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基督徒的行為 ——愛德華滋論“屬靈人”(四)

麥安迪(Andrew McCafferty)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繼上期) 因信稱義是關鍵          加爾文說:“因信稱義乃是支持宗教的主要樞紐。”他繼續說,除非我們把握住這個要點,否則就沒有根據來建立我們的救恩(參《基督教要義》卷三11章第1節)。 我們都是罪人,這等人理當在上帝面前被定罪。我們的救恩僅僅倚靠並全然在於白白的赦罪,和耶穌基督的義算為我們的義。誠如詩歌所言:“兩手空空到主前,只有緊依十架邊……”(《萬古磐石為我開》)這是每一位真基督徒的呼求。         加爾文寫道: 良心甦醒吧!當他們必須面對神的審判時,才認出這(因信稱義)是唯一安全的避難所……因為,假若夜空那燦爛的星星在太陽的光中都會失去它的光輝,何況是近乎 清潔無邪的人與上帝的聖潔相較,你想會有何事發生呢?這將是一個很嚴厲的檢驗,識透內心至隱祕的思想;正如使徒保羅所說:“他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 的意念。”(《林前》4:5)這將逼使我們的良心去承認所有的事,甚至是那些如今已被我們遺忘的事。我們的控告者魔鬼……將強烈地指控我們。我們現在看重 外在所誇耀的好行為,屆時是不會有任何的益處!(《基督教要義》卷三12章第4節)         聖經教導我們上帝是誰,就是“那可稱頌獨有權能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就是那獨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裡,是人未曾看見,也是不能看見的,要將他顯明出來。但願尊貴和永遠的權能,都歸給他!阿們。”(《提前》6:15-16)。 於此同時,基督徒的內心也經歷我們主耶穌所教導的真理:“從人裡面出來的,那才能污穢人;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偷盜、兇殺、姦淫、貪 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出來,且能污穢人。”(《可》7:20-23)。 我們和保羅一起呼喊:“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体呢?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7:24-25)。 但 同時聖經也一再地教導我們,從果子來認樹──好樹結好果子。參與於宗教改革運動中的基督徒們都堅持,沒有人可以將“稱義”和“成聖”分開。我們必須把成聖 (也就是我們基督徒生活的向上進步),和白白的稱義作出區別;但它們是不能分開的。用馬丁路德的話說:“我們惟獨靠信心稱義,然而並不單單只有信心(We are justified by faith alone, but not by a faith that is alone.)。” […]

No Picture
成長篇

基督樣式的靈 ──愛德華滋論“屬靈人”(三)

麥安迪(Andrew McCafferty)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大復興的火熄了        主後1740年的大復興,席捲了全美13個殖民區,幾乎所有的教會都經歷了這次的復興。它為各地的主日崇拜和講道注入新生命和能力,數以千計的人悔改歸入以聖經為本的基督教。        1741 年底,基督徒們殷切期盼全美的殖民區──這些殖民區不久就組成了美國──能回歸原本的基督教精神。但到了1742年,此大復興的精神卻產生了變化,原先以 聖經為本和基督徒相愛的精神轉為狂熱,傳道者開始彼此控訴未真正重生得救,基督徒們開始分不清楚“基督樣式的靈”和“未被控制的狂熱”。而當時的報紙充斥 著偏激的言談,許多初信者不肯聽從智慧人的勸導,就開始分裂教會。        一些即將成為基督徒領袖的人,開始宣稱聖靈直接向他們說話、他們看見異象,且傳講關於異夢的事。其中最可憐的例子就是雅各.戴文波(James Davenport)。他接管了狂熱派的帶領工作,其狂熱程度超過他的跟隨者。          1743年3月,他和跟隨者在波士頓燒盡他們所有的屬靈書籍(聖經除外),結果引發一場災難,導致真基督徒大失所望,絕大多數的人轉而敵對此大復興。直到1743年底,大復興的火熄滅,整個國家又退回靈性的死寂之中。 基督樣式的靈         1746年,約拿單.愛德華滋寫成《宗教情操》這本書,是以聖經的觀點來反省1740年到1742年大復興的益處和缺失。         愛德華滋在序言中論述大復興的問題,乃是因為基督徒不能夠“分辨真實和虛假的宗教,以及分辨得救的經驗和假冒的得救經驗”。它根本的問題在於基督徒無法在聖 靈重生的工作,以及驕傲、迷信與狂熱的靈之間作出區分,致使支持者們認為大復興中過分的狂熱也是從聖靈而來的,對於任何試圖要隨意指正或批評他們的人,他 們都強烈地加以反駁。         愛氏寫此書的目的,是從聖經來區別“重生經驗”和“假冒經驗”之不同。我們可將他的教導如此歸納:真實屬靈的經驗,就是有聖靈本性的經驗。         在聖經中,屬靈人是改換成為有聖靈和主耶穌基督樣式的。屬靈的經驗就如:喜愛聖潔、憐憫可憐的人、謙卑的心、為罪憂傷、行善,以及因著耶穌基督的犧牲代贖而欣喜並愛慕他。         在聖經中,那些被魔鬼所迷惑的人,常自以為是“屬靈的”,因為他們經歷到“屬靈的”世界;他們自以為是“屬靈的”,因為他們能說方言、見異象、和死人說話、 預測未來、醫病或趕鬼。但是愛氏反駁說:“這所有的事,撒但、人和世界都可以仿冒;這些並不具有聖靈的本性,我們不可將這些和聖經的屬靈觀混為一談!”          愛氏共提出12個聖靈所施行之救恩工作的記號。我在前兩篇文章中已探討了其中三個記號(2,3,6),本篇文章將焦點放在第八個記號──基督樣式的靈。         愛氏寫道:“第八記號:真正從恩典而來的情感,不同於那些虛假和欺瞞性的情感。真實的情感伴隨著像羔羊、像鴿子般的靈,和耶穌基督的性情。換句話說,此情感自然地會產生並提昇到像耶穌基督一樣的性情,如:愛、溫柔、沉靜、赦免和憐憫等等。”         […]

No Picture
成長篇

屬靈的謙卑 ——愛德華滋論“屬靈人”(二)

麥安迪(Andrew McCafferty)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在上一篇文章中(見《舉目》35期34頁),我根據愛德華滋在《宗教情操》(Religious Affection)一書中的思想,將基督徒分為三類:“溫和派”、“狂熱派”、“屬靈派”。我們也探討了愛氏針對“真正的屬靈”所做的分析。他書中的第三大部分,提出12個真正屬靈的記號。我們討論了第二和第三個記號。         在本文中,我將繼續討論愛氏提出的第六個記號──屬靈的謙卑,這是聖靈在一個基督徒生命中必需且不可或缺的工作。        每一個屬靈人都有一顆痛悔的心,都是謙卑的人。一個重生的基督徒對他自己的罪會有深切的感受,並且深覺不配站立在聖潔的上帝面前;對罪的感受和自覺卑劣的感受,會影響他所有的情感。這就是聖經的教導:一個重生的人有真實的悔罪,和一顆痛悔、謙卑的心。        以下所列舉的經文,並聖經中多處的記載,教我們實在很難否認它!聖經教導我們,只有一種心蒙上帝的悅納,那就是謙卑的心。        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叫我擔當不起。(《詩》38:4)         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詩》51:7)         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耶和華說,“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顧的,就是虛心痛悔,因我話而戰兢的人。(虛心原文作貧窮)(《賽》66:1-2)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         我告訴你們,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較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喜更大。(《路》15:7)        所以你們既是神的選民,聖潔蒙愛的人,就要存憐憫、恩慈、謙虛、溫柔、忍耐的心。(《西》3:12)        然而,什麼是真實的悔罪呢?一顆謙卑和痛悔的心又是怎樣的呢?法利賽人和稅吏的比喻,答覆了我們的疑問:        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說:“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神啊! 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稅吏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 捶著胸說:‘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 18:9-14)         從這短短的五節經文中,耶穌確確實實地告訴我們,哪種人才是被上帝所接納的──不是法利賽人,而是稅吏。更清楚地說,正 朝向天堂之路直奔的,就是那些擁有這稅吏的心的人。上帝阻擋驕傲的人,但賜恩給如這稅吏一般的人。因此,我們以這稅吏的心所呈現的特徵,更深入地來闡述 “什麼是屬靈的謙卑”。 […]

No Picture
成長篇

什麼是屬靈人 ——愛德華滋論“屬靈人”(一)

麥安迪(Andrew McCafferty)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我是屬靈的人,還是屬世的人呢?由於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林後》5:10),所以我們應該非常關切這個問題;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的《宗教情操》(The Religious Affections)一書(編註),針對這個問題有頗精湛、合乎聖經教訓的解答。在此我要用這篇文章簡要地說明愛德華滋的思想,接下來的幾篇文章,則會 作更深入的討論。 什麼是“屬靈人”?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要先談談“屬靈人”這三個字的涵義。它來自《哥林多前書》:“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他。”(2:14、15)       “弟兄們!我從前對你們說話,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只得把你們當作屬肉体,在基督裡為嬰孩的。”(3:1)         另外,保羅在《羅馬書》也把人分為“隨從聖靈的”與“隨從肉体的”兩類:“因為隨從肉体的人,体貼肉体的事;隨從聖靈的人,体貼聖靈的事。”(8:5)         《哥林多前書》與《羅馬書》都在做一件事,就是把人分為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基督徒有神的靈(《羅》8:9),所以是屬靈的人(《林前》2:15,3:1),也 是隨從聖靈的人(《羅》8:5)。非基督徒則沒有神的靈在他心裡,所以他不是屬靈的人。因此我們再來看前面提到的問題,其實“我是一個基督徒嗎?”與“我是一個屬靈的人嗎?”兩句話,除了措辭上不同外,兩者的意思是一樣的。我們用“屬靈的人”一詞,是因為保羅這麼用,但更重要的,是主耶穌也這麼說。         在《約翰福音》第三章裡,主耶穌把人區分為從聖靈生的,與不是從聖靈生的兩種,他告訴尼哥底母,人必須由聖靈重生過一次,才能進入神的國: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3:5、6)          以下四個問題其實也都是一樣的:我重生了嗎?我是屬靈的人嗎?我是基督徒嗎?我有神的靈在我裡面嗎?現在來看愛德華滋的回答。 “屬靈人”三類型         為了幫助我們得知問題的答案,愛德華滋把一般基督徒分成三類。他沒有為這三類人命名,但是我個人依據他們的宗教情感的程度與型式,稱他們為“溫和派、屬靈 派,與狂熱派”:“溫和派”是指他們對神的愛不冷,也不怎麼熱;“屬靈派”的人心裡有火在燒,但這火是溫柔、控制得宜的;“狂熱派”則是心中的火燒到無法控制的地步。以上的定義並不是毫無瑕疵的,但可以幫助我們瞭解愛德華滋的說法。         說到這裡,我要簡單地討論這三種類型,先從“屬靈派”開始。“屬靈派”的心中有燃燒的火,縱然聖靈一直在他裡面工作,他的宗教情感始終都是純潔與堅定的,為神的榮耀心裡焦急如同火燒(《約》2:17);他“盡 心、盡性、盡意、盡力”的愛神;他“熱心為善”(《多》2:14);神的愛使他不再為自己活,因為一人替眾人死的真理征服了他(《林後》5:14、 15);他的喜樂是“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彼前》1:8);他的平安是“出人意外的”(《腓》4:7);“那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他的信,“將諸般 的喜樂與平安充滿”了他,因此他“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15:13);他“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7); 他切慕神,“如鹿切慕溪水”(《詩》42:1)。有一首著名的中文聖詩描述這種人的心境: “靈火繼焚燒!在我心靈,主! 加略山上純淨愛火焚燒我心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