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對症下藥 ——向90後富裕的一代傳福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郭開智          2012年3月1日的《世界日報》,轉載了“國際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簡稱IIE)新出爐的在美國際留學生報告:自2010年以來,大陸留學生超過印度,成為美國最大的留學生群體。2011年,其人數增長23.5%,達15萬7558人,從原來占國際留學生的18%,增加至21.8%,蟬聯第一。        全美各州國際留學生最多的前10名,分別為加州、紐約州、德州、麻州、伊利諾州、賓州、佛州、俄亥俄州、密西根州和印第安納州。受到預算衝擊的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系統,正破紀錄地招收付高學費的外州和國際學生。近二年,來自中國的留學生人數,增加了12倍。        《紐約時報》指出,中國赴美留學生,處於爆炸式增長中。他們大多數來自中國迅速崛起的富裕階層,負擔得起全額學費。        2011年,有180個小留學生來到筆者所在地UC I(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其中,絕大部分是在中國大陸高中畢業,來此讀強化英語。待英文過了關後,再選擇專業就讀。   第二天買寶馬        一提起“富二代”(編註),人們腦海中立刻出現不少貶義詞:嬌生慣養、好吃懶做、炫富張揚、揮霍無度、胸無大志、精神空虛……        北美崔哥的脫口秀,將部分90後留學生描寫得淋漓盡致:“第一天來美國,第二天買寶馬,第三天闖了禍、壞了車,第四天再買一輛。”        中文報刊時有報道他們的劣跡。其中一則發生在某中餐館:一夥無法無天的“富二代”,在餐館裡大聲喧嘩。老闆前來制止,他們便大打出手,致使老闆臉上縫了幾針。   背景,以及現狀        如何向這代富裕的小留學生傳福音呢?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他們的背景和現狀:        90年代後出生的孩子,其爺爺輩的青春,被無窮無盡的政治運動所摧殘;父輩的青春,被“讀書無用”和“上山下鄉運動”所浪費;他們自己的青春,則被物欲橫流的虛華所淹沒。他們的父母因為忙著掙錢,疏忽了對孩子的關懷。父母們認為滿足了孩子物質上的需要,就是愛。        其實,這些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最最缺少的就是愛。他們最最需要的,也就是愛。因此,我們要用天父的愛來吸引、溫暖他們。   變成繁茵似錦        […]

No Picture
事奉篇

保守?或堅貞?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對《保守與避世-淺析王明道早期的神學思想》(《舉目》60期)的回應      拜讀了貴刊的《保守與避世-淺析王明道早期的神學思想》一文,讓人深覺不平。        雖然作者用相當的篇幅介紹了20世紀上半葉中國的社會和教會,但卻似乎仍對當時的狀況視而不見。當時教會所處的狀況,實在該用初期教會在希臘文化和羅馬政治等多重逼迫和挑戰下的局面來比較。王明道所代表的純正教會是極少數,且其中又多是“無知的小民”。而當時教會裡的中上層社會人士,多深受西洋文化影響(最突出的代表,當為基督教青年會),很多並不是真正的基督門徒。更嚴峻的是,教會還要面對打著“科學”和“現代”旗號的“不信派”在教會中盛行。        “消極避世”、“未盡社會責任”的標籤,實在不該貼到王明道身上。無論是在北京的教會,還是在山西的監獄,王明道一生忠心完成了上帝在他身上的託付,為真道“打了那美好的仗”。王明道等前輩分別為聖的堅貞榜樣,當為現今的我們努力效法,而不能照著在加爾文的日內瓦或清教徒的新大陸裡的社會與教會關係去責難他們。 ——姚紅陽   對《當青春無敵遇上老謀深算 ──90後事工的陣痛》(《舉目》61期)的回應        感謝作者深刻的分享!作者身為教會長老,作出這樣的反思,實屬不易。作為年輕傳道人,我特別珍惜像作者這樣的長輩。        文中譚長老的盲點在於他的“地盤主義”,以及自認為“站在真理一方”。然而,這並不代表譚長老的神學認知、事工理念一定是錯的。        從我的牧會經驗來看,譚長老無法得到90後年輕人的心,似乎主要是因為他的人格特質、溝通方式,而不是因為他所堅持的聚會內容。例如,我從前的教會中,主任牧師很喜歡把與文化大革命相關的事作為他講道、查經的例子,對於50後至70後的大陸知識份子,非常見效,但對於80後、90後的年輕人,卻很難消化。同樣的,當我拿周杰倫的歌來舉例時,就換作是教會裡年長的一輩,無法體會我所要表達的了。        另外,我過去牧養90後的年輕人時,發現他們其實會問很多有深度的問題,也需要帶領他們的人有很深的神學功底。        他們在教會中並不是只求“好玩”,說實在的,教會活動再怎麼有趣,也不可能比外面的世界更好玩,若要只靠活動留住年輕人,是不可能的!        作者筆下的郭弟兄也並非主張要使教會變得更“好玩” ,只是想用更適合90後的溝通方式,來表達譚長老多年教導的內容。90後的年輕人,其實很渴慕上帝的道。只要表達方式、溝通方式,能夠抓住他們的注意力,他們很願意參加查經班、進行護教性的思辨、閱讀神學著作。 ——曾紹愷       我想說的是,這個故事顯示出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即,華人基督徒向來缺乏教會合一觀。       這首先表現在兩種文化的張力上:華人基督徒生活在教會文化中,但同時又生長於中國文化之下。因此,一方面注重弟兄姐妹式的平等,一方面又受到長幼之分的傳統牽制。如此,在教會治理上,究竟是按照人人平等的原則,還是按照後輩聽長輩的傳統習慣呢?       我看到的一般情況是,如果某個教會中,大家都差不多是同齡人,那就人人平等;如果教會有明顯的年齡和身份之別,那就按傳統規矩。結果,晚輩要是哪一天忍受不了“又長又老又慢”之輩的掌控,就欣然舉起“順服上帝不順服人” 的旗號,另起爐灶了。        其次還表現在愛放馬後炮。教會裡發生不愉快的事之後,大家最常做的事,就是放“馬後炮”——以後果來評論誰是誰非。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青春無敵遇上老謀深算 ──90後事工的陣痛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王星然             “譚長老,我們想在教會裡成立一個專門作90後事工的學生團契。”            一群年輕同工,剛剛參加完美國華福主辦的校園創意聚會充電講座”,果然是電力飽滿、火力充沛,滿腦創意和點子,迫不及待想學以致用,“我們想……”            還沒等他們講完,譚長老聳了聳肩,打斷他們:“有必要嗎?我們己經有學生查經班了。雖然不叫團契,其實與團契也差不了多少。這20多年來,教會一向很重視學生事工,每週有查經、慕道班、初信造就班、一對一的門徒栽培,還有小組、各樣的進深特會和神學講座。聚會還供應晚餐……難道做得還不夠嗎?”            身材魁武的譚長老,彷彿一座巍峨大山,又像一道銅牆鐵壁,堵在這群小輩前。同工們你看我,我看你,登時語塞。 這一關不過不行              其實來找譚長老之前,年輕同工們已經先見過教會黃牧師、薛執事,以及非常疼愛年輕人的Emma老姐妹。他們都很支持同工的想法。只是,年輕的黃牧師剛加入教會,一切以和為貴,因此特別叮囑熱血同工去和譚長老談談,因為譚長老才是學生事工的負責人,過去20年他忠心擺上做此事工,也為主大大所用。            同工們何嘗不知道應該去和譚長老談?但譚長老很有威望,脾氣又硬,而且學生查經班是他經營多年的事工,要動他的“地盤”,只怕不易……            雖然不太情願,但同工們也知道,這一關不過是不行的。於是,硬著頭皮去了。            郭弟兄是這群同工裡膽子最大的,且邏輯思維清晰。面對譚長老的反對,他率先回答:“長老,容我再解釋一下。我們的想法有兩個重點,一是專門針對90後的學生,用創意的教材、更生活化的陳述方式,引發他們學習的興趣。我們會注重引導而非指導,更多地和學生互動,讓他們有參與感。二是想建立一個真正的團契,落實關懷和聯絡的工作……”             見其他同工點頭如搗蒜,郭弟兄愈說愈溜:“現有的教會學生事工模式,以查經班為主。雖有紮實的聖經教導,但其實比較像主日學,也許適合年長的研究生和訪問學者,但對年輕一代行不通。長老你看,現在校園裡出現了大批來美唸本科的學生,他們大部分都沒來教會。現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了……”            譚長老靜靜地聽著。郭弟兄最後一句,“現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了”,戳進了他的痛處,讓他陷入了思考…… 想當年絕處逢生            還記得20多年前,譚長老在學校唸博士,不幸研究卡在瓶頸,和妻子的關係也水深火熱,幾乎要離婚。家裡5歲的女兒,又被診斷出亞斯伯格症(自閉症的一種)……排山倒海的壓力,逼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他萬念俱灰,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時,一位同學領他去了附近的查經班。從此,上帝進入他的生命,也挽回他瀕臨破碎的家庭。上帝更賜給他平靜、安穩的心,使他有力量面對研究中的難題。後來他轉換了一個研究方向,順利畢業。            譚長老和妻子,都是80年代初期來美深造的。畢業後,譚長老在一家頗負盛名的藥廠擔任高級研究員,生物統計專業的太太則在學校任教。患有亞斯伯格症的老大Grace,大學畢業後在銀行任職;老二Jeremy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攻讀生物,準備朝醫科發展。譚長老和他的妻子在工作之餘,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教會服事。 那些輝煌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