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堵住破口,青春無悔

曉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學園傳道會評估近10年機構的成長時發現,同工的增加一直趕不上學校和學生人數的成長。          2013年5月出版的全球大學生事工簡報顯示,全球約有一億五千六百萬大學生,51,923 間大學/專科學院。相較於2011年8月的一億一千九百多萬大學生、38,990 間大學/專科學院,兩年中增加了3,700萬的學生、12,933間大學/專科學院。         如果機構用傳統事工做法,等到一個同工隊(約4位同工)組成,再去開拓一個學校,那麼,絕對趕不上這急劇增長的數字。         另外一個令人憂心的數字,也讓機構和教會領袖反省:基督徒學生畢業之後,流失(不再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的比例,日益加增。原因很可能是,我們的造就過程出了問題。          根據事工評估,學生時代信仰堅固、成為學生領袖的信徒,進入社會之後,往往也能夠繼續為基督作光、作鹽,發揮屬靈影響力。那些在學生時代就沒有委身耶穌的,畢業之後也常是半吊子,最後流失。         因此,在學生時代的過濾和揀選門徒,便成為將來能否成為終身工人的關鍵了。換言之,同工或輔導者的責任,是藉著挑戰和揀選,將學生門徒帶到上帝的面前。學生門徒越在年輕的時候肩負帶領的責任,在往後的人生中,就越能經得起考驗和挑戰,也越有異象和使命感。          基於上述的調查和評估,大學生事工團隊必須問自己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需要進行什麼改變,才能完成上帝的託付? 定義為何          根據《使徒行傳》的描述和機構事工經驗,我們認為“學生帶領運動”的定義是:上帝以相同的感動,工作/運行在學生團隊中,藉著“得人、造就人和差遣人”,協助完成大使命。帶領者通過禱告、依靠恩典、採取行動,經過一段時間,可產生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使失喪的學生連於基督,改變生命的門徒造就,領袖的倍增,自產並繼續持續資源。         (編註:學園傳道會多用“運動Movements”一詞,而非教會常用的“事工Ministries”,是希望福音的種子能持續發展為多結果子的大樹。) 評估問題          以下問題,可以評估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1.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迸放,生命激發生命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文:柯然迪  翻譯:袁村蔚        無同工校園團隊(編註1)的誕生,是上帝對於我們為東印尼禱告的回應。         東印尼涵蓋的區域範圍非常廣,城市之間距離很遠,往返的成本很高。因此,單靠同工去東印尼校園開展事工,是不合現實的。因此,我們在每個校園設置關鍵學生義工(Key Volunteer Student,指學生領袖),並期待學生畢業後繼續服事,為後繼學生領袖樹立榜樣。         同時,我們也招募校友在每個目標區開展活動,委身在他們所在城市的校園。目標區是以城市為單位的學生人口中心(Students Population Center,簡稱SPC)。        到目前為止,在東印尼的41個學生領導團隊(Student-Led Movement Team,簡稱SLM Team。編註),有25個是沒有同工的。從事工到學生運動,他們獨立進行得人→造就人→訓練人→差遣人(Win-Build-Train-send,簡稱W-B-T-S)的服事、募款以及與我們同工保持聯繫,這都是出自上帝的恩典。 第一個無同工的學生領導團隊         第一個學生領袖團隊(沒有同工)是聖靈在沒有同工指導的情況下,在距離Jayapura(編註:Jayapura為印尼最靠近東部邊境的城市之一)一小時航程的Biak(編註:Biak在Jyapura西北方的島上)建立起來的。這個團隊是由住Jayapura的一個學生Ruben組織和領導的,因此團隊的辦公地點在Jayapura,而非Biak。         在Biak城,Ruben與他帶領的學生中,已經造就出了第四代領袖。 Biak城的見證         Ruben曾經在University of Saints and Technology Jayapura (USTJ) 念大學,但是在2008年,他所學的專業被取消了,因此不得不與30多個同學來到了位於Biak城的Biak Engineering Academy […]

No Picture
成長篇

才財雙全的管家 ——記“現代化學之父” 羅伯特.波義耳

王申得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大難不死   頂著滂薄大雨,一輛華麗的馬車,行駛在愛爾蘭的一條鄉間小道上。身著制服的僕役,騎馬護送在馬車的兩側。車廂裡坐著一個4歲的小男孩和他的僮僕。 馬車在一條溪流前停下來。連日暴雨的沖刷,已經使這條平日靜謐的溪流變成了脫韁的野馬,咆哮著沖過兩岸。急躁的馬夫決心鋌而走險,命令車隊冒雨闖過溪流。不料,馬車行駛到中途漸漸失控,隨波逐流,冰冷的河水開始灌入車廂。馬夫和僕役們奮力游回岸邊,卻發現小男孩和僮僕還留在車上。 還好一位忠勇僕役,策馬衝進河裡,逆流而上,奮不顧身地將小男孩和僮僕救了出來。 這個獲救的男孩,長大後,竟成為舉世聞名的“現代化學之父”——他就是羅伯特.波義耳 (Robert Boyle)。   如花少年 1627年,波義耳出生於愛爾蘭,在15個孩子中排行14。他的父親,據說是當時大不列顛最有錢的人,雖然自稱是基督徒,但從未認真遵照聖經,教導、養育兒女。因他的嬌慣和縱容,兒女從小養成了狂妄不羈、安逸奢侈的惡習。長大後,或娶進有錢有勢人家的小姐,或嫁入豪門,整天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並到處惹是生非…… 波義耳的母親在他4歲時去世,波義耳因此對母親沒什麼印象。這是他一生最大的遺憾。 波義耳生性頑皮。同伴中有人口吃,他在一旁冷嘲熱諷,並且故意學著口吃的樣子,使人難堪。他以此取樂,豈料樂極生悲,竟養成了口吃的習慣,且終生伴隨。他成名後外出講演,不得不放慢說話的速度,往往給人一種遲鈍的印象。 8歲時,波義耳進入著名的伊頓公學。在這個學校,他不但學習書本上的知識,還學習英國上流社會的習俗、舉止。作為貴族中的貴族,波義耳享受到最優厚的待遇。也正是在伊頓的3年時間裡,波義耳的求知慾大大地激發出來。他一生嗜書如命(平均每天讀書12個小時),就是在伊頓公學形成的。 11歲時,年邁的父親決定叫波義耳退學,回家伴隨自己。波義耳是父親最喜愛的小兒子,關係如同聖經中的便雅憫和父親以色列。波義耳的父親高薪聘請了最優秀的法國教師,在瑞士的日內瓦給波義耳授課,內容包括語言、邏輯學、數學、歷史、聖經、加爾文教義、網球和擊劍等。波義耳每天上午學習2章舊約聖經,晚上學習2章新約聖經。   暴雨之後 一個異常悶熱的夏季午夜,突然間,傾盆大雨以雷霆萬鈞之勢,鋪天蓋地而下。天空中狂風大作,電閃雷鳴,讓人膽顫心驚。 波義耳從睡夢中驚醒,只當是世界末日的審判到了。 波義耳一直自認是很不錯的基督徒,按時上教會禮拜,喜讀聖經,行為檢點,不像哥哥們那樣出格。但在那一天晚上,想到要面對上帝的審判,波義耳突然察覺到,他平時的宗教經驗毫無作用,他的罪還未被赦免,“我完全沒有預備好去見上帝的面”。 於是,他雙膝跪在床邊,開口承認所想到的一切罪,並且請求耶穌基督的赦免。他鄭重地禱告:“上帝啊!從今我要做真正的基督徒!” 第二天醒來,想到昨夜的舉動,波義耳不禁感覺有些詫異。然而他不但沒有後悔,更將昨晚所發的誓言,在上帝面前重新述說了一遍。這件事成了他整個人生的轉捩點。時年波義耳剛滿13歲。 與許多人一樣,重生得救後的波義耳,在一段時間裡陷入了屬靈的低潮。他確信自己的罪既大且深,上帝根本不可能赦免像他這樣罪大惡極的人。他內心極其苦悶,常在鄉間的小路上獨自一人鬱鬱而行,有好幾次甚至萌發輕生的念頭。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幾個月之久。直到在一次領受聖餐的聚會上,上帝的恩典和愛好像清晨的日光,溫暖地照耀在波義耳的心上。他得到了一次極美的屬靈復興。雖然在以後的日子裡,疑惑和沮喪的陰雲仍會不時地襲上心頭,但波義耳相信,這些疑惑和沮喪,都在上帝手裡變成了恩典的祝福。 他催逼自己用心查考福音、明白救恩,從此打下了堅固的信仰根基。 某日,波義耳與一夥朋友聊天。有人說:“若是我們可以放鬆一點、隨意犯罪,只要記得在臨死一刻認罪悔過,這樣的生活不是很瀟灑嗎?”波義耳即刻回答:“不能!我們已經失去了犯罪的自由!我們應當盡心竭力地服事上帝!” 17歲時,父親病故。波義耳搬到倫敦,與長他13歲的姐姐凱薩琳暫住。波義耳獲得了一大筆遺產,這對他日後的科學研究,非常有幫助。 長姐如母,凱薩琳對小弟弟關愛有加。凱薩琳是一個聰穎、智慧的女子,能夠將主日清晨所聽的道,在晚飯後一字不差地寫下來!在和姐姐同住的這段時間裡,波義耳寫下了許多靈修小品,包括《聖經的風格》、《倫理》、《默想集》、《全然愛主》,以及靈修小說《殉道者提朵拉和迪迪摩》等。從中可窺見其熾熱如火的愛主之心。   才華展露 在17世紀中期的英國倫敦,有一群品行端正、志同道合的年輕科學家,常常聚在一起探討數學、化學、神學和物理學等領域的問題。他們沒有固定的地點,亦沒有固定的組織,所以被人戲稱為“影子大學”。 通過姐姐凱薩琳的推薦,波義耳加入了“影子大學”,並成為非常活躍的成員。1662年,“影子大學”在倫敦正式註冊為“皇家自然科學學會”,波義耳是12個創辦人中的領袖。多年後,牛頓接續他成為學會的掌門人。 波義耳對科學的酷愛,可以追溯到青少年時期在義大利的佛羅倫斯城的一段旅遊。那時,大名鼎鼎的科學家伽利略剛剛去世,佛羅倫斯人陷入了深深的悲傷。好奇的波義耳,決定去讀一讀這位全城都談論的偉人所寫的書。為此,他自學了義大利文,如饑似渴地研讀伽利略的著作。讀後他決心效法這位“偉大的觀天者”,力求以客觀、嚴謹的觀察,和實驗的方法,探索這個大千世界的奧秘。 […]

No Picture
事奉篇

簡約教會

陳英元口述。石文蔚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筆者信主30餘年,在多個教會參與過事奉,發現大多數的教會存有3種現象,可以用3組問題來表達:           第一,教會生活忙不忙?忙什麼?效果如何?           第二,教會有沒有清楚的異象?教會五花八門的事工,是否有助於達成教會的異象?           第三,教會異象是否清晰地勾勒出,屬靈生命從慕道、決志信主,到成為門徒的成長過程?           對此,筆者發現:           一,在大多數教會中,積極投身於事奉的基督徒必定非常忙。對於愛主的弟兄姐妹來說,為教會奉獻時間不是問題,問題是,這樣的忙碌不一定能結出豐盛的果實。          二,大多數的教會沒有一個簡約、清晰的異象,這導致同工對教會異象缺乏整體認識。因此,教會事工和資源的安排產生問題,無法積極、有效地達成異象。一個沒有簡約異象的教會,就好像一部車,被很多方向不同的馬拉著;馬兒拉得再辛苦,卻因力量互相抵消、教會的資源不能有效利用,而導致車子原地不動,或是前行非常緩慢。          三,大多數教會的異象,沒有清晰地反映出屬靈成長的必要階段。這導致教會無法有效地創造出屬靈環境,幫助人循序漸進成為門徒。教會中大部分的事工,只針對一個或者兩個屬靈成長階段,其餘的屬靈階段則缺乏事工配套。          令人惋惜的是,筆者接觸過的教會,大多數都有以上3個現象。筆者自己多年參與教會事奉,當然也不能免責。 複雜和簡約          以上這3個現像,是“複雜教會”的標誌。複雜導致混亂,即重點不明確,繼而資源分散。簡約,能夠讓大家看清事工的重點,合理地分配資源,建立適合生命成長的環境。          讓我們上網比較一下雅虎和谷歌的首頁,能夠幫助我們瞭解複雜和簡約的區別:雅虎的首頁讓人目不暇接,很容易分心,失去聚焦。谷歌的首頁則非常簡單,幫助用戶聚焦於自己的需求,並方便用戶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主耶穌也強調簡約。面對猶太人613條的律法,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 《太》22:37-40)          祂給予門徒的使命,也只有一條,就是讓門徒“去”,使萬民都成為主的門徒。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迎接青春之旅

露得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女兒愷倫到了含苞欲放的年齡,我早就想和她進行一場關於青春的私密長談,可是平日總有兒子的身影在一旁晃動。終於等到暑假,兒子去參加航海營,我和丈夫帶著女兒,進行了一次“神秘之旅”。 週六傍晚,我們住進西雅圖東的一個旅館:優雅的環境、不受打擾的時間,最適合這樣的談話。 其實還有兩人與我們同行:丹尼斯和芭芭拉伉儷。他們藏身在我們攜帶的CD碟中。 美國著名基督教電臺節目“家庭生活”的主持人丹尼斯和妻子芭芭拉,專門為步入青春期的孩子和父母,設計了《純潔護照之旅》(Passport2Purity),即一次幫助父母和孩子為青春期做準備的週末親子活動。內含父母手冊、學生手冊和CD。 我把學生手冊拿給愷倫,揭開了我們這次旅行的主題。 對“神秘”充滿期待的女兒,小臉蛋顯出了失望的神情。這是預料之中的。哪個11歲的女孩,會興高采烈地跟父母談論青春期呢? 可是,我們要讓女兒積極地迎接青春的到來,知道青春路上有陽光、鮮花,和種種陷阱。在當今社會,穿越青春的叢林猶如探險,需要地圖(聖經)、嚮導(父母)和指南針(主耶穌)! 第一課,出發了! CD的第一課是:“出發了!”丹尼斯以他一貫的爽朗和幽默,用捕捉動物的trap(誘捕器),形象地比喻了現今青少年要面對的陷阱:對父母撒謊,同儕壓力,約會,性,色情。沒有父母的引導,青春年少的孩子猶如盲人行路,看不見陷阱,不知道已經危機四伏。 愷倫聽得漸漸入神了。到了討論時間,她用學生手冊上的問題問老爸:“你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丈夫回答:“和一位同事的相處。那位同事不久前到我們老闆面前惡人告狀,說我不能勝任工作。” 女兒緊張地問:“那後來呢?” “好在老闆相信我,而且公司的客戶非常樂意跟我打交道,不喜歡那位同事。可是我每天還得跟他共事。我努力對他友好,想讓他看到正確的工作態度和方法。” 愷倫鬆了口氣,轉頭問我同樣的問題。 “我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跟兒女的溝通。我希望他們覺得,可以跟媽媽談任何問題。”過去的一年,新工作讓我費心,女兒又開始對一些話題敏感,不像小時候那樣跟我親密,似乎豎起一堵牆,叫我保持距離。 “那麼你呢?”我反問女兒。 “班上有個男孩子很惹人討厭。”女兒答。 我興奮起來,這可是今年第一次聽愷倫談起男孩子。 丈夫笑道:“這跟老爸的挑戰很相像啊!” 於是,我們共同探討了對付那個男生的辦法。女兒開始拆她心裡的那堵牆了。 第二課,隨波逐流 去餐館吃了晚飯後,我們回到旅館,繼續聽第二課“隨波逐流”。 這課是談在一群奔騰的野馬中,不管是正路,還是邪路,你會不由自主地被挾裹著奔跑——這就是青少年同儕壓力的寫照。身為美國高中教師的我深知,這是少男少女最容易落入的陷阱。 課中有一短劇:12歲的Deb受邀去朋友家過夜。晚上,Deb跟著同伴們看不適合她們年齡的錄像。當電影中的男女主角開始脫衣時, Deb起身關上了電視,立刻引起了同伴們的憤怒…… 短劇到此截然而止,留下討論話題。我問愷倫:“如果你遇到同樣情形,你會怎麼辦?”“我一開始就堅決不看那部電影。”女兒說。我表示贊同。 丹尼斯夫妻養育了6個兒女,顯然知曉,常常因為同儕壓力,孩子看了不該看的電影。芭芭拉語重心長地說,事先做好決定,有助於屆時抗拒壓力。 接下來的話題是擇友。明白“與智慧人同行的,必得智慧;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虧損”(《箴》13:20)的道理不難,難的是,就算交到了好朋友,朋友還會改變,變成另外一個人。 丈夫講起他從小的玩伴,上了高中後開始吸煙、喝酒。他不得不忍痛離開,以免跟著走歪路。我和丈夫希望,女兒不僅能潔身自好,更能給朋友們正面的影響。我們於是討論,應當怎樣積極地影響同伴。 第三課,長大了 第二天早飯後,我們開始聽第三課“長大了”,是父母最難以啟齒的話題:性。 這套教材是設計給父子或母女的,我卻邀請了丈夫同行。一來,洋夫在美國長大,更瞭解美國青少年的環境。二來,想讓女兒知道,有問題時也可以向爸爸傾訴。 芭芭拉用她和藹、親切的聲音,講述女性的身體發育,講述自己怎樣為女兒的初潮做準備,以及女兒的反應。她還講述性愛是怎麼回事、聖經裡有關性的經文,以及保守婚前貞潔的意義。 愷倫坐在椅子上,抱著旅館裡鬆軟的枕頭遮擋害羞,專心聽著。 […]

No Picture
事奉篇

英國的“官方”和“家庭”教會

李東光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1:9)。歷史上發生的事情,常與今天有驚人的相似。重溫歷史會給後來者啟迪、借鑒和激勵,誠如唐太宗李世民所說“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舊唐書》之魏徵傳)。 英國宗教改革過程中產生的以王室貴族為主、換湯不換藥的“英國國教”(為了便於比較,姑且戲稱之為“官方”教會),和以清教徒為主、要求徹底改革、政教分離的“分離主義派”(姑且牽強地叫作“家庭”教會),之間的矛盾衝突,引發了筆者的思考。我個人覺得,其中的恩怨情仇,與現在中國的“官方”和“家庭”教會的糾葛,有某種類似。 英國宗教改革的特點 *開始即為政治怪胎 在15-16世紀年間,宗教改革之風吹遍歐洲。路德、慈運理、加爾文,都是宗教改革的風雲人物,領導德國、法國、瑞士等脫離了羅馬教會的統治,形成自成體系的新教教會。 然而,出現過宗教改革思想先驅威克里夫的英國,卻以一種近乎荒誕的方式,進入了改革的浪潮。 改革的導火索,是英國王室的一樁婚事。英王亨利,由於王后凱薩琳沒有生育兒子,而萌生再娶新歡的念頭。1527年,他請求羅馬教廷支持他廢除與凱薩琳的婚約。然而羅馬教宗克萊門特,懾於凱薩琳的哥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兼西班牙國王查理五世的權勢,拒絕了亨利的要求。 惱羞成怒的亨利乾脆自己解決問題,脅迫英國教會及劍橋大學教授支持他的做法。教廷因此威脅要給他“絕罰”(註1)。亨利一不做二不休,正好迎合國內教會改革的呼聲,先下手為強,主動與羅馬教廷決裂。1534年,英國教會脫離羅馬體系,成為以皇帝為權威的英國國教。 英國的宗教改革,從一開始就是政治怪胎,帶有先天的弊病。其改革不是因為反對教廷的腐敗,而完全是因個人恩怨。因此,英國國教(聖公會)體制仍然有濃重的羅馬天主教痕跡。 許多信徒看到這場無效改革的弊端,主張清洗聖公會內部的天主教的殘餘影響,這些人因此被冠以“清教徒”之名。清教徒接受加爾文教義,要求廢除主教制和偶像崇拜,提倡勤儉,反對奢華。這些主張與以貴族為主的國教派有尖銳衝突,引來許多政治迫害。 政治的陰影,始終籠罩著16-17世紀的英國教會。   *長期迫害,抽瘋式動盪 由於宗教改革被王室綁架,其後教會的發展,即在王位爭奪、王權更替中艱難地進行。亨利從骨子裡喜歡羅馬教會的傳統,因此在位時只是掛起改革的羊頭,賣的仍然是羅馬教會的狗肉。 他死後,兒子愛德華即位(1547)。愛德華建立了寬鬆的政治環境,新教得以發展,英國教會走上新教路線。然而 6年後愛德華過世,皇帝換成他的姐姐瑪莉。瑪莉又走回頭路,規定教會沿用天主教路線,並大肆迫害新教徒,殺死包括克蘭麥在內的3百多名新教領袖,為自己掙得“血腥瑪莉”的惡名。 直到亨利的另一個女兒伊莉莎白登基(1558),這種兩極搖擺的抽瘋式的動盪才見平息。伊莉莎白採用的是折衷的平衡策略。但是,國教和清教徒之間的矛盾已經公開化。擁護皇帝權威的官方教會(史稱保皇黨或長老派),和贊成政教分離的“家庭”教會(議會黨或獨立派),已形同水火。 反清教徒的主教團,對上同情清教徒的議會,總體上,掌握專政機器的一方有更大的權力。所以,清教徒遭受了長期的迫害,東躲西藏,包括逃往國外,或採取與世隔絕的修道方式生存。 *鎮壓無效,和平共處 無論如何,英王朝做了一件好事:允許人翻譯和閱讀聖經。雖然體制外的聖經翻譯和傳播仍為違禁之舉,但威克里夫(1328-1384)的努力和丁道爾的犧牲(生於1484–96之間,1536年死於火刑),沒有白費,聖經在英格蘭普及了。 上帝的話語,大大堅定了清教徒追求信仰的的信心。清教徒雖然在迫害嚴酷時,會逃往蘇格蘭或荷蘭避難,但政治局勢一有轉機,他們就重歸故國,只為重塑英格蘭的基督信仰。 潮漲潮落,河東河西,清教徒的非官方教會生命力極其頑強。雖然官方國教教會與王室政權合力打擊、迫害清教徒,但是越嚴厲逼迫,清教徒的人數和同情者越多。 1607 年,一批清教徒遠涉重洋,乘“五月花號”帆船抵達美洲大陸。隨後在17世紀,越來越多的清教徒移民這片新大陸,開始了自由追求信仰的生活。 在英國國內,直到伊莉莎白、詹姆士這些暴君都離世之後,支持清教徒的國會在克倫威爾(1599-1658)的領導下一度得勢,並贏得內戰勝利,判了皇帝查理一世的死刑。但後來失勢,清教徒再受逼迫。 儘管政治風雲不斷變化,清教徒及其代表的真正宗教改革派,力量已經壯大,再也不能用鎮壓來解決問題。英國政府不得不下令解除對清教徒的迫害,允許清教徒的長老教會、循道教會等,和國教和平共處。   *相逢一笑泯恩仇 不但清教徒來到美洲,很多聖公會信徒也移民美洲。在新大陸,雖然清教徒的教會遠遠多於聖公會,但是反向的迫害從未發生。在移民們最早居住的“新英格蘭”(位於美國大陸東北角,編註),各宗派的信徒和平共處。聖公會雖然還是沿用天主教花裡胡哨的儀式,但其核心的信仰觀念,與清教徒各宗派並無本質不同。聖公會還有了個新的名字“安立甘”(Anglican)。原來勢不兩立的窩裡反弟兄,在新的土地上相逢一笑泯恩仇。 如今在英國國內,再也沒有官方國教和地下教會的壁壘。雖然聖公會仍佔多數,但也完全新教化了。多年來,聖公會和衛理會一直保持對話,並在一定程度上達成了協定。雖然分歧仍然存在,但多是職稱、儀式等方面的問題(如衛理會不採納主教制等)。教會普世合一仍未達成,然而劍拔弩張的氣氛不再(註2)。 筆者所敬慕的斯托得牧師,是當代公認的基督教福音派領袖,正是聖公會的牧師。他在著作中,即頻繁地引用聖公會主教的觀點。盼望英國教會的這段歷史,可以作為今後中國教會的參考和借鑒。   註: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黑白鍵

劉樹鵬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你的皮膚是驕傲的白色, 我的皮膚是黑色; 伸出手來,請與我同行。 音樂響起,音色宏亮。 我們被融合進同一個和音, 匯合成同一首歌。 我所呼喚的一切 在你的呼喚中共鳴…… 這是非洲詩人加斯頓.巴特.威廉姆斯在《琴鍵》中的詩句。詩人把黑人和白人比喻成鋼琴中的黑、白琴鍵。在修長的手指下,兩種顏色不同的琴鍵,奏出和諧而又宏亮的樂曲。 我沒有受過專業的音樂教育,然而,我享受音樂,尤其是古典音樂中的鋼琴演奏。想一想吧,在午間小憩的時候,寧靜的陽光透過窗簾,撒在光潔的地板上。似睡非睡之際,音符叮叮咚咚地響起來,在空氣中飄盪。此刻,你不再煩躁和孤獨,彷彿面對著蔚藍的湖泊、翠綠的草地、茂密的森林。在遼闊的大自然中,彷彿有一個人,正在遠方輕輕地呼喚你…… 顏色不同的兩種琴鍵能夠奏出美妙的音樂,膚色不同的兩個民族能否也做到呢?從歷史上看,種族之間的分歧,導致了太多的仇恨和衝突,產生了太多刺耳的槍聲和炮聲。然而,正像為了打破種族隔離而獻身的美國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個夢想》中所期盼:“黑人兒童能夠和白人兒童兄弟姐妹般地攜手並行”,在神聖之愛的引導下,膚色不同的種族完全可以友好共處,相互關愛,共享上帝賜予的陽光和雨水。 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因為反對種族迫害政策,在白人政府的監獄裡關押了27年。當他走出監獄大門的時候,卻斷然拋棄了仇恨和報復,向南非白人伸出了友好之手。他當選為南非第一個黑人總統後,邀請看押他的3名看守,作為貴賓,出席他的總統就職儀式。黑人和白人手拉著手,仿佛鋼琴上的黑、白琴鍵組合在一起,同聲高唱《上帝保佑南非》。 在我的書櫥裡,收藏著波蘭猶太裔鋼琴家瓦迪斯瓦夫.什皮爾曼,根據自身的經歷撰寫的《鋼琴師》。黑色的封皮上,是黑白的琴鍵和一雙瘦長的手。 二戰時期,納粹德國佔領了波蘭,對波蘭人民,尤其是猶太人,進行了瘋狂的屠殺。什皮爾曼躲過地毯式的搜索,隱藏在城市的廢墟中。 有一天,當他悄悄走出所躲藏的閣樓,在空無一人的大樓裡搜尋食物的時候,一個德國軍官發現了他。聽說他是鋼琴家,德國軍官讓他“彈一段”。陷入絕望的什皮爾曼,彈奏了蕭邦的升C小調夢幻曲。德國軍官不但沒有逮捕、殺害他,反而幫他找到一個更安全的藏身之所,而且悄悄給他送來麵包和鴨絨被。 我不懂樂理。無法依靠我的理性和知識,來分析鋼琴曲中那些感染我的音符。我查閱了資料,發現約在14-18世紀,古鋼琴已在歐洲出現。與現代鋼琴相比,古鋼琴雖然有太多的缺陷,卻也具備了將不同的音和曲調結合起來,產生出跨越藩籬和疆界的神奇魅力,給人的心靈帶來莫大的安慰。 要一雙多麼靈巧的手,才能把黑白琴鍵結合起來,奏出美妙的樂曲!還有更難的,是把陽光、雨露、動物、植物……天下萬物,和諧地結合起來,演奏出四季的變換!這又是什麼樣的一雙手呢? 作者為《燕趙都市報》記者。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鞋彈”和“書彈”

高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2009年,伊拉克記者扎伊迪,因用“鞋彈”偷襲美國總統布什(表達內心的憤怒),被伊拉克法院以“襲擊外國元首罪”,判處3年監禁。          2010年,美國費城的一名男子,把他自己寫的書扔向總統奧巴馬(希望總統能讀一讀他的書),險些擊中總統的頭部,卻在第二天無罪釋放。          同樣是拿東西扔總統,結局卻完全不同,為什麼?因為動機不一樣!          《創世記》11:1-9中的人,為了傳揚自己的名,建造巴別塔,邪惡的動機惹動了上帝的忿怒。隨之而來的是上帝的審判。          建城和塔,本身沒有任何問題。如果建的城是一座屬上帝的城,塔是為了記念上帝,這座城就可以稱為上帝之城,就彷彿大衛城一樣。但是,造巴別塔的動機,卻是人的傲慢自大,所以招致上帝的懲罰。         上帝察看人心肺腑,也就是看人的動機,因為動機是衡量人內心最真實而準確的秤。         沒有人能在上帝面前隱藏什麼。我們的動機若不純正,必經不起上帝的審視。“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為清潔;唯有耶和華衡量人心。” (《箴》16:2)         因此,我們要常常審視自己的內心,是否清潔純正。         亞瑟.華理斯說:“一項正確的行為,假如出於不正確的動機,便在上帝面前失去一切的價值。”上帝傑出的僕人陶恕也說:“動機是審判我們一切行為的最高準則。” 16世紀的大主教芬乃倫則感嘆:“對於我們的動機,要何等謹慎!”          因為終有一天,我們都要向上帝交賬,而上帝斷不以有罪為無罪! 作者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現居北京。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封三:米利暗‧尼羅河畔

張子翊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撥開比我還高的,初秋的 尼羅河邊的蘆荻, 扶著 這蒲草箱,彷彿有歌 從上游,緩緩流下 蒲草編成的箱子 抹上的石漆和石油 正宗希伯來人的織布 能否擋住午後的驕陽?   三個月大的弟弟在箱子裏 箱子在漩渦處。纔打了一個轉 竟然就是350年 都說   剁成的碎秸烈日下和泥 做成的方磚火窯裏燒透 而鐵爐裏的熔漿究竟能澆出 怎樣一個民族的命運?   無水蛇侵擾 無蚊蟲叮咬 無鱷魚吞噬 無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順流而下,目光停在 又一個放緩處,拋物線漩出箱子 法老女兒河邊梳洗的 長髮,纏住   她聽見你哭聲了 摩西,從水裏拉出來的摩西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怕小偷

孫桂仁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信仰耶穌10年了,經歷上帝的保佑,也受過邪靈的干擾。 在我決志禱告後的一週,做事情特別不順利。當時我的工作是修理轎車,在更換軸承時,我拆下的卡簧卻不翼而飛,我花了半個小時才找到。老闆很不高興。我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注意!” 可是第2天,在拆卸螺絲時,螺絲又不翼而飛。我再次告訴自己,一定要小心、多加注意。沒想到接下來幾天,總是有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好像我旁邊就站著一個人,故意搞破壞一樣。我氣得不行:怎麼回事?有鬼呀! 星期天聚會時,我向牧師彙報。他說:“有邪靈搗亂,是屬靈爭戰!” 跳奔的小怪物 有一天,我看報紙,XX教會有講座,我就去了。我看他們都跪在地上,用我聽不懂的話禱告。我吃驚地問:“你們為什麼這樣禱告?  ”他們說:“這表示我們得到了聖靈。” 第四次去的時候,我也跪在地上,有一位老者用手按著我的頭,我感到有東西像小閃電一樣,從我腦袋進到我體內,從此我也會用方言禱告了。禱告後,渾身發熱。我很高興,以為自己也得到了聖靈。 然而沒想到,我從此脾氣變得暴躁,像希特勒一樣。又像吃了炸藥,時時處於爆炸的臨界點。 孩子正處於青春期,有時說話很難聽。有一天,孩子罵我,我很生氣,感到體內有一股氣流提到嗓子眼,我被它控制了,失去理智,打了孩子。 第二天我很後悔,心想我是愛孩子的,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為什麼失去理智?為什麼被體內的氣流所控制?我留下了悔恨的淚水。我原來不是這樣的,為什麼變成這樣? 有一天,唐老師來舉辦講座,談聖靈和邪靈的問題。休息的時候,我問他:“XX教會怎麼樣?”他說:“不行!”我才知道自己是中邪了。 我於是改去其他教會。牧師給我禱告後,我心裡獲得了平安,恢復了平靜,重新變成過去的樣子。我才明白,因為我信仰了耶穌基督,邪靈就來打擾我,破壞我的家庭。這就像你是普通老百姓,受迫害不多,一旦參軍,敵方就會來迫害你的家人一樣。 在正統教會聚會後,我心裡有平安、喜樂。弟兄姐妹都流露著溫柔、慈祥的目光。而在XX教會,他們的目光是怪怪的,不友好。聚會後沒有喜樂感。看他們的見證集,總感到書上有小怪物跳奔一樣……邪教千萬不要去呀! 兩個聲音鬥爭 我孩子做決志禱告後不久,有一天放學回家,對面跑來一個男生,把她的書包搶走了。報警後,員警來了也沒有找到。孩子受洗那天,本來是很高興的日子,卻又有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讓我很生氣。我感到,又是邪靈的破壞。 有一次,孩子和我生氣,會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瞪著我。這種眼光,我在XX基督教會看到過。我很生氣,像被什麼東西控制一樣,突然哭起來,一邊喊著:“我把你養大,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我哭了10多分鐘,嗓子都喊啞了。 第二天,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我為什麼突然失去控制?心裡有個聲音告訴我:一定又是邪靈在破壞我的家庭! 後來又和孩子生氣,正要大發脾氣的時候,心裡那個聲音又告訴我:“不要上邪靈的當! ”我就清醒過來,控制自己不發脾氣了。我相信,這是聖靈在提醒我。 有一次看抓毒販子的電視劇,看到有人吸毒的畫面,心裡有一個聲音對我說:“你也吸一口吧!”我連煙都不吸,怎麼會去想到吸毒呢?後來我才明白,這是邪靈引誘我,根本不是我自己的想法。 聖靈總是教育我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邪靈總是告訴我們:學習無用,天天向下!由於人性的軟弱,人總有一些不好的習慣,比如醉酒、吸煙等。明知道有害健康,卻要去做,改不掉。我也有壞的習慣,我心裡明白,可是很難克服。心裡面常常有兩個聲音鬥爭,活得好苦啊! 我就像聖經裡保羅說的:“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18-24) 不怕小偷、強盜 有時候,我心裡面並不想去做壞事,或聽從自己的壞習慣。然而腦海中總會出現美好的畫面引誘我。我控制不住,又去做了,結果很後悔,悔恨得打自己耳光。我多次禱告:“請耶穌基督救我,改掉壞的習慣!”可是耶穌似乎不聽我的禱告。 一個星期天,我到教會,看到《中信》雜誌上有一篇文章,講驅魔趕鬼——不要鬼迷心竅!最要緊的,是平日不給魔鬼留地步。魔鬼長得怎樣?是不是頭長兩角、猙面獰牙?不,它有時會裝作光明天使,來引誘你。你若覺得沒關係,耳濡目染之下,被同化了也不知道。 聖經上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天哪!我好高興!上帝沒有不理我,祂在關心、教育我!我於是堅定意志,克服了壞習慣。我終於擺脫了邪靈! 有一次邪靈又來引誘我,我心裡又開始鬥爭,卻正巧聽到錄音帶裡說:“你們要意志堅定,潔淨你們的心,不要左右搖擺。” 我知道,這是上帝在我軟弱的時候鼓勵我。 我們教會的程序單上,有過這樣一段話:“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天,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12:5-8) 我讀後欣喜若狂。正如主耶穌說:“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我父……比萬有都大,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裡把他們奪去。”(《約》10:28-29)有上帝保佑我們,就像有員警保護我們,小偷、強盜不能把我們怎麼樣!我們一定可以進入永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