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H66

受難日,我為主預備墳墓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劉帝傑

BH66-44-7374-圖1:russian icon Entombment of Christ.註        編者按:“體驗式查經”是設身處地假想自己是聖經中某個人物。這是一個在不斷揣摩中,認識福音的活潑方式,並為日後嚴謹的釋經打下趣味的基礎。本文即是一個嘗試,在細節描述上混合了歷史常識與後代認知,再發揮個人想像力完成。

 

        主耶穌從天上降臨人間,拯救人脫離罪惡。祂的受死與復活,是基督信仰的高峰,如“浸禮”是象徵基督徒與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

         根據聖經,有很多人目睹耶穌的死亡與復活。然而,耶穌的埋葬,只有極少數的人近距離接觸。其中一位就是來自小城亞利馬太的約瑟。

         以下的故事,以約瑟為第一人稱敘述。內容改編自《馬太福音》27:57-61,《馬可福音》15:42-47,《路加福音》23:50-54,《約翰福音》19:38-42。

 

一、暗暗跟隨與明明爭取

 

        “有亞利馬太人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就暗暗的作門徒。他來求彼拉多,要把耶穌的身體領去。彼拉多允准,他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了。”(《約》19:38)

        這是一個幽暗的下午。這個下午,我決定棄暗投明。

        跟蹤別人可以暗地進行,跟隨耶穌卻不應如此。這兩、三年,我跟隨耶穌,作暗中的門徒,實在有點內疚。我一直期盼有一天能光明磊落在人前見證。想不到今天就是那發生重大改變的日子。

        自中午至下午,天色始終幽暗昏沉。我一直遠眺著在各各他山被羅馬兵釘死於十架的主耶穌。祂受鞭傷的身體,一直懸掛在木頭上,竟沒有人上前認領!我等待、等待、等待,為何那些貼身跟隨過主的門徒竟逃棄不顧?為何主的親屬也不敢出現?難道怕受誅連?

        在眾叛親離的時刻,我不忍看見祂被漠視,被丟到亂葬崗,再任由鳥啄食。終於,我勇敢地跑到官府找彼拉多,申請領取主的身體。

       深知這是一條不歸路,從此我的門徒身分要被揭露,更可能被官方登記。但只要回報主對我的捨命厚恩,即使日後被羅馬政府與猶太公會清算,我也在所不計。我只希望我的主葬得有尊嚴。

        顫驚地,我踏入官府,怕被扣留,怕受酷刑,心中迫切祈禱上帝保護。申請並非完全順利,彼拉多要找百夫長證實耶穌已身亡,唯恐耶穌裝死,再自稱復活。等了好一陣子,終於得到批准,可領取主的身體。

   

二、為己保留與為主獻呈

 

        “約瑟取了身體,用乾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自己的新墳墓裡,就是他鑿在磐石裡的。他又把大石頭滾到墓門口,就去了。”(《太》27:59-60)

 

        獨挑大樑,絕不容易。幸好有主內朋友,猶太官員尼哥底母的拔刀相助。

        說來有趣,尼哥底母如我一般,也是暗暗作門徒。他極其明白我的內心——一面受外間政治壓力,一面受內裡良心責備。

       當我將主的身體搬到家中不久,尼哥底母便到來。他以素常的暗號叩門,我立刻打開大門迎接。“啊,尼哥底母,你家僕人抬的是啥?”

        尼答:“這是沒藥,這是沉香,用來塗抹主身體的,我總共帶了100斤來。”

        我直言:“啊,這些沒藥、沉香,可價值不菲!你對主實在慷慨。太感謝了!”

        他連忙解釋:“不用客氣,用在尊貴的主身上,值得!約瑟,你比我更慷慨。你獻出你為自己預建的大墳墓,是用整塊磐石鑿成的,工藝卓越,價值更昂貴。”

        我點點頭:“誠如你所言,用在主身上是頂值得的。祂為拯救你我的罪,甘願從天降世,受苦、受辱,最後受死。”

       尼:“唉,主的死真叫我傷心。不過,我記得那夜,當我詢問主永生之道時,祂好像清楚地宣示,祂死後3天必然復活。我相信,你送給主的墳墓,很快就會成為空墳,到時你可收回,未來再自用,絕不浪費。”

       我:“既送出給主,我絕不會收回,好叫後世永有此空墳,作為復活的有力證據。”

       尼:“真是卓見!你這捐贈,可能日後歷代歷世的考古學家、宗教學者都要多謝你,提供這特定場地助他們驗證主的復活呢!”不過,我有一問題:你來自亞利馬太,距耶路撒冷有20哩之遙(註)。我們民族向來求落葉歸根,為何你反而在這麼遠的耶路撒冷城,預購了一個大墳墓?”

       我:“這是一個秘密。”

       尼:“是否你知道大城市地價會攀升,藉此投資保值?”

       我:“當然不是!因為主教導我們,凡事要有計劃,常作準備。”

       尼:“我想知道更多一點。”

        我:“我們若要回應主的犧牲大愛,不能隨緣樂助、隨機應變、隨感而發。既然主有計劃地救贖世人,我們也要有計劃地回報主。記得十童女的比喻嗎?她們不知新郎什麼時候到,所以隨時準備著燈油。同樣,我不知主何時進入救贖事工的高峰,所以我便在主經常活動的耶路撒冷,準備了墳墓,以備不時之需。”

        尼:“謝謝你甚具啟發性的分享,使我懂得有計劃的以行動回應主的愛,而不是只停留在理念與言語層次。”


三、趕急交差與認真細心

 

         “約瑟買了細麻布,把耶穌取下來,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磐石中鑿出來的墳墓裏,又滾過一塊石頭來擋住墓門。”(《可》15:46)


        今天是預備日,要在安息日太陽平西前,完成一切,包括清潔主的身體、塗抹香膏、用布包裹、送進墳墓,封蓋墳穴。很多人對去世親屬也未能此貼身、費力料理,但因主的厚愛,我樂於盡心盡力。

        程序不少,但絕不能敷衍交差。必須認真、細心,且絕不能耽延至安息日後才埋葬,因為主要在7日的頭一日復活,即後來的主日,都是紀念主的復活。

        當不少人與主劃清界限或四竄匿藏時,幸好有尼哥底母助我,依時完成了眾多程序。   

         終於妥當安葬主之後的晚上,我靜下心來,在書房閱讀到《以賽亞書》53章有關彌賽亞的預言時,竟驚訝得站起來,只見:
       “人還使祂與惡人同埋;誰知死的時候與財主同葬。”(《賽》53:9)

       原來自己竟配合了先知在700多年前寫下的預言,令主的身體沒有與邪惡罪犯同埋在亂葬崗,而是尊貴地安葬在富人花園的大墳墓中。
        我只是小人物,竟然被上主選用,成就預言!可見,不管是大組織的小職員、大宗派的小信徒,還是大家族的小媳婦,只要願意被主使用,主會呼召,為衪成就人類歷史大事!

 

註:Walvoord, John, etc.,ed.,The 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Wheaton IL:Victor Book, 1983), p.191.

 

作者為美國Temple大學傳播碩士,現居華盛頓州,任市場拓展高級經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

耶穌真的復活了嗎?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呂居

BH66-46-7374-圖1-耶路撒冷相傳的耶穌墳墓.R20         我們處於科學主義盛行的時代。向這時代的人(尤其是知識分子)傳福音,必須對聖經裡的神蹟有所交代。抽去了這些神蹟,基督信仰就蛻化為道德說教,耶穌基督也淪為聖人賢哲。耶穌基督的一些神蹟(比如死裡復活),屬於信仰的核心教義。如果在這些問題上不能認信,那麼很難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然而,做到這一點很難。近代自由派神學在信仰及實踐方面的軟弱,可以追溯到其在神蹟問題上的含混、妥協——甚至放棄原則立場,處於被動挨批、被文化精英嘲弄和蔑視的尷尬境地。

 

對理性時代懷疑主義的簡要梳理

 

×施氏:讓渡於理性

 

        近代自由派神學之父施萊爾馬赫(Friedrich Daniel Ernst Schleiermacher, 1768 – 1834),在18世紀末期寫《論宗教》的副標題是 “對蔑視宗教的有教養者的講話”(On Religion, Speeches to its Cultured Despiser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就是回應人文理性主義者的圍攻、嘲諷。康德之後(1724-1804),理性主義霸權擴張,上帝逐漸被逼退到虛無縹緲的形而上領域,施萊爾馬赫想借助“感覺”(Feeling),獨闢蹊徑,把上帝重新引回人文經驗領域。

       這一神學轉向,幾乎影響所有的自由派神學都遵循這一思路。施氏借助“感覺”這一範疇,避開與甚囂塵上的“理性”直接爭鋒,在理性霸權的時代,為神學贏得一席之地。

       然而,施氏理論的缺點也在於此。他把上帝所創造的世界,悉數讓渡於理性,使得信仰和神學始終處於邊緣地界。毫不誇張地說,整個自由派神學一直沒有擺脫“被有教養者蔑視”的處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新教長期缺失系統的自然神學理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由派神學無法對神蹟作出理性可以接受的解釋。

       重提這一問題,對於今天的中國社會意義重大,因為西學能東漸,主要就是因為中國的社會精英大體接受了西方的科學理性思維。施萊爾馬赫在兩百多年前所面對的問題,也是今天的中國基督徒所面臨的問題。倘若我們無法在這個問題上有所突破,那麼基督信仰就無力進入公共領域,也難以擺脫被精英嘲諷、排斥的境遇。

       當然,我們可以用“屬靈的輕蔑”回答那些文化精英:十字架的道理,本來就不是為智慧人、文士、辯士預備的。唯有那些愚拙、謙卑的人,才能夠接受、明白(參《林多 》1:18-31)。

        只是,並非所有的文化精英都是驕傲、頑固的。他們也有人像尼哥底母一樣虛心求道,像保羅一樣赤誠、火熱地追求真道。對於這樣的人,我們有責任“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彼前》3:15)。

 

×費爾巴哈:火河

 

        其實,在神蹟這個問題上,理性主義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對客觀歷史性神蹟提出嚴重質疑,另一方面也能刺穿主觀臆造的迷信神話。

        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編註:Paul Johann Anselm von Feuerbach, 1775-1833)在《論基督教的本質》中說:“(在信仰問題上),任何崇拜的客體,都只不過是崇拜者自身屬性的投射。他所謂的神,不過是他自己的思想與性格” ( 註1)。

        這是費爾巴哈作為無神論者,對信仰提出的嚴峻挑戰。按照這一思路,所有的“神學”都被貶為了“心理學”。所有的“神蹟”,都不過是崇拜者一廂情願的臆造,不具有客觀內容。

        “費爾巴哈”的德語意思是“火河”。按照費爾巴哈的理論,任何“神蹟”必須先淌過這條火河,才能建立起客觀真實性。絕大多數宗教的“神蹟”,都被這條“火河”烤得原形畢露,化作青煙消散。唯有“耶穌復活”這種具有歷史客觀性的神蹟,可以經受這條火河的考驗。由此可見,理性主義對於廓清迷信的霧霾,居功至偉。

 

×笛卡爾:我思故我在

 

       淌過火河的歷史性神蹟,仍然曝露在理性懷疑的刀鋒之下。從笛卡爾(1596-1650。編註)以降,近代西方哲學一直被極端懷疑論所折磨——近代文明從懷疑開始,並由懷疑催生。

        笛卡爾在《沉思錄》裡,不斷質疑感官知識的真實性,甚至懷疑“我”對整個宇宙的感知都是由惡靈操控的幻像。在認知世界被懷疑風暴橫掃之後,唯一確定、不容懷疑的,是作為認知主體的“我”。因為,無論是真是幻,總有一個“我”在那裡思考。即便被迷惑,也有一個“我”在那裡作為被迷惑的對象(註2)。

        這就是笛卡爾“我思故我在”的哲學頓悟。“我”作為確定的主體存在,成為構建近現代西方哲學的公理性基石。

        只是,“我”作為思維主體,還是一塊人文的、相對的基石。和摩西在《出埃及記》所遇見的“自有永有的絕對他者”,差距甚遠。

        這是近現代西方哲學的基因缺陷,導致後來懷疑主義、相對主義、虛無主義,成為沉屙頑疾,久治不愈。

 

 ×休謨:極端懷疑主義

 

        笛卡爾的懷疑主義,在休謨(David Hume,1711-1776。蘇格蘭的哲學家、經濟學家和歷史學家,影響蘇格蘭啟蒙運動及西方哲學歷史)那裡又發展出新的篇章。休謨的極端懷疑主義,甚至質疑兩個撞球之間的因果聯繫,認為它們中間所謂的“因果”,不過是人類大腦的一種思維習慣。儘管“因”和“果”之間有著日常經驗上的恆常關係,但無法由此建立兩者之間的必然聯繫 (註3)。

 

×康德:主、客體二元分

 

        休謨對因果常識的質疑,幫助康德從“教條式的麻木”(dogmatic slumber)中驚醒過來,開始重新省思人類理性對外部世界的認知,從而引發了認知哲學的“哥白尼式革命”,即把原先的“常識性客觀範疇”,如時間、質量、數量、因果等,都歸結為大腦先驗的主觀範疇。人類的大腦把這些先驗範疇強加於外在世界,從而產生對世界特有的主觀性認知。至於世界原本是怎麼樣的,我們無從知道 (註4)。

        康德的這個主、客體二元兩分認識論,一直是康德以後的形而上學者無法迴避、力圖解決的問題。按照笛卡爾、休謨、康德等人的思路,人類理性對外部世界根本無法獲取普遍、客觀、真實的知識。這就是西哲諺語所謂的“沒有未經處理的事實”(no brute facts)。

 

×特爾慈:歷史之網的連續一貫性

 

        理性懷疑主義在神學歷史方面的應用,首推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德國神學家特爾慈(Ernst Troeltsch, 1865-1923。編註)。特爾慈認為,自然和歷史事件是一張相互連結、綿延不斷的網,發生在這網裡面的任何事件節點,都有傳承、一貫、連續等普遍特徵(註5)。按照這種邏輯,特爾慈認為,任何神蹟都破壞了歷史之網的連續一貫性,因而無法被嚴肅的歷史學者所接受。

       這種堅硬邏輯支撐下的極端懷疑主義,對那一代人的信仰產生了衝擊,動搖了西方社會對聖經的信心。不能不說,是令人遺憾的。然而,這種懷疑主義對於廓清信仰領域的迷霧,也產生了積極的意義,至少讓那些裝神弄鬼的學說原形畢露。

BH66-46-7374-圖3-John_Henry_Newman_by_Sir_John_Everett_Millais,_1st_Bt.註重新評估耶穌復活的歷史真實性

 

       上述的梳理,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以極端懷疑主義為特色的理性主義,對於耶穌復活等神蹟的詰難;猛烈質疑聖經中的神蹟,是那個時代思維發展趨勢的必然。

        時至今日,理性主義已漸呈頹勢。我們可以回頭來對作為理性工具的“懷疑”,進行質疑,並在肯定和尊重理性懷疑之合理性的基礎上,以更加平衡的心態和方法,重新審視以耶穌復活為核心事件的聖經神蹟。

         筆者將嘗試從宇宙觀的變更、福音書的記載、教會歷史的傳承,以及19世紀經驗神學家紐曼(John H. Newman, 1801-1890,領導英國“牛津運動Oxford Movement”。編註)的“合理推定邏輯”(Illative Sense) 等多個角度,重新評估耶穌復活的歷史真實性。

 

×單向、藝術特質的宇宙觀

 

        首先,從宇宙觀來看,今天的科學常識已經超越了啟蒙運動時期的機械唯物宇宙觀。機械唯物論認為,物質、宇宙、自然是永恆的,自然規律是亙古恆定不變的。故此,神蹟往往被認為是對自然規律的破壞,對自然世界的恆常性、連續性的挑戰和威脅,必須被質疑、否認和摒棄。

        然而近年來盛行的宇宙大爆炸理論,已經突破了原先的機械恆定論。越來越多的科學研究,指向一個線性的、矢量的(有方向的。編註)、有始有終的宇宙觀。這線在總體上與聖經宇宙觀相吻合。

        聖經啟示,上帝即是初始的創造者,也是末後終結的審判者。上帝作為創造者,其形像首先是藝術家,然後才是工程師。科學與工程所注重的,是宇宙可以重複考量、反復印證的一面,唯有這樣的宇宙,才是可探究(Search)和研究(Research)的。但作為藝術特質的宇宙,側重的是不可重複的創新特性,就好像藝術家的作品,由特定時刻、場景,催生特別的激情,由此而生成的作品,是無法複製的。

        線性矢量宇宙觀所指向的,是一個藝術性的宇宙。不可重複的創新性,是宇宙的第一特性。可重複研究和探究的相對穩定性,只是宇宙的第二特性。因此,開天闢地、末日審判等根本性的宇宙事件,是獨一無二、不可重複的。

        道成肉身、耶穌復活這類第二次創造的神蹟,也當歸類於藝術特質的、由創造者直接干預的第一性,是不可重複的歷史事件。這類神蹟,在線性宇宙觀中,不僅可能,而且也是剖析時間、解構存在的必然需要。

        作為彌賽亞,耶穌自己也說過,祂在人中間“行過別人未曾行的事”(《約》15:24)。猶太拉比尼哥底母因此被吸引去求見耶穌,說:“拉比,我們知道你是由上帝那裡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上帝同在,無人能行。”(《約》3:2)

        《約翰福音》9章,記載耶穌治好了一個天生的瞎子。這個人沒有受過教育,與博學的尼哥底母不同。他的經歷和直覺,卻使他認定,耶穌就是彌賽亞,因為“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約》9:32)。

        確實,耶穌在行神蹟的時候,也刻意突出祂獨一無二的歷史地位。祂聽到拉撒路生病的消息之後,“就在所居之地,仍住了兩天”(《約》11:6),一直等到拉撒路死後第四天,即埋葬、發臭了,才來到拉撒路的墳墓前,讓拉撒路死裡復活。這顯然是亙古未有的神蹟,使得“那些來看馬利亞的猶太人見了耶穌所作的事,就多有信祂的”(《約》11:45)。

        或許有人問,為什麼我們今天看不見聖經所記載的神蹟奇事了呢?這也恰恰是特爾慈對神蹟的質疑。特爾慈所代表的歷史學派,認為既然死人復活這樣的神蹟不可能在今天發生,那麼按照歷史的連續一貫原則,也不可能在耶穌的時代發生。

       顯然,特爾慈秉持的還是唯物機械的宇宙觀。然而,以線性矢量、藝術特質的宇宙觀來看,上帝在耶穌時代特別彰顯這些神蹟,為的是證明耶穌是獨一無二的救贖主。耶穌事件的獨一性和不可重複性,為讓後世的人回頭仰望歷史中的耶穌,就像古時的人翹首企盼彌賽亞的來臨。

 

× 使徒、教會、個人的明證

 

        其次,從使徒們前後迥異的生活、行為模式,可以推斷,他們必定是遇見了復活的耶穌。

       這些門徒在目睹了耶穌的被捕、羞辱受難、死亡後,膽氣全消,心如死灰地鳥獸散。但是不久以後,他們居然再次聚集,面對同樣的猶太公會和羅馬暴權,竟一致無懼地宣告以耶穌基督復活為核心的福音。

        這一轉變讓人極其驚訝,“他們(猶太公會的人)見彼得、約翰的膽量,又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希奇,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徒》4:13)。按照教會歷史的記載,這些使徒後來都為傳福音付出鮮血、生命的代價。他們絕無可能以血、以命去製造和維護謊言。合理的解釋只有一個,就是他們真的遇見了復活的耶穌,並且對耶穌復活的歷史性堅信不疑。

        縱觀歷史長河,基督教會歷經危機無數,或遇挑戰、逼迫,或被人性罪惡玷污,或教條僵化,衰老、墮頹,但總一次次振作、新生,逐漸成長、蔓延……印證了耶穌復活的能力,蘊藏在教會這個歷史軀體之中。

       此外,無數人因為認識主而徹底改變,其生命的更新與再生,遠比學習老莊孔孟更普遍、更明顯。這些見證,也可以算作耶穌復活的印證。

 

× 顯現,帶有公共性特徵

 

        再者,耶穌的復活帶有公共性特徵。復活的耶穌在升天之前的40天裡,多次在公眾場合顯現。仔細分析起來,這像是耶穌有意所為。

       復活後的耶穌在以馬忤斯路上,向2個門徒顯現(參《路》24:13-35)。

       當“11個使徒和他們的同人”,在耶路撒冷的一座樓裡聚集的時候,耶穌忽然來到他們中間(《路》24:33-44)。他還要求11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在約定的地方與他們相會(參《太》26:32   )。

        按照《使徒行傳》的記載,“祂(耶穌)受害之後,用許多的憑據將自己活活地顯給使徒看,40天之久向他們顯現,講說神國的事。”(《徒》1:3)

       耶穌升天也是一個公開的事件,“… …他們正看的時候,祂就被取上升,有一朵雲彩把祂接去,便看不見祂了”(《徒》1:9)。

       根據《哥林多前書》的記載,耶穌復活之後,“一時顯給500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還在”(《林前》15:6)。

       按照常識,事件越是公開透明、越是讓許多人知道,那麼造假的可能性越降低,也可以排除個體神秘經驗中幻聽、幻覺的可能性。

        保羅的書信,都是公開流傳的文本。倘若與事實不符,必定有當事人站出來反駁。但保羅書信被初代教會廣泛認可、接受,並認可為聖經正典,證明書信的內容有著可靠的事實依據。

        群體性、常識性、公開性,一直是基督信仰作為正統信仰的大原則。耶穌復活這種看似不可思議的神蹟,同樣適用這一原則。

 

×新的視角:合理推定邏輯

 

         大凡因果推論,主要有歸納與演繹兩種。皮爾士(編註:美國哲學家Charles Sanders Peirce, 1839-1914)探效邏輯(Abduction reasoning)是第三種,講究在理論和實踐相互驗證,辯證地前進。而紐曼的“合理推定邏輯”,可以算作第四種。 這一邏輯推理的特點,就是當數據累積到足夠的規模、數據和結論之間卻仍有一定距離時,要求理性作出一定程度的跳躍,從而推導出大勢所趨的結論,並對推導出的結論有把握與信心。

        “合理推定”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不斷收集資訊,一步一步往前走。就好像燒水,一點一點地累積熱量,直到最後燒開。燒開是由量的逐漸累積帶來的飛躍,但不是沒有理由的盲目飛躍 ,而是水到渠成的飛躍(註6)。

        紐曼的“合理推定”,比祈克果(Søren Aabye Kierkegaard, 1813-1855。編註)主張的“信心縱身”(Leap of Faith,即靠信心縱身一躍。編註),要高明和實用。祈克果原是為了回應萊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 1729-1781德國哲學家、戲家和藝術評論家,著作深深影響了德國文學。)的挑戰。萊辛認為,耶穌事件作為單一、偶然的歷史事件,不足以成為構建理性絕對真理的基石。 只是“信心縱身”主觀地認定耶穌事件的絕對價值,並未認真回應萊辛的詰難。

        其實祈克果的“信心縱身”,也適用以終極本體自居的某某功教主,但卻是使人躍下懸崖。紐曼的“合理推定”就不同了,因為對於該教主的所有數據分析,都指向相反的方向,即此人是“騙子”的可能性,大大超過“真神”。

        把紐曼的“合理推定”,運用到對耶穌復活的鑒定——從藝術性宇宙觀的合理假設、福音書記載的細節、門徒迥然不同的生活行為模式,以及該事件的公共群體特性,都指向一個結論,就是耶穌真的死裡復活了!儘管沒有百分之百的數據資料,但我們對這個“合理推定”導出來的結論,有相當的把握和信心。

        信心本身,確實總是包含一定程度的斷層和跳躍,因為“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羅》8:24)

 

註:

1.Feuerbach, Ludwig., The Essence of Christianity Das Wesen des Christentums,Translated by George Eliot (Marian Evans,)based on the second German version (1843)(New York: Harper & Row, Publishers, 1854), 12.

2. Descartes, René., Principia philosophiae Principles of Philosophy,Translation with explanatory notes by Valentine Rodger and Reese P. Miller (Dordrecht: Reidel, 1983), IX.

3.  Popkin, R. & Stroll, A., Philosophy (Reed Educational and Professional Publishing Ltd, Oxford.1993), 272.

4. Kant, Immanuel, The Critique of Pure Reason, 1787 edition, translated by Werner Pluhar (Indianapolis: Hackett, 1996), 274.

5. Troeltsch, Ernst, ”Historiography,” Encyclopaedia of Religion and Ethics, Vol. 6. Edited by James Hastings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718.

6.  Newman, John H., An Essay in aid of a Grammar of Assent (Longmans, Green, and Co, 1903), 343ff.

 

作者來自江蘇,美國西敏神學院畢業,目前在麻州牧會。

1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

回首向來蕭瑟處,縱有風雨更有晴 ——我與中國學人培訓學院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舒亞

BH66-52-5609-圖1.談妮攝。DSC_1123.R20悠悠五千載,莘莘學子心。

基督救贖在中華,恩澤我學人。

聖工辛苦事,主愛情愈深。

培訓學神恩膏在,吾輩成新人。

——《中國學人培訓聖工紀念》

 

        上面這首詞,作於2008年10月,以感謝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編註:http://edu.idscommunications.com/)設立開放式神學裝備事工。對於渴慕上帝話語、追求屬靈真理的主內學子來說,這種裝備方式,真是上帝祝福的管道。

       回首接受學院培訓的日子,點點滴滴,歷歷在目。

 

既是恩典,就要珍惜

 

        “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詩》65︰11)這是大衛傾心吐意的贊美。在他看來,耶和華以恩典伴隨他每一天,上帝的祝福填滿他前面的道路。

       2008年6月,我被中國學人培訓學院錄取,成為2008秋引領式快班的學員,接受屬靈裝備、蒙受造就。我常想到大衛的這首詩,深感這是上帝給我的祝福和恩典。

       既是恩典,就要珍惜。所有的課程、作業,學院所有的要求,我都盡力做好。我有12門必修課、6門選修課,絕大部分屬於理論性很強的課程,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閱讀、思考。對於我這樣以自學為主的學生而言,完成作業實屬不易。

       開學不久,我便面臨考驗——我必須在很短時間內搬家。因為經濟條件有限,我不能在市區租房,就往來奔波於郊區尋找住處。一次次看房,一次次尋找,很快2週時間就過去了。課程積累下來,頓時覺得作業份量很重,我開始產生畏難情緒。我為此禱告,求上帝幫助。

       聖經《希伯來書》11:6說:“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為到上帝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上帝,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這話是信實的。當我尋求上帝的時候,便得到祂的引領和賞賜。

       一天,聖靈感動我,到河北燕郊看房。我心裡有些不情願,但看到房子符合我們“價格不高的新房”標準,就定下了。搬過來後,只等了2天,即開通了網絡,很快補上了拉下的課程!

 

BH66-52-6509-圖2:2013062112213014帶領“自助透析”群體

  

        2009年2月,我和妻子開始帶領一個“弱勢群體”,就是後來大家都知道的“白廟自助透析”群體。

       在一個簡陋的農家小院裡,居住著從各地來的尿毒症透析病人。因為沒有錢,他們無法得到醫院的治療,只得用二手設備進行自助透析。和他們在一起,我看到了痛苦、失落、絕望、憤恨、積怨……

       隨著和他們相處的日子漸漸增加,聖靈的工作日顯效果。在一次唱《主愛同在》的時候,這些沒有因為缺錢、終生患病而流過眼淚的人,流著熱淚,和我們握手。上帝沒有忘記這樣一群接近死亡、面臨絕境的人!

        在服事的日日夜夜,我們經歷了很多試煉,如:3月透析機故障,4月小院被查封,5月離京返鄉,6月新人加入團契,7月開設嫩芽義賣館,8月、9月經歷苦難,10月堅固團契,11月募集禦寒衣物,12月福音使命裝備,等等,不可盡數。

       回顧一路走來,上帝一直同在,保守我們勝過試練,將我們塑造成真正的基督徒。正是:回首向來蕭瑟處,縱有風雨更有晴(情)。

       就是在這樣的日子裡,上帝依然保障我有時間上課,並按著進度完成作業。我堅信,團契的弟兄姊妹需要我牧養!他們需要具有屬靈真理裝備的牧者,有聖靈恩膏的牧者,有基督生命的牧者。

       我靠著那勝過世界的主,一路向前,直到完成全部課程。

 

老師、同學的激勵

 

       每遇到困難或低谷,我都會在學院互動區發帖,請求老師和同學代禱。學院的老師和同學,一直陪伴著我所服事的嫩芽團契。他們每次的禱告、勸勉、鼓勵和支持,都是上帝賜給我的禮物。茲例舉如下,以示記念。

        學院落麥老師:帶領、服事這樣的弱勢群體,實在不易……深感弟兄們的愛心,真是我所不及的!相信大家在這樣的過程中,深深經歷了對主的信靠,信心也更堅定。願主加倍扶持、祝福你們在恩典和知識上長進,也賜給你夠用的人力、物力、財力資源!……真是謝謝舒亞弟兄的跟進分享,讓我們大家可以一同為你們的服事見證感恩,並從中得到激勵。願上帝親自堅固在祂裡面的每一個小子!

        張姊妹:親愛的救主:……感謝你將你的救恩賜給最最需要你的人。這一個特殊的群體是有福的,因為他們有機會聽見了天國的福音……求主記念弟兄的服事。面對困難,堅信主必看顧!所需的一切,堅信主必預備!

        汪弟兄:慈愛的天父上帝:感謝你賜福給嫩芽團契的弟兄姊妹!感謝你為他們挪去了擔心和恐懼,為他們賜下了心靈的平安……求你賜給他們一切的需求!求你看顧你的工人!求你憐憫那病弱的羊群!求你的恩膏厚厚膏抹他們!

        毛姊妹:當人照著主的心意殷勤做工時,就看到主的恩伴隨著。願上帝在這個團契繼續施恩……激勵我們,不但傳上帝的福音,也服務於人,看見周圍人的需要。透過關懷和憐憫,使這個社會體嚐基督的大愛。願這愛火在上帝兒女中傳遞,求主賜我們主那樣的憐憫,不是挑剔人間的罪,而是透過我們的擺上,帶下上帝的祝福、醫治,和因信而來的赦罪之恩。願真理使人自由、得著安息,願主的名得榮耀!在這樣的人群中服事,實需忍耐與愛心,願教會都能做好向外傳福音,能服事最小、最軟弱的人。願中國“德雷莎修女”式的愛心機構多而又多。願我主耶穌基督的國早日降臨!

       蘇弟兄:感謝上帝的恩典,祂用一個有信心的人,為祂幫助那些需要信心活下去的人;祂用一個謙卑、溫柔的人,為祂服事身心非常軟弱的人。願主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在你們生命中彰顯,作你們的剛強。相信主耶穌的信實和保守,“祂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

       BH66-52-6509-圖3:2013年暖冬捐贈行動參與證書之樣本psb2009年3月底,接到毛一波姊妹從吉林寄來的包裹,是他們教會捐助的衣物。這對我們團契幫助很大。10月收到高弟兄的奉獻——這正是上帝為團契弟兄姊妹遊覽奧運公園所預備的。11月收到張姊妹的奉獻支持,這是上帝在我們事奉中的供應。

       回顧來路,我謹向給予我很多幫助的“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的老師、同學,表示感謝。“他們是按著力量,而且也過了力量,自己甘心樂意的捐助”,他們必“在這供給聖徒的恩情上有份”(參《林後》8:3-4)。願上帝記念他們的付出,加倍賜福他們,就像賜福約伯一樣。

        “……我們曉得我們都有知識。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唯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8:1)這話是真實的。“在上帝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27)感謝上帝的祝福,帶領我與祂的恩典有份。

 

咬牙堅持,答辯通過

 

       2009年7月27日,接到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結業答辯通知書,定於8月7日進行結業答辯。此時正值癌症晚期家父病重住院,我失去了答辯的心思和勇氣,想推延答辯時間。

       我禱告上帝幫助我,聖經的話臨到說:“那賜諸般恩典的上帝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祂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彼前》5:10)既然是這樣,我就咬牙堅持,裝備答辯。

       答辯通過了,我成為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第一位獲得結業證書的引領式學員。我從心底感謝上帝的保守。上帝以恩典為我年歲的冠冕,在祂的路徑都滴下祝福的脂油。

 

這次流淚,不是自憐

 

        《約翰福音》13:35,“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作見證是我們生活中的重要內容,我讀神學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地在生活中、事奉中,見證耶穌基督,見證上帝的恩典。

       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的課程教材《基要神學》,前言講了一段話:“神學”乃是“學神”,就是透過“聖經——上帝的話”來認識上帝。所以,神學是生命的學習,是靈修、敬拜、贊美的生活。讀神學就是在認識的過程中,提升我們的靈修、敬拜和贊美;就是效法基督,將基督的品格彰顯出來。

       我開始服事弱勢群體,正是在學人培訓學院進修之時。種種經歷,都豐富了我的生命。一路走來,我聽到很多勉勵。我最歡喜的,是一位姊妹的話:你是真基督徒。

       這位姊妹聽到福音半年多,一直沒有決志信主。後來來到我們的團契,看到我們對於弱勢群體的幫助和愛,非常感動。信主後,她說:之所以能夠信主,就是看到你們的服事。你們是真實的基督徒。這使我想起耶穌的話:“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5)

       記得2009年2月28日,我和太太第一次去那個農家小院。當時有5個人在,我和太太唱了2首詩歌:《哈利路亞》和《主愛同在》。一邊唱,一邊和他們一一握手。他們每個人都流淚了。其中有37歲的黑龍江大漢老陳,也有54歲、靠拾荒度日的胡大姐。

       據病友魏強說,他們這些人作透析治療有2-4年了。有痛苦、失落、絕望、憤恨,也有積怨,但從來沒有哭過。這次流淚,不是自憐,是感受到了耶穌的愛。

       這正是我所盼望的。聖經吩咐我們:“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12:15)我們的使命乃是將上帝的福音帶給他們——上帝沒有忘記這群面臨絕境、接近死亡的人。上帝要得著他們,也顧念他們的需要,所以感動我在他們中間建立福音團契。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這是聖靈引導我的話語,也是我的使命根基,是建立團契的不變的目標。

BH66-52-6509-圖4:尿毒症患者共用的透析机2011013108242692.註透析機發生故障

       2009年3月5日早晨,他們用於透析治療的透析機水處理發生故障。躺在床上的病人不能透析了。大家焦急萬分。接到他們的電話,我當即帶上錢奔往小院,然後和他們一同奔波在北京四環,聯繫修理廠、銷售商。

        終於,在下午3點,我們購買到透析機水處理設備,花費近1萬元。他們只有剛剛湊齊、準備償還上個月修理水泵的6000元。怎麼辦?聖靈感動我拿出銀行卡來交給魏弟兄。魏弟兄和老陳面露難色。我知道,一方面他們急需這筆錢,另一方面,又因為剛認識我一個月而不好意思。

        我執意要他們取錢。魏弟兄說:不知道能不能還上這筆錢?我回答他:就當是無限期貸款好了。其實卡裡取出5000元後,也只有1000多元了。當時我心中只有一句話:如果耶穌在,會怎麼做?

        他們終於可以做透析治療了,一天的疲憊化作感恩的淚水。保羅說:“你們既然在信心、口才、知識、熱心,和待我們的愛心上,都格外顯出滿足來,就當在這慈惠的事上也格外顯出滿足來。我說這話,不是吩咐你們,乃是藉著別人的熱心試驗你們愛心的實在。”(《林後》8:7-8)感謝上帝,保守我在試煉中得勝。

        正是主耶穌生命的彰顯,感動了這些被病魔捆綁多年,對生活、未來、人生、信仰都失去興趣的人,翻轉了他們灰色的生命。2009年4月12日復活節,這些尿毒症患者,有7位受洗。我非常高興地為他們施洗,然後一同唱起了《贊美之泉》,表達感恩和信靠。

       上帝眷顧他們,讓他們經歷了更大的恩典——他們的醫治問題,在國家特例政策中,終於得到解決(編註:詳細事工介紹、更多個人見證,以及作者的蒙召經歷,請上 “嫩芽憐憫事工/天使行動”網站閱讀:http://www.youngplant.org)。

 

學以致用,受益匪淺

 

       在學人培訓學院得到的神學系列、聖經系列、事工系列和信仰系列課程的培訓,使我在帶領團契時受益匪淺。6、7月份,我開設了《基要神學》裝備聚會,有16個人參加。經過12個課程的學習之後,還進行了答辯,頒發了學習證書。弟兄姊妹甚是喜愛這樣的學習,一位姊妹寫到:

        感謝您以耶穌基督的愛來牧養我們。在我們學習《基要神學》的過程中,滿了上帝的恩典和您的心血。上帝說:“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使撒種的有種,使要吃的有糧。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賽》55:10-11)你將種子撒在地裡,主必降雨在其上,並使地所出的糧肥美豐盛。

       相信您的勞苦不是徒然的,上帝要在耶穌基督裡建造我們,使我們對真理有更深的認識,心意不斷更新而變化,以致在一切屬靈的智慧悟性上,滿心知道上帝的旨意……

      這位姊妹的話,其實也是我對學人培訓學院各位老師的感謝!

  

結業代表新的開始

 

        從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結業後,我繼續參加選修課程輔導學習,參與學員互動討論。2010年1月12日,在學院第一次網絡特會上,我應邀作了見證。會上,蘇文峰牧師用聖經勉勵學員:“你要這樣告訴雅各家,曉諭以色列人說:‘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參《出》19:3-6)

        受此激勵,我開始了新的事奉,成為了“中國學人培訓網”語音講堂的助教,服事渴慕上帝話語的弟兄姊妹,共同“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上帝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 (參《猶》1:20-21),“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上帝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3)。

         願上帝繼續帶領並祝福“中國學人培訓學院”的事奉,祝福每一位老師和學員!

 

作者現住中國,在弱勢群體中開展福音事工。

1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兩個父親

BH66-51-6819-NathanChang攝.5504493372_ed44273320_.R20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王文龍

       女兒南生小孩,我從美國去了加拿大。

       沒想到女兒因生產意外,命懸一線。她全身插滿了管子,不能說話。小嬰兒嗷嗷待哺……

        “孩子,別怕!有爸爸在,一切都能搞定!”我在女兒病床前這樣說。

 

       女兒病危,我身為父親,又多年行醫,第一反應,是看到了醫院的不足:腹膜外剖腹產為什麼用腰麻,不用硬膜外?擇期手術為什麼會大出血?為什麼會發生羊水栓塞、昏迷……

        面對醫院的諸多失誤,我抱怨,去找醫院講理、吵架,意圖引起醫院重視。最終發現,這樣做對女兒康復無益。

        我太太是婦產科醫生。我們試圖從婦產科的角度找到解決辦法。可是,醫院該做的都做了。大出血、羊水栓塞、DIC(彌散性血管內凝血)、昏迷、休克、不排便、不排氣、急性腎衰……·哪一條都是要命的。醫學文獻記載,羊水栓塞、DIC搶救成功率幾乎為零!

        無計可施的我,崩潰了。最後,我給女兒京打電話,尋求精神幫助。京說要鎮靜,要有信心,要全家和所有的朋友同心禱告,把一切交到上帝的手裡!

       奇蹟發生了!我不知從哪裡來的力量,不再抱怨,不再垂頭喪氣,有了信心。

       我們禱告後,上帝真的幫助了我們——女兒南竟然先後過了昏迷關、休克關、自主呼吸關,保住了生命!又過了感染關、腸管通氣關、腎衰關,主要臟器開始恢復功能!現在只是下肢水腫、血壓高、體力待恢復。

       這是醫學上前所未有的。上帝使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一直以來,我遇到問題,先是抱怨別人做錯了什麼,看是誰的責任,然後靠自己的力量解決。我從沒有考慮到上帝,我只信自己。

       上帝藉京的口告訴我:我雖為人父親,又是醫生,卻能力有限,千萬不要自作聰明!人是何等的渺小,萬事要靠上帝——我們的天父。

 

       很多從中國來美的人,都認為是憑藉著自己的聰明,才有今日,所以目空一切,不認識上帝,更談不上信服、信靠。驕傲是進步的大敵,偏偏人都是驕傲的,遇事總覺得自己能解決。我就是如此。

       明明沒有驕傲的理由,卻找理由驕傲。有一梨園界趣聞,就是明顯的例證:京劇老生譚小培,其父譚叫天、其子譚富英,均名震天下。唯獨他本人嗓音條件有限。北平報紙上發表過一幅譚門祖孫三代的漫畫,挖苦他:畫面上,他對兒子吹噓:“我父親比你父親棒!”同時對父親又自誇:“我兒子比你兒子強!”

 

       “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參《箴》9:10)人必須祛除驕傲,從信出發,信任、信服、信靠上帝,才得真智慧。人必須認清自己是罪人,且無知、無能。人必須從聖經中尋求真理,而不是依靠理性驗證。人必須擺正自己與上帝的位置,信靠天父,而不是信靠人父。

 

        女兒生孩子遇險復平安,起碼告訴我3點:

        一,人渺小,遇事無法靠自己。要正確認識自己,要謙卑下來。

        二,要有信心,要信任上帝的大能,不要自亂方寸,悲觀抱怨。

        三,凡事要靠上帝,不斷禱告。有上帝相助,什麼奇蹟都會發生。

 

       孩子,別怕!信靠天父,一切才能,也一定能搞定!

 

作者為退休外科主任醫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摩西.尼波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封三

張子翊

BH66_cover3登臨這毗斯迦山頂,有請蒼鷹

凌空、盤旋前方迦南地,且遍灑

四百七十年來釀成的鄉愁

 

鄉愁,是亞伯拉罕栽種的

垂絲柳樹;以撒、利百加相識的

田間向晚;以法他路旁

 

雅各立起的拉結墓碑

風沙掩埋了的

別是巴水井

 

這客袍,自出蘭塞那夜披上

不曾更換呢。四十年

結成的層層汗鹼,只當

 

涉足約但河,今日就可以消解、流入

喏,左前方的鹽海……

罷了。

 

莫回頭走四十二站曠野路;莫再提

當年如何不肯稱為法老之子,不願

享受罪中之樂,不怕王怒

 

約瑟的骸骨,約書亞你且

葬埋示劍;基立心和以巴路山上

祝福或咒詛,你且宣佈

 

如暮天裡的一隻鵜鶘

我隱去……

 

註:

1. 經文取自《申命記》34章

2.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共有430年(《出》12:40-41;《加》 3:17),加上曠野

流浪的40年,合計470年。

3. 尼波山一別,上帝將摩西埋葬在摩押地,地點無人得知。千四百年後,在耶穌變像的山上(他泊山?),摩西與以利亞向門徒顯現。據此,生前未能進入迦南地的憾事,終於得解。(見《太》17:1-8;《可》9:2-8;《路》9:28-36)

 

作者來自臺灣,現在波士頓一華人教會牧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詩歌選粹

李國鼎─台灣經濟奇蹟的締造者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莊祖鯤

BH66-40-7102-圖1-李國鼎2.註良相佐國

        當李國鼎先生(1910-2001)過世時,不但海內外華人為之同感哀悼,世界各國的政治、經濟領袖們,也都為這位他們稱之為K. T. Lee的偉人而同悲。高希均先生在他的追悼詞中,這樣說:

       在今天這個只想出名,不想出力;只想作秀,不想做事;只想自家,不想國家的世代,李氏一生“創新”的言行,樹立了一個從政者的典範: 敢想、敢說、敢做、敢愛。

        因為敢想,才能想得遠、想得深。因此李氏就不斷地提出新觀念、新政策。

        因為敢說,才能說真話、說實話。

        因為敢做 ,才能做得快、做得好。如果只敢想、敢說,而不敢做,那只是幻想和清談而已。李氏痴而不捨地積極推動開創性,以及有時具有爭議性的政策(如加工出口區及第六倫)。

        因為敢愛,才能由所信基督教的愛心出發,愛國家、愛社會、愛眾人。他在晚年時沉痛地說過:我們的價值觀念,越來越走向“貪”,越來越缺少“愛”。

       在專業知識上,他是通才中的專才,專才中的通才;在做事做人上,他既“能”又“廉”,既“勤”又“實”。

        綜合來說,李氏一生所最令人尊敬的,還是他擁有高貴的靈魂─無法被腐化的操守、無時無刻不在的大愛、全心投入的專注、從不氣餒的使命感。

         與李國鼎共事多年,又是他擔任財政部長時的左右手的李模,也說了兩句很有深意的悼詞。他說:

        假如沒有KT李,台灣不會是這個樣子,

        假如我們有多些KT李,台灣也不會僅是今天這個樣子。

 

        李模還說,他很遺憾過去幾十年來,只看到少數幾位能切實守法的高級公務人員。但是,他也慶幸曾親自追隨過像李國鼎先生這樣有守有為的好官!他說當年財政部各單位臥虎藏龍,人才濟濟,除了KT之外,就沒有一個人能把他們的力量結合起來,也只有KT能逼著他們晝夜辛勞而無怨言。

        他的這種無私地為國為民的精神,是很有感召力的,也因此吸引了很多一流的人才回台灣。今天被譽為“台灣半導體之父”的張忠謀先生,就是在1985年被李先生遊說返台的。張忠謀曾在工業技術研究院擔任院長(我當時也在工研院的化工所任職),後來才創立了台灣積體電路公司。所以張忠謀曾說:“沒有李國鼎,就沒有台積電”。當時位於新竹的“科學工業園區”,對台灣走向高科技,有舉足輕重的影響。這也是在李國鼎先生的規劃及推動下成立的,更是李先生對台灣經濟發展最後一項重大貢獻。而他當時已經將近80高齡了。

       BH66-40-7102-圖2-李國鼎.1934.第二屆中英庚款留學生合影。註 李國鼎先生是南京人,1930年畢業於中央大學(現更名為南京大學)物理系。1934年赴英國劍橋大學物理系進修,師從諾貝爾獎得主的名師。但因1937年抗戰爆發,他決定提前輟學返國,僅得到碩士學位,自此展開他50多年的為國服務的職業生涯。到他晚年,為了表彰他的傑出貢獻,他一共獲得國內外至少12所大學頒授榮譽博士學位。

       李氏一生對台灣,有許多階段性的貢獻,諸如:

  • 1950年代,在美援運用委員會秘書長任內推動“獎勵投資條例”,使台灣逐漸不再依賴美援,而引入華僑及外商的投資;
  • 1960年代,在經濟部長任內設立“加工出口區”,使台灣由農業經濟轉型為工業經濟。後來這成為30多個開發中國家(包括中國),競相模仿的範例;
  • 1970年代,在經濟部及財政部部長任內規劃及執行“十大建設”,使台灣由勞力密集工業,走向資本密集、技術密集工業;
  • 1980年推動科技發展計畫, 並於1985年規劃並成立位於新竹的科學工業園區,作為高科技的生產及研發基地。並創立台灣積體電路公司,使台灣的電子、資訊工業,成為世界領先的國家之一。

        因此,他得到許多的讚譽,如“財經重臣”、“科技教父”、“國之寶鼎”、“台灣現代化之父”、“台灣經濟奇蹟的締造者”等,這都反映出他一生的豐功偉績。

       但是1966年,李國鼎先生卻曾因“東亞紡織公司貸款案”被當時的監察院(相當於中國古代的御史)彈劾,並被申誡。李先生當時擔任經濟部長,曾兩次請辭,但還是被蔣介石和行政院長陳誠挽留。他之被彈劾,可能是因為他不接受各種的人情關說。他一向不計較個人毀譽,只問是否對國家有貢獻,來衡量他的決定。後來彈劾他的監察委員,也了解這是一個冤案,甚至變成他的好朋友。但自此事件之後,李先生開始信仰基督教。

       BH66-40-7102-04_051-02-10256-01.註其實李先生之信仰基督教,也與其夫人有密切關係。李夫人自幼受洗,是虔誠的基督徒。李國鼎先生受她的感召,加上他自己個人的體驗,乃受洗信主。他們全家─連同子、媳和兩位孫女,都是虔誠的基督徒,經常在台北南京東路禮拜堂聚會,聆聽吳勇長老的證道多年。

        李國鼎先生曾在他所著的《工作與信仰》書上說:“我希望傳達兩個觀念:第一,是國家觀念;第二,是信仰。這兩個非常重要。信仰可以幫助我們產生智慧、增加信心。”因為他很熱心公共事務,早期就有人說他有“基督精神”。但是到了他正式受洗(時年56歲)之後,更是明顯地表現出來。

       李國鼎先生歷任經濟部長、財政部長及政務委員的20多年期間,培育了許多財經人才,其中繼任的財政部長中,有將近一半(包括張繼正、白培英、王建煊、林振國等人),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這些廉潔自守的高級官員,對台灣財經政策的規劃與執行,有重大的影響。

         退休後,1991年李國鼎先生曾應邀至美國加州史丹佛大學演講。在發問時,有一位大陸來的女學生建議李先生訪問大陸,因為政府官員他們不肯聽青年人的意見。若他能對當權者提出建言,這樣才能進行改革以求現代化,來挽救國家的命運,增進人民的福祉。說話時,她激動得落淚,全場聽眾也為之動容。

        1993年,李先生回到離開47年的故鄉與國土,在南京大學母校演講。也在北京受到各級官員隆重的接待,並與朱鎔基總理談到台灣經驗。那兩小時的長談,對中國大陸經濟改革的幅度與速度,有深遠的影響。因此,李國鼎先生所領導的台灣經濟發展模式,成為鄧小平實施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重要借鑒。

        李先生過著一個非常簡樸的生活,始終只用一個佣人。後來到了1970年代,甚至連佣人都沒有了,都是李夫人自己動手。在台灣的部長級高官中,李先生可能是極少數的幾位(另一位就是曾任行政院長的孫運璿先生)。名記者張作錦曾感嘆地說:“這樣一位為台灣創造財富的人,2001年辭世時,上無片瓦,下無寸土,家無股票,一生清廉自守。”

BH66-40-7102-圖4-70年代的台北.註均富─台灣經濟的奇蹟

        可能不太多的人真正明白,所謂的“台灣經濟奇蹟”是指什麼?因為二次大戰後,日本、韓國、巴西等國,都曾先後在經濟上有非常顯著的成長。如果單單看經濟的成長指數,既然有這麼多國家都有這種的成就,這還能算是“奇蹟”嗎?

        其實所謂的“經濟奇蹟”,乃是指台灣經濟發展軌跡,似乎違反了經濟學的定律。因為依據經濟學原理,經濟的發展,只有兩條路線。如果要強調 “均平”,那麼就必須走社會主義路線,其結果必然是變成一個“均而貧”的社會。這就是1917年俄國共產革命後,經過90多年的實驗,在所有社會主義國家所證實的結果。相反地,如果國家想要快速發展經濟,就必須減少管制,走市場經濟的途徑。然而,其結果也必然會造成一個“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資本主義社會。在經濟學上,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

        這是為何鄧小平在70年代末期,在看出中國經濟的困境時,會提出:“讓少數人先富起來”的指示。他這個宣告,在當時的社會主義國家中,是大膽而睿智的。可是隨著中國經濟的改革開放,中國的社會也就走向經濟學家所預測的結果,那就是隨著經濟的蓬勃發展,貧富懸殊現象也日趨明顯。

        通常衡量社會貧富差距的指標有三種。第一種是計算全國人口中,所得總額最高的20%家庭收入,與最低的20%家庭收入之比值。第二種是計算家庭所得總額最高的10%,與最低的10%之比值。第三種則是所謂的基尼係數,最平均的是0,最不平均的是1。

        依據第一種統計法,台灣1950年時的富/貧比值高達15倍左右,1964年的比值降到5.33倍(基尼係數0.32),到了1980年更降到4.17倍(基尼係數0.277)。但是1963-1989年的26年間,台灣卻能一直保持8.5-10%的高度成長。甚至在1973與1979兩次石油危機而引發的世界經濟衰退時期,台灣都還能逆勢成長。而這段時期,恰恰是李國鼎先生主持台灣經濟與財政部門工作的時候。

       因此台灣的經濟奇蹟,就是從1950-90的40年間,台灣的平均國民所得增加了10倍,但是貧富差距卻也同時減少了!這是在其他國家所罕見的現象,所以才被稱為“經濟奇蹟”。

        台灣如何能做到這一點?就是因為在那些年間,有許多像李國鼎先生那樣的政府官員(包括孫運璿、王建煊等人)─特別在財經部門,不計毀譽、盡忠職守地為國效勞。他們有道德勇氣與使命感,徹底執行公正的財稅政策。因此房地產價格沒有惡性膨脹,貧富懸殊的比值,也才能節節下降。

       可惜的是,在李登輝當政的期間,房價暴漲、貧富懸殊情況也大為惡化。這使得台灣過去三、四十年好不容易達成的均富成果,被破壞無遺。難怪當李國鼎先生過世時,有那麼多人悼念他!

       中國古人曾提醒我們:“不患寡,而患不均”,這是值得我們警惕的逆耳忠言。因此,未來中國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要如何扭轉這種貧富懸殊趨勢,又還能持續保持經濟的高度成長。

 

典型在夙昔─第六倫(群己關係)的推動

        有鑒於在工業化與都市化日益加速的社會中,過去傳統小農社會以家族與鄉里為主的群體關係,已經不足以維繫現代社會的和諧。在1991年的一次演講中,李國鼎回顧台灣過去40年的經濟成長時,曾語重心長地說:

        “我們的社會並沒有與經濟發展同步成長。我們的生活水準拉高了,但是生活品質沒有提升;我們享有越來越大幅度的自由和開放,卻見到越來越嚴重的犯罪、污染、髒亂、喧鬧、仿冒、詐欺和綁票現象。我們的富裕感增加,但安全感卻減少;物質富有,精神卻是匱乏的。社會呈現出‘富裕中的貧窮’之現象。”

       其實這個現象,放在21世紀的中國大陸,也是完全符合的。因此,李國鼎先生乃在1981年提出,應該在中國傳統的五倫─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之外,增加一個 “第六倫”─群己關係。因為傳統的五倫,只適用於認識的或有關係的特定對象。對於非確定的陌生大眾,中國人卻常常表現出冷漠無情,不講求尊重、誠信和關懷。因此第六倫乃是在愛護公共環境、愛護公共財產、遵守公共秩序、維護社會公平等幾個方面來實踐。他說:

        以五倫為特色的人際關係,所表現的優點是親切、關懷,缺點是偏私、髒亂;以群己關係為特色的人際關係的優點是公正、秩序,缺點是冷淡、疏遠。

        五倫屬於私德的範圍,群己屬於公德的範圍。

        五倫的社會文化背景,是經濟活動和社會結構簡單的傳統社會;第六倫的社會文化背景,則是經濟活動和社會結構複雜的現代社會。

        換句話說,李先生提出群己觀念,是為了以第六倫作為現代社會人倫關係之準則。藉此倡導社會進行心靈改革,重建社會工業化之後,人類精神文明的價值理念。這個群己關係的主要內涵,包括:

  • 常懷感恩他人之心
  • 尊重他人生命
  • 尊重他人的權益、自由與價值;視他人為主體性,不可妄加侵犯
  • 樂於助人,擔任義工
  • 待人有情、有義,包容謙讓
  •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 博愛,施仁於他人

        BH66-40-7102-圖5-李國鼎故居.註 因此,李國鼎先生最值得我們深思的建言,可能還是他晚年孜孜不倦地推動的“倫理道德的重建”。而他自己也為後人樹立了一個公忠體國、憂國憂民的典範。這典範,不僅來自於中國知識份子“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傳統,也來自於他效法基督“捨己為人”的精神。高希均說得對:

         李氏一生最令人尊敬的,還是他擁有高貴的靈魂──無法被腐化的操守,無時無刻不在的大愛,全心投入的專注,及從不氣餒的使命感。決策者高貴的靈魂,才是決策品質的最佳保證。

         每當想到像李國鼎先生這樣的人物時,心中的景仰油然而生。因此,雖然斯人已遠矣,但是典型在夙昔,吾心嚮往之!                                   

 

編註:讀者可參考李國鼎網站  http://ktli.sinica.edu.tw/;李國鼎科技發展基金會 http://www.ktli.org.tw/;國立中央大學圖書館 國鼎分館 http://www.lib.ncu.edu.tw/kuo/li-intro.php

 

作者為三一神學院宣教博士,現在波士頓牧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教會史話

孤獨的牧羊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李東光

        BH66-34-7315-圖1-娄怡云摄.秋景.R60毅剛被太太溫柔的聲音喚醒。他使勁揉揉雙眼坐起身來,覺得太陽穴在一跳一跳的疼。快到天亮時,他才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卻被妻子叫醒了。

       最近一段時間,他總是忙到半夜,剛入睡,又醒了過來。看看床頭櫃上的鬧鐘,時間多半是2點,然後就很難再入睡了。

       “幾點了?”他問。“快7點了。8點鐘我們還得趕到教會呢!”教會那幾位領袖嚴肅、審視的神態,頓時浮現在他眼前,還有好幾位弟兄姐妹對他的批評……“唉!真的不想去教會啊!”他沮喪地說。“快別說傻話了,你怎麼能不去教會呢?”妻子像哄孩子一樣地哄著他。

        是的,他怎麼能不去教會呢?他是這家教會的牧師。

 

蜜月期

 

       3年前,毅剛從神學院畢業。當時一起畢業的好幾位同學,都還沒找到服事的工場,他卻得到了這家教會的聘用。同學們都挺羨慕。

       這家教會看重的是毅剛讀神學前在大學教書的背景。正好教會坐落在大學城,教會長執希望毅剛在校園事工上大有作為。

        毅剛則喜歡小城的環境、教會不大不小的規模——100多人。再多了,毅剛怕難以牧養。畢竟他信主才10多年,是人到中年後,放下工作去讀神學的。

        他聽說,這個教會的上一個牧師,是因為沒有處理好與長執會的關係,而被迫離開的。但是他心中有強烈的責任感:這是上帝交託給他的使命。只要自己忠心服事、恆切禱告、謙卑虛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於是,他帶著美好的憧憬,舉家遷到了這個小鎮。

        剛剛到任時,皆大歡喜。在“蜜月期”裡,笑容、問候、關心伴隨著他們。毅剛提出的辦教會會刊、小組長培訓計劃、主日學課程安排等,長執會都通過了。他感到前景一片光明。

       可是,接下去他推廣門徒訓練,號召同工每週六清晨來靈修聚會時,感受到了阻力。長執會主席陸長老在會上提醒他,不要總是用人的辦法來搞活動,應該顧念弟兄姊妹工作、家庭的負擔。星期六是許多弟兄姊妹僅有的家庭時間。他們要送孩子去各類特長班、補習班,還要買菜、洗衣服,不能再加碼。

        毅剛看到時機尚未成熟,就暫緩實施。不過,他不認為這是在搞人為的活動。沒有門徒訓練、靈命成長,信徒的生命怎麼會有見證?教會的宣教,怎有根基?週六早晨無法犧牲,那麼哪一天更合適?他想:再等等,不要急於求成,傷了感情。不過他仍然認為,帶領教會的屬靈操練,是他的使命。

 

三年苦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漸漸發現,問題比原來想像的,複雜得多。

       首先,教會中的青壯年群體,與年紀比較大的群體,在敬拜形式上有不同要求。青年團契提出,在敬拜中採用相對活潑的形式,再使用一些現代歌曲,包括小敏的歌,因為來自大陸的年輕人都很喜歡。

        毅剛覺得這沒什麼不好,他也聽過、唱過這些歌。他支持敬拜團隊進行嘗試。沒想到,引起了軒然大波。很多年長的弟兄說:在上帝的殿堂裡,怎麼可以用吉他彈唱?很多現代詩歌太過膚淺,只是反復的口號,沒有內容。小敏的歌只是靈歌,不能用於崇拜……他們強烈要求改回原來的傳統詩歌。

        長執會則批評牧師,在聚會風格這樣的大事上,竟然不開會討論,就讓青年團契試行,明顯是超越權限。

        毅剛的確很後悔自己莽撞,向長執會道了歉,把敬拜形式改了回去。不過年輕人很不滿意,覺得牧師出爾反爾,。

        另一件事也給毅剛很大打擊。教會兒童多,主日兒童事工卻沒有很好地組織起來,只是家長輪流照看幾個班的孩子。毅剛向長執會提出增聘兒童事工傳道的議案。他想,好多教會都這樣做,這應該是順理成章的。

       然而,這又陷入了爭議。有人說,很多人家沒有兒童,只有老年,為什麼不聘一位老年事工傳道啊?還有人說,教會經費有限,再請一個傳道人會增加教會負擔,是不是就讓師母義務兼職?甚至有人批評:牧師這樣提議,是因為自己孩子多,出於自私。於是又不了了之。兒童事工仍然是師母組織一群孩子媽媽“放羊”。

       另一項大的壓力,是教會為牧師設下了“業績目標”。教會覺得牧師沒有明確異象。牧師的“通過三年門徒訓練,使會眾靈命更強健”的目標,缺少客觀標準,很難評估。長執們提出:聚會人數要在3年後翻一番,達到200人(長執們批評過牧師“用世上的方法”,結果自己也用人數、錢等世上的指標,來評定牧師的工作)。

      長執會還希望,牧師講道不要總是鼓勵弟兄姊妹過更聖潔的生活,要多佈道,要改進、提高佈道能力,多呼召人信主。

 

BH66-34-7315-圖3-馮主恩攝-large_rnCb_29c500004da11269.抑鬱症

 

        隨著3年期限的接近,教會仍然沒有快速增長的勢頭,人數卡在一百二、三十人。看見長執會主席陸長老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到會眾對自己的熱情越來越冷淡,毅剛憂心如焚。

        他十分緊張,心神不寧,情緒低落。他想和主要同工好好談談,但是約談了幾個人,發現無論自己如何推心置腹,對方總是不痛不癢。

       雖然每月一次,他都到附近的大城市,參加牧師聯禱會。然而每次聯禱會,事項都安排得滿滿的。而且,大家只是認識,還沒有熟稔到無話不談的程度。他很難找人訴苦。特別是看到同道們來去匆匆、疲累的樣子,話沒法說出口。

        後來,他出現失眠、出虛汗、工作效率低下的現象。有時坐下半天,寫不出一行講章。他也產生了不願意與人交往的情緒。原來每個禮拜都有探訪,現在是能不去就不去。即使去探訪,他也是心不在焉,擔心對方提意見,無法進入深層交流。

        聯想到在神學院教牧輔導課程中學到的知識,他懷疑自己得了抑鬱症。瞞著教會和家人,他到心理診所做了測驗,結果得到了證實。

        他想給自己神學院的指導老師打電話求救,可是自己當初信心滿滿地走出學校,還不到3年,就敗下陣來,而且還得這種病!一個牧師得抑鬱症,實在不好啟齒。

        那就只好向上帝禱告了。可是,他連安靜禱告都無法堅持——剛剛要平靜下來,心緒就又被無端的想法衝亂:要是教會解僱我怎麼辦?哪個教會還敢聘我?3個孩子,小學、初中、高中各一個,怎麼供他們上學?當初在大學工作了6年就辭職了,積蓄在3年神學院期間,已經用得差不多了。往後生活怎麼辦?

       他越是這樣想,心情越緊張,陷入了惡性循環。他不好意思公開自己得抑鬱症的消息,就偷偷吃藥治療。不幸的是,藥物的療效不顯著,副作用倒很明顯。

 

BH66-34-7315-圖2-談妮攝.DSC_0591.R20分手難

 

        教會的陸長老,最近心裡也是很糾結。當初面試時,他就隱約感到,這個秀氣的中年人,似乎有點過於靦腆,心思縝密、敏感,但他想這是知識分子的特徵。加上那一年多來,教會沒有牧師,同工的負擔很大。正好毅剛年富力強,又有大學工作經驗,就很快拍板聘用了。

       開始看,毅剛牧師還不錯,服事十分努力。然而後來發現,毅剛十分好面子,聽到負面的評價立刻面紅耳赤。由於沒有牧會經驗,他做事有時缺少全面思考。他剛到教會,就推動許多活動,開展新的事工,鼓勵新的形式,有點急躁。

       在教會發展上,毅剛過分強調在上帝話語上紮根、信徒靈命長進,把傳福音放在次要位置。而教會坐落在大學城,每年新同學很多,福音工作不該有絲毫放鬆。以前的牧師雖然獨斷專行,但很有佈道恩賜。可是毅剛講道太學究氣,解經旁徵博引,卻和實際生活脫節。

       每次開會,或者是私下交流,毅剛都很緊張,上來就問對方有什麼意見。但是一聽到意見,又不由自主地辯解。這樣幾次之後,執事們就不好再往深裡說了。交流、互動卡在了表面。雖沒有大的摩擦,但彼此的關係一直停留在同工的層面,無法進入朋友層面。

       長執會提出3年目標後,毅剛雖然沒強烈反對,但一直不很認同。可是,他又不提請長執會重新審議,而是“逆來順受”。看得出,毅剛的熱情越來越低,話越來越少,笑容越來越難以見到。有時講道時,還會思維突然斷弦。

       甚至,他情緒也不穩定。有一次在同工會上,對未經他同意向會眾發放講道評價表一事,他還拍了桌子。雖然他散會前道了歉,但是,一掌拍下去,負面影響豈是一個道歉能挽回的?

       這不,已經有執事和會友提出,3年到期後,不續聘他,再尋找更合適的牧者。陸長老覺得,有必要和毅剛好好談談。

 

勿獨行

 

        和陸長老談過話之後,毅剛心裡五味雜陳。他知道,自己的事奉不僅沒有旗開得勝,反而鎩羽而歸。他幾乎不想活下去了。

        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敢再顧面子,用顫抖的手,撥通了神學院指導老師的電話……

        指導老師聽到毅剛的情況,立刻建議他辭掉工作、回到西岸。

        毅剛回西岸後,接受了專門為牧者設立的輔導與治療。原先的教會得知他罹患憂鬱症,也很同情和關心他,多付了半年的薪酬給他。

       治療期間,一個差傳機構派毅剛去大陸短宣、培訓。短宣中,他感受到弟兄姊妹在主裡的渴慕,看到巨大的禾場需要,也經歷到大家對他完全的尊重、愛和包容。上帝話語的激勵、聖靈的能力,安慰了他,復興了他,醫治了他,讓他從抑鬱症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又是3年過去,毅剛在西岸的另一家教會再次走馬上任。回顧自己走過的幽谷,毅剛深深認識到,為上帝牧養教會,是天底下最艱巨的使命。牧者也是人,心靈也有軟弱的時候,也會受傷。對於自己的失敗,毅剛總結出:

       這條坎坷的路不能孑然獨行,不能做“孤獨的牧羊人”。牧者在教會一定要有屬靈的摯友,要和其他的同道、牧長建立起靈裡互相支持的關係。在覺得孤獨、苦悶的時候,除了向上帝禱告,還應該有屬靈夥伴,能聽你傾訴、與你一同禱告。必要的時候,要尋求基督徒輔導機構,特別是牧者諮商專家的幫助。

(本文是根據兩位牧者的經歷改寫而成。希望藉此提醒關注牧者的心理健康。)

 

作者來自大陸遼寧省,自瑞士蘇黎世大學獲流行病學博士,目前在神學院學習。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