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46期

       互聯網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形態,也對教會傳道事工帶來衝擊。如何看待互聯網,使它成為傳福 音的利器而不是阻力,是當代教會必須面對的挑戰。本期有5篇文章討論這個議題(13-27頁)。我們採訪了在網絡事工上很有經驗的黎廣傳牧師與他的同工; 本社的網路同工蔡子欽為我們分析了網絡的本質,以及如何利用最新的網路社群工具;另一位作者則分享了她在網絡宣教的經驗等等。希望這些文章能給有心從事網 絡事工的教會或個人,一些參考         中華文化可以基督化嗎?還是用“建設中華基督教文化”來取代更好呢?范學德傳道的文章(10-12頁)幫助我們思考這個問題。也歡迎您針對此議題提出看法,與讀者分享。         宣教士的事蹟總是激勵我們。本期介紹在台灣服事多年的高仁愛醫師(藍大弼醫師的夫人)的愛心故事(31-33頁),讓我們看到基督的愛如何在他們服事的土地上開花結果。         對於解經的不同看法,陳濟民牧師與一位弟兄的對談(34-38頁),使我們深深體會到這是一個不容易的功課。願聖靈繼續引導教會整體,更認識神的啟示。         由呂沛淵牧師執筆的“教會史話”專欄已經累積了40篇文章,連載前後超過8年,本期即將告一個段落。我們感謝呂牧師忠心的服事,期待他暫時休息之後,可以繼續服事讀者。         星余傳道的《哈該書》釋經講章,是本系列倒數第二篇。若有精彩的講章,歡迎您投稿或推薦,幫助眾教會和讀者一同得到餵養。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老年人也要背誦金句

史濟彥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一、迷茫與爭執         聖經金句,就是聖經中精闢的經文,對基督徒有很大的指導作用。理解和熟悉聖經金句固然重要,但要不要背誦,認識不一。         以我為例,我受洗快10年了,一向覺得,如能背金句、用金句來指導自己的生活,這當然很好。但我畢竟歲數大了、老了,記憶力衰退了,難以背誦。因此,我從來沒在這方面下過功夫。         2008年,我到美國探親,碰到背誦金句活動——我兒子所在的華人教會,發動大家背經文。年輕人響應較多,老年人就沒有嘗試的了。我心裡佩服,但不敢問津。          另一次,是2009年,我再次到美國探親,參加了門徒培訓。領會的每天在會上叫人起來背誦事先給出的金句。我也努力了,做了準備,但一節也背不上來。幸虧領會的沒找我起來背誦。          在結束培訓的歸途上,兒子提出要大家背經文。我立即拒絕了。我說,要背,你們背吧!我就不參與了。兒子覺得,基督徒了,怎麼不願背經文呢?結果,大家沒背一句經文,卻集中對我的態度進行了辯論和討論,整整兩個小時! 二、一經節,三個月         當天晚上,我在床上進行了激烈的思想鬥爭。突然,我腦子好像開了竅——我年紀是大了,記憶力退步了,難道就不能求助上帝,請他賜給我智慧和力量,改變現狀,跟大家一起來背誦經文、多得好處嗎?         我的心突然平靜了下來,覺得可以試一試嘛!記憶力不夠,不是還有神可以依靠嗎?         第二天,我就收集了一些金句,寫在紙上。到晚上,躺在床上,就開始背其中的一節,就是《約翰福音》6:63,“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        這句經文很重要,又很精煉。我想,這經文我過去念過多遍,現在再多念幾遍,一定能背下來。但是,我翻來覆去地背,就是記不住,不是忘了這幾個詞,就是忘了那幾個詞。明明記住了,頭一轉,就忘了。好不容易有進步了,一看錶,整整背了三個小時。         天哪!這一句短經文,我竟背了三個小時!還沒有過關,沒有及格!         問題還不只如此。睡了一覺,第二天一起來,竟全忘光了。昨晚三個小時,白費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是不是該放棄呢?但我還是想靠神的力量,繼續試一試。於是,我一天背三次,一次一個小時。就這樣,這麼一句經文,足足花了一個多月。 三、努力就有效          有了點成果,我信心足了,心氣兒也高了,就開始背另一節經文:“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等等。         從門徒培訓,到離美回國的四個月中,我竟背下了29句、55節經文。         一次在吃飯的時候,我不知不覺地用到一句經文。我兒子很是高興,說我大有進步。還有一次,在團契會上,主持人知道我背經文的情況,突然指明要我背誦經文。我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擺脫心靈吸毒

金浪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我有一個致命傷,那就是網路的色情誘惑。我掙扎其中,一會兒戰勝,一會兒失敗。我很困擾,我很痛苦。我深知道,如果我不能徹底地對付這個罪,脫離其纏累,這個罪遲早會開花、結果、敗露,不僅我無地自容,也會讓主蒙羞。        我在這樣的掙扎中很久了。當我獨處之時,我會聽到魔鬼亦或是自己那空虛的心靈說:“你太累了,需要放鬆一下。看看色情網站,於人、於已都沒什麼的。再說,反正人不知、鬼不覺。去吧,尋求快樂並沒有什麼不對的。”        於是,我心裡邊求主憐憫,一邊罵自己,一邊打開罪惡之門,進入那幽暗之地。        因著這罪,我與妻子的關係似乎有層隔膜,不能達到合一狀態。我心中沒有平安,情緒也不穩定,易發怒。與人相處之時,心中有愧(鬼),不大敢直視人的眼睛,也不大敢與人深交。講道前,我更會墾求主赦罪,求主施恩保守。        魔鬼就如一個漁夫,那個罪,就如誘人的魚餌。我願者上鉤,被魔鬼折磨——我的時間被吞噬,身體、靈性遭摧殘。我內心常常有這樣的呼喊:主啊,難道就讓我一生都這樣掙扎嗎? 我盼望自己早點離開世界。主啊,我真是苦啊! 不怕說醜話        在神學院“靈命塑造”的課程上,我知道了“靈程札記”這樣的靈修方式,可以藉著打字,向主傾心吐意,徹底敞開自己。因為可以為文檔設定密碼,這個秘密就只有主知、我知。        在禱告中,有些話是說不出口的,思路也不一定清晰。藉著寫靈程札記,我進到內心的最深處,省察自己,思考這罪到底能給我帶來什麼。我要找毒草的根之所在,要找毒蛇的七寸在哪裡。        面對主,我進行了完全的自我剖白。我也不講究用詞,無論什麼樣的污穢想法,只要是我內心的感受,我就向主表達——我醜事都做了,醜話還怕說嗎?        藉著這樣的傾訴,在聖靈的帶領下,我認識到了,我一直尋找一種深層次的親密關係,尋找內心最深的滿足。但我用了錯誤的方式。對於內心的渴求,我找錯了水源,反倒“飲鴆止渴”——這樣的解渴方式,是一種“心靈吸毒”,是一種惡性循環,遲早有一天會把我徹底毀滅。        當我以這種方式不斷剖白時,我看穿了魔鬼對罪惡的華麗包裝,看清了其內在的猙獰——那些引誘人的帥男靚女,其實是魔鬼的工具。就如聖經所說,魔鬼也會裝成光明的天使。        認清這些後,罪的毒鉤從心中頓然脫落;那個光豔的罪惡,盡失吸引。 潔凈的欣賞        我開始求主幫助,給我健康的方式去追求身心靈的愉悅(我知道,最重要的是與神有著親密的關係)。我是神造的人,神給了我七情六慾,這些慾望並不是罪惡,我只 要在神的旨意範圍內,在健康的人際關係中去使用,那就是神所喜悅的,所祝福的,因我是在享受神奇妙的設計,是在讚美神的精巧心思。         聖靈提醒我,讓我這作丈夫的,將心轉向妻子,真正以妻子的胸懷為滿足,也用心去體驗那種關係的美妙。我與妻子的身心靈的合一,開始不斷提升。         我也開始建立健康、美好的人際關係,我試著尋找友情,尋找人生中的約拿單和拿單,和弟兄坦誠相待,彼此守望,使自己的心靈得到健康的滿足。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弱點》:不只是成功

讓很多人落淚、瀰漫在影片中的溫情,其實就是對恩典的出色詮 齊宏偉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美國全國美式足球(橄欖球)聯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舉辦的2009年選秀大賽第一輪,有一位黑人小伙子脫穎而出。但見他身高6尺4寸(1.93米),體重足有344磅,約155公斤;虎背熊 腰,但動作靈活,尤其在防守上,更有過人之處。他被巴爾的摩烏鴉隊(Baltimore Ravens)選中,簽訂5年共1,300多萬美元合同。       這位前途無量的體育新星,名叫邁克爾•奧赫(Michael Oher)。榮耀的光環背後,誰也不會想到,他竟有著凄苦又動人的人生遭遇。他的媽媽懷他時吸食了可卡因,因毒品侵害,他出生後的智商一度不足80。他兄 弟姐妹共12人,父母根本沒時間照顧他,連最起碼的溫暖和教育都沒能給他。       小奧赫在讀小學和初中時,竟先後換過11所學校,就連小學一年級和二年級,都是各讀兩年才勉強過關。他被父母轉送到多個寄養家庭,還一度流落街頭。雪上加霜的是,他入高中後,父親被人殺死……        奧赫的一生,眼看就要這樣毀了。但是,通過橄欖球教練的幫助,他轉學進入了一所基督教學校(Briarcrest Christian School),並且參加了學校的橄欖球隊。奧赫的隊友陶西的父母,知道了奧赫的故事後,收養了奧赫,使他成了這個白人家庭的一員,助他最終考上了大學, 走進了巴爾的摩橄欖球隊。 深刻和雋永的校訓        在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的同意並鼓勵下, 導演約翰•漢柯克(John Lee Hancock),根據體育作家邁克爾•劉易斯的紀實作品《弱點:比賽進程》(The Blind Side: Evolution of the Game),將這位橄欖球新星的故事搬上了銀幕。        沒想到的是,這部影片竟成為2009年全球最大的黑 馬影片。影片成本不過3,000萬美元,但上演僅8周,就獲得全美2.5億美元的巨額票房。桑德拉•布洛克(Sandra […]

No Picture
成長篇

與蘇恩佩跨越時空的相遇

羅博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香港的淑潔老師,送給我一本蘇恩佩前輩的文集。厚重的一本,裝幀卻格外樸素,封面是幾枝中國畫的寫意竹葉(大約隱喻著清潔高貴的操守),左上方是豎排的繁體字──《蘇恩佩文集》。         蘇恩佩在我出生前4年,便已在香港病逝,那是1982年4月11日。她早年以極大的熱情投身於青年學生工作,擔任台灣《校園》雜誌總編輯。她於上世紀70年 代創辦的《突破》雜誌,風靡全港,如今已發展成為香港最具時尚氣息的多媒體全人關懷運動(仍以關懷香港青少年為宗旨),集圖書出版、心理輔導、影音傳媒為 一體,體現出信仰的廣度和力度,呼喚青少年心靈歸依,成為眾多迷惘青少年被更新和建立的平台。          我想,若是恩佩老師有知,必定深深喜悅。她雖然離開我們許多年,她的作品也不像同時代許多作家的作品常被搬上螢屏,時間卻證明了她前瞻的視角和先知般的呼聲,是遠遠超越這個時代的。          她在70年代初,便發覺香港和大陸的動亂,勢必給青少年帶來諸多的精神災難。她看到,生命的突破尤為重要,這關係到人的未來與幸福。因而,她著手幫助青少年進行自我認知,發掘潛力,建立與創造主的生命關係。          許多大陸人對“蘇恩佩”這個名字感到陌生,然而,如果你看過70年代的《突破》刊物,再前往現今的“突破”機構走訪一番,你定會心生景仰,你會深深發現神的智慧何其高,如同我們看到了彩虹,便想起了一份遠古卻又溫馨的約定。 黑白影像         捧著恩佩老師的文集,我深信文如其人,書如其人。         許多時候,我對閱讀失去興趣,總覺在閱讀中找尋不到生命的真實養料。家中的四萬餘冊藏書,曾經視若至寶,如今無法再給我任何感動。和各名家的散文著作,更是漸行漸遠。         這是一個審美疲勞、閱讀膚淺的時代。         當我手捧這本書,沉甸甸的,且為繁體、豎排的,似乎有不想去讀的念頭。         我這麼想時,淑潔老師的話卻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相信你會喜歡的。”         午夜時分,打開書。窗外奔騰的車輛,也不能攪擾靈魂與靈魂的對話。我看到了恩佩不同年代的舊照片,她穿著旗袍,和六七十年代中國清一色的服裝系統大相徑庭。         這些散發著獨特的時代氣息的影像,是一個青春生命的完整寫照。而她的高雅氣質,略帶微笑的面孔,顯示出成熟基督徒內在生命的溫柔與喜樂。         照片顯示出她積極、活躍的社會參與,比如有一張,是她1981年在北京天安門,和搖籃裡的嬰兒合影。還有一張,是她向學生佈道……這些黑白影像,訴說著她在困難時期所走過的歲月。 如此言說         書內的文字,是恩佩前輩在動蕩的時局、繁忙的工作學習、每況愈下的健康下,為後來者留下的。僅僅這種精神,就不能不令人感動。這樣的文字,我便徑直讀了下 去。出乎意料的,居然比平時閱讀簡體版書籍還要輕省。我沒有系統學過繁體字,但是閱讀此書竟十分流暢,極為生僻的字也可瞬間領悟,這全然屬於恩典了。 […]

No Picture
透視篇

從“中國文化基督化”的口號談起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文化基督化”可行嗎?         在北美、在歐洲發達國家,基督教在整個文化中正在走向邊緣化或者已經走到了文化的邊緣,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在中國,基督教從來就沒有處於文化的中心,並且至今還處在文化的邊緣,這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有鑒於此,有人提出了“文化基督化”或者“中國文化基督化”的口號。無論這個口號實際上產生了什麼影響,它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都是不容低估的,因為它極其鮮明地提出了基督與中華(或者中國)文化的關係問題。        “中國文化基督化”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在這方面,筆者所看到的一個比較清晰的定義,就是北美陳宗清牧師提出來的,他說,所謂文化基督化,“就是指所有文化領域 的呈現,包括文學、戲劇、藝術等的主調與信息,都與聖經的真理吻合”(註1)。他又指出,如果在廣義的意義上使用文化一詞,那麼,像法律、政治、宗教、教 育、經濟、科學等,也都屬於文化的範圍。        筆者以為,“文化基督化”口號中的“文化”一詞,一般是廣義上的。那麼,就此而論,“文化基督化”的口號是否有可行性呢?        提出一個口號,就是要用簡明的語言,向世人表明自己的行動目標和綱領。一個行動綱領是否可行,歷史是一面鏡子。就文化基督化而論,這個歷史之鏡就變成了﹕自 基督後將近兩千年的人類歷史中,是否有一種文化,它的主旋律和基本信息都符合聖經的真理呢?或者更尖銳地說,西方文化是否是基督教文化?        答案只有兩個字:沒有。        到目前為止,在人類創造的那些大的文化中,只有西方文化被某些人說成是基督教文化。在十九世紀時,這種論斷尤其突出,無論論者用的是過去時還是現在時。        但是,上一個世紀,許多學者都指出,無論從起源上、歷史內、還是現實中,西方文化都不是基督教文化,儘管基督教在西方文化中有著深刻、廣泛而又持久的影響, 甚至在某些歷史時期,基督教文化構成了整個西方文化的中心、重心,但基督教從來沒有使整體的西方文化,包括它的各個領域所傳達的基本信息,都符合聖經真 理。        進一步說,在整個人類歷史上,從來就沒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文化被基督化了,無論基督信仰對這些民族、這些文化的影響有多麼深刻。       文化是人的創造活動的結晶,同時,人又生活於文化中,並且為文化所化育。神學家奧古斯丁和加爾文都認為,人的墮落亦存在於人所創造的文化之中,且與基督對 立。保羅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套用他的話,我們也可以說:不論古今中外,任何民族所創立的任何文化,都打上了罪的烙印,虧缺了上帝的榮 耀。因此,若指望一種大的文化能基督化,那無異於指望人不再作為罪人創造文化。        文化基督化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是由人之為罪人決定的。        將一個絕對不可能實現的目標作為自己的目標,哪怕它能激發起天大的熱情,也不能說它是明智的。對於不明智的口號,筆者以為還是放棄使用為好。 絕不放棄文化使命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春乃發生——訪黎廣傳牧師等談“如何推動教會的網絡事工”

本刊記者:蔡越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今年1月25日,有人在一個網站上,貼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什麼叫做‘罪’?我憑良心行事為人,何罪之有?”他提出的,正是一個困擾了無數未信者、慕道友的問題。         回答馬上貼上來了:“也許你認為,我一不偷,二不搶,一生沒有殺過人,更沒有放過火;政府所訂的法律,我從未違犯;憑良心行事為人,我有什麼罪呢?……讓我們先把‘罪’的定義好好分析一下……”        在同一個網站,有位基督徒在“分類搜索”的“讚美詩歌”欄目下,打入了一個“愛”字,結果不僅找到了“讚美之泉”等音樂網的鏈接,甚至出現了邰正宵的《千古 不變的愛》專輯,以及邰正宵的一段心情表白: “我想有一天,你們會把我遺忘了,但如果你們能從這些詩歌中記得主耶穌基督的愛,我就已很滿足了!”         這位基督徒馬上發email給其他歌迷:原來我們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情歌王子,也虔誠信主!這是多麼激動人心的消息啊!         這個網站,就是“基督徒百科網”( www.jidutu-wiki.org),一個成立於2008年9月,卻已經幫助了無數人的網站。這網站,是由美國加州灣區硅谷的教會“基督之家第六家”建立的。        為了向有意願開展和推動網絡事工的教會,提供一些經驗,記者採訪了該教會的主任牧師黎廣傳,以及“基督徒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 一、好雨知時節:網絡事工的開始         記者:黎牧師,貴教會是何時、如何開始網絡事工的?         黎牧師:2005年的時候,我們開始建立教會內部的網站。2007年,我們繼而開辦了357培訓網( www.357training.com ), 主要是為教會培養合格的工人。我們預定的目標是:在這個培訓網上讀完3年“初級課程”的信徒,要有能力在教會中成為合格的小組長;完成5年“中級課程”的,可以成為主日學教師;完成7年“高級課程”的,則可以成為福音工人,能講道,能成為帶職長老……         我覺得如果能完成這樣的培訓,教會在這方面的責任,也算差不多盡到啦。         意外的是,357網一開,有很多我們教會之外的人,也來參加學習,其中有多位大陸的信徒和工人,因為他們嚴重缺乏屬靈資源。         所以,357培訓網像是為我們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看到自己教會圍牆外的需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開始建立“基督徒百科網”,我們的異象是:“人人上網傳福音,個個上網得救恩。”         這是教會方面的異象。“百科網”建立的具體過程,現請“百科網”的負責同工傑瑞來介紹。         傑瑞:當初我們同工在帶查經的時候,經常要到網上搜尋資料,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得不作的回應

王一樂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基督來了,神的國透過基督的掌權臨到這個世界;基督透過教會奪回人心,並在這個世界掌權。基督教會的發展史從來就是一部在與世界互動過程中的歷史,教會必須在神設定的世界歷史處境當中回應時代,傳揚福音。        社會與經濟的發展,會對教會產生相當直接的影響,並可能促成重大事件。例如16世紀的工業化、城市化與印刷技術,即是當時宗教改革的背景與土壤。印刷術一方 面極大降低了教育成本,另一方面又促成了原典(包括聖經)的普及與信息的傳播。如果沒有當時急劇的社會變遷與相應的科技發展,宗教改革可能不會發生。        如今,以互聯網為主體的信息科技,正在快速重塑我們的生活形態、對財富進行再次分配,並改變社會結構。對此加以關注,是教會必須做的。 從信息網到個人網        1993年問世的 Mosaic 網絡瀏覽器,引發了網絡信息科技的飛速發展。全球化的信息網絡,極大程度地縮短了人的通訊距離,結果之一就是,大量歐美的工作外包到亞洲。歐美2000年到2003年的經濟衰退,就是網絡科技與相應經濟快速膨脹的結果。        與網絡科技相關的新興教會事工,也相繼誕生。傳統事工亦紛紛通過網絡科技,提升事工效率或拓展事工範圍。在這一時期(即上世紀90年代末與本世紀初),教會界的網絡事工,多是指通過網站提供靜態信息,或是在論壇與博客上進行文字事工。        隨著網絡科技的普及,網絡應用開始呈現細節化與多樣性。例如,近幾年相當火爆的社交網(如美國的 Facebook),已經不同於以往以信息交流為主要目的的網站,更著重於臨在感、同在感的體驗。而以twitter為代表的微博,為情感與個性表達,提供了更多方便。        網絡應用正不斷朝著多樣化與個性化的方向轉進,形成了權威網站、公認博客群、社交網、微博等適用於不同需要的譜系。便利的手機上網,更催化了“網絡生活化,生活網絡化”。        正因為如此,“網絡事工”的內容越來越難定義。網絡技術與網絡空間,令教會事工面對巨大的契機與極大的挑戰性。        教會是一張由神的子民組成的人際網,社交網的成功,對教會的組織與牧養應該有很大的啟發。教會可否利用社交網與微博技術,促進與提高(當然不是取代)分區團 契和教會成員間的互動?在牧師的家庭探訪與個別輔導的同時,可否利用網絡技術,加構一層教牧關懷機制?已經有英國聖公會的牧者,開始進行這方面的嘗試了。         我們的閱讀習慣,也在改變。手機已經可以讓人隨時隨地上網閱讀各種版本、甚至希臘與希伯來原文的聖經,並且同時提供詞典與註釋功能。5年之後,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帶紙版的聖經進入教堂?也不知會有多少人,在牧師講道的同時,會查閱不同的注釋書?         我們常講“文以載道”,以為媒體只不過是傳遞“道”的工具,其實,媒體能從很大程度上影響我們對信息的理解。比如,保羅寫書信的時候,預計受眾會用閱讀的方 式,領受書信的結構與道的內容;而福音書,則是對口傳史的編輯與整理。因此,聲情並茂的語音聖經,可能幫助人理解福音書,另一方面卻可能不利於信徒對保羅 思想的把握。還有,電子聖經無需通過翻閱查找經文,而是搜索即可,這是否會破壞聖經的整體感?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網絡空間創造出一個虛擬世界。隨著網絡科技的發展,這個虛擬世界變得更加真實,也更加虛幻。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走進人群的新切入點

基甸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社交網絡服務(SNS –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是近幾年在互聯網媒體中脫穎而出的一類新型技術應用。社交網絡自從走上互聯網的舞台,就以驚人的速度發展,並與新的3G手機技術結合, 使網民或手機用戶訂閱、查看、轉發、評論各種消息、跟蹤自己關注的人,變得非常簡單、容易。        短短幾年的時間,SNS已經“飛入尋常百姓 家”,以快速的傳播和超強的互動性,吸引了全球數以億計的人。現今許多網民或手機用戶,上網後的第一件事,不再是查看電子郵件或到門戶網站瀏覽新聞,而是 打開自己的個人社交網絡,從上面瀏覽自己選擇的信息和新聞。可見,個人社交網絡已經成為許多人每日生活的重要部分。        最受歡迎、用戶最多的社交網絡,在海外包括Twitter, Facebook, Google Buzz, Myspace, Yahoo Meme和Foursquare等。在中國則有微博、人人網和QQ(騰訊)等。         儘管不同的SNS有不同的特點,其共同點是以個人為中心來組織信息。這使得網絡上的信息極富個性化,有很大的自由度。另外,平台的簡單、易用,使得發表和轉 載信息極為容易、數量巨大。如目前的Facebook,全球用戶數已超過5億,每月發佈超過10億張照片、1千萬個視頻,和10億條動態更新、網絡鏈接和 博客文章等內容。         面對社交網絡的迅速發展和普及,“基督徒怎樣看待社交網絡”、“社交網絡是否可以用來傳福音”等議題,也逐漸受到關注。在此,我結合自己和其他一些基督徒網友的經歷和體會,談一下我的看法,以期拋磚引玉。 有人迷戀,有人厭惡        基督徒對社交網絡的態度和看法,顯然是多種多樣的。有喜歡甚至迷戀的,也有不喜歡甚至厭惡的。        喜歡的基督徒,認為社交網絡便捷、高效,為維持、增進老朋友間的友誼,接觸、結交新的朋友,以及在平凡小事上見證信仰乃至傳播福音,提供了新的渠道。        不喜歡社交網絡的基督徒,則往往覺得它淺薄、瑣碎、雜亂,太多屬世信息而沒有屬靈的營養,容易讓人“玩物喪志”,影響靈命。         […]

No Picture
事奉篇

網絡天地任我傳

夏蔚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2010年4月7日,我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通知我加入亞洲網絡事工IMFA網站。此時距我正式參加網上宣教1年零9個月,時間過得真快!         我在網絡這片天地裡,遇到很多心靈饑渴、迷茫困惑的人。在引導和解答網友的信仰疑問時,我深深感到自己是神的士兵。我這個兵,雖然手無寸鐵,卻有耶穌基督的真理為武器。我的力量也微不足道,但我正努力為神的工程貢獻一份薄力 ! 從天而降的機會         回想08年6月中旬的一天,我坐在桌前,打開電子郵箱。教會牧師轉發來一封信,立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你也能成為宣教士,就在你家!”        我迫不及待地往下看,原來是澳大利亞的一家宣教機構Here’s Life Australia,需要中英雙語的基督徒網絡輔導員。他們的中文福音網站,每天收到很多華人的郵件。這些人想更多地瞭解耶穌,正在等候人為他們解答心中的疑問。         我的心怦然而動:這正是我可以做的呀!信主10年了,多少次讀到宣教士的蒙召見證和宣教經歷,我都感動得熱淚盈眶、熱血沸騰。可我一直不知從哪兒下手,好幾 次向神禱告:“我知道,不該以自己得到救恩為滿足,而是要把白白得到的救恩傳揚出去……我願意為你做工,可我一步也邁不出去,因為不知道該幹什麼才符合你 的心意!”         今天,這個機會好似從天而降。為什麼不抓住呢?不用走出家門,只要有電腦,就可以觸及遠方一個人的心靈。這不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聖靈在帶領我嗎?         我的心裡一陣溫暖和衝動,真想馬上就報名。可稍一定神兒,腦海裡又有另一個聲音:是不是自己在瞎想呢?雖然平時我也在網上給國內的親人和朋友發一些福音性的 文章,但網上宣教具體是怎麼回事兒?每天事情已經夠多的了,幹嘛還要自找麻煩?網上宣教?我幹得了嗎?能堅持多久?…… 不能再想了!這樣想下去,起初的感動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是這件事兒,確實不能只憑一時的熱乎勁兒。我馬上發郵件給牧師、師母,徵求他們的意見。 牧師很快回信了。他說:感謝主,你有宣教的心願!宣教有很多種方法和形式,你可以先加入這種網上的,希望不久能聽到你的見證分享。他並很喜悅地為我寫了推薦信。        我的想法得到肯定後,又再三問自己:願意為神做事嗎?每次回答都是:願意!現在真到了“心動不如行動“的時候了,我馬上申請加入網絡宣教士的行列!       接下來就是填表,寫蒙恩見證,總結靈修過程和團契生活。一套手續辦完後,開始了網上宣教的培訓。培訓手冊詳細說明了網上宣教工作的道德規範、安全章程,以及如何使用事工回應中心與網友聯絡,電腦的技術操作程序、回應規則、條例等等。        培訓手冊說,我們的宣教網站,每天有3千人或決志信主,或將自己的生命再次委身於基督(相當於每30秒,就有一人在瀏覽了網站後表明自己的心志);作為基督 的使者,我們在大使命中有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們應認真與每一位網友聯繫,他們都是神所寶貝的;在每次讀信和回信之前,要先端正自己的態度,尋求聖靈的帶 領,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