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受難日,我為主預備墳墓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劉帝傑         編者按:“體驗式查經”是設身處地假想自己是聖經中某個人物。這是一個在不斷揣摩中,認識福音的活潑方式,並為日後嚴謹的釋經打下趣味的基礎。本文即是一個嘗試,在細節描述上混合了歷史常識與後代認知,再發揮個人想像力完成。           主耶穌從天上降臨人間,拯救人脫離罪惡。祂的受死與復活,是基督信仰的高峰,如“浸禮”是象徵基督徒與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          根據聖經,有很多人目睹耶穌的死亡與復活。然而,耶穌的埋葬,只有極少數的人近距離接觸。其中一位就是來自小城亞利馬太的約瑟。          以下的故事,以約瑟為第一人稱敘述。內容改編自《馬太福音》27:57-61,《馬可福音》15:42-47,《路加福音》23:50-54,《約翰福音》19:38-42。   一、暗暗跟隨與明明爭取           “有亞利馬太人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就暗暗的作門徒。他來求彼拉多,要把耶穌的身體領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了。”(《約》19:38)         這是一個幽暗的下午。這個下午,我決定棄暗投明。         跟蹤別人可以暗地進行,跟隨耶穌卻不應如此。這兩、三年,我跟隨耶穌,作暗中的門徒,實在有點內疚。我一直期盼有一天能光明磊落在人前見證。想不到今天就是那發生重大改變的日子。         自中午至下午,天色始終幽暗昏沉。我一直遠眺著在各各他山被羅馬兵釘死於十架的主耶穌。祂受鞭傷的身體,一直懸掛在木頭上,竟沒有人上前認領!我等待、等待、等待,為何那些貼身跟隨過主的門徒竟逃棄不顧?為何主的親屬也不敢出現?難道怕受誅連?         在眾叛親離的時刻,我不忍看見祂被漠視,被丟到亂葬崗,再任由鳥啄食。終於,我勇敢地跑到官府找彼拉多,申請領取主的身體。        深知這是一條不歸路,從此我的門徒身分要被揭露,更可能被官方登記。但只要回報主對我的捨命厚恩,即使日後被羅馬政府與猶太公會清算,我也在所不計。我只希望我的主葬得有尊嚴。         顫驚地,我踏入官府,怕被扣留,怕受酷刑,心中迫切祈禱上帝保護。申請並非完全順利,彼拉多要找百夫長證實耶穌已身亡,唯恐耶穌裝死,再自稱復活。等了好一陣子,終於得到批准,可領取主的身體。     二、為己保留與為主獻呈           “約瑟取了身體,用乾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墳墓裡,就是他鑿在磐石裡的。他又把大石頭滾到墓門口,就去了。”(《太》27:59-60)           […]

No Picture
成長篇

耶穌真的復活了嗎?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呂居          我們處於科學主義盛行的時代。向這時代的人(尤其是知識分子)傳福音,必須對聖經裡的神蹟有所交代。抽去了這些神蹟,基督信仰就蛻化為道德說教,耶穌基督也淪為聖人賢哲。耶穌基督的一些神蹟(比如死裡復活),屬於信仰的核心教義。如果在這些問題上不能認信,那麼很難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然而,做到這一點很難。近代自由派神學在信仰及實踐方面的軟弱,可以追溯到其在神蹟問題上的含混、妥協——甚至放棄原則立場,處於被動挨批、被文化精英嘲弄和蔑視的尷尬境地。   對理性時代懷疑主義的簡要梳理   ×施氏:讓渡於理性           近代自由派神學之父施萊爾馬赫(Friedrich Daniel Ernst Schleiermacher, 1768 – 1834),在18世紀末期寫《論宗教》的副標題是 “對蔑視宗教的有教養者的講話”(On Religion, Speeches to its Cultured Despiser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就是回應人文理性主義者的圍攻、嘲諷。康德之後(1724-1804),理性主義霸權擴張,上帝逐漸被逼退到虛無縹緲的形而上領域,施萊爾馬赫想借助“感覺”(Feeling),獨闢蹊徑,把上帝重新引回人文經驗領域。        這一神學轉向,幾乎影響所有的自由派神學都遵循這一思路。施氏借助“感覺”這一範疇,避開與甚囂塵上的“理性”直接爭鋒,在理性霸權的時代,為神學贏得一席之地。        然而,施氏理論的缺點也在於此。他把上帝所創造的世界,悉數讓渡於理性,使得信仰和神學始終處於邊緣地界。毫不誇張地說,整個自由派神學一直沒有擺脫“被有教養者蔑視”的處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新教長期缺失系統的自然神學理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由派神學無法對神蹟作出理性可以接受的解釋。 […]

No Picture
成長篇

回首向來蕭瑟處,縱有風雨更有晴 ——我與中國學人培訓學院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舒亞 悠悠五千載,莘莘學子心。 基督救贖在中華,恩澤我學人。 聖工辛苦事,主愛情愈深。 培訓學神恩膏在,吾輩成新人。 ——《中國學人培訓聖工紀念》           上面這首詞,作於2008年10月,以感謝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編註:http://edu.idscommunications.com/)設立開放式神學裝備事工。對於渴慕上帝話語、追求屬靈真理的主內學子來說,這種裝備方式,真是上帝祝福的管道。        回首接受學院培訓的日子,點點滴滴,歷歷在目。   既是恩典,就要珍惜           “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詩》65︰11)這是大衛傾心吐意的贊美。在他看來,耶和華以恩典伴隨他每一天,上帝的祝福填滿他前面的道路。        2008年6月,我被中國學人培訓學院錄取,成為2008秋引領式快班的學員,接受屬靈裝備、蒙受造就。我常想到大衛的這首詩,深感這是上帝給我的祝福和恩典。        既是恩典,就要珍惜。所有的課程、作業,學院所有的要求,我都盡力做好。我有12門必修課、6門選修課,絕大部分屬於理論性很強的課程,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閱讀、思考。對於我這樣以自學為主的學生而言,完成作業實屬不易。        開學不久,我便面臨考驗——我必須在很短時間內搬家。因為經濟條件有限,我不能在市區租房,就往來奔波於郊區尋找住處。一次次看房,一次次尋找,很快2週時間就過去了。課程積累下來,頓時覺得作業份量很重,我開始產生畏難情緒。我為此禱告,求上帝幫助。        聖經《希伯來書》11:6說:“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為到上帝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上帝,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這話是信實的。當我尋求上帝的時候,便得到祂的引領和賞賜。        一天,聖靈感動我,到河北燕郊看房。我心裡有些不情願,但看到房子符合我們“價格不高的新房”標準,就定下了。搬過來後,只等了2天,即開通了網絡,很快補上了拉下的課程!   帶領“自助透析”群體            2009年2月,我和妻子開始帶領一個“弱勢群體”,就是後來大家都知道的“白廟自助透析”群體。        在一個簡陋的農家小院裡,居住著從各地來的尿毒症透析病人。因為沒有錢,他們無法得到醫院的治療,只得用二手設備進行自助透析。和他們在一起,我看到了痛苦、失落、絕望、憤恨、積怨……        […]

No Picture
成長篇

兩個父親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王文龍 一        女兒南生小孩,我從美國去了加拿大。        沒想到女兒因生產意外,命懸一線。她全身插滿了管子,不能說話。小嬰兒嗷嗷待哺……         “孩子,別怕!有爸爸在,一切都能搞定!”我在女兒病床前這樣說。   二        女兒病危,我身為父親,又多年行醫,第一反應,是看到了醫院的不足:腹膜外剖腹產為什麼用腰麻,不用硬膜外?擇期手術為什麼會大出血?為什麼會發生羊水栓塞、昏迷……         面對醫院的諸多失誤,我抱怨,去找醫院講理、吵架,意圖引起醫院重視。最終發現,這樣做對女兒康復無益。         我太太是婦產科醫生。我們試圖從婦產科的角度找到解決辦法。可是,醫院該做的都做了。大出血、羊水栓塞、DIC(彌散性血管內凝血)、昏迷、休克、不排便、不排氣、急性腎衰……·哪一條都是要命的。醫學文獻記載,羊水栓塞、DIC搶救成功率幾乎為零!         無計可施的我,崩潰了。最後,我給女兒京打電話,尋求精神幫助。京說要鎮靜,要有信心,要全家和所有的朋友同心禱告,把一切交到上帝的手裡!        奇蹟發生了!我不知從哪裡來的力量,不再抱怨,不再垂頭喪氣,有了信心。        我們禱告後,上帝真的幫助了我們——女兒南竟然先後過了昏迷關、休克關、自主呼吸關,保住了生命!又過了感染關、腸管通氣關、腎衰關,主要臟器開始恢復功能!現在只是下肢水腫、血壓高、體力待恢復。        這是醫學上前所未有的。上帝使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三        一直以來,我遇到問題,先是抱怨別人做錯了什麼,看是誰的責任,然後靠自己的力量解決。我從沒有考慮到上帝,我只信自己。        上帝藉京的口告訴我:我雖為人父親,又是醫生,卻能力有限,千萬不要自作聰明!人是何等的渺小,萬事要靠上帝——我們的天父。   四        很多從中國來美的人,都認為是憑藉著自己的聰明,才有今日,所以目空一切,不認識上帝,更談不上信服、信靠。驕傲是進步的大敵,偏偏人都是驕傲的,遇事總覺得自己能解決。我就是如此。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摩西.尼波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封三 張子翊 登臨這毗斯迦山頂,有請蒼鷹 凌空、盤旋前方迦南地,且遍灑 四百七十年來釀成的鄉愁   鄉愁,是亞伯拉罕栽種的 垂絲柳樹;以撒、利百加相識的 田間向晚;以法他路旁   雅各立起的拉結墓碑 風沙掩埋了的 別是巴水井   這客袍,自出蘭塞那夜披上 不曾更換呢。四十年 結成的層層汗鹼,只當   涉足約但河,今日就可以消解、流入 喏,左前方的鹽海…… 罷了。   莫回頭走四十二站曠野路;莫再提 當年如何不肯稱為法老之子,不願 享受罪中之樂,不怕王怒   約瑟的骸骨,約書亞你且 葬埋示劍;基立心和以巴路山上 祝福或咒詛,你且宣佈   如暮天裡的一隻鵜鶘 我隱去……   註: 1. […]

No Picture
成長篇

李國鼎─台灣經濟奇蹟的締造者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莊祖鯤 良相佐國         當李國鼎先生(1910-2001)過世時,不但海內外華人為之同感哀悼,世界各國的政治、經濟領袖們,也都為這位他們稱之為K. T. Lee的偉人而同悲。高希均先生在他的追悼詞中,這樣說:        在今天這個只想出名,不想出力;只想作秀,不想做事;只想自家,不想國家的世代,李氏一生“創新”的言行,樹立了一個從政者的典範: 敢想、敢說、敢做、敢愛。         因為敢想,才能想得遠、想得深。因此李氏就不斷地提出新觀念、新政策。         因為敢說,才能說真話、說實話。         因為敢做 ,才能做得快、做得好。如果只敢想、敢說,而不敢做,那只是幻想和清談而已。李氏痴而不捨地積極推動開創性,以及有時具有爭議性的政策(如加工出口區及第六倫)。         因為敢愛,才能由所信基督教的愛心出發,愛國家、愛社會、愛眾人。他在晚年時沉痛地說過:我們的價值觀念,越來越走向“貪”,越來越缺少“愛”。        在專業知識上,他是通才中的專才,專才中的通才;在做事做人上,他既“能”又“廉”,既“勤”又“實”。         綜合來說,李氏一生所最令人尊敬的,還是他擁有高貴的靈魂─無法被腐化的操守、無時無刻不在的大愛、全心投入的專注、從不氣餒的使命感。          與李國鼎共事多年,又是他擔任財政部長時的左右手的李模,也說了兩句很有深意的悼詞。他說:         假如沒有KT李,台灣不會是這個樣子,         假如我們有多些KT李,台灣也不會僅是今天這個樣子。           李模還說,他很遺憾過去幾十年來,只看到少數幾位能切實守法的高級公務人員。但是,他也慶幸曾親自追隨過像李國鼎先生這樣有守有為的好官!他說當年財政部各單位臥虎藏龍,人才濟濟,除了KT之外,就沒有一個人能把他們的力量結合起來,也只有KT能逼著他們晝夜辛勞而無怨言。         […]

No Picture
事奉篇

孤獨的牧羊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李東光         毅剛被太太溫柔的聲音喚醒。他使勁揉揉雙眼坐起身來,覺得太陽穴在一跳一跳的疼。快到天亮時,他才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卻被妻子叫醒了。        最近一段時間,他總是忙到半夜,剛入睡,又醒了過來。看看床頭櫃上的鬧鐘,時間多半是2點,然後就很難再入睡了。        “幾點了?”他問。“快7點了。8點鐘我們還得趕到教會呢!”教會那幾位領袖嚴肅、審視的神態,頓時浮現在他眼前,還有好幾位弟兄姐妹對他的批評……“唉!真的不想去教會啊!”他沮喪地說。“快別說傻話了,你怎麼能不去教會呢?”妻子像哄孩子一樣地哄著他。         是的,他怎麼能不去教會呢?他是這家教會的牧師。   蜜月期          3年前,毅剛從神學院畢業。當時一起畢業的好幾位同學,都還沒找到服事的工場,他卻得到了這家教會的聘用。同學們都挺羨慕。        這家教會看重的是毅剛讀神學前在大學教書的背景。正好教會坐落在大學城,教會長執希望毅剛在校園事工上大有作為。         毅剛則喜歡小城的環境、教會不大不小的規模——100多人。再多了,毅剛怕難以牧養。畢竟他信主才10多年,是人到中年後,放下工作去讀神學的。         他聽說,這個教會的上一個牧師,是因為沒有處理好與長執會的關係,而被迫離開的。但是他心中有強烈的責任感:這是上帝交託給他的使命。只要自己忠心服事、恆切禱告、謙卑虛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於是,他帶著美好的憧憬,舉家遷到了這個小鎮。         剛剛到任時,皆大歡喜。在“蜜月期”裡,笑容、問候、關心伴隨著他們。毅剛提出的辦教會會刊、小組長培訓計劃、主日學課程安排等,長執會都通過了。他感到前景一片光明。        可是,接下去他推廣門徒訓練,號召同工每週六清晨來靈修聚會時,感受到了阻力。長執會主席陸長老在會上提醒他,不要總是用人的辦法來搞活動,應該顧念弟兄姊妹工作、家庭的負擔。星期六是許多弟兄姊妹僅有的家庭時間。他們要送孩子去各類特長班、補習班,還要買菜、洗衣服,不能再加碼。         毅剛看到時機尚未成熟,就暫緩實施。不過,他不認為這是在搞人為的活動。沒有門徒訓練、靈命成長,信徒的生命怎麼會有見證?教會的宣教,怎有根基?週六早晨無法犧牲,那麼哪一天更合適?他想:再等等,不要急於求成,傷了感情。不過他仍然認為,帶領教會的屬靈操練,是他的使命。   三年苦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漸漸發現,問題比原來想像的,複雜得多。        首先,教會中的青壯年群體,與年紀比較大的群體,在敬拜形式上有不同要求。青年團契提出,在敬拜中採用相對活潑的形式,再使用一些現代歌曲,包括小敏的歌,因為來自大陸的年輕人都很喜歡。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渾身散發著自卑的氣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吉鳴        我很喜歡女高音歌唱家蕾妮·弗萊明(Renee Fleming),她唱的《茶花女》更是讓我難忘。        我買了她的一本自傳,叫《心裡的聲音》。書中真實地記錄了她成為歌唱家的過程。其中寫到,她試唱屢屢失敗,“我渾身散發著自卑的氣息。我還……要選一些高難度的曲目來炫耀自己。”當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能力與不足,選適合自己的曲目時,她才漸漸有了自信,也開始贏得工作。        我們每個人都可能和她有相似的經歷:為自己的弱點而自卑,希望掩飾自己的弱點(卻欲蓋彌彰)……然而,我們不必如此。至少,作為基督徒,我們有一位完全接受我們的救主,祂已經為我們釘了十字架,洗淨我們的罪,給我們新的生命,使我們有勇氣做真實的自己,並且成長。正如《照我本相》一歌所唱:         “照我本相,你肯收留,賜我生命,赦我愆尤;你既應許,必定成就。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作者現居洛杉磯,在好萊塢從事編劇製片。

事奉篇

為了“以少博多”? ——關於奉獻的錯誤教導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陳真          許多教會在收奉獻時,採用了許許多多的技巧,給教會增加了不少“收入”。然而仔細推敲,這樣的“收入”,並非上帝喜悅的。        筆者在一間教會任主日學老師時,經歷過以下這些:        教會講臺強調,奉獻就一定發財!每堂聚會都安排同工拿著奉獻袋先去收奉獻,不管聚會的性質和類型。         教會採用各樣技巧推動奉獻。比如安排人做見證:以前我是如何窮困,自從我開始十一奉獻,上帝祝福我的財務,現在我多麼富足!……        教會告訴同工,收奉獻時,螢幕上要投影《瑪拉基書》3:10:“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不要投影《哥林多後書》9:7:“……不要作難,不要勉強,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上帝所喜愛的。”         因為,《瑪拉基書》3:10講的是舊約律法,包含“應當”二字,暗示奉獻是上帝要求的。《哥林多後書》9:7是恩典時代的教導,聽的人可以從字裡行間找到理由,拒絕奉獻。         另外,《瑪拉基書》中的“祝福無處可容”,可以激發信徒“以少換多”的熱情。而《哥林多後書》中“上帝所喜愛”的應許,太寬泛了,不如“祝福無處可容”來得實際。         這樣一來,教會的收入大大增加了,但是這是上帝願意看到的嗎?要弄清楚這個問題,必須先明白奉獻的真實含義和基本原則。         第一,奉獻應該出自人的感恩。人從上帝領受了陽光、雨露和各種恩典,將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獻給上帝的家,讓神職人員衣食無憂,讓教會有經費展開各種事工、傳福音等等,是應該的。        然而,奉獻應當是自願的,不應當勉強。上帝給人自由意志,也讓人選擇與祂同工。教會教導奉獻的真理是必須的,但是如果勉強人奉獻,就不符合《哥林多後書》的教導。        第二,奉獻的動機要正確。如果奉獻是為了以少博多,上帝不悅納。就像上帝子民的祭物中帶酵,就會被上帝憎惡。        第三,奉獻是蒙福的,但不一定在錢財上。如果教導信徒,向上帝奉獻就能增加收入,而實際上並未如此,信徒就會開始懷疑上帝的慈愛,和上帝應許的真實性,會疑惑,會抱怨。        如果這個時候給予正確的教導,也許還能引導信徒走出信仰的誤區。可悲的是,有些教會給出了更錯誤的教導:這是因為信心不夠,貧窮的咒詛沒有破除,奉獻還不夠多……這些可憐的羊,終於徹底陷入了妄求和妄想!        如果為了收取高額奉獻收入,規避奉獻的真正涵義,謬講奉獻的真理,把耶穌變成了財神,這樣的後果非常可怕,因為信徒在拜假基督!   作者現居廣東深圳。法律本科,自修心理學,為心理諮詢師。

No Picture
事奉篇

原來我是問題——一位80後校園工作者的成長經歷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希雅          2004年,一個長得高大、黝黑的小夥子,從南方某省的一個偏遠小山村,考進了全國頂尖的學府,成了全村的驕傲。        他的大學生活如魚得水。他成績很棒,進了學生會,同學信賴他,輔導員看好他。他以為大學生活就是這樣,但他內心隱約覺得空虛,孤單。對未來的迷惘,時常籠罩在他心頭。        他姓陳,名字中有個波字,因此大家都喊他波波。   答案是有力的         一次,波波到同學的寢室串門,聽到一位師兄談基督教。出乎意料,那人說的基督教,並不是波波以前所以為的,而是很有邏輯。        後來幾次在校園遇見那位師兄,彼此友好地打招呼。後來師兄問他,願不願意更多瞭解基督教?他點了點頭,邀請師兄去了自己的宿舍。師兄坦誠地分享了自己的信仰,波波聽後只有一個想法:如果真的有那麼一位上帝,祂憐憫我,祂願意付出很大的代價愛我,對我當然是好事。我應該試著去瞭解祂!        師兄邀波波參加了校園團契。波波和其他幾位大學生,一起學習《羅馬書》和聖經其他的書卷。他開始瞭解上帝的創造、人的罪、人在罪面前的無能為力。人必須憑著信心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活出不一樣的生命……         波波被“震懾”了。這麼多年來,他的生命以及外在的世界,就像一團迷霧,讓他困惑。現在聖經不僅解釋了他所觀察到的生活、世界,而且提供的答案是有力的,是完全可以說服他的。         這種理性認識的建立,讓波波覺得很踏實。不久,他參與了孤兒事工,聽到更多基督徒分享生命的故事。他第一次清楚的認識到了“恩典”。原來,人平安長大、有健全的家庭、良好的教育,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乃出於上帝的恩典。原來,在他認識上帝之前,上帝已經給了他豐盛的恩典……         他向上帝敞開了心!他決心完完全全地跟隨上帝。   家裡最需要什麼          2008年,他即將畢業,開始找工作。小組查經正好查到“要效法耶穌的樣式,活出光明之子的身份”。這使他檢視自己的生活。他問自己:“我是不是帶著一種渴慕上帝、敬畏上帝的態度生活?”        他停下找工作之事,禱告,求上帝給他正確的動機。上帝讓他看到了校園的需要。在校園服事,成為他找工作可能的選項。他越禱告,就發現這個可能性越大。周圍的同工也鼓勵他。        然而,他擔憂他的家庭。他家是農村的,父母從小就告訴他,他是全家最大的期望。全家都很愛他,希望他能出人頭地。他也一直告訴自己:“我必須成功,為家庭帶來榮耀!”        他知道他的人生、他的每一個決定,都會給家庭帶來很大影響。他把自己的掙扎帶到上帝面前。在禱告中,上帝告訴他,只有上帝才是他全家的主。他的決定或許可以影響到家人,但他並不是家人的主宰。他內心也深知,父母真正需要的,並不是他的成功,因為他的成功不能帶給父母生命的改變。父母有很多需要,物質的、情感的,但他們最需要的是生命的改變。只有生命改變,他們才能從那些苦毒、無望中出來。上帝讓他看到,什麼才是對一個家庭的真正的祝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