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驕傲(張怡昕)2016.03.29

我的一對主內好友今年要結婚了,我很為他們高興。這一對兒,單用郎才女貌來形容,是不夠的。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是才貌雙全。人聰明,有才幹,不僅在專業上有所長,還有藝術特長,為人又很好,很愛主。他們服事的時候,很用心,細心,連做的海報都非常漂亮。 […]

No Picture
成長篇

曠野的呼喚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俗話說“路在腳下”,這話沒錯。但假如方向不對,我們就有可能走上岔路、走進死路。           記得十幾年前,有次去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講道。下了飛機,與接機的小弟兄通了電話。但不管怎麼溝通,我們就是沒法找到彼此。他接不到講員,哭著回教會,牧師告訴他,你走錯了機場。            聖經談人生,說:“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上帝知道,人走這一條藉著耶穌基督歸向祂的路,會有困難、攔阻、爭戰。所以,祂就在耶穌之前,派了開路先鋒施洗約翰,先“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路》3:4)。          這個“預備”工作,有4個具體內容:“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 (《路》3:5) 一切的山窪都要填滿          “山窪”是什麼?是峽谷,是兩山之間的凹地。山窪是幽暗的、潮濕的、隱藏的。施洗約翰講的山窪,指的是人心中隱藏的罪惡——人心中隱藏的罪惡,就是迎見耶穌的最大攔阻。          我們知道,人心中的罪惡常常是隱而未現的,猶如花圃中石頭底下的小蟲,平時看不見,但只要把石頭稍稍掀開,就會驚慌地四處奔逃。聖經說,耶穌是世界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1:5)。那黑暗,就是人心裡頭的隱而未現的“山窪”。           有許多聽了福音很久卻仍不信的人,他們信仰上最大的掙扎,不在於受不了聖經的說法,也不是吞不下基督教神學的觀點,而是他生命中的“山窪”——那些惡習、那些隱藏的罪惡﹐阻擋了他認識耶穌、接受拯救。           有人信主之後告訴我,他掙扎了那麼多年,就是害怕信耶穌要戴上“緊箍咒”,許多事情做起來不方便。這是真話。也有人告訴我:耶穌說不能離婚,那等我離了婚,再信主……           耶穌說得很明白:“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3:19-20)           不少基督徒,信了主,生命卻怎麼也長不大。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生命被“山窪”中隱藏的罪惡給掐死了。           記得我首次要打開家門、接待福音朋友前,聖靈突然提醒我,家裡有不潔之物——10盤從HBO錄下來的電視節目“Real Sex”(真正的性)。我和妻子一起跪下來禱告,隨後就把這些錄像帶扔進了垃圾桶。           不久之後的一個早晨,聖靈再次對我說:“家裡還有不潔之物!”那是一本《金瓶梅》。我是讀中國語言文學專業的,在中國時一直遺憾,只能看到《金瓶梅》的刪節本。到美國後,去唐人街第一想要買的,就是全本的《金瓶梅》。我不是對此書在文學史上的地位有興趣,我是對書中露骨的色情描寫有興趣……我隨即悔改。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是我的錯!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失去了標準之後          在2013年的中國福音大會上,聽著名的新約神學家D. A. Carson講道。他說,這些年他去過許多美國大學校園傳講福音,發現在基督教信息中,最得罪人的有兩點:耶穌基督是唯一救主與罪。對於後者,現代人認為,罪是相對的。          我大吃一驚——,美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許多美國人”竟然認為,基督信仰中最基本的觀念——“罪”,是不可接受的。          那麼,我們呢?我們這些來自中華文化背景的人,比美國人更甚!記得20多年前參加查經班,我第一次聽到“世人都犯了罪,每一個都是罪人”,真是氣壞了!這簡直是羞辱人,胡說八道!我犯了什麼罪?怎麼成了罪人?瞎扯!          中華文化中,沒有基督教意義上的罪的觀念。我們說有過、有失、有錯、有不足,但這都是就人與法律的關係或道德的關係而言的,而非人與上帝的關係。而這後一點,正是基督教對罪的觀念的最基本前提。用郭爾凱格爾的話說,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           華人不是沒有反省。儒家提倡每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論語•學而》)但是,為何要忠?為何要信?何謂忠,何謂不忠?何謂信,何謂不信?對此,連提倡“反省”的曾子,也沒有說出一個所以然來。結果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說這是忠信,這就是忠信;我說那不是忠信,那就不忠信。          人已經墮落了——每一個人都在墮落中,雖然速度有所不同。人根本沒有可能靠自己阻止墮落。人會在自覺與不自覺中,自我蒙蔽,看不到己之不足和過錯;即使看到了,也會用各種理由自我辯護。所以,靠自己“自省”,最後往往就會變成自我辯解與自我原諒。          我上小學的時候,中國正鬧騰文化大革命。於是,連自省都沒了——自省成了封建主義的破爛貨,要大力批判、徹底拋棄。取而代之的是“批評與自我批評”,這是從延安時代起,中共就抓住的三大法寶之一。          “自我批評”,又被稱為“自我檢討”。根據什麼檢討呢?當然是根據偉大領袖的教導、黨以及領導的指示!在此隱含的前提是,黨和領袖是真理的化身,他們的指示就是真理。          那時候,我也進行過自我批評,一般都是在班級或團支部、黨支部的會議上進行的。誰都不能不自我批評,因為這是上級的指示,是佈置下來的工作。因此,這所謂的自我批評,其實是在巨大的壓力下進行的表演,是被迫的、表面的。領導要聽到什麼話,你就要說什麼話,要據此自我批評。          文革結束,毛澤東被請下神壇。就連官方,也說他犯了嚴重的錯誤(這是最輕描淡寫的說法了)。於是,他就不再是真理的化身了,他的話也不是林彪之流鼓吹的“句句是真理”了。          自我批評,成了笑料。最新的例證,是2013年底大陸媒體紛紛報導,領導們在生活會上批評與自我批評。估計劇中、劇外的人都不會當真,大家都是在演戲。最後,變成了“表揚與自我表揚”、“吹捧與自我吹捧”! 第一個原生家庭         人都是說謊的,聖經中有這麼一個判斷。當然這不是說,每一個人都一直在說謊。而是說,無論何人都說過謊。         最普遍的一個謊言是:“不是我的錯!”就是推脫自己的罪責!我之所以做了什麼,不是我的錯,而是由什麼什麼引起的、造成的。         當代最流行的一個說法,就是“原生家庭”,我的問題是由原生家庭引起的——我脾氣暴躁,是因為我老爹脾氣不好;我自卑,是因為我老媽從小老批評我,等等。這麼說吧,我的每一個毛病,都是我家造成的,不是我的錯。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馬拉多納的時代過去了

區曼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2010年在南非舉行的世界杯足球賽已落幕。許多賽前被看好的國家,諸如巴西、阿根廷,都提前敗陣下來。就連上屆的冠軍義大利,與亞軍法國,也表現不良,早早回家!          上屆季軍德國隊,卻在球迷的歡呼聲中,不驕不躁,成為世界杯歷史上第一支蟬聯季軍的球隊。他們雖然在半決賽中輸給西班牙隊(即本屆冠軍隊),但是不論是教練或球員,都輸得非常有風度。不但沒有口出惡言,還盛讚西班牙確實是當今最強勁的足球隊伍,值得虛心學習。           反觀法國教練在輸給地主國南非之後,拒絕與南非的教練握手,使法國的國際形象大大受損。而阿根廷隊,把全部希望壓在球星梅西(Messi)身上——阿根廷過 去的足球英雄、今年的世界杯隊教練馬拉多納,就公開稱梅西為“我的馬拉多納”!在梅西被緊盯、無法發揮實力之後,全隊便亂了陣腳,竟以0比4大敗給德國!           榮獲過最佳球員、有“德國足球界巨人”之稱的前德國隊守門員坎恩〈Kahn〉評論說:像馬拉多納那種“明星”的世代已過去,今天想在足球場上贏球,不能再靠一兩個人的表演,必須倚賴全隊的合作。           事實上,講求和諧、不求個人表現的團隊精神,正是德國足球隊取得好成績的不二法門。 筆者在上屆世足賽之後撰文,說明聖經裡“一個肢體”的原則與足球訓練的關係:“……一個身體,有許多肢體;雖然身體有很多肢體,到底還是一個身體……所以, 眼睛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相反地,身體上那些似乎比較軟弱的肢體,更是我們所不能缺少的。”(《林前》 12:12-22,本文聖經使用《現代中文譯本))這準則運用在足球上,便是要強調團隊的重要,不能讓任何人驕傲、自以為是全隊最重要的人。            基督徒學者魯益師,在著作《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中,稱驕傲為“人類最嚴重的罪惡”。這罪惡人人都討厭,但無人能倖免。更弔詭的是,甚少有人能察覺到自己身上的驕傲。           事實上,驕傲不僅導致亞當與夏娃反叛上帝,亦是人類社會糾紛、仇恨,以及分裂的根源。           球場上,驕傲會造成球員一味追求自我表現、不顧團隊。在更大的格局上,驕傲甚至引發國際上的爭端。           因此,今年世足杯球場上,有一個與眾不同的畫面,令我眼睛一亮:在德國與阿根廷開賽之前,兩隊的球員共同高舉起“向種族主義說‘不’!”(Say No to Racism)的布條。這一舉動,不僅因為比賽是在南非,這個有著慘痛的種族歧視歷史的國家舉行,更因為賽場上,有許多不同膚色與血統的球員。光是德國代 表隊裡,就有來自波蘭、土耳其、巴西與加納等各國、各種族的後裔。           種族歧視是什麼?一個民族覺得自己優於另一種民族,進而鄙視、欺壓、迫害其他種族。為什麼會有種族歧視?追根究柢,其實就是一種驕傲心理的外在呈現。           今天的美國選出一位黑白混血的總統,但是不到半個世紀以前,種族歧視在美國還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許多電影都以此為主題,探討移民與有色人種的血淚史。例如 《精采忘卻》(Wondrous Oblivion,又譯作《難得糊塗》,或《徹底的遺忘》)中,英國當地的白人看不起猶太移民,猶太移民則看不起黑人。鄰舍間因為膚色與種族,彼此排擠、 […]

No Picture
成長篇

驕傲,最根本的罪

魯益師         有一種惡是世上所有的人都不能避免的,但當在別人身上發現這種毛病時,任何人都會油然感到憎惡:除了基督徒之外,幾乎沒有人曾經想像過自己犯有這種罪。         最根本的罪,最至極的惡是驕傲。憤怒、貪心、酗酒,所有這些罪行與驕傲相比,立即顯得微不足道……魔鬼之所以變成魔鬼,是因為驕傲的緣故:驕傲導致其它的罪惡,它是一種與上帝完全對立的心靈狀態。        一個人如果生性驕傲,那麼,只要世界上有人比他能力強,比他富有或聰明,那人就是他的對手和敵人。         一個人只要具有驕傲的心態,就無法認識上帝,因為驕傲的人永遠瞧不起各種人和事,只要他瞧不起人和事,他就無法看見任何比他高超的事物……□ Pride C.S. Lewis There is one vice of which no man in the world is free; which every one in the world loathes when he se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