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要說普通話——90後“團契”是動詞而非名詞

高智浩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21歲的大學生Tim坐在我面前,邊啜飲咖啡,邊對我說:           “我在溫哥華12年了,常參加主日聚會,可是對團契越來越沒興趣。因為去團契沒啥收穫,成天只是門訓或是查經,都是在上課、聽講,很無聊。我寧可和同學們一起玩,或是與他們福音對談……           “直到有次回到台灣兒時的教會,才發現人家的大專團契完全不一樣。雖然也是查經,但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而且大家都積極參與。不像我們教會,查經時只有輔導與小組長講話、教導,其他人一句話都插不上嘴,也不想說話。          “在台灣兩個多月,我每週都期盼星期六的團契時間——他們有一種閃光點,是北美團契所缺乏的:是家,屬靈的家的感覺!沒有教會的繁文縟節,沒有聽不懂的教會術語,因為他們都說“普通話”——普通人都懂的、我也可以懂的話!          “我被他們吸引,是因為他們把團契從名詞變成動詞了!”           Tim給我這個在學生中打滾了一輩子的學生工作者,上了堂“團契經營”課——“團契可以從名詞(團體)變成動詞(生活)!”          其實,團契本來就該是動詞(生活),這是學生事工的本質與基本工作理念。 一、90後學生工作法理念           每個世代的學生工作,本質是不變的。不過,事工的理念、工作的方法,卻是大不相同。對於90後,要有相應的方式。 1,橋樑            90後,像南飛的加拿大雁,除非找到中意的憩息地,是不會落下來的。不過,一旦有一隻大雁願意“降下凡塵”,一整群都會跟著下來。如何讓那隻領頭的大雁,感受到“家”的召喚,就需要“氛圍”——沼澤群雁的呼喚,也就是媒介。           90後又好似一個個孤島,需要用跨海大橋聯結。然而,誰能成為這橋樑呢?是他們的同儕。讓他們的同儕成為橋樑、成為媒介,將學生工作團隊與90後連在一起,於是,90後團契就在這沼澤中群雁的聒噪中誕生了。          當50後老牧師對上90後,也就是邏輯框架下的中年人對上了無厘頭青年,簡直無法溝通——不僅有代溝,更有界溝,像是地球人遇到外星人, 像“老夫子”遇到“海賊王”(註1)。這時,需要媒介與橋樑。問題是,50後老牧師肯不肯放手,讓年輕人來架橋呢?我的深刻體會是:          肯放手,學生事工更順手!         讓我們這些50後做推手,年輕人去架橋。 2,互動          90後著重關係,而不是組織、架構與程序。90後相互影響的方式是互動。他們藉著互動,建立情誼、鞏固關係。他們喜歡平等與尊重,如此才能進行互動。對未被自己認同的權威,他們抱有強烈的逆反心態。因此,不論是虛擬社群,還是實境社群,即時互動及參與,成為引導他們的絕佳利器。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老夫子遇到海賊王 ——淺談如何在團契中餵養90後

本文原刊於《舉目》67期 高智浩       團契的講員衝出鬧哄哄的教室,奔進牧師辦公室去大聲告狀!而教室內的輔導,忙著安撫學生……這已經是今年第3次,講員受不了契友只顧滑手機,打遊戲,猛發簡訊,高談YouTube上的短片,完全不顧台上的分享!難怪講員會抓狂!       這是時下學生團契的普遍現象。而且,這只是團契聚會的怪現象之一。這些,都反映出一個事實: “90後”的聚會概念,和我們完全不一樣。       當60後講員對上90後,不僅有代溝,更有界溝,像是地球人遇到外星人。說得更貼切些,像上世紀60、70年代的漫畫“老夫子”,遇到90年代的“海賊王”;是謹守邏輯框架的中年人,對上無厘頭的青年,簡直無法溝通! 一、實是消化不良      我身為50後的老牧師,夾在60後講員與90後契友的衝突裡,近30年的學生事工經驗似乎一點用都沒有!我屢屢苦思,常常在禱告中求問上帝:“我該如何,才能餵養你的小羊?”      上個世代慣用的講台單向教導,有大量的研經作為基礎,在屬靈的餵養或是生命的塑造上,都有極佳的作用。但是,90後對此卻消受不了——不是講得不好,而是太好,令90後消化不良。90後需要符合他們特性的餵養模式。       90後資質優,但容受力一般較差,多年少輕狂,注意力不易集中,而屬靈生命尚淺,聖經知識短少,缺乏對上帝的經歷。然而,他們是上帝託付給教會的下一代!如何教導他們、有效地餵養他們,幫助他們在真理上扎根,成了教會牧者、學生工作者的沉重負擔。      90後著重關係。他們藉著互動,建立情誼,鞏固關係,彼此影響。互動,是在平等、互相尊重的情況下進行。故此,即時互動及參與,成為引導他們的絕佳利器。所以應當運用互動的特質,設計新類型聚會的模式,讓他們在互動的過程中,參與並接受教導和餵養。      許多講員在查經教導中,運用歸納法研經法。然而90後很難接受長篇大論的專題講道。他們需要簡單、實際的聖經教導,能在日常生活實行出來。若能引導他們,在領受教導之後,自己領悟出來,尤其是互動討論之下得出結論,在同儕彼此鼓勵與督促中,屬靈生命必定增長。      因此,我們特別設計了互動式查經:以歸納法研經為本,以生命研經為提綱,在聚會中以講台上下雙向或多向的方式,進行氣體對流般的互動,讓學生有機會參與。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帶領90後學生團契的藝術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學生工作的受託者系列(3) 高智浩 一、聚會怪現象 90後團契查經聚會時,不管是福音性查經,或是造就性查經,只要不是小組查經,而是有講員在講台上的那種,學生們就一定會有如下表現(與講員的魅力、所講的內容無關):         1. 專心聽講,振筆疾書,猛記筆記。不然就是拿出筆記型電腦或i-Pad來打字,看誰的輸入法快。再不然拿出手機,猛拍講員PPT(演示文檔),因為來不及記…… 這是講員最喜歡的一類學生!         2. 聖經擺在膝上,或是把玩著手機中的聖經軟體,眼睛望向講台,一副很專心的樣子,也會跟著講員的節奏,一起笑、鬧、歎息與感動。不過,事後問他:“今天講員說了什麼?”回答是:“不知道……”然後有“感”而發,說一堆似是而非的話! 這樣的學生,讓講員啼笑皆非。        3. 自顧自地看著手機上的簡訊,或著盯著i-phone打遊戲…… 講員遇到這種人,有抓狂的傾向!         4. 聽講過了5分鐘,表情進入“螢屏保護程式”,開始呆滯而恍神,10分鐘內開始休眠──打瞌睡。         講員遇到這種人,只能搖頭。會眾高居不下的“昏睡率”,則成為講員心中深深的“痛”!! 這是時下學生團契的普遍現象。很多人嘆息:這就是“90後”的團契,你還能怎麼辦? 二、 “一次性” 聚會 90後的學生團契聚會理念,和其他人不一樣。在他們當中,我們這些帶領者會感覺自己好像外國人,不,像是外星人!! 1. 非固定、非常態的聚會模式 他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聚會模式,喜歡變化,喜歡創新,喜歡與眾不同。同時,他們又希望被認同,期盼與別的教會團契看齊。這導致聚會程序不是重點,團契形態卻很重要。 2. 嘗試性聚會         寧可多嘗試,也不要匆匆固定成為既定模式,這是標準的90後做事態度。所以,在不改變基本內容──“真理”的前提下,聚會的形態可以多元化,可以實驗,以鑑別可行性,不亂打死纏。 3.“ […]

No Picture
事奉篇

關懷與跟進——學生福音事工之再思

學生工作的受託者系列(2)  高智浩       10年前,我在台灣校園團契服事時,常往東海大學跑。那裡有一個看起來不起眼的池塘,常有很多人在池邊,一片一片往下丟麵包。池塘中的魚群會急速游過來,瘋狂搶奪食物。不到幾秒鐘,食物搶完了,魚兒也就一條條地離開……      後來,我看到Discovery Channel介紹人工魚礁,是為生態保育之目的而設置的,用廢棄的沉船,營造適合海中生物生存的環境。魚群不再來來去去,都願意留在那裡,甚至彼此照顧(如海葵與小丑魚的共生)。在豐富的互動下,那個地方呈現出盎然的生機。      這兩個場面真是天壤之別,也頗讓人深思,甚至讓我聯想起現今教會的學生工作:      有的教會,視學生為池塘中的魚群,丟了太多食物進去,辦了許多活動,想盡辦法製造誘因,卻無法留住年輕人——因為這些年輕人,只是受到“食物”的吸引才來的,是暫時的。一旦沒有了“食物”,他們會去尋找其他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或是離開教會,回到原來的環境中。這樣的學生福音事工,事倍功半。      而另一些教會,則如人工魚礁,為魚群和其他水中生物,提供了一個安定的環境,讓他們可以棲息、互助。北美許多學生,就是因為教會弟兄姐妹的接機、安家、接送採買等有愛心的行動,感到教會是溫暖而且可靠的地方,所以進入和停留在教會。      那麼,教會到底應該怎麼做呢?是像池塘邊提供魚飼料的小販——提供福音佈道材料?或是拿麵包餵魚的遊客——個人式、隨機式傳福音?還是像設計人工魚礁的海洋生態專家——整體規劃,禱告、構思、策劃、籌備、宣傳、執行、佈道、跟進學生福音事工計劃?這是值得思考的。 一、信徒應主動參與關懷      台北信友堂的沈正牧師,是早期的台灣校園團契傳道同工,更是筆者的前輩,對筆者有很大的影響與啟發。他牧養著台北信友堂,聚會人數超過1500人。面對諾大一群會友,沈牧師也有些感慨:“信徒應主動參與關懷!”      他曾跟筆者說:      牧養是關懷‘人’。主耶穌看重的是‘人’本身。很多人停留在‘坐’禮拜階段,教會應該鼓勵他們化被動為主動,付出關懷,成為關心別人的基督徒。      在教會中,最寶貴的牧養,就是‘彼此牧養’。教會100人中,只要有20%~30%的人,願意伸出關懷的手,以行動關懷人,這個教會就是溫暖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ABC/CBC vs 90後——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高智浩、高至靈        以宣教的觀點來看,越是硬土,越有人辛苦耕耘:在食人族的長矛下,在荒漠的伊斯蘭世界中,在箝制思想的第三世界裡,有多少宣教勇士前仆後繼!然而有一個宣教工場,卻很容易被人遺忘,那就是次文化宣教工場。        今日的“90後”,就是一個有待開發的次文化宣教工場。        我們先來看看兩個關鍵詞的定義:         次文化:在主流文化之外的子文化,即,從主流文化中衍生出來的新興文化,或小眾文化。非主流文化:與主流文化已經脫節或正在脫節的次文化體系。         現今的“90後”,正處於次文化與非主流文化的接壤處,他們使用火星文、活在魔獸世界(“火星文”意指地球人看不懂的文字,包括了各種符號、同音字、音近字;“魔獸世界”是年輕人喜愛的網路游戲。編註)。而海外華人中,更產生了不同的90後部落。 1.5代的90後移民:White Wash         定義: 隨父母移民或居住西方已經一段時間,適應而且融入了西方社會與文化,有白人思維模式,稱White Wash,簡稱WW。         現象: 活潑,有信心,語言與文字表達佳,適應能力強、適應程度好,已經具備融入西方社會的條件。         具體表現: 以西方的思維模式為主要思維模式,以西方食物為主要飲食,語言溝通以英文為主、中文為輔。         同儕團體: 以同樣1.5代移民為主。西人朋友亦為其之主要交往對象。         困擾: 夾在中國傳統觀念與現存環境之中,心態產生不平衡。 與家人(尤其是上一代)漸漸產生疏離感。加上語言、文字比父母來得強,因此有優越感,瞧不起甚至鄙視父母。        心靈與肉體開放尺度都漸趨西方,面對著東方傳統的教導方式,會比較強烈地反彈,與父母、長輩間常有很大的張力,導致焦慮。極力想擺脫華人傳統,家庭糾紛四起。 在爭取同儕的同時,易沾染惡習——煙、酒、大麻、毒品與夜生活。 1.25代的移民: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