民:“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 (《出》19:5)。上帝透過約,和祂在百姓中所揀選的代表說話(參《出》19:5;《申》4-5)。因此,百姓也當順服行政長官,因為其權柄來自上帝。

因為“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撒上》15:22),我們當用心將生命的各個層面降服在上帝面前,順服祂的旨意、祂的目標和祂的期望(註1)

順服也是對誡命的履行(儘管我們未必能看到誡命的價值與意義)。這順服是信心的果子,忠於上帝所說的每一句話,緊緊相連於上帝,因此融入上帝親自編織的世界歷史脈絡。

上帝藉著順服的考驗,喚醒及煉淨亞伯拉罕的信心,“你要離開本地”(《創》12:1),“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創》17:1),“你帶著你的兒子……把他獻為燔祭”(《創》22:2)……

亞伯拉罕完全靠著上帝的話而活:他不斷地走向上帝的應許。在亞伯拉罕和以撒 身上,我們清楚看到:上帝要求順服,甚至要亞伯拉罕殺他“所愛的兒子”。亞伯拉罕順服了,上帝也依約給予獎賞。(參《創》22:15-18;26:1-5)

亞伯拉罕到底是真心相信並遵從上帝,還是只是垂涎那份獎賞?布魯格曼(Walter Brueggemann)說,這是個測試性問題:“一開始,上帝就是測試者;最後,上帝則是供應者。”布魯格曼也問:“這位應許生命的上帝也能命令死亡嗎?”畢竟,若要宣告“上帝必供應”,就必須有非常堅定的信心,包括相信上帝也會給予考驗。我們是無法在上帝的考驗和供應、命令和應許之間,二選一的(註2)。

堅定不移的愛BH72-03-7827-圖1-2-ttronslien 攝-2316 宽350 官网

新約的順服,聚焦在耶穌身上。耶穌是順服的終極榜樣,用自己的生命,示範了順服。祂的一生,委身於遵行上帝的旨意(參《路》2:49),“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來》10:5-7)。

撒但在曠野對耶穌進行的3樣試探,其實可以彙整為一:誘惑祂遠離上帝的呼召!但從頭到尾,耶穌都一心順服上帝,抵擋試探。(參《太》4:1-11)

這樣的試探,充滿了耶穌的整個傳道生涯。然而耶穌不像以色列民,祂一路順服到底(註3)。祂教導門徒,每天要向父神禱告:“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

當我們行出上帝的旨意,就是與上帝同在。我們是祂的兒女,彼此是兄弟姐妹。“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凡遵行上帝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可》3:34-35)耶穌的話令人震驚:出於愛與順服上帝的連結,能勝過人類的血緣關係。

尤其是根據使徒約翰所說,順服上帝旨意,就能證明並顯示出上帝的愛(參《約》14:31)。基督降世不是要來成就自己的旨意,而是要完成差祂者的旨意(參《約》4:34;6:38;9:4;10:18;12:49;15:10;17:4)。耶穌出於自由意志順服上帝,“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18:11)

耶穌徹底的順服,正顯明祂那堅定不移的愛:“我這麼做是照著父命令我的,為了讓世人知道我愛父。”(《約》14:31,和合本修訂版)

使徒保羅也極力強調順服。對保羅而言,整部救恩歷史,都攸關順服上帝。透過基督的順服,人類藉由亞當傳下來的不順服便得到救贖(參《羅》5:19)。特別是《腓立比書》2:8,說到耶穌“ 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這與《羅馬書》5:19所要表達的意思相同,“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成了順服的祭物(參《來》10:5-10)。基督的救贖,便意味著“信而順服”(《羅》1:5,和合本修訂版)。所以,基督徒即為順服的人(參《羅》2:4;《林後》9:13;10:5),而耶穌基督是基督徒的唯一律法(參《林後》9:21,註4)。

耶穌在世時,呼召門徒來跟隨祂,跟著祂行出上帝的旨意(參《太》7:21;12:50;18:14;21:28-31)。耶穌復活後,祂仍透過宣講福音,呼召門徒以順服的信心回應上帝(參《徒》6:7;《羅》1:5;16:26;《帖後》1:8)。對門徒的呼召,是要他們用順服作回應,準備好撇下一切來跟隨耶穌(無論祂要領他們到哪裡去)。想要跟隨耶穌的人,一定要準備好完全順服(參《路》14:25-33,註5)。

有條件的順服

基督徒是一個共同體(參《林前》12:13),在聖靈的充滿和激勵下順服,這包括對秩序的尊重,如對家庭、社群和國家(參《太》22:21;《門》21;《來》13:17;《羅》13:1-2),但最終仍是直接向上帝順服。“我們必須順從上帝,勝於順從人”(《徒》5:29,和合本修訂版)。所以,基督徒對政府、當權者的順服必須在對上帝順服的範圍之內(註6)。

基督徒承認上帝有統治和命令的權柄,而順服就是回應祂所啟示的旨意。基督徒為“順服的兒女”,是顯示出他們與至高上帝之間的關係。

所有的權柄都出於上帝(參《羅》13:1),因此順服合法、正當的權柄,就是順服上帝,是美德!

若有權柄要人做違反上帝律法的事,那就不是正當的權柄。也就是說,如果在上掌權者命令我們做超越其權限的事,我們就沒有義務服從。若當權者只是指導或建議做事的方向,我們更沒有強行的責任、義務去遵從。 

新約裡的兩種順服

順服上帝,也表現在我們對父母和師長的回應中(參《弗》6:1-9)。家庭是權柄發生的基本單位,聖經教導兒女要聽從父母,如同十誡所命令的(參《弗》5:1-3;《西》3:20)。父母對兒女的權柄,就是養育孩子,直到他們成熟,能夠獨立生活。

根據彼得(參《彼前》3:1)和保羅(參《弗》5:22-23;《西》3:18)所言,妻子也應在各樣事上,也就是所有和家庭有關的事上,順服丈夫。同段經文也強調,家庭中夫妻之間、父母與兒女之間,都應該用愛來經營、管理。

保羅所教導夫妻之間的互動關係,值得在此詳加闡述。派吉特(Alan Padgett)在著作《當基督順服教會:關於領導與彼此順服的聖經教導》(As Christ Submits to the Church: A Biblical Understanding of Leadership and Mutual Submission)中說,新約裡明顯有兩種順服:

一種是政治和軍事上的順服,包括對外來權柄的非自願性順服,乃屬於階級體制,並且是單向的。對此,派吉特稱之為“第一種順服”。

另外一種順服,符合新約中hypatasso所含有的意思,“出於謙卑、憐憫或愛,自願順服於另一個人”(註7),那是發自內心的、個人的,不一定是永久的,卻是相互的,這就是“第二種順服”。作者認為,這是新約中的主要道德教導。

我們可以在使徒書信中,看到許多經文描述第二種順服。其精髓就在《以弗所書》5:21。保羅透過此經節,指示夫妻要因敬畏上帝而彼此順服。

BH72-03-7827-圖3-談妮攝-DSC_0152 R宽690 官网僕人式領導

保羅書信的其他地方中,出現“彼此”(allëlois)一詞(參《羅》1:12;15:5;《加》5:13、17、26;《弗》4:2、32),則是指教會的所有成員。派吉特說:“自願性的順服,是所有基督徒都應遵守的大原則,並非只有女人或奴隸才須這樣做。”(註8)這份真誠的相互關係,也顯示出,我們蒙召要活出《以弗所書》5:21中有別於第一種的順服。

保羅書信中教導彼此順服的經節,還包括《哥林多前書》7:3-4(夫妻對彼此擁有性的“權柄”),《加拉太書》5:13(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羅馬書》15:2(我們各人務要叫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建立德行。),以及最崇高的《腓立比書》2:1-11,保羅呼籲讀者要憑著愛而行,不求自己的益處,而是效法基督那充滿愛的奴僕形像來造就他人(註9)。

彼此順服,需要有人承擔起僕人的角色,來滿足他人的需要。這不是永久的,也無關乎階級,而是有彈性、活潑的,並且是基於愛。對領導階級的人來說,這樣的彼此順服,可以稱作僕人式領導(servant leadership),也就是掌權者運用恩賜,使他人變得更有能力,尤其是那些較軟弱的人。

必須受到公義的引導

然而綜觀整個教會歷史,掌權者常常妄用順服的呼召,壓制那些受逼迫和貧窮的人(註10)。

為要抵抗這些試探,派吉特建議,彼此順服所表達的愛,必須受到公義的引導(如此,彼此順服的呼召,才不會被拿來當作虐待和壓制的正當化理由)。另外,也必須受智慧的指引。這份智慧唯有上帝才能給予(可以平衡對自己、對鄰舍的愛,亦能顧及公義)。

如同耶穌,彼得和保羅也清楚教導基督徒,政府官員的權柄來自上帝(參《太》22:21;《約》19:11;《彼前》2:13-17;《羅》1:1-7)。至於如何順服遵守國家政權、法令,以及遵守到什麼程度,爭議很大。不過,大家都同意,公民有義務要盡其應盡的責任,以促進大眾福祉。

當耶穌說:“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太》22:21)祂並不是說凱撒和上帝有同等的權利,可以向我們要求屬於我們的東西。相反地,祂是要告訴大家,這個聲稱屬於凱撒的東西──刻有凱撒頭像的錢幣──一定要歸還凱撒,這代表我們對社會秩序的尊重,而社會秩序是憑著上帝的應允而存在的。

我們對上帝──我們的創造主和救贖主,則有從一而終的忠心。這份忠心不屬於、也不會給予人間的權柄。

基督徒在維持社會秩序的角色上,有義務順服和支持政治權柄。社會的統治階層本當是上帝審判的執行者,執行上帝對犯錯者的憤怒。然而,《啟示錄》13章提醒我們,國家也有可能變得喪心病狂,甚至宣稱自已擁有上帝的權力。也就是說,統治階層本該是上帝的僕人,卻時常反叛。

基督徒的效忠對象是上帝,祂左手拿著國家政權的寶劍,右手持著福音的憐憫與慈愛來統管世界。當我們對上帝的絕對忠心,與對政權的相對忠心互相衝突時,我們一定要“順從上帝,不順從人”(《徒》5:29)。

不過,基督徒如果因此違反了公民法律,也要耐心接受法律的懲罰,以顯示對國家的尊重(註11)。

愛的回應和表達BH72-03-7827-圖2-Dorcas 攝-Changing of the Guard 2.0 R宽690 官网    

奧古斯丁稱順服為一切道德的根源與維護(註12)。我們無須視順服為對權柄效忠,可以正面地看作是培養美德和履行義務。依據聖經原則來操練順服,可以幫助我們培養品格,使得活出聖經的要求與忠誠成為習慣。經過一段時間的操練,我們就能隨時隨事地順服,而不是刻意才能做到(註13)。

順服不是機械式行為,也不是負面的,外力強加的,或是對奴隸的要求。順服是有意識地要如此行,是自由的選擇。順服如果成為信徒的品格,信徒就能在各種環境下,都能敏銳覺察上帝的旨意,並且願意遵循。儘管建立這樣的品格路途漫長,但我們仍要讓順服的態度充滿一生。

以順服作為學習美德的方法,其根基是建立在“約”與“關係”上,而非以原則或意識形態為基礎。意即,一個有合法權柄的人要求順服,而被要求者也願意自願順服,因為他認同雙方之間的關係,但同時知道雙方的意見可能衝突(註14)。

對基督徒而言,操練順服與我們和上帝的關係息息相關。順服可以幫助我們學習活出基督的樣式。順服使我們得以蒙受基督教傳統的操練。

操練順服可使我們深深扎根於聖經,使我們能夠回應經文,分享生命與愛。這項操練是建立在與上帝的關係上,承認上帝有權統管我們的生命,也渴望自己的生命與上帝的旨意和諧一致。正如郝華斯(Stanley Hauerwas)和品曲斯(Charles Pinches)所言:

當基督徒順服上帝,他們順服的是基督教的上帝。也有人像亞拿尼亞和撒非喇一樣,假藉順服來欺騙上帝,也有人像亞伯拉罕一樣完全順服(因為他已從上帝的歷史中學到,上帝是信實可靠的)。

順服上帝,牽涉到歷史,以及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在這份關係中,上帝發出基督徒必須遵守的命令。但此關係並非只是建立在命令和順服上。例如基督徒之所以信靠上帝、盼望上帝的應許,是因為他們透過上帝……犧牲兒子耶穌等故事,認識了上帝。藉著學習這些事,他們就能談論“信靠”或“盼望”,這也是我們現在所知的廣義的順服的一部分(註15)。

順服不是終點,也不是只為了順服。順服是我們學習和操練個人道德義務的方法。這道德義務,是與基督信仰之“法則”相符的。遵守指令,可能需要我們在不明白原因或重要性之時就先順服(註16)。

有時候,我們必須“做我們被吩咐要做的事”。即使我們的意志和情感並不願如此行(註17),卻仍然參與在這善工之中,因為我們知道,透過順服的操練有其良善益處。儘管我們仍在釐清“為什麼我們要這樣做”,我們仍然不由自主地接受這份操練的塑造(註18)。

順服的終極表現是基督的愛。在基督裡,愛與順服相互連結。基督透過受死展現出對父的愛,以及祂對父神命令的順服(參《約》14:31)。在基督裡,“愛”暗指著順服。但“愛”將順服之意,從嚴守律法字句轉變成願意回應父神的旨意。愛的順服,超越了對律法命令的順服。

的確,“愛成全了律法”。而且,即使基督徒順服到徹底、完全的地步,也必須是出於對愛的回應,是愛的表達。當我們自由選擇在愛裡順服,這自由乃是不受他人影響而得的自由,是為與他人相處、為他人而活、以他人為中心的自由(註19)。

應該繼續頌唱嗎?BH72-03-7827-圖4-談妮攝-DSC_0855 R宽690 官网

對基督信仰中“順服權柄”的誤用,也曾促成獨裁和階級化的教會組織,只鼓勵教會會友高舉順服,而不是誠實地藉良心分辨是非,把順服視為對教會和政府命令的主要回應(註20)。這在歷史上,給社會帶來悲慘的後果。神學家們指出,宗教信仰認可的盲目服從,已對人類心靈造成惡劣影響。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寫了一本《服從的危險》(Obedience to Authority, Haprper & Row),敘述他在耶魯大學所做的一連串特殊實驗,測試人類為了服從命令,願意做出多殘酷的行為。米爾格倫的實驗得到駭人的結果,證明在當權者下令施予刑罰時,人類願意對他人施加痛苦(註21)。一個專門報導米爾格倫的網站,對此實驗過程敘述如下:

他驚訝地發現,竟然有65%的受試者──美國紐哈芬市(New Haven)的平民老百姓──願意對苦苦求饒的受害者施予明顯的電擊,甚至超過450伏特,只因實驗單位命令他們這麼做,完全不管受害者並沒有做任何事該受如此刑罰。事實上,受害者是個優秀的演員,他並沒有真正遭受電擊。實驗結束後,也告知了受試者真相。但是對多數受試者來說,整個實驗的經歷非常真實,且令人興奮、緊張(註22)。

服從權柄是人類心理的重要特質(即使權柄發出了明顯錯誤的命令)。米爾格倫如此解釋:“聽命行事且心無惡意的平民老百姓,很有可能會成為恐怖毀滅行動的棋子。再者,就算其行為所造成的毀滅性影響非常明顯,而且他們被要求執行的舉動違反基本的道德良心,還是很少人能擁有所需的資源來抵抗權威。”(註23)

米爾格倫作出結論,認為不服從“是一條艱困之路,只有少數受試者能夠堅持到底不順服……不順服的舉動必須動用到內心的力量,而內心力量的轉換,超越了原有的成見,並且不單只是口頭言語的轉換,而是訴諸行動。但這麼做會耗掉許多精神力量。”(註24)
我們就此可以看到兩個相關現象:第一,當權者(包括教會當權者)在要求順服時所擁有的力量;第二,教會會友若有不順服之意,可能面對的極大的困難。

即便如此,教會應該繼續頌唱《信而順服》嗎?當然是。我們應懷著熱情與深深感恩的心來唱,因為這首詩歌寫出人對上帝及其話語信而順服時的實際景況。信而順服也塑造我們的生命和整個基督徒群體。我們蒙召要順服,要遵守詩歌中的道德異象,並且努力讓經文伴我們同行、詮釋我們的生命。

對基督徒來說,順服不是負面、外力強迫或對奴隸的要求,也不是被動順服或盲從。順服並不會壓抑我們的創造力,相反地,是我們全心全意聽從上帝的呼召。而這位上帝,已經先愛我們了(參《申》4:37;7:8;10:15;《約壹》4:19),而且祂的旨意為所有人帶來豐盛的生命(參《約》10:10)。

註:
1. Alberto Bondolfi and David Stubbs, “Obedience”,  The Encycopedia of Christianity, Vol 3, editors, Erwin Fahlbusch … [et al.] ; translator and English-language editor, Geoffrey W. Bromiley ; statistical editor, David B. Barrett ; foreword, Jaroslav Pelikan (Grand Rapids, Mich.: W.B. Eerdmans; Leiden: Brill, 1999-2008), 806-808.
2. Brueggemann W., Genesis Interpretation A Bible Commentary for Teaching and Preaching, eds, Mays J.L., Miller P.D., Acthemeier P.J., John Knox Press, Atlanta: 1982.
3. Karl Rahner, “Christ as the Exemplar of Clerical Obedience,” Obedience and the Church(Washington: Corpus Books, 1968), 6-15.  A Carthusian, The Freedom of Obedience, Translated by an Anglican Solitary(Kalamazoo, Michigan: Cistercian Publication, 1998), 32-40.
4.同上,第32-38、41-46頁。
5.同上,p. 43-55頁。
6.同上,p. 47-55。
7.Alan Padgett, Christ Submits to the Church: A Biblical Understanding of Leadership and Mutual Submission(Grand Rapids, Michigan: Baker Academics, 2011), 39.
8.同上,p. 41。
9.同上,p. 79 f。
10.同上,p.125 f。
11.Donald Bloesch, Freedom for Obedience(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Publishers, 1987), 143-144.
12.Augustine, The City of God, Book, XIV. 12.(中文版:《上帝之城》,奧古斯丁著)
13.Wyndy Corbin Reuschling, “Trust and Obey”: The Danger of Obedience as Duty in Evangelical Ethics”,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Christian Ethics., Vol. 25, No. 2, Fall/Winter 20, 68-70.
14.Stanley Hauerwas and Charles Pinches, Christians among the Virtues(Notre Dame, Indiana: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Press, 1997), 135.
15.同上,第141-142頁。
16.同上,第68-70頁。
17.出處同上,第68-70頁。
18.Wyndy Corbin Reuschling, Reviving Evangelical Ethics(Grand Rapids, Michigan: Brazos Press, 2008), 84.
19.Bloesch, Freedom for Obedience, 78-81.
20.Dorothee Soelle, Beyond Mere Obedience, Translated by Lawrence Denef(New York: The Pilgrim Press, 1982).
21. Stanley Milgram, Obedience to Authority(New York: Harper Colophon Books, 1974).
22.http://www.stanleymilgram.com/milgram.php, accessed 18 October 2014.
23.同上,p. 6。
24.同上,p.163。

作者任教於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

5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絲瓜,和我的終身大事

郝大衛

01300000093834121022208286448_s       復活節的早上,在一首詩歌中醒來,卻只記得夢中詩歌的3個字“主的愛,主的愛”。5日由京返滬,一路蒙主奇妙引導,本來沒有臥鋪,卻很好地休息了一晚。

       早上在火車上醒來時,正值朝陽東升,讀到《哥林多後書》1﹕12“……見證我們憑著上帝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上帝的恩惠……”

       是的,主啊,過去的路,我雖然一次次依靠自己的聰明,而每一次的結局,你總讓我看到,所能依靠的,唯有你的恩惠、你的應許。我們若尋求你,你必使我們尋見;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

小小的卡片

       我出生在山東,家中幾代都是基督徒。很小的時候,我便能讀經、禱告。然而,我內心對上帝並沒有認識,只是有一些懼怕,卻又因自己擁有聖經知識與口才,極其驕傲。

       2002 年2月,我16歲,高中二年級,參加了山東某地的中學生冬令營。營會的內容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2月18號的晚上,小組的虞老師帶我們,學習青少年如何為 自己的婚姻做準備。在一張小小的卡片上,老師讓我們這群男孩子寫下:“我在上帝面前禱告,求上帝預備我的‘她’是……”

       當時我很不以為然,覺得:“一群孩子(小組裡很多初中生,甚至小學生)如何知道這些事情?”但我還是順服、按老師的要求寫下了(沒想到後來成為極大的祝福):

       1. 真敬畏耶和華(我看到很多家庭,雖然信主,但因為夫妻對上帝的認識、追求有差異,影響了家庭的和睦)。

       2. 孝敬父母。

       3. 漂亮,賢惠,不婆婆媽媽。

       4. 要麼比我強很多,要麼不如我(總之,兩個人之間不要競爭。那個時候並不知道愛裡面沒有爭競,而且上帝對婚姻的要求,乃是愛與順服)。

       5. ……(省略號的意思是,其他的多多益善了)

       卡片的反面,是我們在上帝面前的誓約,“我願意為‘她’,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及落款。

       特別值得感恩的是,從那次營會以後,我開始認真讀經,讀屬靈著作。上帝也慢慢讓我嘗到祂的甘甜。

大學不戀愛

       大學期間,我雖也被一些女孩子吸引,但總是被當年的誓約所提醒:我要找一個真正認識上帝、能委身的基督徒為伴侶。她必須從小信主(因為我不懂得流行歌曲、不懂得打扮、不懂得車子、不看電視、不看電影……若非從小信主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像木頭)……
        而且,我決定畢業後回山東老家服事,所以我求上帝,為我預備的“她”,最好是山東人(文化、語言、飲食等相同),必須對上帝的家有負擔,且不會由於虛榮,好在教會出頭露面。

       大學4年裡,上帝並沒有讓我談戀愛。我也覺得自己不夠成熟。如果交往一個女友,最後卻發現並不是“她”,那就沒有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身體”了(上帝不斷地提醒我,我的雙手、雙眼,也需要用聖潔、尊貴守著)。

       見到別人出雙入對,有時我也很羡慕,但我總是回到上帝面前禱告:主啊,等候你的必不至羞愧。我的心,還是定意尋求你!

       記不清什麼時候,上帝提醒我,自己要先成長,成為配得上“她”的人,要竭力追求、認識主。於是,“等候”不只是像等公交車一樣被動的等了,我開始學習靠著主認識自己,不斷更新、長大。

我終身的事

       2007年大學畢業後,不斷有人給我介紹對象,但我都覺得不合適,因為對方都不是十架路上的同心人。

       2008 年春節回家,發現父母的白髮多了(為了供我讀書,父母一直在外面打工)。初五早上醒來,我覺得異常軟弱。恰父親在我身邊讀經,見我醒來,很喜樂地讀《以賽 亞書》58﹕11給我聽:“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父親用一種很古老、輕 快的調子,教我唱這段經文。母親在廚房邊準備早餐,邊聽收音機裡的講道,題目居然也是此經文,“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

        我的心一下子被上帝的愛澆灌!

        同一天,我又讀到《詩篇》31﹕15:“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是的,主啊!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

暗戀破滅了

       2007年,我到上海工作。在教會裡,遇到一位姊妹。她從小信主。每次來聚會,她都是從上海的最西邊跑到最東邊,花費近3個小時。我覺得她真的很火熱,教會裡很少見。

        到2008年,我已經“觀察”了她一年,卻發現她已經有男朋友了,還是不信主的……

        那幾天我過得非常辛苦,心裡很亂。談不上非常傷心,因為還只是“暗戀”。然而,心靈深處有一絲真誠的感恩,感謝主的攔阻,因為:

       (一)在與那位姊妹的來往中,發現她內在生命沒有那麼豐盛,與外面的火熱並不一致。她對十字架的認識與經歷,似乎也有問題。對此,我原本選擇了妥協,覺得她能這麼火熱地聚會、帶主日學等,已經很難得。

       (二)對方的相貌、工作很優越(一下子顯出我的不成熟,在乎這些外在的東西)

      (三)上帝讓我知道,在很多地方,我開始越過祂了。但我仍硬著頸項,不順服。

       上帝用聖潔和尊貴,保守了我的身體。雖然我的心跑出來了,祂卻保守我的腳,因為祂對我的愛,比我知道的更加長闊高深!

姐姐的《收穫》

        我還是有一些迷茫,內心亂糟糟的。後來,收到姐姐的一篇名為《收穫》的日記:

       今年絲瓜大收穫。不知誰家不要的絲瓜扔在了路邊。炒菜吃太老,留種子嫌嫩,怪可惜的!又大又粗的2條,曬乾了剝出瓜絡來刷碗,肯定行。我揀了回來。

       比想像的要重,裡面水分還很多。瓜皮雖然蔫了,卻很結實,怕是不等曬乾,裡面就會霉了。

        把頭和蒂都切了,讓它兩頭通風,肯定乾得快。我為這個聰明的想法暗自得意。切完後曬在窗台上,才發現窗台上面已經有3個曬乾的絲瓜了。我拿起來看,呀!也都切了頭!是母親切的?原來母親也如我一般聰明!

        我又仔細看了看這3個乾絲瓜:不像是用一般的菜刀切的,也不像用手掰的,很像用一隻薄刃的圓筒向裡插進去,又掏出來。周圍留下的茬子很薄,稍微向外翹著……恍悟:並非人為,是自然脫落。

        為驗證這個想法,我從瓜蔓上摘來好幾個半乾不濕的老絲瓜,才發現每個絲瓜頭上都有一圈橫的瓜紋,像是要裂開似的。瓜頭橫紋與瓜體表面的豎紋垂直,用手往裡一摁,這一圈瓜紋很容易就裂開了。瓜頭先是向裡去,然後就掉出來了。

       掉下的瓜頭像個壺蓋兒,很濕,很重,水分像鮮的西瓜皮那麼多。比起瓜體,瓜頭的水分要多很多倍。如果曬乾,這個壺蓋的收縮率,肯定比瓜體的收縮率大很多。不用其它外力,就會從橫紋處裂開。裂開後,瓜體的瓜皮沿裂縫外翹(像那3個乾絲瓜一樣),壺蓋便掉了出來……

       我被這個發現震撼了。

       原來上帝早就知道秋天的老絲瓜不容易曬乾,所以給它造了個能掉下來的壺蓋,順便讓種子掉出來,形成自然傳播!

        我們人類總是先“發現”一個需要,而後再想辦法搞出一個解決方案,來滿足這個需要。

       造物主不是這樣。在N久以前,祂已將“滿足”和“需要”一併設計了出來。
       這一切在祂造物之時,並不分先後。有真正需要的時候,同時已經有了真正的滿足。

絲瓜的安慰

        從姐姐的日記裡,我得到了安慰。先看到、後想到,這是我們的局限,我們絕對無法同時想到,絲瓜難乾和切下瓜頭來,必須有先有後。但是,造它的主卻做到了——祂知道,因為祂造了它,就連這個需要,也是祂賦予的。

       人看得到並解決得了的需要:有;看得到但解決不了的需要:更有;連看都看不到,更談不上解決的需要:數不勝數!然而造萬物的上帝,在造需要的同時,造了滿足!

       哦,那厚賜各樣安慰的主啊,在我最需要鼓勵、最需要安慰的時候,你通過小小的絲瓜,安慰了我!我知道我的需要是真實的,你卻告訴我,這個需要,你早就知道,只等我的需要成熟!

我不追究了

        我把《收穫》一文,貼到了“活水生活聯盟”論壇上——我常常在這個論壇上,讀弟兄姊妹的靈修分享,也把自己的讀經筆記貼上去。

        我貼了《收穫》一文後,有一位姊妹在回覆中,談到了她對上帝的認識和經歷。我覺得與我頗為相似,便順藤摸瓜,找到了這位姊妹的空間,從此有了一些交流。

        這位姊妹是山東老鄉,比我大一點。我驚奇地發現,我們有極多共同的經歷:我們都讀過慕安德烈、史百克等屬靈前輩的著作,聽過江守道、于宏潔等的講道。這為我們提供了很多話題,讓我們交流、互勉。我們有非常相似的靈修習慣,有非常相近的生活環境……

       我開始問主,難道就是這一位嗎?可是,她在北京,我在上海呀!

        到了2009年2月份,我們已經產生相互的依賴。雖然話題僅僅局限於代禱、交通,但有“網戀”的趨向。我常常有些不平安,覺得自己有一些情況,姊妹並不瞭 解,比如家境非常一般,以及我雖然希望回山東,但對目前的工作尚有一些不捨。而且,我知道姊妹家也給了她一些壓力,畢竟她比我大一些……

       於是,我不再主動跟姊妹聯繫。

       恰巧那段時間,在教會的事奉上,我與其他同工很多地方看法相異,心情更沉重。有一天夜裡忽然醒來,輾轉難眠之際,感覺很壓抑。禱告良久,忽然想到掛在床頭的 文章(大學時摘抄的),打開翻了一下,盼望從中找到安慰。結果,讀到一首詩《你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You Know Better Than I)。

        歌詞的大意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就讓我們信靠祂,甘願放手……

       那天,這首詩歌成了我的禱告。主啊,你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我不再追究我該如何了,我把一切交給你!

       我把這一切都告訴了姊妹,然後專心等候耶和華。

       於是不再聯繫,但心裡面常默默地禱告。

考察和結婚

        後來發生了幾件事:

        姊妹的朋友, 5月份到上海陪讀。為了找教會,她跟我有一些聯繫。其實我知道,她是來“考察”我的。

        我的朋友,到北京出差幾個月。為了找聚會的地方,也去找了我那位姊妹。這也算“考察”吧。

       “考察”後,我的朋友勵我與姊妹交往。我很掙扎,工作很忙,自己很要面子,也不太可能莫名其妙地跑到北京去見面……

       4、5月份我一直鬧肚子,整個人瘦得厲害。我在博客裡寫了一些筆記,姊妹看到了,一直鼓勵我。我很感動。

       8月份,我們公司全體員工,意外地休高溫假一週。我接到內蒙一弟兄電話(我們已經有3年沒有聯繫),他盛情邀請我去呼和浩特休息一下。他懂一些中醫,可以順便調理一下我的身體。

       於是,我先去了北京,與姊妹見了面,再由北京轉車往呼市。

       見過面後,我和姊妹開始了進一步的彼此瞭解,但還是很小心。至十一假期,我邀請姊妹來滬。

       2009年中秋節,我們確定戀愛關係。

       2010年4月2號,我們在北京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

       主啊! 你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到如今,你完全負了我的責任,體恤了我一切的軟弱。

後記:非巧合

        回想起來,在呼市,與弟兄交通時,忽然想到,我和姊妹們見面的日子是8月9號,正好我工作滿2年!

        後來亦知道,2008年10月25日,姊妹忽然得到上帝的安慰:“那有權能者,為我成就了大事”,那恰恰是我結束錯誤好感的時候。

       交往的過程中,我們被對方照出自己愛主不夠,虔敬不夠,這越發加深我們對主、對彼此的認識。

      當我猶疑、小信的時候,我讀到《耶利米書》32﹕39-41,得到堅固:

       “我要使他們彼此同心同道,好叫他們永遠敬畏我,使他們和他們後世的子孫得福樂。又要與他們立永遠的約,必隨著他們施恩,並不離開他們,且使他們有敬畏我的心不離開我。我必歡喜施恩與他們,要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將他們栽於此地。”

       春節,我們見了父母。一路蒙主奇妙的帶領,又一次顯出我們的籌算與上帝的計劃相比,是何等的無用。

        還有很多事,讓我懂得了什麼是“……你當認識耶和華你父的上帝,誠心樂意的事奉祂,因為祂鑒察眾人的心,知道一切心思意念。你若尋求祂,祂必使你尋見……”(《代上》28﹕9)

       我軟弱過,妥協過,希望憑自己解決自己的需要。然而,就如我們看到一棵絲瓜的需要,若我們憑自己剝一粒種子出來,這也是一種方法,但總不如祂所選擇的飽滿、完全。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船舶工程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