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馬利亞

聶斯托留就任君士坦丁堡總主教(賀宗寧)2017.04.07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4.07

 

公元428年4月10日,聶斯托留就任君士坦丁堡總主教。

聶斯托留從公元428年4月10日到431年8月,擔任君士坦丁堡的總主教。羅馬皇帝提阿多修二世肯定以弗所公會在6月22日的決議,認定他是異端之後,他被革除職位,放逐到埃及南方的曠野。

聶斯托留的教導包括拒絕接受長期被教會使用的神母(希臘文:Theotokos)來稱呼馬利亞。這個稱呼在中文經常翻譯為“聖母”)。他認為馬利亞是有限的人,有限的人豈可稱為無限的神的母親?因此,他建議只能稱馬利亞為基督之母,Christotokos。他認為聖經有些地方是在講基督的人性,有些地方是在講祂的神性。若這兩性太過接近,神性必會壓過人性,耶穌就不可能是真正的人。

因此,他被許多當時教會的領袖認為不相信基督是完全的真神,從而與他們起了衝突,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亞歷山大的主教區利羅(Cyril)。他反對將救主分割為兩個位格,因而譴責這個說法。

公元431年召開以弗所公會。安提阿的主教約翰及代表團因故晚到兩個星期。區利羅在約翰缺席的情況下開始會議,拒絕聶斯托留為自己辯護。大會肯定基督兩性的結合不可分,決議譴責聶斯托留的教導,判為異端。約翰到達時,發現大會已經決議,於是召開另一個公會,判區利羅為異端。

提阿多修二世下令將區利羅與聶斯托留同時流放。區利羅大量賄賂皇帝的親信,因而得免流放。隨後,支持聶斯托留的17位主教相繼被免職。約翰在險惡的政治環境中背棄聶斯托留,在433年,簽署承認聶斯托留為異端。公元435年,聶斯托留正式被判放逐於埃及南方的曠野(屬亞歷山大教區管辖)。451年過世。支持聶斯托留的17位主教與信徒拒絕接受以弗所公會的决議,東遷到亞述國(今敘利亞),後擴展到波斯,另立“東方亞述教會”。西方教會稱之為“聶斯托留派教會”。

東方亞述教會在第7世紀大量差派宣教士到印度、中亞、漠北,並到達中國。當時在中國是唐太宗貞觀年間。

東方亞述教會宣教圖

中國人稱東方亞述教會為景教,在中國唐朝流行了兩百餘年。

 

明熹宗天啟3年(1623年),在長安西郊發現一個高達279厘米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記載了東方亞述教會在唐朝的宣教歷史與其信仰重點。

大秦景教碑頭字樣

碑文中有以下一段記載:

於是我三一分身㬌尊弥施訶戢隱真威,同人出代。神天宣慶,室女誕聖於大秦。
設三一浄風無言之新教,陶良用於正信。

翻成白話文,這兩句的意思是:

因此,三一真神派遣光明榮耀的尊者(聖子救主)彌撒亞,隱藏了他的榮耀,降卑為人,來到人間。神差遣天使報佳音,宣告童女馬利亞懷孕生子於大秦。
祂建立三一真神之新教,聖靈默默指引﹔因信而稱義。

其中“弥施訶”就是今天基督教所講的“彌賽亞”,“淨風無言”就是指“聖靈默示”。(聖靈,原文的意思就是風)。“陶良用於正信”意思是因為相信而成為“良”,也就是今天基督教講的“因信稱義”。

不知道在唐朝景教流行的兩百年,有多少中國的老祖先信了基督?按照碑文的最後一段,中興唐室的中書令汾陽郡王郭子儀,應該是最有名的景教徒。

 

後記

現代的東方亞述教會仍然尊崇聶斯托留為聖徒。這個教會主要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北部。最近兩年伊斯蘭國屠殺的基督徒,很多都是這個教會的信徒。這兩年他們也在逃亡歐美的難民當中。在北美,離迪斯尼樂園不遠的地方就有一間東方亞述教會。

*美國加州安娜罕的東方亞述教會

赫拉克里德斯雜記(Bazaar of Heracleides

1895年,美國宣教士在波斯山區、聶派的藏書中,發現有關聶斯托留的書籍,稱為《赫拉克里德斯雜記》,大約是聶斯托留在451年左右所寫。書中承認基督為“两性同存於一體”(the same one is twofold),其立場與迦西敦的基督論信念十分相近。

 

結語

近代一些學者認為:聶斯托留當年被視為異端,不在信仰的分歧,而在“神學術語上的差別”。類似的情況在教會歷史中常常發生。

信徒之間如何避免誤解,如何在基督裡建立互信而明確地溝通,永遠是需要學習的功課。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抹大拉:馬利亞的家鄉(漁夫)2016.05.10

文/漁夫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5.05.10

圖1-Magdala Synagogue Remains 040616

抹大拉的馬利亞可能是聖經中最沒有人了解,而卻是非常重要的一位人物。我想,誤解她是妓女(錯誤解釋《路加福音》第7、8章)的人,一定比知道她是主復活後第一位見證主的人要多。

最近考古發掘了一些馬利亞生活時代的遺物。 

大約10年前,教廷聖母學院耶路撒冷中心,決定要在加利利一帶增建一些招待所。他們選定了一個以色列的小城米大爾(Migdal)。 

米達爾的名字讓人聯想到聖經裡的抹大拉,也就是馬利亞的家鄉。但是,沒有人會認為可以真的發現抹大拉,更遑論會發現任何與馬利亞有關的事證。

但,這就正是他們所發掘到的。 

在開工以前,以色列古蹟局例行的來做檢查。挖掘的工人鏟到一個硬的東西。他們以為是個板凳。沒想到,竟然是一個第一世紀的猶太人會堂的一角。(以色列只有七個這樣的廢墟。)

不只如此,他們還發現了一個主後29年(該撒提比留年間)的錢幣。該撒提比留在位的時候正是耶穌三年半傳道的時間。耶穌當年在這一帶(加百農僅僅在5英里之外)傳道。

這個廢墟的發現很可能與耶穌基督本人有關。以色列古蹟局的迪納∙高尼阿弗沙龍(Dina Gorni-Avshalom)告訴《紐約時報》說,有些旁證似乎顯示耶穌曾經來過這裡。.

從這些遺物看來,抹大拉曾經是個富裕的小城,是當時這一帶的漁業中心。這裡修建的道路似乎也顯示,此處捕獲的魚類有相當的外銷量。而被挖掘出來的會堂,用《史密松尼雜誌》的話來說,是當時相當“奢華的”(“opulent”)。

會堂裡有各式的壁畫,以及一個“華麗雕刻的大石版塊” ,石塊的樣式有些像是小型的聖殿。這個石塊可能是作為讀舊約經卷時使用。

圖2-抹大拉會堂的石板塊 040616圖3-抹大拉會堂大石板塊 2  040616

馬利亞以及他家鄉的富有,可以從《路加福音》8章2-3節看出,他“和好些別的婦女,都是用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穌和門徒”。 

教廷耶路撒冷中心的凱利神父(Father Eamon Kelly)最近在一個廣播節目中提出,在第一次復活節之後,這個會堂很可能是一群猶太信徒聚會的所在。這會堂的位置不是抹大拉的城中心,而是在偏離的郊外,更支持他的看法。 

抹大拉的發現再次提醒我們,基督徒信仰的歷史事實:道成肉身的故事—祂活在人的中間,死了,第三天復活。這故事看來有些奧秘,但卻是確確實實的在歷史上發生過。 

正如抹大拉的證據所證明的,福音書真實地記載了歷史。抹大拉是個真實的地方;在那裡有位真實的婦女叫馬利亞;她用自己的財物來支持耶穌的事工,直到祂在加略山上為我們釘死。

考古學家們希望能繼續發掘更多耶穌在世時的建築與遺物。抹大拉的挖掘作業現在是一個國際性的事工。自2009年以來,在六個不同的地點,已經挖掘了4,850平方米。相信不久的將來可以發現更多有關當時會堂敬拜的資訊。

Photo by David Silverman and Yuval Nadel for Magdala Center Excavations.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David Silverman and Yuval Nadel for Magdala Center Excavations.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馬利亞系列(三之二): 抹大拉的馬利亞

BH59_cover3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長夜未盡,各各他安放耶穌的

墳墓口,石頭挪開了

你奔告:有人把主挪了去


和彼得和約翰,加疑惑加驚駭

你跑回墳墓口,看著他們

進出。向你擺手。走人


你卻留下,啜泣

可那日耶穌到各各他,跟隨的

婦女們號啕痛哭,何以


你忍住?當她們遠遠觀看、搥胸

為祂斷氣前的喊叫?

當兵丁拿槍紮入


祂肋旁,有血與水流出?

當亞利馬太人約瑟和尼哥德慕

聯手安葬主?


而今你哭昏了。當轉身

看見復活的耶穌,卻認不出

當祂問:你為什麼哭?你找誰呢?


以為是看園的:你把我主挪了去?

卻不想,又能怎樣——

就算取回祂的身體?


啊馬利亞你淚眼模糊了

又轉向墳墓口

又哭…


聽見主輕聲喚你了:馬利亞。

你回神,摒息,轉身;最熟悉最美麗母語

驚呼:拉波尼﹗


血滲著,磨破了的腳掌

髮貼著,淚痕未乾的臉龐

似夢非夢,載欣載奔:


我看見了主﹗

(附註:取自約翰福音20章,10/03/2012 Boston)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詩歌選粹

伯大尼的馬利亞

張子翊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BH58_cover3從哪一片歲月開始,你填積

玉瓶裡那滿至瓶頸的真哪噠香膏?


汗漬浸潤過的,淚水流淌過的,

手掌的紋路磨蹭過的玉瓶,從懷中


你取出,打破,且以翻湧的脈搏

和青春和定定的眼神,以香膏


徐徐澆在主的頭上了。普天之下

有誰料到,竟是由你預備祂的喪葬?


有誰料到人以為枉費的,

主卻說是美事?


有誰料到,伯大尼西門的客廳裡,

就滿了膏油的香氣……


(經文取自《可》14:3-9,另參考《太》26,《約》12。新約中至少有6個馬利亞。這裡描述的,可能就是馬大、拉撒路的親姐妹。《約》11章記載,耶穌素來愛他們。)

作者來自台灣,現在波士頓一華人教會牧會。

本文選自《舉目》58期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詩歌選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