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H47

編者的話—BH47期

       huakuang_206b

 

 

 

 

 

         又是新的一年的開始!本刊希望藉此機會,與讀者重新思考靈命成長的基本功。從今年起,我們將從大陸背景 基督徒的角度,探討這個群體靈命成長中最常面對的挑戰。本期主題是探討情緒和靈命的關係。顏敏姐妹首先就她的觀察提出基督徒靈命常見的障礙與陷阱(p. 19);李台鶯老師點出靈命的成熟與否,不在於情緒,而在於是否順服(p. 20);種籽姐妹以她豐富的帶領門徒的經驗,為讀者分析了不同年齡在成長過程中所遭到的情感傷害,以便為真正的醫治尋找契機;施瑋姐妹也分析了50-60 後大陸知識分子的“求同”心理,如何影響他們對信仰和教會的認知,因而構成屬靈生命成長的障礙。這些文章僅是拋磚之舉,盼望更多讀者回應。

        去年10月發生兩件值得基督徒關注的大事:世界洛桑福音大會和諾貝爾和平獎第一次頒發給中國人。陳彪牧師的報導(p. 10)和一禾弟兄的反思(p. 13),都值得我們品味。

       另外,高真牧師為我們分析大陸城市家庭教會在成長中所極需面對的問題(p. 15);李弟兄指出一些理解聖經字詞常見的錯誤(p. 29);王但以理弟兄為我們分析什麼是基督徒的自由(p. 34);陳達牧師的書介為我們指出建造健康教會的幾個關鍵;星余牧師《哈該書》系列講道的最後一篇(p. 43),都是本期不容錯過的好文。盼望讀者從中獲益,在新的一年能在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長進。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增肥記

水蒼玉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menchuang_212b       我一直很想讓自己變得更加屬靈,想讓自己茁壯成長,於是,我拼命地“增肥”,實施一系列增肥計劃。

       我看很多的書,想讓自己多吃一點屬靈的維他命;我多做好事,以便在屬靈的磅秤上,指針可以一路飆升;我也時常進行自我反省,好讓自己的“增肥計劃”更加完善、無懈可擊;我還做很多的事奉,以便早日晉升到大家眼中“屬靈重量級選手”的行列。

        儘管按著計劃,我的屬靈體重看似一天天增加,可是我發現,我的身體質素並沒有改善,沒有變得良好,相反,我經常患上大大小小的屬靈感冒,對疾病的抵抗力仍然非常差,免疫功能依然低下。

        我百思不得其解:增肥計劃使得我的食譜變得寬泛,身體攝取的營養更加全面,所以按道理,我的身體會更加健康。但是,為什麼我反倒一天虛過一天,一天病似一天呢?

         於是,一向喜歡中國傳統醫學的我,拿起中醫實用百科全書,利用“中醫四診法”:望、聞、問、切,尋找病因,給自己號起脈來。

原來這是浮腫

        這樣一來,我這才發現,自己現在的體質,是屬於痰濕體質和氣虛體質的混合體。前一種是本虛標實的體質,後一種是本實皆虛的體質。身兼這兩種體質,難怪我的體質如此之差!原來,胖不一定比瘦好,相反,很多情況下,胖是一種虛症,看似胖,實則不中用,只能哄哄不知情的人而已。

       痰濕體質的主要症狀:怠惰沉重,容易發胖。主要成因:水太多了,或者生命的河流不暢通,導致不是這裡泛濫,就是那裡堵塞。更與脾臟功能相對不足有關,也就是:能吃,卻不能消化。

        想想,我是吃進去很多,但由於身體機能低下,所以不能消化,反而生成了更多的垃圾和毒素,囤積和堵塞在身體的各個通道。這樣的胖,其實是一種不正常的浮腫。

       按照增肥食譜,我吃進去很多“營養品”。可惜不僅沒有消化、吸收,成為身體的養分,反倒餵養了我的虛榮、我的驕傲、我的自大、我的自滿、我的自恃、我的自憐等等我機體中的惡性細胞。難怪我的身體反而越來越虛弱無力呢!

        氣虛體質主要症狀則是:氣力不足,容易外感。我按照增肥食譜吃了那麼多“營養品”,可是吃了不運動,這些就堵塞了我的“氣”的通道,正氣不固,邪氣就長。所以,我時常外感風寒,“屬靈感冒”頻繁。

        我聽道勝於行道,重知識勝於實踐,重外表勝於生命,重視天平的磅秤勝於實際重量,所以我的重量,多半是虛的:有垃圾,有水份,而不是筋骨肌肉的重量。

增肥要先減肥

        我才明白,原來真正健康的人,都是平和體質:機能協調,七情適度,是一種身體和諧、自穩能力強的體質。他們不但能吃、能吸收,而且進和出是平衡的。他們聽道,也行道;他們積累知識,也重於實踐;他們重視見證;更重視生命。

        他們不一定顯得很“壯”,但是他們身體的各種功能和質素都是最好的,他們的抗病能力、免疫能力都是最強的。通常他們不胖也不瘦,他們內實,他們健康!

        我終於總結出來:原來屬靈不是要增肥——至少,增肥前要先減肥——減去各種的自我努力,減去各種的自以為義,減去各種的自欺欺人,減去各種的自我標榜,減去 各種的自命不凡,減去各種的自我掙扎,減去各種的自我粉飾,減去各種的自作聰明──這些都是身體的垃圾和毒素。只有先減掉這些,我們身體的各種通道才能運 轉自如,我們的臟腑才能更好工作。

        管道是通的,血液是乾淨的,呼吸是正常的,這時我們的身體才有能量和能力“增肥”,並且確保增的不再是垃圾,而是精華。

        我們減去所有的“我”,讓神進入到我們的生命裡來做工,我們的身體就能漸漸轉成平和體質,平衡的我們就會越來越健康。那時,我們基於健康理念下的屬靈增肥,也會夢想成真。

作者現居中國西安,公司職員。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甘心說抱歉

林有洧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conglinzm_671b        對人說“抱歉”,不一定是因為“我錯了”,我認為,更多的是因為“愛”。

       從前年少輕狂的我,不喜歡說道歉,對身旁的至親好友更是吝嗇。

        信主後,學習向家人和老婆認錯,是非常困難的事──我是個從小在強勢父系社會文化下成長的東方男人。

        向長輩認錯總是容易些,因為文化中有著“長幼有序”和“敬老”的傳統。學習在主裡面向平輩的弟兄姊妹說抱歉,卻是我在教會生活中的挑戰。從參與詩班和福音隊 的事奉,到帶領團契和佈道會、參與規劃教會的敬拜事工,總有起摩擦的時候。在北美,尤其在我們東北一角的新英格蘭地區(New England),人人都有非常傲人的學經歷,所以認錯道歉有時是比“上刀山,下油鍋”還要艱巨的任務。

        我進了教會執事會後,說抱歉的頻率卻扶搖直上,不是因為自己突然長大或臉皮變厚了,也不是不在乎是非對錯了,而是願意為了主的名犧牲自己,也不希望再虧缺神的榮耀。是甘心為了愛,多走那兩里路。

        年輕時看待教會,以為是用來給自己享福(enjoy)和發揮潛能、發掘恩賜的。現在則慢慢轉變成為了教會和主名,能勇敢去承擔羞辱。長執會裡偶有的黑暗面,也只能哭著到神面前禱告,求主親自安慰、保守;教會事工中困難的人際問題,也沒太多能與妻子分享,只希望多保護她呀!

        但是這般的經歷,卻能讓人長大茁壯,也能見證神的大能與大愛。他是信實的、公義的主,他為我們背負十字架,他更是為我們受羞辱,受刑罰,受鞭傷,甚至受死。 想到此,我還要這麼在乎自己的榮辱嗎?常想著主在十架上說的最後那句話:“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心中總是常存著盼望,相信那榮耀公義的冠冕, 主會為我存留。

        今天要去跟晚輩說道歉,突然之間,也是倒吸了一大口氣。是該說的,即使沒別的原因,為了“愛”就該說。否則,在家中光講道理,誰聽呢?家是“愛”之窩,沒了愛,誰還要窩在家裡呢?好好的去面對吧,求神幫助!

作者來自台灣,軟體工程師,現住波士頓。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基督徒離婚與教會因應之道

顏上琉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xpic2816        “離婚”在近年來的西方社會,已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就連基督徒的離婚率,也逐漸在攀升中。隨著社會對離婚越來越“包容”,當事者從過去比較“低調”的態度,轉為“昂首”地面對。

        對於這樣越來越開放的風氣,基督徒有不同的立場。有些人堅持,基督徒應嚴守聖經教導,不離婚,教會也可不讓離過婚的信徒參與重要服事,以免絆倒其他人。有些 人則主張,以恩典的角度來看待離婚一事,接納離過婚的基督徒,讓其享有與一般信徒相同的權利。還有人認為,要看離婚者當初離婚的原因為何……

        筆者全職事奉20多年,發現想離婚的夫妻,各有不同的故事,有些令人非常憤慨,有些讓人感到極為不捨。

        歸納放棄婚姻的原因,通常以配偶外遇事件居多,其次是夫妻間有過多的積怨沒有解決;長時間得不到配偶尊重,付出的心血不被珍惜;配偶假冒偽善,在教會像天 使,在家裡像魔鬼;夫妻在靈性、個性、價值觀、處事方法、文化方面差異太大;溝通困難;財務問題;夫妻角色無法協調;性生活不能配合;姻親介入過多;配偶 對家庭沒有責任感;夫妻一方有惡習,或人格、精神方面異常,有暴力傾向等。

        基督徒可以離婚嗎?當夫妻雙方或某一方,感到在婚姻中精神受虐、身體受苦、靈性受磨,且已到達不能忍受的地步時,難道還不能離婚嗎?夫妻關係有名無實,兩人形同陌路,或配偶已有外遇,這種情形會比離婚好嗎?

聖經怎麼說?

        基督徒的婚姻與非信徒的婚姻有何不同?為何不能像世人一般“瀟灑”,合則聚,不合則離?或是隨性來個包二奶、一夜情?為何還如此守舊古板?

        基督徒與世人的確有別,因為基督徒是神從世界呼召出來的人,是屬神的子民,行事為人不僅受國家法律的約束,更以神所吩咐的為依據。因此,討論基督徒的婚姻,就必須回到聖經,去看神起初設立婚姻的目的。

       耶穌曾引用《創世記》1:27、2:24,說明神對婚姻的心意(《太》19:4-5),以回應法利賽人的詰難。耶穌指出,婚姻使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 了。“一體”除了有合一的意思之外,也有“同負一軛”之意。耶穌強調“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可》10:6-9;《太》19:4-6),婚姻乃是神 聖的,一生的。

        耶穌認為,摩西之所以容許以色列人休妻,是因為以色列人心硬(《太》19:7-9)。“心硬”是指人不顧神的吩咐,也包括 對配偶的無情與狠心。摩西是為了保障當時被離棄妻子的權利,而作出權宜之計──在猶太人的文化裡面,只有丈夫可以休掉妻子。“休書”是當時公認的一種合法 文件,若被休的妻子沒有拿到休書,則不能再嫁,她的生活可能因此產生困難。摩西准許以色列人給休書,是出於不得已的,因為有些人已“心硬”,就算摩西不同 意,也會執意休妻。

        舊約時代有過大規模的離婚行動,發生在以色列人被擄歸回的時候。文士以斯拉帶領以色列人,為娶外邦女子而向神認罪,並以離婚來保持信仰和種族的聖潔、純正(《拉》10章)。

         新約中,使徒保羅也教導信徒,不要和非信徒結婚(《林後》6:14-17)。但若信徒已有未信主的配偶,也不可離棄;若未信主的配偶非要離去不可,則讓對方離去;信主的基督徒應努力活出美好的見證,來影響未信主的配偶(《林前》7:12-17)。

離婚前十問

        基督徒也會軟弱與失敗,會有無情與卑劣的時候,甚至做出基督徒不該做的事。當夫妻一方硬著心,任憑自己的情慾作主,不願順從聖靈,必使得配偶受盡苦楚。若這位長期受苦的配偶因自身的限度而承受不住時,很可能就會“選擇離婚”,也有可能“被離婚”。

        不管是什麼原因,當離婚可能發生時,夫妻雙方都當放慢腳步,至少問自己以下10個問題:

        1. 自己對此局面,是否也有責任?

        2. 自己是否也有自義的傾向,認為一切問題都出在對方身上?

        3. 是否認為自己是唯一的犧牲者,完全忘記或否定對方長年的付出?

        4. 自己心中是否充滿了恨,並拒絕接觸溝通?

         5. 自己是否心硬,完全不再給對方機會?

         6. 在這過程中,自己是否已盡力運用各樣資源(教會、醫院、戒毒所、戒酒中心、社會福利機構等),想盡各種辦法改善、挽回?

        7. 有否尋求專業婚姻輔導,或有經驗的牧者協助?

        8. 自己是否已履行婚姻誓約的內容,“無論貧賤富貴,健康疾病……都要愛對方,與他廝守一生”?

         9. 是否在這件事上敬畏主,讓主作主?

         10. 若自己有錯,是否已真心悔改,不再繼續犯錯,對神、對配偶良心無虧?

        當想離婚的雙方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願意謙卑的逐一反省以上這些問題,說不定還會出現不一樣的想法和決定。

終生盟約式

       有基督徒婚姻學者認為,有一些特殊狀況,雖與犯姦淫無關,但仍應接納受苦的當事人離婚,如:家庭暴力,性虐待,配偶有同性戀行為,遭惡意遺棄,對方罹患足以 危害家人安全的精神疾病等。但離婚之後,不應再嫁或娶,否則就是犯姦淫。這是根據耶穌所說:“我告訴你們,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為淫亂的緣故,就是犯姦淫 了。有人娶那被休的婦人,也是犯姦淫了 ”(《太》19:9)。

        不論如何,神對於他子民的婚姻生活,自始至終都不曾降低過標準。根據聖經的記載,神的確是厭惡人離婚和以暴力對待配偶(《瑪》2:16),他希望人能藉婚姻享福,互相幫助,一夫一妻,得敬虔的後裔,相依相偎到白頭。

       然而自從人類犯罪之後,人與神、人與他人之間,出現了難以跨越的鴻溝。“離”成為人的本能,“合”才是真難。世界上再沒有完美的婚姻,夫妻之間的愛成了有條 件的,“利”也成了維持婚姻關係的重要因素。夫妻之間出現不信任、抱怨勞苦、操控對方、推卸責任、耍詭詐、用暴力等問題。

        基督徒婚姻的特 別之處,乃是有神作證婚人。基督徒的婚姻是盟約的,是終生的,是神聖的,也象徵基督與教會的關係。夫妻唯有敬畏基督,讓他在婚姻中居首位,讓耶穌成為夫妻 間的橋樑,天天支取神的愛,倚靠主的赦罪恩典,並順服聖靈的引導,遵行神的話,兩人才可能有捨己的愛以及彼此的順服,有認罪和寬恕的力量。如此,夫妻才可 能長久真正的“合”。

       什麼時候基督徒夫妻與神的關係有了阻塞,他們彼此的關係也會出現困難,身、心想“分離”的情形就會產生。而夫妻關係有障礙時,也會影響與神的關係,使禱告受阻,所獻上的不被悅納(《彼前》3:7;《瑪》2:13)。可見,“與神的關係”對基督徒的婚姻影響重大。

教會因應之道

       聖經《提摩太後書》3:1-3說:“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性情兇 暴、不愛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段經文所描述的人,也包括基督徒,因此,未來不論是社會或教會的離婚率,恐怕只會越來越高。

        教會面對日益嚴重的婚姻問題,應多方將合乎聖經的婚姻觀教導信徒,並提供婚前教育與婚姻輔導,鼓勵信徒閱讀基督徒婚姻成長書籍,建立夫妻團契或小組,彼此扶持,減少落入試探或有難處時求助無門的困境。

       當有基督徒在教會中分享自己的婚姻內幕時,聽到的人應學習保密,不要在當事人未同意之下,使之成為大家“關心代禱”的對象,更不要以專家的姿態介入(除非受 過婚姻輔導訓練),或三天兩頭提供自己的經驗,給予“診斷”和“處方”,讓當事人不勝其煩。筆者認為,弟兄姊妹面對想離婚的夫妻,不論勸合或勸離,恐怕都 不恰當,他們需要的不是建議,而是被了解。畢竟,要面對未來生活的,是當事者本身,只有他們才有資格作決定。

       教會牧者因忙於講道、聚會和 例行的會議等,對於問題嚴重的夫妻,多採取教導勸戒的方式,但通常幫助不大;有時牧者因心力不足而轉介專業婚姻輔導,這雖然也是處理此問題的好方法,但一 般來說,專業輔導的收費並不便宜,且需要花較長的時間,除非當事人還想與配偶復合,否則動力不大。

        教會對此棘手問題,除了消極的善後之 外,應更加積極地做好預防工作,栽培靈性和婚姻生活方面較成熟的夫妻,外送神學院進修或請專家前來教會內訓練,使他們在婚姻輔導方面具備一定的能力,可以 在未來適時協助其他有需要的家庭,讓教會成為落實真理、家庭成為遵行神旨意的地方。當然,不可否認的,即使教會做好這方面的準備,總還是會有“心硬”的 人,因此,離婚的悲劇並不會停止發生。

        有人離婚後,可能選擇離開原來的教會──也許是不希望被過度關心,不想觸景傷情,或擔心在教會中不被接納,還有時候是索性將自己封閉起來,尋求平靜的生活,等待傷痛復原。

        這時,他們周邊的基督徒,應接納他們的反應,給他們時間和空間,不批評、論斷或輕視,更不可代替神定罪。應多為他們禱告。當他們願意敞開分享時,要用心傾聽,耐心陪伴,並引介合適的輔導,協助他們走出傷痛和罪疚感,重建生活。

        教會若能為這一小群弟兄姊妹成立適合他們的小組或團契,並由受過訓練的同工在其中負責帶領,讓願意的離婚者可以自由參加,如此對他們的靈性和生活成長會很有幫助。

        每 一對基督徒夫妻的婚姻狀況都不同,而每個基督徒身心靈能承受的壓力和痛苦的程度也不一樣,有些基督徒可以忍受的,另一些基督徒並不能接受。無論如何,神希 望他的兒女,能倚靠他的恩典來面對婚姻生活的種種難題。當人盡了自己的本分調整、改變,並尋求他人的幫助之後,仍然無法挽回,筆者認為,他或她至少可以擁 有無虧的良心,也不會有遺憾!

作者來自台灣,曾在《海外神學院》任教。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14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福音、世界、教會 ——第三屆洛桑會議會後感

陳彪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pic5337        感謝上帝的恩典和眷顧,讓我有機會作為大會代表,參加了2010年10月17日至24日在南非開普敦舉行的福音運動的盛會——洛桑大會(註1),並參與部分的翻譯工作。我在會上深受激勵,感動不已。

豐富廣泛的議題

        本屆大會主題為“神在基督裡,叫世人與自己和好”(選自《林後》5:19)。大會用了6天的時間,以3大項主題(每兩天一項主題)、6個焦點(每天一個焦 點),和相關的24堂多元講座,及其進一步展開的對話,就“ 整體教會帶著整全福音進入整個世界”(洛桑傳統),展開了討論。

       這3項主題 是:福音,世界,教會。在“福音”的主題下,大會第一天的討論焦點為“真理”,第二天為“和好”;在“世界”的主題下,大會第3、4天的討論焦點,為“世 上的信仰”、“宣教的優先”;在“教會”的主題下,大會第5、6天的討論焦點,為“誠信正直”、“夥伴同工”。

       每日上午的第一堂大會,都圍繞《以弗所書》展開。以聆聽話語、小組觀察、講員釋經和講道、小組討論的形式,使近200個國家、地區的4千多名大會代表,在群體中有互動的領受。

       我最喜歡的釋經講道者,要數美國明州的John Piper牧師。另外,斯里蘭卡的Ajith Fernando牧師、波多黎各的DeBorst博士,和英國的Vaughan Roberts(God’s Big Picture ,《聖經大畫面》的作者)精彩的釋經講道,也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接下來的第二堂,每天以不同的方式(表演、多媒體、講道和見證),圍繞著當天的焦點,展開分享(比如在多元化中表達獨一的真理;查驗上帝在現今的旨意——宣道的優先;呼召教會返璞歸真等)。

        兩位護教家,美國的Os Guiness博士,和英國的Michael Ramsden,講論了“多元化中的真理表達和宣講”。舊約學者、洛桑神學工作組主席Chris Wright博士,和OMF總幹事馮浩鎏醫生,則分別講述了“基督徒正直的品格”和“成為全球夥伴”。我強烈推薦諸位上網去聽。

       我感受最深的,要數下午的多元講座及對話了。議題超出了基督教大會的常規話題,從全球化、城市化、科技倫理、媒體影視、愛護自然、貧窮與富有、婦女兒童、背井離鄉 者、聖言在宣教中、贏得其他信仰群體(穆斯林和泛神論者)、不同的事奉夥伴、本地和新一代領袖、職場事奉,一直討論到基督徒在經濟、政治、教育等各界的光 鹽事奉,和宣教、文化使命。

        這部分內容,質量相當之高(如前IPCC科學報告主編、牛津大學大氣科學教授John Houghton,即為生態環境講座的講員之一),極大地開闊了與會者的視野,挑戰和衝擊著教會未來事奉的領域和方向。

       晚上,與會者以熱烈的敬拜和禱告,用不同的語言和音樂,將頌讚歸給三一真神。接著,大會把大家的視線帶到不同的洲際,展示上帝在這個破碎世界中,透過教會正在做的奇妙工作。

       比如,紐約曼哈頓救贖主長老教會的創辦人Tim Keller牧師,精闢地說明了在全球所有重要城市建立教會的理由,刺激與會者思考教會發展的新策略。還有,近期在阿富汗殉道的美國醫療宣教士妻子的見 證,北韓難民少女的蒙恩經歷,贊比亞HIV帶菌者卡蘇尼‧祖魯公主的蒙召與事奉見證等,都十分鮮活、感人。

       作為影迷,筆者還參加了一次晚間的基督徒電影節,提前觀看了今年聖誕節前將要上映的《納尼亞傳奇之三——黎民踏浪號》30分鐘的電影剪輯,導演是執導《奇異恩典》的Michael Apted,特別值得教會屆時組織會眾前往觀賞。

        大會第一天晚上的開幕式,和最後一夜的閉幕式,都十分令人激動。開幕式上放映了短片《轉折點——宣教》,引起極大反響,與會者紛紛索取DVD。閉幕式上,舉 行了肯尼亞風格的聖公會聖餐禮拜,這是我平生參加過的最為隆重的聖餐禮拜,聖餐的核心聖詩均為《唯有基督》的作者Keith Getty新近創作的聖詩。開幕式執行主席Doug Birdsall,和閉幕式國際主席Lindsay Brown,亦言簡意賅地指明大會主題和未來洛桑運動的方向(註2)。

聖徒相交結夥伴

       與四千人一同敬拜和聽道、領受聖餐,對我來說不是第一次。但是,與來自近兩百個國家、不同語言、不同膚色、不同傳統的基督徒領袖,在南半球非洲大陸的最南 端,奉主的名聚集,卻是我首次經歷——我和所有與會者一起,提前體驗了未來國度中,各族、各方、各民、各國的上帝子民在天上的情景。

       當年老邁的使徒約翰在拔摩島上,看見了第七印奧秘的異象──萬族萬民來到至聖者面前,歡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 的…… ”今天,在一個屋簷下,手握著各族、各方、各民、各國的弟兄姐妹的手,唱著英語、非洲語、漢語、德語、法語、西班牙語、俄語、韓語、日語等各種語言的讚美 詩歌,的確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感受和福分。

        比敬拜更加讓我深刻印象的,是大會積極為與會者創造團契相交、彼此學習和合作的機會,使大家受益匪淺(華人教會和基督徒大會或許也可以做此嘗試)。

       在下午的多元專題和對話中,與會者隨機組成小組,進行討論和分享。筆者因此結識了不少新朋友。記得在“全球化”的討論、對話中,我看到了來自不同國家的人的不同視角,從中得到許多啟發和感悟。

        在晚間隨機而坐的座位上,筆者結識了香港中神的幾位教授、來自印度的基督徒Lama、在非洲做學生工作的英國弟兄,以及不少說阿拉伯語、西班牙語、英語、俄語的教會領袖。當然,與華人弟兄姐妹,以及在中國長期事奉的各國宣教士交往,就更不在話下了。

        大會在下午以及午餐、晚餐期間,都刻意安排不同國家、地區之內和之間的團契活動。我參加的中、非之間的團契餐會,不僅生動、活潑,更提到如何聯手,向大批在非洲的中國勞務工人傳福音。非洲教會向大陸勞工傳福音的異象和激情十分感人,非洲的歐朗必大主教即親自出席。

洛桑與華人教會

       本次會議給了中國大陸200個席次,然而受到邀請的中國大陸代表,絕大多數被政府在海關強行攔截下來(僅有4位得以出席),主因是中國家庭教會、三自教會系 統(包括“兩會”)和政府有關部門之間,長久存在著張力。中國代表參加洛桑大會被解讀為“帶有政治動機、分裂中國教會”(註3)。實在令人傷心,亦深感遺 憾。

        會議原定的給中國宣教士的時間,由李秀全牧師和蔡元雲醫生帶領禱告,播放《主愛在中國》。祁牧師帶領了中文詩歌的敬拜。在大會結束的 當天,又請目前在北美事奉的前大陸家庭教會傳道人王東牧師帶領禱告(代表全體中國代表)。在閉幕的聖餐禮拜中,亦有中國大陸的會議代表,用中文朗讀聖經。 整個會議期間,關心大陸福音事奉的各國代表,也與參加會議的中國代表,有多次的相交、溝通和共同禱告,藉此盡可能地瞭解上帝在中國教會的恩典。

        近年來,非洲、亞洲、拉美教會的全面興起、基督教中心的南移和東進,有目共睹。華人在本次大會上,有相當顯著的參與,例如余達心院長和馮浩鎏醫生在大會上發言,馬來西亞衛理公會會督華勇牧師出任選拔委員會主席,並帶領大會悔改禱告等。

       然而,我們需要藉此思考:中國家庭教會和三自教會之間的張力,會給華人普世福音運動帶來怎樣的挑戰和機會呢?催生於第一屆洛桑運動的世界華福中心,明年將在 印尼召開第8屆華福大會,會不會面臨同樣的挑戰?福音派華人教會有智慧、耐心和勇氣面對這樣的挑戰嗎?面對中國政府和三自教會,我們該堅持什麼?哪些是要 堅持的真理原則,哪些是可以討論的技術層面的問題(我建議大家閱讀劉同蘇牧師近期兩篇針對此事件的評論,註4)?

洛桑會議的歷史

        洛桑會議不是簡單的教會合一運動,而是福音宣教的聯合宣告和行動。回顧洛桑運動的歷史和現實,就曉得必須“有穩固的神學根基,堅實地扎根於聖經,並在最好的神學反思中得到滋養”(註5),不然就無法把真道帶給這個破碎的世界。

        1974 年,全球福音派基督徒領袖在葛培理牧師的感召下,在瑞士洛桑舉行第一屆大會,產生了《洛桑信約》。1989年,第二屆洛桑大會在菲律賓的馬尼拉舉辦,發表 了《馬尼拉宣言》。2010,第三屆洛桑大會,也就是本屆大會,在南非開普敦召開,提出了《開普敦承諾》(The Cape Town Commitment),其10項承諾是:

       1.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
       2. 我們愛永活的上帝。
       3. 我們愛天父上帝。
       4. 我們愛聖子上帝。
       5. 我們愛聖靈上帝。
       6. 我們愛上帝的話語
       7. 我們愛上帝的世界。
       8. 我們愛上帝的福音。
       9. 我們愛上帝的子民。
       10. 我們愛上帝的宣教。

(以上根據大會頒發的中文版《開普敦承諾》)

        每一項承諾,都附有具體的解釋、說明。在第5項承諾中,突出了對聖靈工作的依靠,同時,也警告了“假藉聖靈之名的異端”。最為突出的,是第7項“愛上帝的世 界”,以此貫串了環保、種族、文化、貧窮、公義、法律等社會議題,並提醒信徒,這是個負面的世界,“我們不愛的那個世界”。在第8項“愛上帝的福音”裡, 講述了愛福音的故事——耶穌基督的故事,並且,一方面強調愛福音帶來的救恩憑據,另一方面凸顯愛福音帶來的轉變,就是有信靠、悔改和順服的人生。在第9部 分中,則把成功神學歸入偶像崇拜。

       雖然,洛桑大會形成的神學表述並非信經,更不是無誤的聖經,但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當代基督教會正統議會的信仰共識。願上帝使用洛桑大會,點燃更多的福音火炬。

註:

1. 2010洛桑大會,是20年來首次由國際洛桑運動及國際福音派領袖聯合主辦的,亦相信是在兩千年的基督教歷史上,將最多不同種族、宗派、行業的男 女聚集在一起的基督教聚會。據大會資料,逾4,000位與會者,代表了全球198個國家,幾乎涵蓋了所有的基督教宗派、所有年齡(4成參加者皆為20至 40歲),及各行各業人士。參 http://www.gospelherald.com.hk/news/wor_2256.htm
強烈推薦各位上網聆聽大會的信息(8種語言),
http://conversation.lausanne.org
2. Lindsay Brown的四重異象和期待:(1) 確認基督的獨特性和福音真理及教會的宣教使命。(2) 全方位為基督作見證,包括在不同地區,在社會和思想的各個層面。(3) 促成合作關係和友誼。 (4) 激發出有創意的新方案,既包含基督為中心的信息,又能落實道成肉身的善工(摘自大會新聞)。
3. 《北京牧長5人赴洛桑被阻,守望教會解讀緣由》 http://gospelherald.com.hk/news/chi_325.htm
4. 劉同蘇《天上事,百姓燈——評家庭教會代表參加洛桑會議的權利》 http://gospelherald.com.hk/news/edi_665.htm
《我們堅守的是什麼?——劉同蘇牧師再評家庭教會代表參加洛桑會議的權利》, http://gospelherald.com.hk/news/edi_667.htm
5. Doug Birdsall,《開普敦與未來》(摘自大會新聞)。

作者原從事科研和軟件工作,現任奧蘭多華人福音教會牧師,以及IIIM(第三千禧年事工)中文部協調人。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此路不通 ──評電影《拆彈部隊》

嚴行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conglinzm_744b      《拆彈部隊》(The Hurt Locker)一片是2010年奧斯卡獎的贏家,一舉囊括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在內的6個獎項。這部由凱瑟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所執導的影片,與她的前夫詹姆斯‧卡梅隆所導演的《阿凡達》,在頒獎式上對決,被人戲稱為“前妻戰前夫”。結果是,凱瑟琳勝了,成為了奧 斯卡有史以來第一位獲“最佳導演獎”的女導演。

真的無動於衷?

        為凱瑟琳贏得巨大榮譽的《拆彈部隊》,講述的是一個令人迷茫的故事。

        這部紀實風格的影片,向人們鋪敘了美軍的一支拆彈部隊,於2004年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浴血經歷。主人公詹姆斯是一位出色的拆彈專家,導演為他安排了一個 意味深長的出場──詹姆斯放出煙霧干擾戰友的掩護,他脫掉防護服,扔掉特製帽盔,甚至向焦灼關切他的掩護員放肆而懶散地伸出中指。當他最終老練地拆除炸彈 後,如同收工後的工人一樣,往車上一躺,鬆弛下來,燃起一支香煙。

        詹姆斯與美國電影一向推崇的個人英雄主義形象有很大不同。導演刻意表現 的並非一個大無畏的排彈尖兵,也不是一個危難關頭挺身而出、頂天立地、視死如歸的好漢。導演要告訴觀眾的是,戰爭中那種極端性的殘酷經歷,必將深刻影響人 的身心。她要挖掘的恰恰是一個普通人在戰爭中的存在,以及他的內心世界是如何因為戰爭而改變,從而永遠不可能回到從前。

        顯然,詹姆斯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兵。一次成功拆彈後,上校抑制不住讚許之情,問他拆過多少炸彈。詹姆斯開始不想回答,在上校不懈的追問下,他淡然報出了令人為之動容的數目:873。

       這個細節顯然告訴人:一方面,詹姆斯曾經800多次冒著死亡的危險拆彈;另一方面,詹姆斯並非像表面上表現的那麼滿不在乎,他牢牢記數著每一次歷險。與任何神經正常的人一樣,他對生死不可能全然無動於衷。

你是好樣的

       在一片焦土的伊拉克,戰爭似乎就是一切。鏡頭掠過之處,無非是瓦礫和垃圾成堆的市區、破爛不堪的建築物、廢棄的廠房、污水橫流的街道、寸草不生的荒漠,以及炸殘了一隻腳的小貓。飽受戰爭折磨的伊拉克人,或是淡漠、無奈,或是激憤、衝突,顯示著戰爭環境中的人生百態。

       那麼,在戰爭中,人的心又如何?是否也像眼前的環境一樣變得日益荒涼?

        鏡頭始終追蹤著詹姆斯,讓人近距離地瞭解他的工作、生活和內心。拆彈之餘,他在宿舍打電子遊戲;他與戰友搏鬥,發泄情緒,釋放壓力;他把玩拆彈之後留作紀念的引信等小零件,視如珍品。

        戰友從他那堆亂糟糟的零件中,扯出被一根鐵絲套著的婚戒。詹姆斯接過來, 以黑色幽默的口吻調侃道:“It will kill me!”(這東西可會要了我的命!)接著,他完全不帶感情地談起以前的婚姻生活,以及離婚後仍住在他家的妻子、孩子。

        婚戒與引信,對於詹姆斯是同樣的東西,都是差點要了他的命的東西。然而,在生活中,他不是一個好丈夫;在戰場上,上校卻告訴他,你是好樣的!比起失敗的婚姻生活,成功的拆彈經歷更讓詹姆斯感到值得活下去。

不是出於勇敢

       人的生命源於創造生命的主。上帝“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傳》3:11),因此人一生都在不停的追尋之中,尋找自己,尋找意義。這意義,是人真正安身立 命之境。詹姆斯也在尋找──雖然,他和一般人一樣,對此並沒有明確的意識。人一般確知“我不想要什麼”,卻並不清楚“我想要什麼”,詹姆斯同樣陷在這一困 境之中。他不想要那庸俗、無味的家庭生活。但是除此之外,他能要什麼?

       正是因為這一困境,影片揭示出詹姆斯的英雄行為不是出於勇敢,而是“People die all the time, why not me”,人反正隨時會死掉,我也一樣。介意也沒用,乾脆聽天由命。詹姆斯正是這樣將自己置於死地而後生,把生命交給機率。

        電影也確實表現了這種真實的戰爭實況。戰場上,死亡毫無預兆地襲來,消音子彈無聲中瞬間奪去一條活生生的人命。高速攝影下,彈殼從沙地上彈起,濺起細碎的沙粉,然後跳躍著落地。黑黑的彈殼躺在地上,如同死亡一樣空空洞洞。

        死亡,似乎活生生地顯示出生命的渺茫無著。在這樣的景況下,詹姆斯又能指望什麼?

以“不知道”結束

        當一個賣給詹姆斯DVD、自稱名叫貝克‧漢姆的伊拉克小男孩,被殺害做成人體炸彈後,詹姆斯怒在心頭,決意私自外出查找凶手。他翻牆誤入一位老教授家中,被教授夫人用鐵鍋打得頭破血流;倉惶逃回營地時,又被友軍摁倒在地……

        他與戰友分頭追擊敵人,戰友歐文受傷,差一點被抓走。詹姆斯在歐文的痛罵聲中,看他被抬上直升飛機。而最後一次拆彈,更是一次失敗的作業,詹姆斯攤開雙手, 無奈地向綁滿炸彈的伊拉克人道歉:“我沒辦法!對不起,對不起……”伊拉克人絕望地去拉他。詹姆斯狼狽逃走時,巨烈的爆炸將他掀翻在地。

        這一天,恰是詹姆斯結束作戰任務、返回美國的最後一日。影片從開始起,就不時打出38、36、33的日期倒計時。而這是最後一天。

        回程中,詹姆斯與戰友Sanborn在車內交談。鏡頭在兩人之間反復切換,一對生死相依的戰友,從未同時出現在一個畫面中,暗示出人與人的隔膜。

       Sanborn痛苦地說:“我討厭這鬼地方!炸起的碎片還差2英寸就割斷我的喉嚨,我差一點流盡血,像豬一樣死在沙土中……我,我還沒有兒子,我想要一個兒子……”

        詹姆斯安慰他:“你還來得及。”

       “不知道。”

        Sanborn接著問詹姆斯,你穿戴上防護服去拆彈,隨時得冒著死掉的危險。沒有人逼著你非得這麼幹,是嗎?

        “是的,是的。但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幹。你知道嗎?”

         “不知道。”

        他們的對話,都以“不知道”結束。他們是戰場上生死與共的戰友,然而,在靈魂的層面上,他們互不相識。

        Sanborn代表著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安穩的家庭,兒子,溫馨的生活。而詹姆斯曾擁有這一切,卻並不認為可貴。Sanborn與詹姆斯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這是後現代社會環境下的戰爭,多元文化已經改變了人的觀念,也改寫了正義、是非的絕對性。

        這也是他鄉的戰爭,拯救與入侵的界限變得模糊。

        這是後英雄主義的時代,那令人肅然起敬、屹立千古的英雄不再有了,世俗化的平面世界裡,只有普通人,沒有橫空出世的英雄。甚至,在不要英雄的地方,英雄反而顯得滑稽。

破碎的身影

        詹姆斯回到美國,回到常規生活裡。他明顯與環境不協調,超市的櫥窗玻璃折射出他破碎的身影,彷彿他被割裂的生命。他陪兒子玩玩具,鐵皮盒中跳出的小丑暗喻他 的存在。他對著尚不會講話的孩子喃喃自語:“你喜歡玩這個呀?你喜歡毛絨玩具、媽媽、爸爸、小睡衣?什麼都喜歡,是不是?等你長大了,你曾經喜歡的東西也 許會變得不再特別,就像這個玩偶盒,你會發現那只是一片鐵皮加一個人偶而已……到了我這個年紀,你鍾愛的東西也許只剩下一兩件了……對我來說,就只剩下一 件了。”

        鏡頭轉過來,是詹姆斯再次奔赴前線。詹姆斯做出了選擇,他選擇從常規生活中自我放逐,他要為毫無意義、沒有著落的生命找一個支點。詹姆斯清晰地感覺到,只有在戰爭中,他才能找到自我,才能實現他的個人價值。

        與影片開頭的懶散與玩世不恭不同,重返戰場的詹姆斯是明確的、堅毅的。這一次,他全副武裝,嚴肅、認真地走向拆彈處之地。他的表情頑強且莊嚴。此時,影片再度打出這支美國部隊回國日期的倒計時:365天。

另一種的虛空

        電影的開頭,出現過這樣一段文字:“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 for war is a drug.”意思是,戰爭常像毒品一樣使人極度上癮。導演似乎想以此作為影片的主題詞,替主人公詹姆斯的行為找到心理依據。

        然而,這是膚浮的。“毒品、上癮”一說,僅僅是詹姆斯的心理表象,是他欲罷不能的顯在原因。更深層次的問題,則是存在的意義。這是詹姆斯躲不掉的自我追問。他可以拆除現實世界中的無數炸彈,卻拆不掉可能引爆他內心世界的引信。

        上帝所造的人,與任何存在物的不同之處,就在於他有精神需求,是“有靈的活人”(《創》2:7,《林前》15:45),“叫人活著的乃是靈”(《約》 6:63)。因此,“靈”的需求是人最根本的需求,卻又是最難滿足的。正如17世紀法國思想家帕斯卡爾所說:“人的心中有一個洞,除了上帝沒有什麼能夠填 滿。”

        所以,詹姆斯在平時生活中找不到的東西,在沙場上其實一樣找不到。緊張危險的拆彈工作,只能讓他在短時間內遺忘空虛,讓他有一種充實、飽滿的幻覺。從這個意義上說,拆彈對於他,或多或少與毒品的功能類似。

        但這能帶來真正的安慰嗎?詹姆斯可以藉此“一生無憾”嗎?顯然,這是不夠的。《傳道書》清楚地告訴世人:“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傳》1:2),拆彈的充實感,亦被圈在“凡事”之中,不可能有決定性作用。詹姆斯在自己的人生中,僅僅發現了日常生活的虛空,他還沒有意識到,拆彈未 必不是另一種虛空。

心魂無處安頓

        本片以動感鏡頭為顯著特點,這種失常狀態顯示,影片中的人物已經無法按正常方式注視周遭事物,他們的注意力不停地轉移、分散,是片段的、不連續的,無法對周圍的存在產生整體感。這顯然是人自我意識逐漸喪失的過程。

        當詹姆斯返回美國,重歸正常生活時,鏡頭開始變得平穩。然而,此時我們竟發現,平穩鏡頭所表現的疏離、陌生感,幾乎比戰爭中的動感鏡頭更加讓人無法忍受。

那麼,到底何處是人的可依存之地?

      《拆彈部隊》不能給人任何答案。它只是深刻地展示了後現代文化處境中人的無所適從狀態,沒有英雄,沒有悲壯,戰場不可為家,家園空虛難處,意義無處捕捉,心魂無處安頓……

        導演沒辦法告訴我們向何處去。她所能做的,只是在戰場與和平生活的交叉處,安放了一塊“此路不通”的牌子。

        站在這個絕境,如果人抬頭仰望,將是救贖的起點。

作者在多倫多華人福音堂事奉。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得諾貝爾獎的羊

一禾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xpic9157        2010年的10月竟如此熱鬧,先是大陸作家、異議人士劉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網絡上頓時熱鬧起來。很短的時間裡,朋友就發來郵件,徵集基督徒簽名,對此事表示支持。幾天之後,中國基督徒前往南非參加第三屆洛桑世界福音大會被阻,事件及詳情也通過網絡傳播出來。

       中國政府發言人在公開場合接受記者提問時,對上述這兩件事情的表態,令我深感羞愧。羞愧不是因為又聽到那種扯著嗓子說話的腔調,而是因為經上說“屬靈的人能 看透萬事”,而我這個自以為渴慕靈性且對大陸瞭解較深的基督徒,臨到事情發生時,竟然還是感到驚訝。我不得不問自己:除了這種反應,你以為政府方面還會作 何應對?

(一)

        這兩天,妻子剛好在讀Henry Cloud寫的Changes That Heal(《改變帶來醫治》),她不時與我分享她的讀後感: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而來的;當恩典與真理同時出現,真實的自我才可能袒露出來,而且恩典必須 展現在真理之前。這是主耶穌在面對行淫的婦人時所告訴我們的:先是無條件的接納,然後有真理的指引,這是改變與治癒的唯一方式。當我們躺在神的手術台上, 真實的自我在恩典中被接納,才能經歷醫治,願意遵守真理的心也一同成長。

       闔上書本,我們驚訝地發現,許多我們熟識的人,包括我們自己,都因為生命中經歷了各樣的問題,而成為“病人”。甚至在信主之後,也僅僅是維持表面的基督徒生活,卻未更深地經歷神,翻轉生命,為他而活。

        我聯想到,人如此,那麼國家呢?比如中國,近現代以來持續處於生死存亡的巨大壓力下,幾乎沒有感受過白白的恩典,百餘年來總結出的最刻骨銘心的經驗,就是 “落後就要挨打”。“他”的不安全感和焦慮感,只有在全然接納中才能逐漸平復,否則真理對於“他”不過是律法。你批評“他”出席晚宴怎麼不繫領帶,“他” 索性當場把衣服脫了。

(二)

        2007年,妻子剛從大陸來美,就被邀請參加一個特別聚會。因當時“中國熱”的流行,那個聚會設定的話題是“一起想像50年後的中國”。

       “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妻子告訴我,當她聽著來自歐美各國的精英,意氣風發地描述中國的未來,她卻欲言又止,她的內心被太多熟悉而又混沌的現實所糾結。在阡陌縱橫的原野上,在一場頭腦風暴與無限暢想之後,中國像一隻已經走失的羊,任憑在座的人如何努力都找不回來。

       在美國,我常會遇見一些大陸或港台背景的精英人士,頻繁穿梭在中美之間。他們談論中國的方式,讓我很不厚道地聯想起一幅場景:動物園裡幾隻信仰進化論的猩 猩,懷著親近且厭惡的感覺,觀察著隔壁的猴子,同時揶揄自以為文明卻把同宗的族類關進籠子的人類,間或搔首自嘲兩聲:“我爺爺怎麼會愛上一個二流演員,竟 然為她爬上帝國大廈的尖頂?”(電影《金剛》)。

       這些人中不乏有信仰的,但比起關注靈魂得救,他們似乎更關注如何在教會中維持中產階級會 員身分。或許,這就是眼下這個時代最容易受到追捧的智慧。中國缺少行走的自由,固然不差;而美國,人們太過自由的行走,其實就等同於迷路。中國將形成哪種 新的意識形態固然是一大問題,美國能否回歸到神的路上同樣值得關注。中國既然那樣,美國也不過如此;錯誤是前人的,結局是後代的;分歧是宿命的,慾望是相 通的。我們能夠確定自己已經走出了一個地方,卻不知道自己將走向哪裡。

(三)

       以往,人經常收穫不想要的批評與指責,如今卻會收穫不想要的表揚與獎勵。美國《時代》周刊,就以“中國不想要的諾貝爾獎”為題,報導了劉曉波的獲獎。其實,這次獲獎並不代表什麼,它只是更加彰顯了中西方交流的錯位,並把這種錯位凸顯到一個不容忽視的位置!

       市場經濟是必須的,改革開放是繼續的,資本主義的掙錢方法完全可以為我所用,但中國至少在當下抱定了自己的邏輯:“穿別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人,堅持採取他們認為好的方式,想要影響中國。但當交流的基礎、交流的技巧,甚至交流的意願,都暴露出系統性障礙的時候,基督徒是不是應該勇敢地站出來,促進真誠的交流和接觸?沒有交流,談何關係?沒有建立關係,談何互動?

        當然,他一杯咖啡,我一杯茶,他滔滔不絕,我滔滔不絕,在同一份報告裡各自保留意見,從自己的臉上擦掉對方的唾沫——政治方桌前的方式,並不是理想的交流方式。理想的交流與溝通,是一個從各自的原點出發、走向對方的過程。

        面對鏡子,我們都能意識到,人之間的差別,根本就沒有大出同一個平面。我們都得接受一個滿是污跡的自己,我們全都虧損了神的榮耀。我們不過是既驕傲又可憐的人,不過是牛糞上的花朵,趁著季節托舉自己的美麗,彷彿不會枯萎一般地綻放。

        然而我們彼此交流的時候,我們卻想顯示自己與其他人處於不同的平面,想證明自己處於進化的更高階段。其實,猴子愛吃香蕉,猩猩愛吃香蕉,我也愛吃香蕉,人類永遠不必為了自己愛吃香蕉而感到遺憾,卻應該為了不知人性、不知被社會達爾文主義帶往何處而悲哀。

(四)

        我們以為交流是大腦的需要,其實,交流是根深蒂固的心靈需要。我的一位美國朋友John,住在北京,我與他一同出席過許多場合,每次他都能贏得大家的交口稱 讚。John的秘訣就是,因著心中的基督信仰,他努力走到交流的話語背後,嘗試理解他所對面的那些中國人,他們的開心與憤怒、焦慮與不安、緊張與激動。從 他身上我體會到,人與人的交流,表面上是理性的、知識性的,其實人最深刻的需要,是對方能理解我們的情緒。我明白了,觸碰靈魂,才能影響靈魂。

        一位中國來的訪問學者,從他抵達美國後的接機開始,到租房、買菜,當地教會啟動了“全陪式服務”,更邀請他參加英文輔導、聚餐、聚會、旅行。臨回國前,他對 教會的朋友說:“我相信,上帝在你們這裡是存在的,但在中國並不存在。或者說,在我們這一代人裡,他不存在。但我願意他在我們下一代人中間存在。我信不 了,但我一定讓我的孩子信!”這堪稱是這一代人的標準的告白。無限況味,盡在其中。

       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月亮在中國圓,也在美國圓。在同一世界,我們都如羊走迷,偏行己路。古今中外,人類恐怕有一大半的創造力,都用在為自己的迷路製造藉口上。而另外一部分精力,花在了錯位的交流上。是 羊,就該說羊的話,即使我們就是一隻得了諾貝爾獎的羊,即使我們是為了一隻得了諾貝爾獎的羊,即使我們是一隻頒發諾貝爾獎的羊。

(五)

       人在生命意義上的解放,不可能通過政治行動來實現——無論入獄還是出獄、改良還是革命。在全新的人出現之前,根本不可能出現新的國家。

       當許多人都期待中國發生改變的時候,人們忽視了神所看重的時間。沒有耐心,改變同樣不會發生。而改變之所以艱難,還因為中國的成長經歷,使其陷在受害人心理 當中,真實的自我已經分裂,對自我形象的判斷已經發生了巨大的偏差,有時壯碩得呼呼喘氣,有時又自憐得哀哀嘆息。外力作用在一個扭曲的結構上,自然無法產 生符合期待的結果。而神所要的接納,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呀?70個7次可以嗎?

(六)

       早晨的陽光穿過道路兩旁深秋的樹林,一樹樹的火紅與金黃,把車窗裝飾得如同畫框,而我竟瞬間恍惚了:是的,有人仍在坐牢,有人被困家中,中國的廉潔指數最新排名全球第78位,釣魚島風波又起……

        終於,我想到了我自己——我一生犯下的罪,像電影在我眼前播放。中國人貪戀權勢嗎?我也是。中國人好色行淫嗎?我也是。中國人愛物役人嗎?我也是。神無條件地接納了我,我則願意為愛而改變。

        罪在哪裡顯多,恩典就在哪裡顯多!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大學做訪問學者。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