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愛—認知—行動

天靈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古語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向“80後”傳福音,亦是同理。            知己知彼,這涉及到傳福音者對自身與福音對象的認識。 也就是說,我們不僅僅需要認識80後,也需要認識我們自身。而且,向80後傳福音,不僅僅是幫助80後認識和接受福音,更能幫助我們自己加深對福音的認 識;向80後傳福音,也不僅僅是幫助80後更好地成長,更是我們自身成長的過程。           筆者認為,向80後傳福音的路徑可概括為:愛─認知─行動三部曲。即我們要帶著愛去面對80後這一代,以愛為指導去瞭解他們,並以此指導我們的傳福音行動。           這樣的福音路徑,起點並不是80後如何,而是我們傳福音者自身如何。但實際上我們缺乏自我審視。我們應當自問:面對80後這個群體,我們心中是否充滿耶穌的 愛?我們能否超越時代的種種屏障,以耶穌的眼光洞悉80後這一代的心靈深處的真實需要?我們能否像主耶穌奔走在百姓中一樣,奔走在80後中間,關懷他們的 需要?或者,能否以主耶穌與門徒一起生活為榜樣,在80後當中栽培領袖?            如果我們做不到這些,沒有這樣的視角,那麼我們制定的80後或 90後的福音策略,是不可能有效的,也不可能體現出福音的大能與智慧,更不可能展現耶穌的大愛與犧牲。傳福音最有效的武器就是主耶穌式的愛,這是每個人需 要的,是每個世代需要的。離開這樣的愛,我們所傳的就不再是福音了。 傳講福音的出發點:從世俗文化下的評判,轉向基督裡的愛          “80後”這一名詞,首先誕生在文學圈,由80後文人恭小兵最先使用,以此界定出生在1980年代的青年。隨後,“80後”一語迅速演化成一個社會人口學概念,被廣泛採用(註1)。            但在後來的使用中,這一詞常帶有不同的暗喻。起初是各路學者無意識地帶著老人文化下的長者優越感,帶著魯迅筆下9斤老太太“一代不如一代”的心理,帶著居高 臨下的藐視,審視與批判著80後這一代。這正如一些學者所言,對80後的言說,從一開始就帶著負面的評價,且大多是成人社會按照自己一代的人生經驗“建 構”出來的(註2)。            後來,隨著80後在一些公共社會事件(比如汶川地震)中令人刮目相看的行動,社會輿論又走向另一個方向,開始對他們大加讚賞,呈現出從罵聲四起轉向好評如潮的不穩定認識狀態。           筆者認為,世俗文化視角下對80後的認知,正反映了我們文化中的不確定性。因為沒有神,中國文化在幾千年裡,對人性都沒有清楚的認識,人性善惡之爭始終是無頭案(註3)。我們內化到血液裡的傳統,使得我們對任何一代人的認識,都難以脫離同化對方的潛意識。            如果沒有神,我們絕難從愛的角度出發認識他者。如果我們認識80後的動因,在於向他們傳講神的愛,我們就需要調整自己的視角,脫離傳統與世俗文化的影響,克 服自身的刻板認知與貼標籤習慣,從愛的視角、從神的眼光,去真切地把握80後。由此,我們會對他們產生全新而完整的認識。這樣從愛而來的認識,才能把我們 引向合宜的福音行動,也才能把80後一代引導到神的道路上。           只有這樣的視角轉變,才能使我們不至於像哈哈鏡一樣,扭曲地看待80後。也只有從神愛的眼光出發,才能使我們超越世俗文化,洞悉這一代人的本質特徵,領悟到,80後和其他年代的人一樣,有著共同的人性特點與心靈需求。           […]

No Picture
事奉篇

摘去無用的葉子

曾劭愷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此次應《舉目》編輯之邀,撰文討論“如何塑造80後的年輕人成為基督門徒”。執筆之時,頗 有“強不知以為知”之愧。筆者僅有5年牧會經驗,且專攻系統神學研究,對於華人教會事工的發展史及現狀,無法以專業的角度蒐集數據,進行全面的分析。因 此,本文僅是筆者牧會的心得,以及筆者所事奉的教會的事工經驗。謹盼本文成為“認識華人教會80後事工”拼圖中小小的一塊。           進入討論之 前,先介紹一下筆者本人以及我所事奉的教會的背景。筆者本身亦屬於“80後”,1981年出生於台灣,父親是所謂的“外省人”,母親則是”本省人”。筆者 12歲時,隨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因此,筆者在北美的80後中,介於”以英文為主要語言”和”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之間,也介於”第二代台灣外省移民”及”第 二代台灣本省移民”之間。            由於父母對中國文化的認同,我們全家在溫哥華”信友堂”——一間以中國大陸移民為主的中型教會(約500人), 聚會了十多年。教會的主任牧師洪予健博士,本身亦是中國大陸背景。90%以上的會友,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            筆者5年前,成為該教會的教牧。除了英語崇拜外,還負責兩個青年團契:一個團契的主要成員是”80後、90後中,以英文為主要語言的第二代移民”;另一個則 名為”提摩太團契”, 是”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來自中國大陸的80後留學生及專業人士”為主,同時包括少數”80後、90後中,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來自台灣及中國大陸的第二代移 民”。該團契近幾年增長迅速。            本文願以提摩太團契的主要成員為研究對象,輔以筆者在北美十多個城市的事奉中觀察到的現象,來探討對這一群體的80後事工。 觀察一:美東、美西和溫哥華的80後            筆者在美國東岸的幾間教會講道、服事中,發現美東華人教會內,有許多在名校求學的留學生。例如,在紐約及普林斯頓的兩間華人教會中,留學生常來自哥倫比亞、 普林斯頓、紐約大學等高等學府,或茱莉亞、柯蒂斯、曼哈頓等一流音樂學院。費城的華人教會中,也有許多留學生正在賓州大學、柯蒂斯音樂學院、西敏神學院求 學。            這些華人教會中還有許多年輕的專業人士,是所謂的”社會菁英”,從事學術研究、法律工作、醫學、音樂、財經等。            西岸方面,加州有許多留學生在史丹福、柏克萊等名校求學,而年輕的專業人士,則有不少科技新貴,或自行創業,收入豐厚。            除了美東、美西名校、企業林立的都市外,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也吸引了許多中國人前來留學及求職。然而,溫哥華畢竟沒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或大企業,其兩所主要 的大學,University 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