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香港“80後”信徒的素描

胡志偉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引言            “80 後”是2010年在香港流行的“潮語”,泛指年輕的新一代。有論者認為,這一詞指的不是“生物學意義上的80後青年”(1980年代出生的青年),乃代表 深刻反省和重新整理自己世代經驗的社會運動。無論“80後”、第四代香港人,或歐美的“千禧代”(Millennial)、Y世代、Net世代等,均泛指 80年代以後出生,而於2000年左右進入成年期的一代。           泰普史考特(Don Tapscott)於《N世代衝撞》中,描述了N世代(泛指1977–2000年出生,成長於數碼化媒體的一代)的文化特色:強烈獨立感、情感與理性開放、高包容性、自由與強烈表達、創新、早熟、玩樂、探究精神、即時感、敏感、驗證與信任。           以筆者看來,80後正呈現出這樣的特質:反應奇快、愛好創新、想像豐富、隨時改變、活在此刻、善用網絡、愛好故事、反抗權威、獨立自主等。如果說一般的“50後”追求的是辦事效率和經濟增長,80後則追求普世價值和自我實現。            探討80後課題,筆者認為首要的不是策略或技巧,乃在於思維的轉換。教會或社會領袖,不要站在權力高位,要放下身段,不先入為主地認為80後是心智不成熟, 或因未能“上位”而憤憤不平的一代。教會不會發生“世代戰爭”,然而“價值的衝突”(clash of values)則是教會要面對的深層次矛盾。 “80後”看教會           無論華人教會領袖喜歡與否,教會正身處於“新銳文化”(emerging culture)或“後現代”(postmodern)的場景中服事。香港80後的現象,特別是“反高鐵運動”(編按),說明了“後現代”文化對“現代化”管理思維的衝擊。           有華人教會領袖認為,80後現象不會出現在教會當中,這只是社會現象,不是教會要討論的議題。也許我們更要反思:教會現有的年輕或新生一代,是否“被馴化 了”,或早已“人格分裂”(在教會內表現溫順,在外則是另一模樣),或“離家出走”(de-churched,持守基督信仰而討厭教會)?筆者的看法是, 大部分80後信徒是“被馴化掉”兼“人格分裂”,少部分則“離家出走”了。           筆者認為,教會的80後,與社會的80後,相同多於相異。他們 不會在教會內“造反”或“起義”,因為這不是他們的“場”(party),何必白白令父母輩或長輩失掉面子?這些新生代瞭解,他們在教會的生存之道,就是 “人格分裂”。因此,他們多是“被動的”(passive),沉默的,聲音不多。           一直以來,香港教會的管治模式深受社會的主流價值影響 ——殖民地年代,是“威權式領導”(或家長式管治);特區政府年代,則奉行效能式企業管理。當政府、學校、社福機構紛紛採用時尚的管治模式,教會的運作也 呈現了講求業績、CEO治會等現象。教會或機構更多考慮的是實質數目的增長,因為這就等同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