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從佩林效應看文化戰爭

林偉雄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2008年大選,民主黨大獲全勝,在不少方面值得我們這些被稱為“道德保守派”的基督徒反思。        臨風弟兄在《海外校園》第91期的《美國大選與基督教信仰》(下稱《選》文),比較了去年總統大選兩黨候選人的信仰背景和政治立場,又在《舉目》雜誌34期 《一葉知秋──文化戰爭結束了嗎?》(下稱《葉》文)中,以馬鞍峰教會華理克牧師對兩位候選人的別開生面的採訪為引子,對“宗教右派”及文化戰爭提出了批 評。         我理解臨風弟兄,是在提醒福音派基督徒,隨著時代的變遷,應當有足夠開放的心態,走出一條更鮮活的路子去接近新的一代,就是那些不認 同傳統道德觀念的年輕人。雖然這是很好的提醒,但是筆者認為,臨風弟兄兩篇文章中,對於文化戰爭本身的認識,及其在兩黨政治之間所起的作用,有值得商榷的 地方。         首先,應當承認,馬鞍峰教會的採訪,確實是本次大選中令人耳目一新的亮點。如果整個競選都如此進行,或許,我們就真的迎來了新的政治氣氛──候選人可以心平氣和地討論施政綱領、個人經歷對個性的模塑等,讓全民在毫無負面壓力和媒体渲染的情況下選出新領袖。         讀罷《選》文和《葉》文,不難得出這樣一個印象:唯一妨礙形成這種平和的政治新氣氛的,是“宗教右派”衛道士,他們對候選人進行“石蕊試驗”,發動文化戰爭,並使之越演越烈。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佩林效應的產生         2008 年8月,兩黨的黨代表大會之前,民主黨候選人Obama,在多個民意調查中,穩定地領先共和黨候選人McCain約10%,可謂勝券在握。甚至當 Obama還在與Hillary Clinton力拼黨內提名的時候,主流媒体也基本上正面報導Obama以“變革”(change)為主題的競選綱領,沒有花任何精力去挖他的老底。         Obama也再三強調,他會摒棄以攻擊為主的負面競選手法,提倡一種新的超越黨派政治的競選風氣。甚至,他還欲與McCain訂君子協議,接受公共競選款項,這樣就把最後兩個月的競選經費封頂在8,400萬美元。如果真能做到此,也許確實能使這次的競選氣象一新。         但是,這和平的假象,在阿拉斯加州州長佩林(Sarah Palin)被提名為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的一剎那完全打破。         佩林,共和黨提名的第一位女性副總統候選人,一個在人口稀少的州剛上任兩年的州長,為何尚未正式在全國性政治舞台上露面,就成為了選戰白熱化的導火線呢?歸根到底,這就是文化戰爭的表現。         雖然佩林沒有強調她的信仰立場,但是她以自己的經歷和實際行動,表明了她的信仰。她勸導未婚的女兒不要墮胎,支持女兒建立家庭,負起母親的責任。而且,當她 本人在43歲意外懷孕,透過產前檢查,發現胎兒患有“唐氏症”(Down Syndrome)之後,她也決定,以接受神的祝福的心態,迎接這一個小生命。         所以,如果反對墮胎是“石蕊試驗”的話,她以行動通過了。這也是她被提名以後,大大提升了福音派基督徒對McCain的支持熱度的原因之一。當然,她對能源開採的態度,在反貪污、腐敗方面所表現出的勇氣,也是她贏得黨內經濟保守派支持的重要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