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篇

石像的忏悔——原来我金玉其外!(高山)2016.04.05

这么多年,我像石像一样冰冷、刚硬,上帝依然包容我,祂的爱一点都不减少!
我还能说什么呢?这样好的上帝,我还能到哪里去找呢?还有谁比祂更爱我吗?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祂主动来找我;在我最刚硬的时候,是祂全然包容我;在我最招人厌恶的时候,祂依然爱着我……
哎,上帝!我无言以对,亦无以报答。唯有一生跟随!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举目》72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2期。 文/谈妮 如果,我们不能颂赞 “上帝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就很难在“上帝的意念不同于我们的意念,上帝的道路不同于我们的道路”(参《赛》55:8-9)时,做到顺服。 对上帝尚且如此,对人就更难了。怎么办呢? 周学信提醒我们,圣经里的顺服明显不只一种,而且也异于我们来自文化,或本能地解读;邱清萍则指出,对上帝的爱决定我们是否顺服人,这是顺服的艺术;周传初认为,个人与教会的成熟,第一要效法主耶稣的顺服;陈正华见证,她如何实践“顺服丈夫”;张在孜从文化出发,谈我们如何顺服上帝,“离开父母”,并孝敬父母。 顺服上帝,也体现在我们如何区分同性恋行为与同性恋者(钟德民);在贫困中仍不忘作跨文化宣教(郭开智);以上帝国度的眼光来服事(高山);从政,却不结党营私(庄祖鲲);以怜悯的心,承担被骗的风险(薛主流)。 顺服上帝,是因为我们知道耶稣基督已经复活,并盼望祂荣耀的再临(小志),也是因为审判与悔改,不论是现在或未来,各人都免不了要直接面对上帝(刘同苏)。 《举目》72期目录:http://behold.oc.org/?page_id=26335 下载: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PDF档 在线阅读: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在线翻页阅读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鞋弹”和“书弹”

高山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2009年,伊拉克记者扎伊迪,因用“鞋弹”偷袭美国总统布什(表达内心的愤怒),被伊拉克法院以“袭击外国元首罪”,判处3年监禁。          2010年,美国费城的一名男子,把他自己写的书扔向总统奥巴马(希望总统能读一读他的书),险些击中总统的头部,却在第二天无罪释放。          同样是拿东西扔总统,结局却完全不同,为什么?因为动机不一样!          《创世记》11:1-9中的人,为了传扬自己的名,建造巴别塔,邪恶的动机惹动了上帝的忿怒。随之而来的是上帝的审判。          建城和塔,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建的城是一座属上帝的城,塔是为了记念上帝,这座城就可以称为上帝之城,就仿佛大卫城一样。但是,造巴别塔的动机,却是人的傲慢自大,所以招致上帝的惩罚。         上帝察看人心肺腑,也就是看人的动机,因为动机是衡量人内心最真实而准确的秤。         没有人能在上帝面前隐藏什么。我们的动机若不纯正,必经不起上帝的审视。“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唯有耶和华衡量人心。” (《箴》16:2)         因此,我们要常常审视自己的内心,是否清洁纯正。         亚瑟.华理斯说:“一项正确的行为,假如出于不正确的动机,便在上帝面前失去一切的价值。”上帝杰出的仆人陶恕也说:“动机是审判我们一切行为的最高准则。” 16世纪的大主教芬乃伦则感叹:“对于我们的动机,要何等谨慎!”          因为终有一天,我们都要向上帝交账,而上帝断不以有罪为无罪! 作者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现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