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黃理明

但願我們都不會成為教會發展的阻力(黃理明)

黃理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2017.12.04

 

喜歡“按手禱告”的老人們

近期我留意到,給組織的發展和前進造成阻力的,往往是組織裡的“老人”或資歷比較深的人。

許多人有同感,認為阻力經常來自內部的一些“老人”。在一次討論中,有一個年輕人這樣說:“從我們公司的情況來看,我覺得‘老人’們普遍對公司很失望,他們不願意努力去改變現狀,當新人提出改變的方案時,他們還會覺得你太天真幼稚,因為他們對於改變現狀已經完全失去信心了。”

在教會是否也如此呢?人們對教會總有比較高的期待值,希望在其他組織裡見到的這些不良的、令人沮喪的現象在教會裡可以避免。他們也期待教會能夠做出不一樣的、積極正面的見證。

可事實卻不盡人意。記得以前我們總是開玩笑地說,在教會中,有些“老人”(指老基督徒或資歷比較深的信徒)特別喜歡給年輕人“按手禱告”。(指把年輕人“往下按”)

我見過一個教會的“老人”們反對年輕人組織查經班。他們是一個傳統的教會,“老人”們看重的事情僅限於主日禮拜和週間晚上的幾個聚會(包括講解聖經和禱告會)。當年輕人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將一個查經班發展成了兩個、三個時,教會有幾個“老人”就開始發牢騷了。他們批評這些年輕人,說他們給教會的合一造成了負面影響,在教會裡搞小團體。他們力勸這些年輕人要“回歸”教會所安排的聚會。這樣的勸勉讓年輕人感到無奈和痛苦。

當然,我提出這個問題的目的,不是為了批評論斷,更不是為了定誰的罪,而是為了自我提醒,以免哪天我自己一不小心,成了教會前進的絆腳石。同時,我也必須指出,老人並不一定會是教會發展的阻力。在許許多多的教會裡,很多“老人”既開明又有愛心,他們樂意給年輕人機會,幫助他們成長。

但是,為什麽很多情況下,成為一個教會發展和前進之阻力的,往往是那些老基督徒或資歷比較深的信徒呢?

 

 

一、被既有的知識所蒙蔽

美國康奈爾大學的威克教授曾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他把一個瓶子平放在桌上,瓶的底部向著有光亮的一方,瓶口敞開,然後在瓶內放進幾隻蜜蜂。只見蜜蜂朝著有光亮的一方飛去,結果當然是它們只能撞在瓶壁上。經過幾次飛行後,蜜蜂終於發現自己永遠無法從瓶底飛出來,它們只好奄奄一息地停在有光亮的瓶底處。威克教授接著把蜜蜂倒出,仍然將瓶子按原先的樣子擺好,再放進幾隻蒼蠅。一開始,多數的蒼蠅也都往有光的方向飛。但沒過多久,蒼蠅一隻不剩地從瓶口全部飛了出來。

蜜蜂是許多社會心理學家所研究的對象,因它們有很強的組織能力。更驚人的是,蜜蜂還具備物理學知識,它們知道有光的地方才是好地方。所以,在這個實驗中,蜜蜂就認定了只往有光的方向飛行。

從這個實驗裡,我們看到了一點,就是有時既有的知識和信念反而起了反作用,變通和調整至關重要。對於那些因循守舊、固持己見的人來說,原有的一些知識有可能會變成他們的“黑眼罩”,使他們看不見新事物;舊有的知識可能會變成他們的瓶塞,使他們的思想被禁錮,拒絕接受新的觀念。

很多時候,在教會裡也會如此。對於有些人來說,原有的那些聖經知識、宗教經驗,及信主的資歷等反而制約了他們生命的進一步成長。他們被自己原有的那些知識給蒙蔽了,以致對新的事物失去了判斷力和接受能力。

我自己也算是個老信徒了,我不斷地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開放的態度,隨時準備去迎接新的觀念和挑戰。記得多年前我對敬拜詩歌的概念,僅限於上百年前的傳統詩歌。至於其他類型的詩歌,我都將它們歸為一般的贊美詩,而非“聖詩”。我曾嘲笑《迦南詩選》是河南詩選,甚至還強烈反對在主日崇拜裡唱這些歌,為此得罪過不少人。

現在想起這些事,我還有些懊悔!不過,後來在自我反思的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的狹隘和偏激,我被原先那些關於傳統詩歌的知識所蒙蔽,以至於對新的音樂形式都帶有排斥。所以,這個經歷對我來說,有著深刻的提醒作用,它隨時警示我自己要保持開放的態度。

 

 

二、權力意識的危險性

在一個微信群裡,有人這樣評論他自己所在的公司:“那些‘老人’對整個公司核心競爭力、核心業務的熟悉程度,使得他們在公司裡占據著重要的位置,也把持著重要的權力。可是,一旦公司轉變方向,嘗試新的做法時,他們感覺會失去這些影響力,他們立即陷入‘權力危機’。為此,他們反對公司變革。”

仔細回味這個案例,你會發覺,其實教會有時也是如此。教會裡的“核心業務”,比如週日禮拜的程序、選用的詩歌類型、講道的風格、小組的模式等都是“老人”們所熟悉的,而且經過多年的實操,他們對這一套東西都輕車熟路了。可一旦有人對這些“核心業務”提出改進時,某種程度上,就給“老人”們帶來了權力危機。所以有時,他們不是不相信年輕人能做好這些事,而是擔心自己會因此失去權力。

我們都知道,權力的背後是影響力、話語權、出鏡率等諸多的“好處”,而人的罪性就是對這些東西情有獨鍾。更可怕的是,當我們以“為教會考慮、為教會好”作為害怕失去權力的藉口,把自己的利益置於教會的發展之上,這才是真正的過犯!

中國教會曾經歷過不少的苦難和逼迫,老一輩為信仰和教會的緣故,吃過不少的苦,留下美好的見證。當一代新人加入教會,想要為教會的發展和前進之路做點貢獻,從而提出改革的方案時,盼望老一輩領袖能夠幫助支持,扶上馬,送一程。

作為年輕一代的信徒,我始終提醒自己:愛主所給的教會,促進教會的成長永遠是最重要的事,其他的諸如“我在教會裡的角色是什麽”、“我的影響力有多大”、“我被多少人認識和尊重”等等都不重要。

提醒與共勉

所以,為了避免自己成為教會發展和前進的阻力,我們必須要經常提醒自己以下兩點:第一,始終保持開放的態度;第二,不要貪慕權力。我相信,做到了這兩點,很多教會的情況就會完全不一樣。

我認識一個牧師,他曾經為教會受過很多苦,後來他也一直在教會擔任領導的職位,長達二三十年之久。前幾年,在多數信徒強烈挽留的情況下,他還是堅持放棄了領導職位,且離開了自己的教會,去到一個年輕人開創的教會裡,做了一個普普通通的信徒。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們那一代人的使命已經完成了,乾脆放手讓年輕人來好了。

信任,放手,也許這就是來自屬靈長輩們最好的祝福。

 

 

但願我們都不會成為教會發展的阻力(黃理明) 已關閉迴響。

Filed under 言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