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中東“大地震”

黃光賜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2011年初,中東發生空前的震盪,一國又一國的人民走上街道,要求總統下台、政府聽取人民心聲。這些國家長久以來用強權治國,忽略人民的利益,又缺乏法制,最終使得人民好比壓抑多年的火山,熱度日益加強,一旦尋獲突破點,便噴發而出,不可收拾。         先是突尼斯,跟著是埃及,這沙漠“人民之聲”的野火,隨著西風,再燒向利比亞、也門、巴林、沙地阿拉伯、阿聯酋,約旦、伊拉克、伊朗、黎巴嫩等地。這一大片伊斯蘭的土地,經過這場大火,前路如何?         筆者在大漠宣教十多年,雖然對政治懂得很少,但十多年來與這些國家的人民同甘共苦,了解他們的心聲。對於今日中東之“大地震”,我的結論是:“這上億迷失的靈魂需要耶穌!”也可以說,“耶穌的救恩”是他們唯一的需要。         為什麼這麼說呢?中東國家是以信仰及神權來統治的。伊斯蘭的信仰是神權至高,不給民主留空間,所以中東的執政者,一定以強權配合宗教力量來執政。對於西方國 家,他們又愛又恨。愛,是因為西方諸國強盛,依靠之好處多;恨,是因為西方國家民主意識強,最終會引起“大地震”(如今應驗了)。         不過,如果你將中東人民走上街頭示威,解讀為“追求民主”,那麼你開心得太早了一點。明白中東信仰文化的,就會知道,無論中東諸國用什麼方式選總統,實際上差別不大。要看到中東有民主,絕不能過分期望於“地上的勢力”,因民主是從人的內心開始的。         面對神權統治與民主之爭,信仰回教的北非及土耳其等國可能採用“俗世主權”的政教分離路線 。此外, 阿拉伯國家也考慮採用印尼的模式——以回教為主,但人民可以有限度的另選信仰。若是如此,很可能帶來相對的開放和自由,但也可能會引起回教基要主義派的抗 議:他們相信回教徒是阿拉的子民, 必須持守信仰的純正。         在生死關頭,面對前路茫茫,人心自然要問: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真理何處尋?        基督徒要幫助身困大地震的人看到出路,在黑暗中得見真光,有三個實際可行的策略:首先,提出《可蘭經》及《聖經》中共有的記載,如創世、人物,目的是引起回 教徒對聖經產生興趣。第二,提出一段《可蘭經》中有關耶穌的經文,一起討論,目的是希望他們考慮信耶穌。第三,幫助回教徒在信主耶穌後,能解決神學與信仰 上的難題 ,紮根在聖經真理上。         下列4節可蘭經,可以幫助回教徒明白,阿拉要回教徒在大地震中,去問那些信奉聖經的基督徒;因此而信律法書和福音書的,有福了。         1. 10:94“有疑問,就問在你之前所降示的天經的人們(指相信及讀聖經的人)。” 2. 4:136“你們當確信真主所降示的經典和他以前所降示的經典(後者指聖經)。” 3. 6:115“絕沒有人能變更他的言辭。” […]

No Picture
事奉篇

為朋友請命

黃光賜 是何原因          如果中國基督徒真的有負擔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除非我們在空中越過眾多國家,而直抵目的地,不然,我們將無可避免的面對上億在基督救恩外的回教徒。          如果你以為這億萬的靈魂正在等待,渴想基督的救恩,只苦于沒人去告訴他們基督的愛,那你便錯了。回教徒情願走兩極:完全接納宿命論,順服阿拉(Allah) 對他們命運的安排;或以暴力解決內在的空虛、對前路的絕望。我在回教徒中住了十二年,交了很多回教徒的朋友,我十分同意不少在回教徒中宣教朋友的看法:很 少回教徒是真理的追求者,更少回教徒對罪有正確的認知!          這億萬靈魂正走向絕路,誰願去關心他們?是什麼原因,使“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這口號喊了半個世紀,還不見明顯果效?我相信原因很多,讓我嘗試從“回教”這角度與大家探討,共尋良策,以便有更多信仰阿拉者歸向主。 回教教主           回教世界的中心是什麼?《可蘭經》的信徒越來越少,教主穆罕默德的地位卻逐步升高,漸被“神化”。這是研究回教的學者的共識,更是有心向回教徒傳福音者不可不知的。          認識穆罕默德這位歷史人物是非常重要的,穆氏是回教思想、文化的核心,是回教神學的架構及其演變的因由。穆氏一生可分為四十歲、五十二歲及六十二歲三個階 段。他最初的四十年,平凡如任何平凡人。之後近十三年,他自稱領受啟示,宣揚一神信仰。面對多神信仰的同胞逼迫,他雖有幾次妥協,但表現得還算不錯。但他 最後十年的生命,卻完全變了質,與其神學信仰互相矛盾。          但對回教徒而言,偶然批評《可蘭經》,甚至阿拉尚可,但對穆氏有任何不敬,後果不堪設想。例如,盧氏的“撒但詩篇”用詞雖不恰當,但他針對穆氏的疑問、論點,卻值得深思。然而他“對教主的不敬、不信”,卻為他帶來了殺身之禍。           回教學者、政治家,也是作家的達阿里(Ali Dashti),又為什麼突然在人間消失?據說也與他為穆氏寫傳記《廿三年──先知穆罕默德》有關。 嚴重分歧 十二年來,我每天與黑人回教徒生活在一起,尋找機會向他們傳福音。大漠黑人回教徒友善、可親,對中國人更是熱情。回教徒的特色之一是,他們的生活與信仰混合。因此一成為朋友,便文化、信仰……什麼話題都自由談。           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把握。機會固然有,但,即使我有多年開荒建立教會的背景,還是張口、瞪眼,不知從何說起。你可能會問:“為什麼?”讓我舉個例吧:           我從未成功地向回教徒,完整地解釋《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每次談到這節經文, 都引起一定程度的爭論、不快。我想,友善、忍耐的回教徒尚且如此反應,其他較排斥、激烈的會怎麼反應?為什麼《約翰福音》3:16會引起這後果?因為讀這 段經文時,在最基本的概念上都有分歧: 一、神           回教的神是阿拉(Alla),與聖經中所啟示的神是同一位嗎?           對于這一個重要的問題,說來你都不信,在回教徒或在基督徒中,持“是”與“不是”看法的人數,竟然不相上下。從現實角度講,如果住在回教徒中,而回教徒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