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中國教會60年(一):神的帶領在哪裡?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謝文郁        抗戰勝利後,共產黨和國民黨逐鹿中原。到了1949年,雖然中國這片土地上仍有戰火硝煙,但對於每一個頭腦清醒的中國人來說,鹿死誰手已無懸念。         改朝換代已是定數,共產黨成為執政者。對此,中國基督徒有人歡迎,有人悲觀,有人疑慮。 基督徒應該如何面對新的當政者?教會何去何從?神是掌管歷史的主,歷史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帶領。那麼,神的帶領在哪裡? 新政府的態度         這一年,中國大陸有基督徒約100餘萬(不包括300餘萬天主教徒)。其中,84萬隸屬於西方宣教士建立起來的教會,其餘的則隸屬於地方教會(包括聚會所、耶穌家庭等)。          對於新政府來說,如何處理這100餘萬人是一件棘手的事。相對當時的4億多人口來說,這100餘萬是一個小小的數目。但是,從一開始,中國的基督教就背上洋 教的稱號,“和海外的西方列強有著不可分割的政治關係”。如何處理這100餘萬人,直接涉及新政府對西方列強的戰略關係。         新政府成立後不久,開始驅逐西方宣教士。1951年1月,教育部接管了所有接受外國津貼的大學、教會學校和醫院。1951年6月15日,上海《解放日報》公開宣稱,“教會學校”這個名詞已送進了歷史博物館。1952年之後,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就看不見公開的西方宣教士了。         政府還要切割中國基督徒和海外的聯繫。因為中國基督徒並沒有整體性地對抗政府,他們不少人對新政府充滿期望,並投身於新中國的建設中,所以新政府無意打擊他們。但是,有一點是很明確的,那就是,他們必須服從新政府的領導。         1950 年5月,總理周恩來先後3次接見基督徒代表,明確指出,基督教的最大問題,是和帝國主義的關係問題。他的原話是:“近百年來基督教傳入中國和它對中國文化 的影響,是同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聯繫著的。基督教是靠著帝國主義槍炮的威力,強迫中國清朝政府所簽訂的不平等條約,而獲得傳教和其他特權的。因此,中國 人民對基督教曾產生一個很壞的印象,把基督教叫作‘洋教’,認為基督教是同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分不開的,因而也就反對基督教。”         而且,周恩來強調:“今天美帝國主義仍企圖利用中國自己的宗教團體來進行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活動。”周恩來的這種說法,就是新政府對基督教的基本評價,也是政府處理基督教問題的基本原則。 吳耀宗橫空出世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新政府直接對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這攪動了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的歷史記憶,巨大的民族主義熱情開始湧現。如何處理好100餘萬基督徒,使之與海外隔絕,並融入中國新社會,對於新政府來說,就有了直接迫切性。         10 月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入朝參戰。中國基督徒如果不響應政府的宣傳,公開反對美帝國主義,那就等於他們確實是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工具。但是,中 國基督徒真能夠擺脫“洋教”的指責嗎?在和西方宣教士的長久交往後,要他們完全放棄積澱的西方情結,是符合神的心意嗎?        切割中國基督徒和西方列強的聯繫,在政府看來,主要在這幾個方面:一是斷絕經濟上的來往,二是組織上的獨立,三是思想上的改造。         這個切割是政府要求的,但是,要完成這個任務需要教會的配合。於是,人們看到了一場由政府主導的基督教“三自運動”。 […]

No Picture
事奉篇

感謝教會,饒恕教會——與如音姐妹談心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范學德 如音姐妹:        我讀了您在《舉目》50期上的《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我曾問過同樣的問題,我也失望過,我還在尋找的過程中,但上帝恩待了我。         大概都一樣吧,我們內心深處都有一個深深的渴望,渴望那完美無缺的天堂。正因為我們有這樣的渴望,所以,我們才追求;也所以,我們才失望,甚至絕望,因為,我們在人間看不到天堂。 我絕不再流浪         我是1991年秋,第一次接觸教會。那時我到美國不久。         在教會中有那麼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唱讚美詩,第一次聽講道,第一次查經,第一次被稱為慕道友,第一次聽牧師說:“讓我們低頭禱告!”我低頭了,但沒有禱 告。還有,在聚會結束後,第一次有那麼多的人來向我問好……我真的以為找到家了,疲憊的心從此可以安息,懷疑為信仰所代替,愛的洪流沖走仇恨和一切污垢。         但是,沒有多久,我就失望了。我在教會中看到了黑暗,並且,不止只一處,不是一時。         那時,我甚至為我在教會中發現的黑暗而自豪,認為自己目光銳利,正直,不虛偽,認為你們基督徒信了主也和我沒什麼大差別,半斤對八兩,五十步笑一百步,彼此,彼此。         過了很久以後,我信了主之後,我才問自己,我到教會來要找什麼?看什麼?得到什麼?上帝把我帶進教會的目的何在?         不錯,教會是有毛病,哪一間教會都有毛病。這些年間我去過許多華人教會,迄今為止,完美無缺的教會,我還沒有發現一個,一個也沒有。但我問自己,我到教會來,就是為了找毛病的嗎?如果我的眼睛只看得到垃圾,看不到別的,那麼,是我自己出毛病了,我把自己變成了垃圾筐。         天父要我看到什麼,聖子耶穌基督要我看到什麼?當聖靈感動我時,我在教會中看到的是什麼?我問自己。         慢慢我看到了,教會是“神的家”,是上帝賜我的家。生活在這塊大地上,神只給了我這一個屬靈的家園。         我本來也屬於無家可歸的族群,衣衫襤褸,心靈破碎,罪孽深重。然而上帝沒有嫌棄我,他祂把我從那群人中呼召出來。他祂說,孩子,回家吧!         如因姐妹,你知道嗎?當我在禱告中用兒語輕聲呼喚“爸”時,我淚流滿面。“爸,我找這個家找得好苦!”         從此立志,無論教會如何不完美,我絕不再流浪。         是主耶穌為我們在地上設立了教會。為了我們不再流浪,祂從天上流浪到人間;為了我們與上帝聯合在一起,祂在十字架上甘願自己與天父分離;為了我們的生,祂去死;為了我們純潔無瑕,祂自己承擔了我們的全部罪孽和污垢。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電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天嬰        中午接了一個電話,一位阿姨和我嘮家事。阿姨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憤怒,越說越有暴力傾向,越說越失態……雖然是在電話上,我仍能強烈地感到,她的心像沉睡了百年的火山被心中的恨激活,井噴般失控了。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沒有給阿姨任何具體的建議,也沒有給任何評論。但是,我提醒阿姨,在這些讓她氣憤的事面前,她是如何思考的?她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情緒?以及,到底是什麼引發了這樣的情緒?         我一直相信,人思考問題的態度和方法,決定了他會如何處理事情,也決定他的人際關係。正如《箴言》所寫:“因為他心怎樣思量,他為人就是怎樣……”(《箴》23﹕7) 本世紀初有一本非常有影響的小冊子《當人心思量》(As a Man Thinketh),作者James Allen牧師認為,人如何思考,決定了他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人的行為,是他思想種子開出的花朵。         我曾經神經質般地敏感,情緒常常一下子從天上跌進地底,無法自拔。而且,我一旦“藍色”(憂鬱)了,非要抑鬱夠了才願意出來重見天日。丈夫和周圍的朋友,因此吃過不少苦。         10年以前,S師母送了我一本《優質思考》。這本書讓我明白,正確、健康的思考方式,對一個人身心的健康有著何等重要的作用!        《優質思考》的作者艾奇柏.哈特(Archibald D. Hart)說:“仁慈的人擁有仁慈的思想,滿足的人擁有滿足的思想”,“思想是健康的,生活因此而健康……當思想瘋狂,生命也瘋狂”。         經過近10年有意識地注意自己的思考模式、處理自己的情緒,我真正地經歷了“喜樂的心是良藥”。        健康的思考方式不是與生俱來的,人最無法駕馭的就是自己的情緒。人被情緒驅使時,理性思考的能力就癱瘓了。在那一刻,所有的判斷和決定都像是萬花筒裡的圖案──疑惑,暈眩,不確定,易變。         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17:22)我們生活在一個前所未有的物質豐裕時代,這個時代的人也前所未有地注重健康和營 養。但是,人們卻很少關注自己的心靈健康,很少反省自己的思考習慣。因此,沒錢的人愁,有錢的人也不開心。失敗者抑鬱,成功者也身心交瘁。         James Allen牧師在《當人心思量》中說:人的思想,塑造他的性格。思想好像撒在花園裡的種子,它會扎根、生長、成熟、結果。人的每一個行為,都是他埋下的思 想種子的果實(我多麼希望和我通電話的阿姨,能脫離故有的思維習慣。如果她能“優質思考”,就不會成為情緒的俘虜,也不會被無名的憤怒和仇恨捆綁)。         健康思考的關鍵,是要知道自己情緒的流向,以及如何引導負面的情緒。我是衝動的人,我的靈性導師因此提醒我,每天必須花時間回想,回想在我普通、平淡的一天 裡,有什麼事讓我沮喪、嫉妒、仇恨、失望。然後,在禱告中把情緒交給上帝,求上帝的恩典把我從沮喪、嫉妒、仇恨、失望的深淵裡,帶到喜樂、讚賞、愛、盼望 的港灣。這不是所謂的“樂觀思考”(Positive […]

No Picture
事奉篇

金錢奉獻爲什麽要十一?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小灶 有必要死摳著1/10嗎?        我所熟悉的基督徒當中,在金錢奉獻的問題上有疑惑的人,多數都同意,基督徒應該在金錢上奉獻。多說兩句以後,甚至不少人也會同意,我們其實應該奉獻得更多, 而不只是1/10。因為畢竟我們的一切都屬於神,我們所謂的“擁有”最多不過是在管家或托管的意義上而言。他們的困擾主要在於,為什麼必須是1/10?死 摳“1/10”,是不是有點律法主義呢?         很多牧師、傳道,甚至神學教師,這時都會退一步,同意新約已經廢除了舊約中的律法規條,所以 1/10這個數字不具有約束力。神學修養更多一點的人,或許會談到律法的三重涵義,即道德律、民事律、禮儀律。“十一奉獻”因此可以在兩個層面來理解。在 道德意義上,它的目的就是提醒我們,一切都是屬於神的,因此我們應該對神有感恩的心,具體通過奉獻表達出來。而“1/10”這個具體數字,則被理解為屬於 舊約以色列人的民事或禮儀律,現在當然就不再有約束力了。這似乎就是“自由奉獻”的基本涵義。他們甚至會說,按照《哥林多後書》8章,奉獻應該是甘心的。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嫌1/10太多了,不甘心,那就少一點好了。少多少呢,您看作著辦吧!         當然,這一看著作辦,立刻又產生出一大堆問題。比如我現在還欠著債,可不可以等債還完了以後再奉獻?奉獻只是從固定收入裡出就可以了嗎?還是偶然的收入也要算?退稅的錢呢?借給別人還回來的呢?我只是學生,或者這筆錢本來也是別人愛心奉獻給我的,我再要奉獻嗎?        這最後一個問題還不能用舊約關於利未人把奉獻得來的1/10再奉獻的規定(《民》18:26),因為那是舊約律法。但這時或許我們會意識到一個尷尬,即我們 以號稱拒絕律法主義開始,結果最後問的全是律法主義者才會問的問題。這還得再加上另外一個尷尬:宣稱這種“自由奉獻”的人,最後奉獻的數目往往遠不足 1/10。為了避免有人被冒犯,筆者先在這裡坦白:我自己在信主後相當一段時間裡,就是這樣。         鑒於人心的詭詐(筆者就是其中之一),我想 我們必須先在這裡澄清一點。自由奉獻的確是聖經、特別是新約聖經的教導。但因為我們的罪,我們常常把它扭曲了。所以我們或許可以區分一個“與十一奉獻相對 立的自由奉獻”,和“比十一奉獻更多的自由奉獻”。下面更詳細地談談這個問題。 1/10能反映人的信心大小?         事實上,自由奉獻的這個“自由”,只能是在基督裡的,或者福音釋放我們所帶來的自由。如果我們把十一奉獻看作是律法的話,那麼我們思考十一奉獻和自由奉獻的 關係,其實就是思考律法和福音的關係。律法和福音從某個角度來說,的確是對立的。但是否它們就只有對立關係呢?聖經似乎不這麼認為。比如雅各談到律法的時 候,竟然說它是“使人自由的”(參《雅》1:25)。         這下很多人就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所以十一奉獻的問題其實是個 信心的問題。我們甚至可以引用先知來佐證──瑪拉基傳遞神的話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 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3:10)         但這麼一說,我們又開始糾結了:十一奉獻既然是個信心的問題,那意思是不是說,如果我信心到了一定程度,就奉獻1/10;但如果我信心還沒有那麼大的話,就奉獻得少一些,比如1/20?以後我信心更大,再奉獻比1/10更多。結果奉獻的比例就成了衡量我們信心大小的標度。         […]

No Picture
成長篇

獻心不是獻金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劉孝勇        “有些人耀武揚威地把奉獻丟在奉獻盤上,彷彿在說:‘瞧,上帝總算覺得舒服了吧!’……  上帝根本不需要你的任何東西,連你的一角錢也不要。你如果這麼做,是損害自己屬靈的福氣。你有權保有一切屬於自己的財物,但是這些財物不僅會腐朽敗壞,也終將毀掉你。” ——陶恕(A. W. Tozer,註1) 幾種奉獻觀         縱覽整本聖經可以發現,聖經談到奉獻時,著重的不是獻上了什麼,而是奉獻者的心。 獻金和獻心,到底有什麼關係?弟兄姊妹應該怎麼看奉獻?         有人以為,奉獻就是把“剩餘的”拿出來——自己先留下生活、教育、繳稅、娛樂的開銷,再把餘額的零頭拿出來奉獻——如果刨除去了所有的開支,還結餘220元,最後奉獻的多半是零頭20元。這種奉獻觀,叫做“剩餘奉獻觀”。         還有人,抱持的是“投資奉獻觀”,以為自己奉獻後,神一定要回報,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還有的人以為──奉獻得愈多,在教會中就愈有權利和影響力。這種觀念,應該可以稱為“權利奉獻觀”。         也有人視奉獻為一種榮譽,所以不少教會把奉獻者的姓名和金額登錄出來,甚至用貼紅紙的方式,介紹奉獻者對教會的貢獻。這是“榮譽奉獻觀”。         還有人持“責任奉獻觀”,認為“教會興亡,匹夫有責”,所有的會友都應該負起責任,讓教會生存下去……         上述的這些奉獻觀,是把神當成只配得剩餘資產的人,或是生意往來的夥伴、權利交換的管道、出名得利的工具……         很難苛責這些人,不是嗎?他們至少比那些沒有奉獻的人做得好。然而,聖經教導我們,神真正在乎的是人,是人的心,而不是人所拿出來的。 重在全心擺上         舊約的獻祭,不是只獻牛羊牲畜而已,而是要獻祭者全心的擺上。燔祭、平安祭、贖愆祭,都要求“無殘疾”的牲畜(參《利》1﹕1-17, 3﹕1-17, 22﹕18-30, 5﹕1-6﹕7)。         這種“完全”的觀念,還表現在要將祭牲全部焚燒(參《利》1﹕9),以及素祭時,以“初熟之物”代表“全部”農作物獻祭(參《利》2﹕14)。         這種“完全”的要求,來自於神,提醒奉獻者全心全人的擺上。難怪神悅納了亞伯的獻祭,卻厭惡該隱的(參《創》4;《來》11﹕4)。這也是為什麼先知彌迦, […]

No Picture
事奉篇

奉獻,這事甚難!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丘燕惠         神早已知道“奉獻”對我們是何等的困難,所以祂憐恤我們,允許我們以十一奉獻來試試祂。祂應許打開天上窗戶,傾福於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以此激勵同時也警誡基督徒。祂要求我們作忠心的管家。        檢視我們對神的信心,金錢常是試金石。         如果我們信得過神並且愛神,在奉獻上就會心甘情願,深信神能給我們的,必遠勝金錢帶來的成就、滿足和安全感。正如《希伯來書》13:﹕5所記“你們存心不可貪愛錢財;﹔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若我們明白天上地上一切都屬耶和華,我們會謙卑;若我們明白得貲財的能力是神給的,我們會感恩。         神也使用金錢來煉淨我們的品格、操練我們的生活。人總是把錢花在自己看重的事情上,所以,檢查一個人的支票簿和信用卡賬單,可以窺見他與神的關係、生活的優先次序等。         我事奉主將近30年,遇到許多信徒提出有關奉獻的問題。信徒的問題其實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與對神的信心有關,另一類則與對教會的信任有關。願藉《舉目》與大家分享,歡迎回應、討論。 問題一:十一奉獻是稅前還是稅後的?是扣除貸款、基本生活費之後的嗎?         你真要跟神算得這麼精準嗎?不要忘了,一切都是屬神的,我們只是管家。而且神所賜的,遠超過我們所需要的。         奉獻更是個人的敬拜行為,應該在所有支出之前,先分別出來,預備好獻給神。“十一”是神的命令,也是最起碼的數額 。 問題二:如果我不是領薪資的,是做生意的,要如何奉獻呢?         你可以憑信心奉獻,也可以開個奉獻專戶,或先按時定期奉獻,等結算損益時再補齊。這也算是信心的行為,相信神必按著你信心的大小賞賜你!         有一位從中國來的弟兄,信主不到3年,從事法拍屋生意。他參加了我們的“冠冕聖經觀理財查經小組”,學習到十一奉獻是神的命令,如果沒有遵行,便是奪取神的供物。他心裡非常害怕。         那時恰巧快到報稅的時間,他就連著幾天半夜不睡覺,結算營收,補足一年的十一奉獻。最終他開了一張幾千元的奉獻支票,投入教會奉獻箱,這才得了平安。         奇妙的是,他家並沒有因此缺乏。他們夫妻倆說:“經過這次的大陣痛,我家的十一奉獻,從此是輕省與喜樂的!” 問題三:既然神應許為我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我們,那我們是否可以以小博大,靠十一奉獻來發財?        這樣的心態、奉獻動機,顯然是不討神的喜悅,更非聖經教導。十一奉獻是對神的敬拜,神悅納心靈和誠實的敬拜,所以會敞開天上的窗戶,向我們傾福。         若我們起了“靠十一奉獻發財”之心,那真要去讀讀《提摩太前書》6:﹕10的教導: “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試金石—談金錢奉獻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吳迦勒        金錢是試金石。從對金錢的態度,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人品,看出一個人的人生觀。主耶穌告訴我們:“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太》6﹕24)“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太》6﹕21)         從錢財奉獻上,可以看出一個人是不是真正愛神。人若說自己很愛神,卻在金錢奉獻上不忠心,或小氣,那他所愛的,不是神,而是錢。        世人所事奉的就是瑪門,拜金主義者更是把金錢當作自己的神。有些基督徒也把金錢當作自己的保障,而不是依靠厚賜百物給我們的神。他們把金錢當作追求的目標,而不是積攢財寶在天上,所以在奉獻上捨不得,施捨時感到心痛。他們還沒有把上帝當作真神,而是當作財神。        基督徒必須有一個正確的金錢觀,才能在奉獻上做得讓神滿意。 一、十一奉獻為什麼難實行?        很多基督徒都沒做到十一奉獻。像溫州教會,基督徒是比較富有的,但是教會每個月的奉獻額,根本沒有達到十一奉獻。        為什麼信徒對神這樣吝嗇呢?我分析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1. 對新約的錯誤理解         與舊約明文規定不同,新約沒有明文規定1/10的奉獻額度,這使一些人以為可以隨意,想奉獻多少就奉獻多少。還有人找藉口,說新約聖經又沒有要求十一奉獻,十一是舊約猶太人守的,我們不用守舊約。         誠然,舊約裡許多條例是新約基督徒不用守的,如獻祭、節期、潔淨之禮等等,但是,對於金錢奉獻的重視程度,新約是與舊約一脈相承的。保羅在《哥林多後書》 中,就猶太聖徒捐錢之事,專門寫了兩章。保羅如此強調一件事,實在少見。這捐款還是給人的,那獻給神的,就更不用說有多重視了。         聖經裡對奉獻只有積極的勸導(如奉獻的話,神會賞賜,會報答),卻沒有消極的警告(不奉獻的話,神會如何如何懲罰),所以,對基督徒的推動作用不強——大家對神的應許信心不大,但對神的管教還是是挺害怕的。         我覺得很多基督徒奉獻就像中國人納稅一樣,中國人之所以納稅,不是因為遵守國家的法律,而是因怕罰。如果偷稅、漏稅不受制裁,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偷、漏稅的。正因為聖經裡沒有提到對不奉獻的人進行懲罰,所以很多人能省則省,從神那裡省下錢來,以為神不會計較。 2. 信徒的一些錯誤觀念 (1)錯誤的金錢觀         有些基督徒認為,錢是自己掙的,與神無關。其實聖經講得很清楚,得資財的力量是神給我們的,掙錢的機會也是神給我們的(參《申》8﹕18,《傳》9﹕11)。所以,歸根結底是神給了我們錢財,而不是我們憑一已己之力掙到的。         我們把從神而來的錢財,拿出1/10歸還神,這是理所當然的。有的人收入高,1/10是一筆巨款,所以特別捨不得拿出來。須知神只要1/10,他自己還有9 /10,怎麼能小氣呢?聖經的原則是,神給我們多,向我們要的也多。既然神祝福我們多,我們應該高高興興地多獻給神才是。 (2)信心不夠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Lady Gaga 和她的“救贖論”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王星然                “什麼?Lady Gaga也搞神學?”         沒錯!而且Lady Gaga,這位美國當紅女歌手,比當今任何一位神學家更具影響力! Gaga(以 下稱卡卡)擁有4千萬個臉書(Facebook)粉絲,1千萬個推特(Twitter)追隨者(她是推特現今的最大用戶,超過美國總統歐巴馬)。谷歌 (Google)選卡卡為2011年度藝術家,《富比士雜誌》(Forbes,亦譯為“福布斯”)2011年8月把卡卡列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藝人。         在富士比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排行榜中,Lady Gaga亦排名11,也就是說,就算和當今最成功的企業家、體育明星和政治人物總評比,Lady Gaga也毫不遜色。2011年她為愛滋病防治登高一呼,輕易募到20億美元。這種募款能力,讓許多政治明星和慈善團體羨慕不已。         卡卡那 “不驚人死不休”的百變造型(包括身著冷凍生牛肉片織成的晚禮服參加頒獎),有人崇拜莫名,有人罵到要死,但她總能不斷創造時尚界的新話題,攫取新聞媒體 的關注。 從行銷包裝的角度來看,卡卡是毋庸置疑的超級成功。當這麼有影響力的人,提出一個救恩神學論述,身為基督徒的你,想不想關切一下? 卡卡:“我是一個很虔誠,但又對宗教很困惑的女人!”         卡卡自己形容,她2011年的“群魔亂舞”全球巡迴演唱會(Monster Ball concert),是一場大型的“宗教體驗”,一場“流行文化的教會洗禮”。她的新專輯“天生如此”,則充滿了宗教符號。卡卡在“猶大”這首歌裡告解: “耶穌是我的美德,但邪惡如猶大才是我心之所向”;在“血腥瑪麗”這首歌裡,卡卡化身成抹大拉的馬利亞,大談耶穌的受難和她內心的掙扎,但語意晦暗,讓人 丈二金剛、不知所云;在“黑色耶穌+流行阿們”(Black Jesus + Amen Fashion)這首歌裡,卡卡搖著時尚大旗,暗喻耶穌其實是時尚教主。         10多年前,瑪丹娜也在她的MV裡玩宗教元素,還記得她那首倍受爭議的排行榜冠軍曲“宛如祈禱”嗎?用整張唱片來包裝個人宗教信仰(又不是福音專輯),且大賣特賣的,大概就卡卡一人了。卡卡自己標榜:“‘天生如此’( Born […]

No Picture
事奉篇

寫福音見證文章有感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姜洋        我與團契中的同工談論文字福音事工時,許多人對此都不感興趣。他們認為,不是人人都可以寫好福音性的見證文章的,這需要有很高的文學天賦。         鑒於有此種想法的基督徒朋友不在少數,在此我願意以一個福音寫作陣營中新兵的身分,表達自己一些淺顯的感想與體會,並鼓勵眾多福音寫作“潛水員”,大膽浮上水面,吐上幾個水泡,盡到自己的力量。         大約在3年前,在團契中一位姐妹的鼓勵下,我開始寫文章,分享自己對於信仰的感想。回首這段時光,我感受很深。不僅僅是因為文學水平很有限的我,做了以前想 都不敢想的事情──發表見證文章,更重要的是,我體會到了“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這句話的深刻含意。以下我從三個方面,來分享我的體會。 寫作目的         首先,我們要明確自己寫見證文章的目的。我的體會是,我們寫作有兩個目的:小的目的,是個人成長;大的目的,是福音廣傳。        就第一個目的而言,寫見證可以幫助我們整理自己的記憶、回顧信仰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酸甜苦辣、監督並省查自己的言行。         人的記憶會隨時間變得不可靠,而以文字的方式記錄下的,則是比較準確且富有細節的。例如,當我提筆,比較我信主前後的婚姻生活時,我會感激神為婚姻所設立的 戒律,因為我遵守後,得到了幸福與喜樂;而我的文章中記載下的、因驕傲自私所帶來的痛苦記憶,則促使我想起聖經中關於“愛”的教導……         無論是幸福還是苦難,都值得我們回憶,因為這些帶給我們反思與悔改的機會,促進我們的成長。         將之付諸文字,還可以幫助我們整理日常片段性現象的思維,明確自己的觀點,裝備自己。例如,如何看待自由、金錢,如何面對婚姻中的衝突、工作中的不順心等等。如此這樣,可以使我們在面對實際問題的時候,不至於手忙腳亂、無從下手。         就第二個目的──福音廣傳而言,見證文章是文字福音事工的重要部分。也許文章的影響力和效果,不像在福音佈道會上的呼召那樣一目瞭然和令人振奮,但就是在無 聲無息當中,幫助了很多迷途之人,回到正確的信仰之路上來;又或是幫助困惑的人辨析信仰的真偽,糾正在信仰上的偏差,同時也強固基督徒的信仰根基,見證主 基督耶穌的憐憫與慈愛,引領人享受主愛的甜美與自由……這些作用不可謂不重要。         也許,有人覺得,自己的一篇簡短見證不足為奇,不寫也罷。但,“不積匱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溪,無以成江河。”“小”是構成“大”的基礎,福音的廣傳也許就是在你我一點一滴的貢獻中拓展的。切記,永遠不要輕視自以為微不足道的小貢獻。 如何參與          明確寫文章的目的後,讓我們接著談談如何參與這項事工。我想可以分為3個階段: 1. 想要參與、敢於參與         我個人認為,“想要”和“敢於”,是參與這項事工的先決條件。許多朋友認為,“有文學天賦”才是先決條件。不少人認為自己文學功底很薄,而不敢嘗試寫作,人 為地製造了一個無形的心理障礙。然而,誠如愛迪生的人生名言:“天才是1%的天賦,加上99%的努力”,沒有人天生寫就一紙好文章,後天的努力是必不可少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帕蒂——北美主婦生活日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葉哈拿        帕蒂是70多歲的美國老太太,我在西雅圖一間長老會中認識了她。她和幾位美國老太太,在“國際婦女午餐查經班”中服事。她們實在都是平平常常的基督徒,但是她們的生命中,有一種我所羡慕的、說不出來的馨香之氣。因此,我非常喜歡去這個午餐查經班。 參加這個查經班的,大部份是新到美國的亞洲婦女。很多人的丈夫在華大讀書,所以午間有空,可以帶著小孩子來,吃吃午餐,聊聊英文,講講自己的心事,並且學聖經和禱告。 中午之前,帕蒂她們就會早早到達,預備好所有人的午餐。我們這些參與查經的亞洲婦女,通常是去了就吃;查經一結束,就離開。帕蒂和那幾位老太太,就一直這樣默默地服事我們。 來了個討厭的人         有一天,我們的查經班,來了一位中國人。她向我們介紹自己,她是國內某大學的教授,剛來華大,是訪問學者。不過很快,她就引起我的厭惡,其一是她的打扮,她 30來歲,卻掉了很多頭髮,前額空空的,但一點也不遮掩,也完全不化妝,坐在精心布置好的溫馨午餐桌前,實在是一大遺憾(有人甚至忍不住說,多看她會影響 食慾)。         她若是鄉下婦女,可以理解,但是一位大學教授,連基本的西方文明,都懶得遵守,就有點兒說不過去了。而且,作為同樣來自中國的女人,我覺得她這個樣子,在優雅的別國婦女面前,也實在很丟中國人的面子。         其二,這位女教授基本不會講英文,卻却喜歡把整個話題,都引到她的身上:她初來的生活困難、學習困難、對丈夫的思念……她常常打斷大家的談話,然後問:“你剛剛說的這個字,如何拼寫?”然後一定要老太太們寫在她的紙上,再掏出她的電子字典翻譯。         在查經查到一半的時候,她也會問:“某個東西哪裡買?你們可不可以幫我去買?”我們的查經,因為爲她,常常被打斷,變成超市討論,或初級英文學習班。         其三,她深知如何利用她的弱勢,得到別人的同情和幫助,為爲她辦事。才認識帕蒂幾天,她就要帕蒂開車帶她去辦一些證書。帕蒂70多了,眼睛都看不大清楚。         我氣憤填膺!肚子裡一大堆牢騷:全世界只有你是最重要的!你的事情就是最大的,別人都要圍著你轉!你是不是覺得美國人傻、好利用!……         因為爲她,我感到午餐查經不那麼麽吸引我了,我實在不想每次花兩個小時圍著她轉。不過我想,我還是得去,我得保護這幾位老人,可不能讓她太過分了。有我這個大陸妹在,她也許會收斂些。 烙在腦海的雨中畫        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帕蒂決决定全體一起去一個美麗的公園午餐。那裡有木桌子可以坐著午餐,孩子們也可以滑滑梯、打鞦韆。         到了公園,我們各自把準備的食物都放在公園的木桌上:幾位日本姐妹帶了可口的壽司,我帶了一盤中國式炒麵,帕蒂及幾位老太太帶了好多甜品和水果,還有人背了飲料來。大家把食物放在桌上,像往常一樣,準備快樂的分享。        等我們都放好了食物,謝飯禱告的時候,那位女教授像往常一樣匆匆趕來,找了桌邊最好的位子坐下來,開始大吃特吃,邊吃邊講她的事情。這一次她正好坐在我的邊上,所以整個午餐期間,我不得不忍著她的口沫橫飛和稀疏頭髮,真是一點食欲也沒有了。         午餐快結束時,天開始變色,接著就下起雨來。大家匆忙收拾帶來的東西,互道了再見,就直奔向自己的車子。        在淅淅的風雨中,我看見帕蒂站在那裡,沒有雨傘,女教授還在專心詢問帕蒂事情,完全忘記了風雨 。我就走過去,說了一句:“下雨咯了,趕快回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