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饒恕

“我們不怨恨他”(鄭鴯璇)2017.11.17

 

 

鄭鴯璇

本文原刊登於《擧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7.11.17

 

11月5日在德州薩瑟蘭泉(Sutherland Springs)第一浸信會教堂發生的大規模射殺事件,有一個家庭同時失去了9名晚輩親人。

86歲的喬•霍爾康(Joe & Claryce Holcombe)夫婦在此槍撃事件中,失去了兒子兒媳,孫兒孫媳(懐孕中),三位孫兒女及曾孫女等9位家庭成員。當記者採訪他們時,他們在痛苦中仍表逹了堅定的信仰。

喬表示,他們很堅强,週日的事件並未動摇他們的信仰,他們感覺此刻更接近上帝,且深信在不久的將來,他們要和這些逝去的家人在天堂相見,他們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當記者問他們想對涉案凶手的家人説些什麼,他們説不知道,但從他們的話語中可以總結出驚人的寛恕。

至於對凶手,喬説:“我們不怨恨他,我希望他没有這樣做。但我只能説,他將會自食其果。”“我絶不恨他,我只是為他感到難過。”

喬說,他的孫子約翰·霍爾康(John Holcombe)失去了懷孕的妻子,未出世的胎兒和3個孩子,他仍然在聖安東尼奧的一家醫院裡,醫生正在觀察他5歲的女兒。

最後,喬說,可能有人會問:一個慈愛的上帝怎麼會允許這樣的屠殺?

“上帝不希望我們理解祂,祂希望我們信靠祂。”我想我會告訴他們。“我們不明白上帝如何工作,但我們相信祂所做的一切。”。

請特别記念在困難時期的Holcombe家庭,也請為所有失去親人或受傷的家庭禱告。

 

附録:重大槍擊案後最常被引用的4節經文

根據《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的報導,重大槍擊案後,最常被引用的經文如下(註):

  1. 《約翰福音》16:33:“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2.《詩篇》34:18:“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

3.《羅馬書》12:19:“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4.《詩篇》11:5:耶和華試驗義人,惟有惡人和喜愛強暴的人,他心裡恨惡。”

 

註: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17/october/after-mass-shootings-top-bible-verses-psalm-34-18-las-vegas.html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外三篇)(李賢)2017.09.20

 

李賢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20

 

“拿你的走吧!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嗎?”——《太》20:14-15

《馬太福音》中葡萄園的故事,深刻詮釋了“恩典”,教人如何對待自己所得,如何看待他人所得——無論是在巳初(上午9點),還是酉初(下午5點)進入葡萄園做工的人,都不是因為他們自己能幹,而是因為園主的愛心——聖經說,那些人都是閑站著、找不到事做的。

在葡萄園裡幹活的時間不一樣長,所得的工錢卻一樣,引發了很多人不滿。不滿的人,不是沒有拿到自己的工錢,而是沒有比他人獲得更多的好處。正如現在許多人,不是尋求好的生活,而是尋求比別人更好的生活。這種攀比,是出自貪婪、自利和自義。

巳初者像是法利賽人的化身,而酉初者像是妓女、稅吏的代表。恩典之下,不該是你攀我比,而當滿懷感恩。巳初者沒有意識到,無論自己比後來者多做了多少,若無恩典,自己就什麼都不會得到。人習慣從個人獲益的角度來論斷公平,卻忘記了從自己落魄的罪人身份來凝視恩典。

莫道人是非,你我皆罪人!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

 

饒恕的理由 

“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路》23:33-34

饒恕,沒有人比耶穌做得好!耶穌不只是饒恕,更主動地愛和給予。

十字架上,耶穌代人求赦免,理由是:人所做的,他們自己並不明白。

那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從一方面說,他們一定知道的!他們知道耶穌的行為是無可挑剔的,所以製造罪證、雇人誣陷;他們知道耶穌的大能,知道耶穌深得人心,他們的地位岌岌可危,所以他們和自己最厭惡的羅馬政府合作,處死耶穌(黑暗對光的排斥)。說他們不知道,這是天大的笑話。

然而他們真的不知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所釘死的,正是那賜予生命的;他們不知道自己所拒絕的,正是那他們久久盼望的彌賽亞;他們不知道自己所譏笑的,真是那榮耀的王;他們更不知道的是,原來這便是上帝所命定的救贖。

耶穌要告訴我們的是,饒恕不是漠視他人對自己的傷害,更不是不顧事實、自我欺騙。真正的饒恕,是直面痛苦和傷害,卻以恩典待人。耶穌看見的不是人的可恨,而是人的可憐。可恨之人皆是可憐之人——傷害他人,實際上是一種強烈的表達方式,反映出人內心的缺憾和需要。被傷害是痛苦的,這種痛苦提示我們,不要去傷害對方。饒恕,就是你期待他人怎樣對待自己,你就怎樣對待他人。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只是我告訴你們,什麼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為天是上帝的座位;37節: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譯:就是從惡裡出來的)。”  ——《太》5:34

很多人只從律法和道德的角度, 解讀基督徒為什麼不可以起誓。這種解讀,把上帝想成不近人情,卻不知道上帝任何的命令都飽含對人的愛意。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耶穌給出了3個理由:

首先,上帝不是我們的佐證,反倒是我們應該遵照上帝的旨意而行,榮耀祂(參《太》5:34-36)。許多人起誓,會借用比自己更有說服力的人。威嚴的上帝,是最常被人借用的。人被造是要榮耀上帝,而不是借用上帝的名義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且,起誓往往伴隨著咒詛,而聖經則教導我們要祝福(參《雅》3:9)。

其次,人要量力而行,勿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因為人“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了”(《太》5:36)。需要起誓的事情,多是別人無法相信,或者自己無法保證的。任何事情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而非人的手中。我們只能說:“如果上帝願意的話,便可如此。”(參《雅》4:13-14)我們無法在上帝之外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起誓本身卻忽略了人生中不可確定的因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第三,起誓的目的,是要別人信任自己。也就是說,起誓者知道別人不信任自己了。耶穌說,“是,就說是”(《太》5:37),意即基督徒的生活應該是以誠信為本的,言行理當被人信任。起誓否認了之前的信任,也否認了起誓時的可靠。起誓最多的人一定是愛撒謊的,否則他人為何如此不信任?起誓只能讓人更不相信。

請不要起誓,也請不要相信起誓的人,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起誓。

 

 

抬頭看,無處不讚美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上帝)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詩》8:3

人生迷茫,是因為人力圖於自身尋求依歸。人努力證實自己的重要性,但掙扎使之懷疑,挫敗使之破碎,最後才知,人生之所望,本不在自己的身上。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難免自視過高,以至於常常自憐。

觀察上帝所造,人則能認識自己的渺小和尊貴——渺小是本身的,尊貴源自上帝的抬舉。人失落時,若能像詩人大衛一樣,抬頭看上帝所造的萬物,“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覺得處處可讚美。

猶太人的諺語說: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世界為我而造。“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的意思是,宇宙的浩瀚,使人深感自己的微不足道。如盧雲所說,抬頭看是謙卑人的記號,因為他找不到可以驕傲的理由。面對星雲,方知渺小;面對自然,才覺幼弱;世界對於沒有信仰的我而言,是一種威脅,它的強大甚至不允許我盲目自大。無盡的穹蒼間,我突然迷失了。低下頭,我開始自暴自棄。

“世界是為我而造”,意思是,當我終於投入天父的懷抱,造物主告訴我,只有我的存在才讓世界完美,也只有我才能使基督捨身。我的存在不是偶然,而是出自造物主精細的雕琢。我開始看重自己。當我知道不是我附屬於世界,而是世界附屬於我,我開始歡躍。抬頭看,我開始高聲讚美。

 

作者來自台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原諒ISIS——兩個在網路上瘋傳的視頻(裴重生編譯)2015.03.29

Myriam and Family with. SAT-7 Journalist Essam Nagy · Christianity Today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

      在難民營中的瑪瑞安

SAT-7 Kids,是世界第一和唯一針對兒童和青少年的阿拉伯基督教電台。他們最近貼上網路的採訪,造成瘋傳。因為翻譯成英,中,西,土耳其字幕,目前估計至少有百萬人看過。(英文字幕視頻,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ige6CcXuMg。編註)

以下是SAT-7 Kids的記者愛山•拿吉(Essam Nagy),在難民營訪問10歲瑪瑞安(Myriam)的摘要:

愛山:你最想念莫首(Mosul,瑪瑞安在伊拉克的家鄉。編註)的是什麼?

瑪瑞安:學校,家,但我感謝上帝,祂供給了我們所需。

愛山:“供給了我們所需”是什麼意思?

girl3-660x363瑪瑞安:祂愛我們,使我們沒有被ISIS殺死。

愛山:對那些把你們趕出家門,讓你們受苦的人,想對他們做什麼?

瑪瑞安:我不會做任何事,我求上帝饒恕他們。

愛山:你可以饒恕他們嗎?

瑪瑞安:是。

愛山:你教了我很多東西!

瑪瑞安:你感受到我的心!我要讓人知道我的心!

瑪瑞安和她的家人在2014年7月,從伊拉克莫首逃到庫爾的斯坦的埃爾比勒 (Kurdistan’sI Irbil),目前住在難民營。

      兩個弟兄殉道的倍夏

We-Will-Sing-Maher-Fayez另一段饒恕ISIS的信息,是來自倍夏• 伊特法羅(Bashir Estephanos)。他住在埃及開羅(Cairo Egypt)以南150哩的“我們的村莊”(al-Our village。編註 )。

21位基督徒殉道者(此指2015年2月15日,在利比亞被ISIS殺害的科普特基督徒。科普特基督徒又稱“埃及的基督徒”。編註)中,有13 個家庭住在此。

倍夏的二個兄弟是其中的兩位殉道者。他打電話給SAT-7,在一個有50萬人收聽的節目(編註)中,令人驚訝地有下面的對話:

 “ISIS給我們的多過我們的要求!在那些基督徒被斬首的時刻,他們沒有删掉他們求告基督之名和宣告他們信仰的片段。"

倍夏在線上為ISIS禱告,求上帝拯救那些殺手。他也談到與母親的對話:如果有ISIS進入她家中,她會邀請他們入內,並求上帝開他們的眼睛。

法瑞∙沙米爾(Farid Samir),埃及SAT-7的總裁說:這些影片,讓那些看過恐怖殺人錄像的人,感到觸電般的震驚。瑪瑞安的訪談和倍夏的電話,是對恐怖行動的另一種形式的抵制——通過饒恕。

      愛仇敵,為他們禱告

Muslim women with cross2015年3月,在埃及家庭屋(Egyptian Family House,為促進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間溝通的機構,以防止和減輕宗派衝突。編註)的研討會上,世界最佳大學之一的爾阿哈大學(al-Azhar University,現任校長為Al-Abd。編註),慕佳•葛拉伯(Muhga Ghalab,為伊斯蘭研究系主任Dean of Islamic Studies。編註),在演講中說:

“我們必需教導我們的孩子愛,而我們並沒有做到這點。”

她還讀了《馬太福音》第5章: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們的鄰舍,恨你們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的確,這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和年青人做到了。

我不如他們,在埃及基督徒被斬首的那一刻,我對ISIS的意念,是需要對上帝懺悔和祈求上帝饒恕的……你呢?

 

編註:倍夏於2015年2月17日,即21位科普特基督徒殉道後的2天,打電話進SAT-7一個每週敬拜與禱告的現場節目 “We Will Sing”,對主持人Maher Fayez說,他以兩位殉道的弟兄Bishoy Estafanos Kamel (25歲) 和 Samuel Estafanos Kamel (23歲)為榮。

英文字幕視頻,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CmnyzYeW8

訪談內容之英文記錄,見:http://www.sat7uk.org/announcements/brother-of-egyptian-christians-murdered-by-islamic-state-prays-for-killers-live-on-sat-7

參考資料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gleanings/2015/march/forgiving-isis-christian-resistance-viral-video-sat7-myriam.html?paging=off

 

1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天下事

正文錯意 ——對《馬太福音》18章“饒恕”的誤解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文/曾思瀚,譯/袁村蔚

      BH67-49-7476-談妮攝-DSC_0108R15華人教會中有人受傷害的時候,常有基督徒引用《馬太福音》18章,勸受害的一方原諒傷害者。當公眾人物公開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仍有基督徒引用同樣的經文,試圖私下或內部解決問題……

      總之,每當發生人際關係衝突,基督徒會習慣性地在《馬太福音》18:15-17 尋求答案。然而,我們有必要從一個全新的角度——權勢與場所,而非通常解讀的“教會紀律”或“教會內的衝突”,來考察這段經文真正的主題。

 

主題圍繞著“小子”

      首先,我們來查考一下這段經文的背景。通常,聖經中每段敘事的情景,都蘊含了一個主要的問題,以及後面相關的次要問題。

      當時的情景是這樣的:門徒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參《太》18:1)對此,耶穌用了一個小孩子的比喻,闡明在天國裡,“謙卑的就是最大的”(參《太》18:4)。

      這個小孩子的比喻,也與後面迷途羔羊的比喻類似:小孩子(如同那隻迷羊),雖然無權無勢,卻仍十分珍貴。

      接下來,敘事仍舊圍繞著“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展開。儘管後面的經文切斷了耶穌對這個問題的論述,然而同樣的敘事情景,在“得罪你的弟兄”(參《太》18:15)上繼續。誰是得罪你的弟兄呢?答案要從上下文裡尋找——就是那個“小子”。

      如果我們把迷羊的比喻看作是一篇講道,那麼《馬太福音》18:15-20,就是這篇講道的主幹。而此主幹呈現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關於場所的描述。

      在《馬太福音》18:17,出現了四福音書中罕見的詞——“教會”,儘管當時真正的教會尚未形成。希臘文中的“教會”,除了宗教意義上的基督教會外,還是什麼意思呢?實際上,指的是“集會”(assembly)。也就是說,解決“得罪弟兄”的事情,最終要在一個具有裁決權威的人所主持的集會(例如猶太會堂)中進行(雖然,這樣的集會是公眾場所,但並非現代意義上的“公開化”)。

      接下來在《馬太福音》18:21,耶穌回答了彼得關於要饒恕弟兄多少次的問題:一旦犯了錯的弟兄(如“小子”)聽從指正,教會就要給予饒恕。然而,這並非廉價的饒恕(現在很多人胡亂解經,將這種饒恕強加在受害者身上)。所有的饒恕,都要求施害者真誠地承認自己犯了錯,得罪了受害者(參《太》6:12)。

      《馬太福音》18章承接上文,關注的仍然是“小子”。準確來說,是真誠悔改的“小子”。耶穌在這段敘事結束時強調,誰不饒恕已經悔改的“小子”,上帝就要因他缺乏饒恕的心,進行神聖的審判。

       我們可以把這段經文看作是對之前《馬太福音》6:14-15(饒恕的教導)之擴展,但在這裡,主題仍然是圍繞“小子”(犯錯的弟兄)來進行。

 

幾個原則要牢記

      當我們應用這樣一段經文時,有幾個原則必須牢記:

      第一,衝突中的加害者,是“小子”。“小子”,是無權無勢的一方。然而上帝的恩典,專門臨到了這樣無權無勢的人。對於有權有勢的人,耶穌在別處的經文中,毫不留情地譴責他們。保羅也是如此。

      因此,“加害者無權無勢”是理解這段經文的關鍵。天國的奧妙就在於,卑微的“小子”被視為寶貴——重點是權勢,而非教會紀律。

      第二,“得罪弟兄”並非發生在一個完全公開的環境。因為,教會雖是一個公開化的宗教場所,上帝的子民在其中聚會,但教會不是普通的公開場所,而是按其名稱,被賦予特定的目的和功能的場所。

      在處理“得罪弟兄”的事情上,“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參《太》18:15),這樣的私密性,並不一定永遠能維持下去。若加害者不聽從,不悔改,事情便會一步步公開。但是這裡的“公開”,指的是在教會內部公開處理,而不是在教會外的普通公共場所,如臉書、博客、商業機構、學校等地方。

      例如,有人讀完我的書後,寫了一篇書評,說我的書觀點愚蠢。他有權利這樣做,因為他做的符合在公共場發表言論的規則。我沒有義務去跟這個寫書評的人當面對質。

       同理,如果我的書剽竊了別人的作品,也沒有權利要求別人按照《馬太福音》18章的辦法對待我。如果我在公共場所冒犯了別人,我便有責任向他道歉。

       所以,在公共場所發表的言論,會被公開地對待。這不同於教會,有一定的私密性,有會員制度。公眾人物必須認識到這一點,並相應地承擔責任。《馬太福音》18章這一段,不能應用到普通的公共領域上,因為那有不一樣的規則。

 

必須尊重這界限

      《馬太福音》18章真正的涵義,並非強迫受害或弱勢的一方去原諒加害者,或向加害者伸出橄欖枝,而是表明看重“小子”的權利,而非有權有勢者的權利。

      問題是,誰是“小子”?“小子”的需要如何被滿足呢?很少有人願意解答這問題。

      如果有人想引用《馬太福音》18章,應當先對這段經文進行認真的解析,看看到底在討論什麼。解經的結果或許是令人驚訝的。為什麼不呢?天國本身就是令人驚奇的,超出我們想像的。聖經並不需要去迎合基督徒的喜好,它自有界限,我們也必須尊重這種界限。

 

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哲學博士。現為自由講員與作家,同時兼任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新約副教授,主授新約研究和宣講學。個人網站為:http://www.engagescriptures.org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

原諒,就一切“浮雲消散”

白新盛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908fa0ec08fa513dda6d6c083d6d55fbb3fbd925“原諒”就表示 “忘記”,或“沒事”了?

       常聽牧師說:“你要原諒那些加害你的人,像耶穌赦免釘死祂的人。”“上帝免了你的債,所以你也要免了別人的債。”“不原諒別人,就是不原諒自己——加害你的人,已經忘了、死了。你還在懷恨、埋怨、傷痛,豈不就在傷害自己嗎?”

        這些話,言之有理。筆者想,只要是基督徒,都從心裡願意寬恕人。然而,最大的困難是,做不到! 甚至,“教別人容易。行諸於己,卻難如登山”!

       有的事,容易原諒別人,譬如:同學偷了你一枝鉛筆;罵你是“豬頭”。然而,如果再進一步,有人搶了你的情人,或奪了你的功勞、佔了你的位子(職位)……要原諒,就不容易了。不過,隨時日變化,物換星移,逐漸淡忘,並且原諒了那些人,也是可能的。

        筆者在大學中教“刑事司法”。各種刑事案例,已經不是一支鉛筆、一個情人、一個位子或一筆功勞的問題。各種各類刻骨銘心的傷害,例如:被生父或繼父不斷地威 脅、強暴;被對方刻意長期羞辱、打壓;目睹親人被殺或槍擊至終身殘疾;甚至,被誣陷入獄,囚禁終生……如果要受害人去“原諒”、“立刻原諒”、“終身原 諒”加害者,那真是:講的人容易,聽的人難!

        什麼叫原諒? 什麼叫饒恕?原諒、饒恕,意味著“完全忘記”、“完全釋放”、“完全沒事”、“不再想起”嗎?或“想起來,也沒感覺”?意味著過去一切有如“浮雲消散”?是嗎?

創傷帶來痛苦記憶,是很自然的

        筆者來自一個父母離散的破裂的家庭。

        一個家庭缺乏背景,甚至窮苦潦倒的孩子,勢利的人自然會來欺負你。尤其對方知道你是個基督徒時。我一生走來,可以說是“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無論身體還是心靈上,均留下不可磨滅的疤痕。

        多年以後,蒙主憐憫,好像一隻在大洋中飄泊、歷經風吹雨打的小船,終於第一次靠港。在身心平靜了好幾年之後,才有勇氣回憶。有如再次踏上那隻小船。每當看到或摸到船上的傷痕,就讓感恩的眼淚沖刷傷痛的心靈。

        筆者真是訝異:復原,竟然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絕非幾篇講道或一堂勸勉,就可以解決的。這也讓筆者想到,傷害人是多麼的容易:一個動作,一句話,就可以像炸彈瞬間炸毀一幢建築般,瞬間毀掉、殘害一個心靈。但重建的過程,卻如此漫長!

        一個人的記憶力是與生俱來的。我們能記得書本上的話,自然也能記得傷害過我們的話。我們記得身邊發生過的事,自然也記得,甚至無法抹去留在我們身上的傷痕。

        一個心理正常的人,不可能,也不應該有“選擇性的遺忘”。尤其歷經身心重大傷殘的受害人,過去的經歷,會不期然地浮上心頭。還會因人因事,無可避免地回到當 初的場景,因而感到哀傷、悲痛、憤怒與不平。這種所謂的“創傷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在心理學上極為“正常”,並且不可避免。

        作為基督徒,每當刻骨銘心的傷痛湧上心頭,我們或許不免自問:我原諒了那加害我的人嗎?我不是應該“完全放下”、“心平氣和”,甚至“若無其事”嗎?但為何仍會如此傷痛與不平呢?

真正的公平,應該是完全對等的?

        筆者在教授“刑法概論”時,對學生說:“真正的公平,應該是完全對等的。”正如《出埃及記》21:23-25上說:“……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以烙還烙,以傷還傷,以打還打。”

       所謂一眼還一眼,一牙還一牙,有什麼不對呢?當受害人被兇刀狂刺之時,是多麼恐懼、傷痛及驚駭,身體及心靈留下多麼深刻的創傷!真正公平、公正的法官,照理 應該讓執刑人以同樣一把刀,在同樣部位,狂刺加害人同樣的刀數!然而,我們不能這樣做,因為加害人的心態、手法是錯誤的。我們不能再以錯誤的心態、手法來報復人。

饒恕能超越報復

       舊約聖經中的約瑟,以埃及宰相的地位與權力,儘可以讓加害他的哥哥們在埃及受苦,但他沒有那樣做。這就是原諒與饒恕!

       然而,這代表約瑟忘記了他離家思父的辛酸?忘掉了異地為奴的艱苦?忘了主母誣陷的冤情?人人都不會忘記生命中歷經的重大事件,約瑟怎麼可能忘記呢?按聖經中的記載,他好幾次躲開別人,獨自大哭。那豈不是往日傷痛逐一浮上心頭,使他不能自禁嗎?他忘了嗎?哪能忘呢!

        然而約瑟不以同樣惡毒的心態和手法,進行報復。所謂:“即便有能力與機會,且當時情境得以互換,也不會把加害人所做的還諸其身。”這,就是真正的“原諒”與“饒恕”。

        請問:如果上帝今天給你能力、機會,可以對付加害過你的人,你會以同樣心態、手法報復回去嗎?如果答案是“不會”,那麼,您已經原諒、饒恕了那個人。

        然而,為什麼心中的傷痛、悲哀、憤怒與不平,仍會時而浮現呢?

饒恕與伸冤,並不互相矛盾

        聖經《啟示錄》6:9-10提到“……在祭壇底下,有為上帝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 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

        有人或許非常驚訝:這些殉道的人,必定是非常愛主、對主忠心的。他們必然知道真理、聽從主的話,也應該原諒、饒恕那些加害他們的人。現在他們已經活在主的面前,能與主隨時對話,為什麼還要主給他們伸冤(報復)呢?

        筆者猜想,這裡的“饒恕”、“原諒”,與“伸冤”、“報復”,並不矛盾。這些殉道者,如果有機會,他們不會以同樣的心態、手段,去報復加害他們的人。但是, 他們心中的冤屈、痛苦、憤怒與不平,難以忘記,所以,他們向主“伸”訴他們的“冤”情,將他們心中的苦難與哀痛,告訴聖潔、真實的主。對他們的痛苦,上帝 並不忽視。聖經上說,“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要他們“安息片時”(參《啟》第6章 11)。

        哦!弟兄姊妹,你有冤嗎?你經歷過折磨、刺痛嗎?那些逼迫,其實也落在主的身上(參《 徒 》9:3;22:7),所以,主完全知道你的傷痛和難過。聖經上說:“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參《賽》53:3)耶穌在世之時,被 誣陷、出賣、羞辱,甚至釘死。主知道你的苦楚!

       若你又不期然地想起你的苦楚,何妨將你心中的“冤情”向主“申訴”。主會賜你“白衣”——用祂的公義、慈愛、恩典、賞賜來覆蓋你。傷痛的十架,總有一天成為你榮耀的冠冕。

傷痕表示同情、瞭解及帶來安慰

        筆者常想:為什麼主耶穌復活之後,祂手上仍留下“釘痕”?以祂的大能及復活的榮耀,祂大可有一個無暇的身體。筆者猜想,主耶穌是要告訴我們,祂也歷經過背棄、出賣、輕視、羞辱、鞭打與迫害。因此,祂能體諒我們的難處。

      《哥林多後書》1:4說:“我們在一切患難中, 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每當我們來到主前,向祂申訴我們的冤情,主大可以祂的慈愛與大能,完全抹去我們心中歷 經的傷痛,然而,祂並沒有馬上這樣做。就像祂留下手中的“釘痕”,祂讓那些冤屈、傷痛的瘡疤留在我們心中,好讓我們帶著傷痕,從上帝那裡得安慰,且記得不 要把同樣的傷害加諸別人。

        弟兄姊妹,你的傷痛與疤痕,在世的日子,或留在你的身上或心中,正如主耶穌仍帶著“釘痕”。然而《啟示錄》21 章說,在新天新地裡:“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 了。’” (參《啟》21:4-5)

       到了那一刻,我們心中的哀傷、痛苦、不平與憤怒,將在主的榮耀裡完全消失。不再有悲哀,疼痛,只有主的慈愛、榮耀,充滿在我們嶄新的形體中。

後註:

1.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主如何伸冤、審判,不在本文研討範圍。

2.倘若有人在重大傷害之後,能夠原諒、饒恕加害者,並且完全忘記、心平氣和,自然是一件美事,要特別感謝主!

作者現為為德州達拉斯浸信會大學刑事司法系主任。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饒恕──基督徒新生命的見證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樓健

east-ep-a21-823186     彼得來到主耶穌面前,問了一個基督徒生活中普遍存在的問題:“主啊,我的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太》18:21)不可否認,這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般人能寬容和忍耐的程度。在當時的猶太人社區,按照習俗,饒恕別人不超過3次;中國人同樣認為事不過三,即我們可以原諒一個人做錯事或得罪人,但絕不允許他接二連三地重覆同樣的錯 誤,並認為過多的寬容是縱容。但主耶穌的回答讓我們很驚訝,祂把這個問題引向一個更深的層面,把我們是否願意饒恕別人,跟上帝已經饒恕了我們連在一起討論。

每個人都像刺蝟

          人類是群居動物,個體的能力極其有限,只有跟同類共同生活、互相幫助、彼此保護才有生存的機會。同時,每個人都希望在這個群體中,占據一個有利的地位,以獲取更大的好處,這使人們在面對自然界的嚴峻挑戰時,還要承受彼此競爭的壓力。

         有不少基督徒,平時在社會上的行事為人和世人一樣,也喜歡帶著假面具,與他人保持一定距離。如果有誰公開表達自己內心世界的秘密,那麼他必然會成為世人的笑柄。

         但教會的生活與世俗社會的生活並不相同。當我們這些蒙恩、得到屬靈新生命的罪人進入教會後,本應與弟兄姐妹之間,彼此敞開心門、互相接納的。但實際情況卻 是,教會生活的甜蜜,很快就被信徒彼此之間的傷害所取代,因為我們每個人進入教會時,都把自己天然的本性、後天學到的陋習帶了進來。

          進入教會後,我們會發現,每個人都像刺蝟一樣,彼此間的距離越近,受到傷害的可能性就越大,受傷時的感覺也更痛。

         此外,基督徒在平時的交往中,都會有意地避免談論教會中的問題,在新加入教會的基督徒面前尤其如此。大家會只談正面資訊,好像只有這樣才是正確的、屬靈的。結果,這在客觀上,使那些新信徒對教會生活的期望過高,而忘記每個人都來自這個罪惡的世界。

依靠自己的頭腦

         雖然上帝因著主耶穌基督的緣故,看我們為聖潔,但事實上,我們並不是真正的潔淨。我們內心世界裡的罪性和社會惡習,並沒有得到完全的根除。我們喜歡評論他人 的長相、穿著、愛好、家庭條件以及過去的錯誤等,他人的隱私向來是我們喜歡議論的話題。但我們又清楚地知道,他人與我都是教會的肢體,很多事情不應講,可 又管不住自己,於是,就會以“愛心”的名義私下傳播各類資訊。

         我們喜歡依靠自己的頭腦,按照自己的習慣、標準看待他人。尤其是一些知識層次較高、社會經驗豐富、管理能力較強的信徒,更容易對教會的各項事工品頭論足。

         我們也喜歡互相攀比,當然,在教會不能像在社會上那樣,彼此比名利拼地位,但大家會非常“屬靈”地比誰更愛主,比誰服事主、服事弟兄姐妹更有能力,比每年做 了多少事工、領多少人歸主,比誰對上帝的話語、聖經知識的瞭解更深、更多等等。這些或明或暗的比較,極易造成弟兄姐妹之間的誤解和傷害。

          不可否認,在這些攀比的後面,是屬靈的戰爭。撒但的工作,就是要破壞教會的合一與團結,它最有效的攻擊手段,就是在眾人之間製造各樣紛爭,使教會忙於應付內 部各種問題與矛盾。撒但不難在教會肢體之間,使用這些伎倆,因為在當今的教會裡,有太多生命仍未被改變、依然以自我為中心的信徒。

無處可訴的傷害

         教會肢體之間一旦產生分歧,甚至造成彼此傷害,對個人及教會的損害都是極大的。

        個人初受傷害時,會認為在教會裡可以彼此信任、互相幫助,所以願意敞開內心;沒想到,舊的傷痛未過去,卻在教會中被自己信任的人再次傷害,這樣一來,受傷者在教會中會變得更加封閉。

        倘若在社會上被人傷害,還可以跟對方爭吵、打架,或者訴諸法律,但在教會中,這些做法完全沒有用武之地,而信徒往往又找不到合適的解決方案。

         因此,一些信徒會選擇離開教會,從此跟教會裡的弟兄姐妹斷絕往來;還有一些信徒只在週日崇拜聚會上出現,平時對教會一概不參與;也有一些信徒會採取比較“屬 靈”的辦法,在教會中只做自己認為好的、有益的事工,對其他的人與事則冷眼旁觀;還有一些信徒在公開場合,會感謝上帝賜下那麼好的弟兄姐妹,但在私人聚會 時,卻牢騷滿腹,怨聲載道。

         結果,教會表面上一片祥和,似乎各項事工都有專人在負責,但實際上卻是一盤散沙,毫無凝聚力。顯然,這樣的教會是無法得上帝喜悅的。

饒恕70個7次

         要想在教會裡解決這些困擾信徒的問題,只有回到聖經,看主耶穌的教導。當彼得問主饒恕那得罪自己的弟兄7次夠不夠時,耶穌的回答是:“……不是到7次,乃是到70個7次。”(《太》18︰22)

         70個7次就是絕對饒恕、無限寬容的意思。在這裡,耶穌不是讓信徒計算別人已經得罪自己幾次,而是希望每一個信徒都能改變心態,把隱藏在深處的報復之心更新為“憐憫的心、彼此饒恕的心、能夠彼此之間以恩慈相待的心。”(《弗》4︰32)

          在《馬太福音》18︰23-35的故事中,我們看到一位很有憐憫心的主人和一個欠了主人一筆巨款的僕人(原文中的一萬他連得銀子相當於一個工人6000天的工錢),還有欠了那個僕人10兩銀子(相當於100天工錢)的同伴。

          兩個欠債之人面對各自的債主時,都是俯伏在地央求,講的也是同樣的話:“寬容我吧,將來我必還清。”但那個僕人的懇求,實際上是無法兌現這一筆巨債的;相反,他的同伴欠他的,只是一筆有限的小債。

         但兩個欠債人面對的,卻是完全不同的債主。那位有憐憫心的主人,看著這個欠了巨債卻無力償還者的可憐樣,知道他沒有能力償還債務,就動了慈心,免除了他的債 務。然而,這個剛得赦免的僕人從主人那裡出來,碰到那個欠他錢的同伴,就立時衝到同伴面前,揪著他,惡狠狠地要對方還錢。然後又毫無憐憫心地把同伴下到了 監獄裡,根本不給對方還債的機會。

         當主人知道了他的所作所為後,便因他缺少憐恤而將他交給判刑的,直到他還清所有的債。

         主耶穌最後說,如果你不能從心裡饒恕你的弟兄,那麼天父也要從你身上收回原先的饒恕。

          在這個比喻中,主耶穌提醒每一位蒙恩得救的信徒,上帝就好像比喻中的那位主人,世上所有的人都欠了上帝一筆永遠無法還清的罪債。祂願意因著耶穌代罪受死的緣故赦免我們,而我們也當赦免那得罪我們的人。

饒恕是生命表徵

          饒恕,是一個基督徒是否真正得救的生命表徵。饒恕就是當別人得罪自己的時候,我們願意放棄報復的權利,用愛心去接納和寬容對方,不再對傷害過你的人耿耿於懷。

          如果我們對上帝已經在基督裡饒恕、赦免我們的實質未完全明白,恐怕不能真心實意地去饒恕得罪了我們的人。假如我們已經真實、清楚地知道上帝饒恕的恩典,卻仍然無法饒恕自己的弟兄姐妹,那我們的信仰就會變成一種假冒偽善。

          事實上,拒絕饒恕他人就是拒絕上帝的幫助、拒絕聖靈對我們生命的更新,也就是說,我們仍然不肯改變那種以自我為中心的生活態度。

          別人對我們的傷害,從來都遠低於我們對上帝的冒犯,這就好像故事中那兩個欠債之人所欠的債務數目之懸殊一樣。

         饒恕別人實際上也是對自己的釋放。一個不願意原諒、饒恕他人的人,在他的生命中,常常會有很多的憤怒和不快。他內心深處的創傷始終無法得到醫治,長期生活在 痛苦和過去中無法自拔;而一個願意饒恕他人的人,他內心的傷痛必定會在基督裡得到醫治,因為主應許,凡是願意憐憫別人、饒恕別人的,必定會得到上帝的憐憫 和饒恕。

         饒恕別人的行動,就是主動尋求與對方的和解。饒恕不僅僅是說,我已經原諒了對方,它還包含著如何跟對方恢復原先的正常關係,甚至 達到比原來更好的程度。不可否認,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不過,我們可以按照聖經的教導,設法跟那些傷害了我們的弟兄姐妹們直接溝通;若是不行,也可以找幾 個瞭解情況的弟兄或是請教會的長執、牧者幫忙解決。
          當然,這麼做時,也要尊重對方的意願。

用和平彼此聯絡

         在和好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要相信上帝的信實和公義。也許我們暫時無法解決問題,但我們可以等,可以為此禱告,把整件事情交托給主,相信上帝有祂的時間表。

         相對來說,對方不肯認錯,或者沒有誠意恢復彼此的關係等等,都不能成為自己不寬恕對方的理由。

         上帝藉著經文,要求我們要“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的合而為一的心”。(《弗》4︰3)上帝從來沒有告訴我們,祂雖然原諒了我們,但卻實在不喜歡我們,並決定跟我們保持距離,反而說祂會以永遠的愛來愛我們,並且會愛到底。

         當信徒願意彼此原諒、彼此饒恕的時候,教會肢體之間的關係才能從互相懷疑、猜忌和不信任中解脫出來,並且開始重建互信互愛的新關係。

         上帝藉著聖靈來幫助我們,要我們每個信徒都能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並且改變我們的心思意念。上帝以祂的愛吸引我們回到祂的家中,共同學習、相信上帝所掌管的教會,相信聖靈正在所有信徒心中做生命更新的工作。

         衷心希望所有已經蒙恩得救的信徒能夠從內心深處饒恕、寬容自己的弟兄姊妹,並從今天開始,去愛那些我們認為不可愛、曾經得罪過我們的人,去關愛、欣賞他們,並為他們每天的成長而感謝、讚美上帝,因為上帝的愛是如此地長闊高深。

作者畢業於上海華東化工學院,現住瑞士蘇黎世。

 

2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一件小事

小瓦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一件小事          記得在學生團契慕道的日子,帶領我們的,是一位剛剛信主的學生。他像大哥哥似的照顧我們這些鋒芒畢露的慕道友。

          週五晚上,一群人總在他家熱熱鬧鬧,說笑著聚餐。飯後查經開始的時候,常常有位穿著樸素的年長弟兄前來。他的聖經很大,裝在一個舊舊的小布包裡。他每次來, 都神情肅穆地坐在一邊,一言不發地旁聽。偶爾,在我們討論最熱鬧的時候,他也會插上一兩句。但他的肅穆、老練,跟我們這些意氣風發的學生,顯得格格不入。

心中傷痕

            一直沒有單獨跟這位弟兄說過什麼話──直到一關於《約伯記》的討論。當時初涉信仰的我,沒有認真讀過聖經。聽別人講了講《約伯記》的內容,就很為為約伯打抱不平,覺得上帝太不公平,把約伯當作自己與撒但交手的棋子,任意對待。

          我發表這番見解的時候,那位弟兄也在場,依然一言不發地靜聽。然而當我有些得意地回頭跟人講話的時候,我聽見他略帶憤怒地跟帶領的弟兄說:“這些學生連聖經都沒有好好讀過,就隨意論斷上帝。”

           他的聲音不大,但在我耳中猶如一聲驚雷。我的血液好像凝固了,心中又怒又怕。怕他?還是怕上帝?我也不知道。我繼續機械地跟別人講話,但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了。

          臨走,我帶著惡意,特意到他面前說:“您說得對,我會回家好好地讀讀聖經。”意思是:你背後說我的話,我都聽見了。

           他向我略微鞠了一躬,依然神情肅穆,一言不發。

           那次我回家有沒有讀《約伯記》,已經記不得了。我很快就信了主。然而心中這道傷痕,一直在那裡。即使信主後,那位弟兄來鼓勵我的時候,我也一直有點迴避他。
那位弟兄夫妻都很愛主,不久就蒙上帝呼召,離開那城去讀神學院。我也漸漸淡忘了這件事情。

舊事重演

           轉眼十幾年過去了,我愛主的心也慢慢增長,常常有機會帶人信主。

          一個週日的早上,我起晚了,沒有靈修。在一團忙亂中,不知為為什麼,這段舊事忽然回到腦海裡,揮之不去。我有點奇怪,卻也沒時間細想,就匆匆忙忙趕去教會崇拜。

           進去的時候,已經有點晚了。我一眼看見小凌坐在最後一排。小凌和我在同一個查經班,上週我帶她做了決志禱告。她旁邊還坐了一個我沒見過的人。我趕緊去跟她同坐。當時已經開始唱詩歌了,我沒空和她的朋友打招呼,但心裡還是很高興,想著崇拜結束後,可以問候一下她的朋友。

           沒想到,小凌和她的朋友,從唱詩歌開始到崇拜結束,一直在絮絮地講話。聽不清她們在說什麼,但顯然大部分時候是她朋友在講,小凌則很感興趣地附和。坐在她們旁邊,不論唱詩和聽講道都很受干擾。前面一排的人不滿地回頭看她們,她們卻視若無睹。

          為什麼一定要在崇拜時聊天呢?即使是去聽音樂會,也要保持安靜,對台上的人有最起碼的尊重啊﹗何況這是在上帝的殿裡﹗可能是小凌的朋友還沒信主,對講道沒興 趣,能來教會就已經難為為她了。我這樣想著,把心裡的不滿壓了下去。講道結束禱告時,我聽見那個朋友也一起“阿們”,不禁十分驚訝。崇拜結束後,我終於忍 不住問那位朋友:“您也是信主的嗎?” 小凌趕緊說:“她是基督徒,但週日一般不來這個教會。”她指指我手裡的教會週報,“這是她做的!”那位朋友笑了笑。

           是信主的,還是參加服事的,卻不在崇拜時敬畏上帝,起到榜樣作用,反而一直帶著初信的小凌聊天,干擾別人敬拜上帝!

            我十分生氣,儘量克制著,用和藹的語氣對她說道:“既然是主內的姐妹,我就有話直說了,你別介意。崇拜的時候不要講話,會影響別人……歡迎你到我們教會來崇拜。”

            那位朋友沒說什麼就走了。我自問沒有什麼得罪上帝、得罪人的地方,也就心安地去上主日學。沒想到轉過牆角,就見到小凌,她眼圈紅紅的,邊跟人講話邊流淚!

          我一下子懵了。

          我剛剛心裡氣的是她的朋友,卻完全忘了,小凌也有份講話。她那才信主、淺淺的生命,能不能經得起我那句責備?我自己心裡的舊傷痕還歷歷在目,小凌不就像當時受傷的我嗎?原來上帝今早讓我想起舊事,是要告訴我將要發生的事情。

驀然發現

           我茫然地坐在主日學的教室裡,心沉重得像壓了塊石頭,卻聽到主日學老師說:“今天早上我靈修的時候,讀到《約翰福音》第8章,特別有感動,要跟大家分享我靈修的收穫……”

          他一句話中,2次提到“靈修”,在我聽來分外刺耳。我今天早上沒有靈修,失去了得聖靈指引的機會。

          我翻到《約翰福音》第8章,熟悉的行淫婦人的故事。老師繼續說:“人拿起石頭,要打死那行淫的婦人。人都看到別人的罪,卻沒有想到自己也有罪。”

          是的,主,我也常常在崇拜的時候,跟旁邊的人講話。只是沒有像小凌和她的朋友那樣,從頭講到尾。我和她們,是五十步笑百步。我犯了罪,沒有敬畏您和您的殿,也干擾了旁邊的人,求您赦免我。

          “而且人只看到別人的罪,常常對別人沒有憐憫的心。” 老師說。

          我想起很久以前責備我的那位弟兄,驀然發現,原來這十幾年來,我一直沒有原諒他,沒有從他話語的傷害中得釋放。他的話聽來是冰冷的,然而我直到如今才體會到他火熱愛主的心,明白了他的憤怒,如同聖經所說“我為你的殿,心裡焦急,如同火燒。”(參《約》 2:17)

          求主赦免我不願饒恕的罪,也感謝主用今天發生的事提起舊事,化解我的積怨。因為對主共同的愛,讓我而今得以深深體會那位弟兄的心。

           主啊,小凌怎麼辦呢?她會不會像我一樣受傷,甚至從此不來教會、不來查經班呢?我要怎麼去幫助她呢?

           “唯一有資格定她罪的,卻對她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老師說。

            是的,主,您是唯一有資格定人的罪的。然而您沒有定我們的罪,卻完全接納我們!

放手、放心

         我不知道要怎樣說、怎樣做,才能幫助小凌。若貿然開口,說不定陷入更混亂的口舌之爭中。我向上帝禱告:只有您才知道怎樣安慰她、建立她。即使有傷痕存在她心裡,也有您的美意。我要放開手把她交給您,也要放開心把自己交給您。

          隔了2天,又是去查經班的日子。我幾乎沒指望看到小凌,因為為她前兩週都因事沒有出席。沒想到她真的來了,還微笑著,主動跟我打招呼。

          我看著她,她的臉上,好似多了一份對上帝肅穆的敬畏。是真的嗎?還是整件事情,不過是我自己太多心罷了?

          那又如何呢?上帝不是應許萬事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嗎(參《羅》8:28)?我釋然了。哦,主,化傷痕為為祝福的主!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美國德克薩斯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