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h73

苦難與呼召——若非我的孩子染毒

本文刊於《舉目》73期。

文/王倩倩

“上帝要用你,往往不是使用你的成功,而是你的苦難。”(參《林後》12:9)file0001038708170

是的,上帝使用了我,但祂沒有使用我的文憑、學位,沒有使用我以往的社會地位、人脈關係,卻使用了我一生中最大的苦難與羞辱,使用了我陪伴孩子脫離毒品的艱苦歷程。

如果當年沒有全家移民美國,我的孩子不會有文化適應的問題,也不會染毒。

如果我的孩子沒有 毒癮,我也不會專研毒品及成癮治療。

如果沒有那麼多的父母前來求助,如果我沒有被各個教會拒絕,我不會撰寫《上癮的真相》——這是第一本華人撰寫的書籍,教導父母如何發現並治療孩子成癮的問題。

更讓人意外的是,這本書成為近年來最暢銷的基督教輔導叢書之一(目前已經第10刷,單在台灣銷售就突破一萬多本)。

如果你問我,回應上帝呼召的必要條件是什麼?我會告訴你,是“苦難”。

痛苦與羞辱

2000年,我放棄了我熱愛的廣告公司創意總監的工作,辭別了年邁的父母,心不甘、情不願地全家移民到美國。就像很多家庭移民海外,是為了孩子的教育,我家也是。而且,我從小在教會長大,一直重視家庭:“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家庭,有什麼益處?”

為了預備自己將來能夠在教會服事主,我花了8年的時間,拿到北美華神的碩士學位。我自認是盡忠職守的好母親,每天一定等孩子回家吃飯。同時我也在教會服事,家中經常開放給團契聚會。我想:“我服事上帝的家,上帝必定也照顧我的家。”

BH73-18-7854-圖1-CSL2017D 宽400

然而萬萬沒想到,美國校園毒品的氾濫超乎想像。對毒品一竅不通的我,只是覺得兒子變得非常叛逆,脾氣很暴躁,經常離家出走。我也常常看到他有一些奇怪的東西,卻不知是什麼。我想,只要我不斷地禱告,他必定有回頭的一天。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了針頭,才知道他染毒已久。記得我當時禱告:“主啊!你要帶我走一條我最不願意、最陌生的道路!”

傳道人的孩子染毒,除了徬徨無助,還多了一項,那就是“羞辱”。記得牧師邀請一位輔導來輔導我們。那位輔導問我:“你的孩子為什麼會吸毒?你做了什麼讓孩子吸毒?”當時我的真想鑽到地底下。

我告訴她:“我真的不知道!求主赦免我這個糟糕透的母親。”後來當我成為戒癮輔導時,我絕對不會問父母“為什麼”,因為我知道那會加劇父母的痛苦與羞辱。

除了與先生一同迫切禱告外,我開始日以繼夜地研究各種毒品,研究各種戒毒方法。我經歷了許多神蹟。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刻,我經歷了許多上帝奇妙的同在。

感染毒品的孩子,不像人患了一般疾病,定會有康復的一天。他們總是起起落落、斷斷續續……我不知道,我的兒子何時會完全脫離毒品?但可以確信的是,主與我同在,並且使用我一生中最大的軟弱與苦難,來安慰祂的百姓。

這樣的經歷,讓一些求助無門的華人家庭找上我,於是我開始幫助一些家長,勇於面對孩子染毒的苦難。我也慢慢理解了,為什麼主要帶領我到美國,為什麼主允許我的孩子染毒,為什麼祂會呼召我這樣一個傳道人(主修社會工作,多年從事廣告企劃),從事戒癮輔導的服事。

無助與拒絕

PA281188

面對吸毒成癮的孩子,華人家庭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我的孩子很好!他不會吸毒的!”教會的牧者也會這樣想:“我們教會的孩子很乖。我們教會不需要這樣的服事。”

我知道輔導吸毒成癮的孩子,是上帝量給我的呼召,也知道陪伴與輔導是需要方法的。面對日益沈淪的世代,教會應該如何回應呢?

我寫了30多封信給南加州的牧者,呼籲教會重視這個問題,我願意到教會教導這方面的課題。然而,所有的信都石沈大海。

正如同摩西當年對上帝呼召的回應:“我是什麼人,竟能去見法老,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呢?”(《出》3:11)我不是牧師,也不是什麼著名講員,我怎麼去說服牧者重視這個議題呢?

我問主:“你既然乎召我做這樣的服事,為什麼牧者不理我?”主問我:“你手裡是什麼?”(《出》4:2)我說:“我原是廣告總監,從事文案工作20多年。我有的,就是筆。”

我忽然明白過來,這隻“筆”或許就像摩西手中的杖,當摩西願意丟在地上,耶和華就賦予神奇的力量。於是我開始寫書,日以繼夜,花了3個月,完成了《上癮的真相》。

我想,當我拜訪教會牧師時,送他一本我的書,看在我是作者的份上,他總不會拒絕我吧?

當書接近完成時,又遇見另一個困難:誰願意出版這樣既艱深又冷門的書?何況作者是小人物!我向有出版經驗的教會師母求助。她告訴我,由於我沒有知名度,很難找到出版社替我出版。可能我要自已出資,才能出版。並且,依據她的經驗,能賣到一千本,就算不錯了。

於是我又求告主:“主啊,求你差人來幫助我。”

畢竟我是多年做廣告的,知道書如果冠上“基督教出版”,銷售必定十分有限,也無法進入主流社會。況且,教會外的成癮者比教會內多。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太》5:15)於是,我求主差派非基督教的出版社來,讓世人知道“福音”是成癮者唯一的出路。

很奇妙的,台灣知名商業週刊旗下的“啟示出版社”,不但願意出版,同時開出非常優渥的條件,傾全力宣傳。於是我上了台灣各大媒體。這本書也成為台灣政府各地毒品危害中心、法務部的矯正署,及部分大學社工系的指定讀物(註1)。同時,也有幸影響了政府修訂具體的反毒政策。(註2)

BH73-18-7854-圖2-IMG_0107 宽690

這本書在主流社會引起極大的迴響,不少人因此信主,這才引起教會界的注意。我也成了特會的講員。但坦白說,我寧可不要任何的頭銜、事蹟;寧可這一切從來沒發生過,來交換我兒子的健康成長……因為,實在太痛了!

天使與眼淚  

其實,我當時對銷售不抱什麼希望。“家人吸毒,還有心情走進書店買書?只要這書能出版,我就感謝主了。銷量就不用考慮了。”後來我才得知,《上癮的真相》數度榮登博客來網路書城暢銷書寶座。BH73-18-7854-圖3-IMG_0146 寬690

我非常驚訝:這年頭有人願意讀書就已經不容易了,還有這麼多人願意買這種冷門書?

我詢問讀者,為什麼會買《上癮的真相》。他們的回答,使得我的眼淚掉了下來:

“我朋友的孩子吸毒,我想送這本書給他。”“我叔叔的小孩網路成癮,他應該需要。”“我是教官,希望能藉著這本書幫助孩子。”“我是教會的小組長,希望能幫助我的組員。”“我是反毒志工,需要這樣的工具書”“我是法院觀護人,等這樣的書等了很久”“我哥哥是同性戀,又吸毒,我想幫助他” ……

原來買書的人都是上帝差派的“天使”,為了幫助別人!

上帝為什麼總是喜歡在關鍵時刻使用軟弱、無助的小人物?因為這些人才真正知道,不能倚靠自己的勢力與才能。苦難除了可以幫助人活出上帝榮美的形象,更可以帶領其他迷失的羊回家……放手讓主使用你的苦難吧!

作者為北美華神客座教師,教授“成癮的聖經輔導”。

註:

1. 台灣監察院通令全國教官(校外會)指定閱讀《上癮的真相》。受邀演講及參與訓練有:台北市教育局輔導訓練。新北市、桃園縣、南投縣、台南市、雲林縣、新竹縣、宜蘭縣……等毒品危害防治中心。台東縣文化局。台中地方法院觀護人志工訓練。台中市教育局。新竹縣校長及輔導主任講座。行政院全國反毒政策研討會。培訓大學:淡江大學、成功大學、靜宜大學……。

BH73-18-7854-圖4-IMG_0357 宽690

2. 建議台灣政府將毒品試劑從“專業用醫療用品改家庭用醫療用品”,讓家長在第一時間知道孩子染毒。目前,已經列入行政院政策修訂議程。
 

2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無語問上帝》——上帝錯了?還是我對上帝的認識錯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陳培德

古今中外有關“談苦難”的書多不勝數。《約伯記》,便是談“無辜者受苦”的經典作品,引領讀者到一個極限,正視失敗和無端受苦的事。

1-rainbow-pipecleaner-shape-copy

無辜者受苦,是個難以理解的奧秘。大苦難不單引起人們的驚恐,信主的人還不禁要問:上帝為何容許這些事發生?還有人相信上帝嗎?上帝在哪裡?

牛津大學教授亞金森牧師(David Atkinson)認為,對“所有無法對周遭世界視若無睹,或把埋頭在沙堆裡的人而言,這是一個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

1940年,42歲的魯益師(Clive Staples Lewis)在人生之顛峰,出版了《痛苦的奧祕》(The Problem of Pain)。

當時,二次世界大戰激鬥正熾,軸心國勢如破竹;英倫雖有海峽天險阻隔保護,卻仍飽受納粹德國孤立封鎖,陷入困逼孤苦中。

書中,魯益師劈頭追問,當面對世上苦難時,究竟是不是沒有上帝以至人間存在著痛苦,又進而迫問如何證明上帝的公義。

1960年,魯益師痛失配偶喬伊(Joy);次年他出版了在痛苦煎熬下完成的《卿卿如晤》(A Grief Observed),悼念愛妻。相隔21年,因著切身喪偶之痛,魯益師對苦難,有了很不相同的體會。他竟放下平素理性、客觀、抽離的學者風度,毫不掩飾地寫了對亡妻的癡心妄想:

“哦,卿卿,卿卿,回來吧!一霎那就夠了,來把這悲慘的鬼魅趕走。”(Oh my dear, my dear, come back for one moment and drive that miserable phantom away. 編註)

1971年,英國聖公會曼徹斯特聖三一堂教區長施惠德牧師(Hugh Silvester)出版了《與神爭辯》(Arguing with God),結果大受歡迎。此書內容與魯益師的《痛苦的奧秘》和《卿卿如晤》,一脈相成,從良善的定義來探索,在面對罪惡和問題時,上帝為何不做些事?這其實也是人類歷史中千古懸謎。

本文主要介紹美國作家楊腓力(Philip Yancey)在1988年出版的《無語問上帝:三個不敢問出聲的問題》(Disappointment with God: Three Questions No One Asks Aloud;中譯:校園,1991)。不過,這並非楊腓力第一本撰寫苦難的作品。

BH73-20-7886-圖2-52-YanceyPhilip-FB-shot 宽390

1977年,楊腓力出版了《痛苦的疑惑》(Where is God When It Hurts中譯:種籽,1985)。結果一炮而紅,他的作品開始廣為讀者注意和爭相傳閱。1990年,楊腓力把原著大幅修訂,由原來的三部份修訂為五部分,分別是:一、為何會有痛苦這回事?二、痛苦是從上帝而來的信息嗎?三、人怎樣回應苦難?四、我們怎樣面對痛苦?五、信仰怎樣幫助人?修訂本榮獲1991年ECPA年度好書金牌獎,中譯易名為《有話問蒼天》(天道,1999)。

楊腓力先後寫了許多有關苦難、恩典與信心的書,看過的人都會被他對上帝真誠的愛與堅定的信所感動。

1949年出生於阿特蘭大的楊腓力,滿週歲後一個月,父親就因感染脊髓灰質炎(polio,即小兒痲痺症)去世。他的童年,是與兄長在喬治亞州,過著貧困的單親生活,因此對於苦難和痛苦,一點也不陌生。

此外,楊腓力通過多年與世界級手部外科和麻瘋病權威專家,保羅.班德醫生(Paul Brand)合力寫作,而深獲啟發(二人合作出版了Fearfully and Wonderfully MadeIn His ImagePain: The Gift Nobody Wants ,後合訂為In the Likeness of God。中譯本分別是《神的傑作》、《神的形像》和《疼痛:不受歡迎的禮物》)。

1988年,楊腓力出版了《無語問上帝》,這本探討苦難的經典著作。BH73-20-7886-圖1

從子題“三個不敢問出聲的問題”去理解,作者鼓勵讀者與上帝為友,向上帝發問,包括問不敢出聲的問題:“上帝公平嗎?”、“上帝怎麼那麼沉默?”、“上帝是不是喜歡隱藏自己?”

此書銷量極佳,更榮獲1989年ECPA年度好書金牌獎。

書中,他談到自己一次經歷:在一個天寒地凍的晚上,路面結滿了冰雪,刮著大風,他的車突然拋錨,修理了半天還是不能發動。

他禱告,希望上帝能夠幫助他。但禱告了又禱告,車子還是發不動,上帝沒有派人來幫助他。最後,他不得不在一間破舊餐車裡,等拖車把車子拖走,還在修理廠折騰了好幾天。這不僅花費了金錢、時間,還耽擱了他參加聚會。

他不禁要問:“上帝到底在不在乎我的挫折?上帝在不在乎我浪費了這麼多的精力和金錢?”

類似情況,我們也會遇到不少:面對親人病危、學業、戀愛、求職……我們祈求上帝,結果好像祂沒有垂聽。這是上帝錯了?還是人對上帝的認識錯了?怎麼才能從困惑中走出來,對上帝重新建立信心呢?

《無語問上帝》可說是一部現代版《約伯記》。作者透過一些當代人的真實經歷,探索人類苦難的問題,以及上帝的公平、沉默和隱藏,是否惹人疑惑。

本書針對那些以為上帝總是沉默的人而寫,以懷疑者的眼光來看信心是什麼。全書分為上下兩卷,卷一《陰暗中的神》,從聖經的教導,讓讀者在陰影中認識有上帝,並對上帝要有正確的期待;卷二《在黑暗中看見》,則是透過聖經亮光,幫助讀者在黑暗中看見和實踐真理。

楊腓力指出信徒常誤把信心建基於神蹟和經驗上。這樣的“信心”,就像耶穌比喻中的 “把房子蓋在沙土上” (《太》7:26),一旦神蹟沒有出現,我們的信仰就像“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太》7:27)。

他無意在書中提出哲理性或護教性的規範式答案;發現並堅信掌管終極的上帝,在終極前必有話說!他更認定上帝對人的慈愛、良善和公義,從來就沒有退減過!

他還在自己後來的著作,如《耶穌真貌》(The Jesus I Never Knew, 1995,中譯:校園)和《恩典多奇異》(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 1997,中譯:校園)中,引領讀者去看清楚耶穌基督的真實面貌,以及上帝恩典在福音真理的重要性,為上述難題作了補充和演繹。

《無語問上帝》曾幫助和激勵了無數讀者。2000年,本書由William J. Petersen和Randy Petersen評選為“改變20世紀100本基督教好書”之一,是實至名歸!

作者為香港德慧文化圖書有限公司創辦人。

1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好書推介

苦難,原來是高音喇叭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歡欣

DSC_0041聽到消息:一位老同學患了癌症晚期,查出來時已經全身擴散。

我該跟她說什麼?為陰霾籠罩的她,能接受天國的信息嗎? 她會不會問:“如果上帝存在,為什麼讓這一切發生?如果上帝是仁慈的,為什麼不醫治我?……”

有人說,與其做個痛苦的哲學家,不如做一頭快樂的豬。可是,假如苦難降臨到你身上,你還能繼續做快樂的豬嗎? 看看這個世界吧,每時每刻都有疾病、天災、人禍、各種意外等等,把人往墳墓裡拽。這些常常讓人對上帝的存在、上帝的慈愛產生疑問:當苦難發生時,上帝在哪裡?

聖經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29:11)其實,如果我們認識上帝,便知道為什麼有死亡,為什麼上帝允許苦難和死亡降臨。

返璞歸真

苦難是高音喇叭,喚醒沉睡中的人。

BH73-15-7622-圖2-談妮攝-DSC_0001 宽390

《傳道書》7:2說:“往遭喪的家去, 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人常常被假象蒙蔽:自己會永遠活著!路在自己腳下,未來在自己手中!等到苦難來臨、死亡逼近,才夢如初醒:原來生命是這樣的脆弱和短暫!人是這樣渺小!

苦難使人謙卑下來,去思考生命的本源,尋求真正有價值和有意義的生活方式。苦難一直提醒人,要牢記 :死是所有人(包括自己)的結局。

已故的復旦大學青年教師于娟,在乳腺癌晚期寫下了一些反思,希望能夠提醒活著的人,不要像陀螺轉得停不下來。在彌留之際,她更領悟了一些人生真諦,比如:

“生不如死、九死一生、死裡逃生、死死生生之後,我突然覺得一身輕鬆。不想去控制大局小局,不想去多管閒事淡事。我不再有對手,不再有敵人。我也不再關心誰比誰強。課題也好、任務也罷,暫且放著。世間的一切,隔岸看花、風淡雲清。

“人應該把快樂建立在可持續的長久人生目標上,而不應該只是去看短暫的名利權情。名利權情,沒有一樣是不辛苦的,卻沒有一樣可以帶去。

“在生死臨界點的時候,你會發現,任何的加班,給自己太多的壓力,買房買車的需求,這些都是浮雲。如果有時間,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買車的錢給父母親買雙鞋子。不要拼命去換什麼大房子,和相愛的人在一起,蝸居也溫暖。”

遺憾的是,于娟未曾認識生命的主。在人從哪裡來、到哪裡去這樣的本源問題上,她沒有找到答案。她再沒有機會去尋求可持續的長久的人生目標,瞭解聖經向我們啟示的真理和事實,體會返璞歸真的自由生命了。然而,她的心路歷程,卻是“苦難可以喚醒沉睡的心靈”的一個例證。

罪魁禍首

“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保羅提出了這個問題,並且給予了回答:“死的毒鉤就是罪。”(見《林前》15:55-56)因為上帝創造的第一個人,亞當,選擇了聽從撒旦、悖逆了上帝,於是,人成為罪人,罪進入了人類。罪的代價就是死 。不僅身體死亡,而且,心靈也死了。

聖經啟示,這個罪還帶來第二次的死亡,就是永死。人若不接受上帝在耶穌基督裡成就的救恩,當主耶穌第二次再來審判世界的時候,這些仍然處在罪人地位的人,要遭受與上帝永遠隔絕的死亡。

可見,表面上,好像是疾病、天災人禍等苦難因素使人死亡,事實上,最根本的肇因卻是罪。罪使死進入人的世界。不面對罪的問題,人將來還會有第二次的、永遠的死亡。

那麼,怎麼面對呢?“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唯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羅》6:23)兩千年前,上帝道成肉身,進入人類歷史,為我們所有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擔當了罪的刑罰,並且,3天以後復活。“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約》11:25),主耶穌已經勝過了一切罪和死亡,所以,“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11:26)。

如果我們看到自己裡頭的罪性,認識到自己的罪行:悖逆和不信,拜偶像,淫亂,撒謊,不義、邪惡、貪婪、惡毒、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等等(參見《羅》1:19-32),那麼,我們就會發出這樣的感言:“你使我受苦是以誠實待我。”(《詩》119:75)

若我們願意在苦難中轉向上帝,那麼,我們活著的時候,就能享受耶穌基督所賜的永生。

至暫至輕

SWEETS 5主耶穌所預備的永生,一方面打敗了肉體的死亡——在耶穌基督裡,第一次的死不再是死,乃是“睡”了。有一天當祂再來的時候,所有跟從祂的人都要醒來,得到復活的榮耀身體,不再有第二次的死。

另一方面,主耶穌所預備的永生,打敗了心靈的死亡——人因罪與上帝隔絕的靈被開啟了。而且,因與耶穌基督同釘十字架,也與基督一同復活了,有了新的生命。聖靈引領我們,脫離罪和死的律。我們若順從聖靈的引導,就能活出帶著永恆之光的、屬基督的榮耀生命。

主耶穌說,在世上有苦難,在我裡面有平安(參《約》16:33)。跟從主耶穌的人明白:上帝有能力挪去苦難。若沒有挪去,那麼,祂的恩典必夠我們用。

《三過幽谷》的作者,先失去小兒子、丈夫。後來,17歲的老大和14歲老二,又一同在車禍中身亡。在這接二連三的災難中,她卻經歷到了聖靈的真實安慰。人從她的臉上看到屬天的笑容。

在疾病和苦難中,若我們依然投靠上帝,即使祂沒有醫治我們,我們也定能經歷祂恩典,以及祂的安慰。

聖經說,“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羅》5:3-4)。苦難能造就我們屬天的品格和性情。上帝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參《羅》8:28)。這個益處就是我們被磨成耶穌的生命樣式,能勝過死亡和黑暗權勢的尊貴生命。

如果我們是在耶穌基督裡,那麼,人生中遇到的一切苦難,都可以成為與永恆有份的經歷,成為至暫至輕的苦楚,成就將來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參《林後》4:17)。

親眼見你

經歷災禍前,《約伯記》中的約伯,在理性上有這樣的認知:“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然而,當困苦和頑疾纏身時,他也開始疑惑和抱怨了。直至最終,他聽到上帝在旋風中向他說話,他的生命才徹底改變:“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42:5)

災禍過後,上帝將兒女和財產加倍賞賜給了他。然而,最大的祝福,是他在苦難中真實地遇見了上帝,親眼見到了祂。

一次檢查時,發現我的右乳有兩個腫塊。B超醫生和乳癌專家都說要做活檢,確定是否良性。我當時已經懷孕。從醫院回來的路上,我滿心憂慮和懼怕。晚上,當我無法入眠時,上帝把一句聖經放在我心面:“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哈》3:18)

是的,祂是我的喜樂。祂甚至在十字架上為我死,我有什麼理由懷疑祂的慈愛呢?祂可以讓死人復活,我有什麼理由懷疑祂的能力呢?

那句話下面的經文是:“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 (《哈》3:19)人生有高山、低谷,而上帝能夠使我們穩行在高處!

那個週末,教會主日講題恰好是“化咒詛為祝福的上帝”——人犯罪墮落後,撒旦暫時掌權,使這個世界充滿苦難。然而,上帝親自上十字架,為我們預備了救贖之路,使我們可以脫離罪和死亡!一切苦難,都能成為我們經歷祂、彰顯祂的機會。

我心裡的懼怕,一下子就沒有了。我準備好接受一切挑戰。

不過有一次開車的時候,我又有一點軟弱。我向主禱告,心裡就有一個感動,好像主在對我說:我的慈愛不比你的生命更美好嗎?

是的,主,你的慈愛和信實何其廣大!相信一切的際遇裡,你都在掌權,你的慈愛永不改變。
我一步一步地勇敢起來,不但不再懼怕,而且,滿有平安。我開始理解“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羅》5:3)”這句話了。

積極意義Greenwich-7

“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119:71)我們好比是窯土,造我們的上帝是窯匠,祂要摔打我們,陶造我們成祂手中榮耀的作品。因此,苦難不但不可怕,而且有積極的意義:訓練和造就上帝的兒女,使新生命長大、成熟,越來越像耶穌基督(參《弗》4:13)。

基督徒是一群天路客,雙眼注目仰望耶穌基督,心向新天新地, 單單“思念上面的事”(《西》3:2),活在這個世界,卻不再屬於這個世界。他們知道“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的”(《帖前》3:3),故而,死亡不能恐嚇他們,苦難不能壓垮他們。

用使徒保羅的話說,因耶穌基督復活的生命,基督徒“ 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林前》4:8-9)。基督徒在所有的環境和遭遇中,都相信和順服上帝的權柄,並且,不懷疑祂的慈愛。

有兩個很好的見證。T. Austin Spark 弟兄一次外出講道,飛機剛落地,他就接到一個電報。幾天的講道完了之後,送行的人問他,那天的電報是什麼內容。他平靜地說,是他唯一的兒子過世了。

黃安倫弟兄在為紀錄片《十字架》的最後出爐配樂時,獨生的兒子意外身亡。這個悲痛,並沒有使他停下手中的工作。

很多人問:為什麼上帝不把撒旦直接消滅,卻留他們在世上作惡呢?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祂要 “因敵人的緣故,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詩》8:2)。真正悔改得救的基督徒,跟從耶穌,至死忠心,任憑撒旦如何試探和誘惑,始終選擇上帝、順服上帝。任憑風浪和苦難迎面撲來,他們對上帝的愛和信實毫不質疑,活出了耶穌基督勝過罪和死亡的豐盛生命。

結語

魔鬼想叫我們懼怕,在困苦中絕望,質疑上帝的存在、公義和慈愛(如同夏娃被引誘之時所懷疑的)。然而,上帝卻藉著耶穌基督,把真實的盼望放在我們心裡——在永恆面前,一切苦難都成為至暫至輕。

因此,我們所要關注的是:在永恆裡,我的地位是什麼?

如果你還沒有信耶穌,那麼,首先要接受祂的救恩;如果你已經接受祂的救恩,那麼,就當殷勤地學習得勝的功課 ,讓生命長大成熟,一心預備主的再來!這是人在世上最真實、具有永恆價值和意義,也就是真正“可持續的長久人生目標”。

作者為法學博士 ,現居美國休士頓,全職媽媽。

1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苦難前的“不倒翁”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吳蔓玲

苦難,最討人厭,人見之,莫不遠避。然而苦難防不勝防,避之不及。BH73-12-7874-圖1-wooden-baby-toy-tumbler-haba 宽390

在驚嚇、悲痛中,有些人一厥不起,倒在苦難的鐵蹄下;有些人一日度一日,苟延殘喘。然而,有些人卻像絕壁上的花朵,不懼風霜,不怕苦難的欺壓,反倒綻放出美麗的光彩,甚至成為他人的大祝福。

唐美和泉特

唐美·泉特(Tammy Trent)嗓音甜美、輕柔,有說不出的磁性。她是小有名氣的福音歌手,自己寫詞作曲,很有才氣。泉特其實不是她的姓,而是她丈夫的。她丈夫是她的經紀人,音樂事奉是他們共同的事奉。

她15歲那年第一眼看見他,就被吸引。後來發現他也喜歡她,更是喜不自勝。等到她滿了16歲,他們才開始正式約會。唐美曾想用更親密的行為來肯定他的愛,但他委婉地拒絕了:“我愛你……我曉得我們將會在一起,我曉得上帝對我們有個計劃,並且等候是這計劃的一部分……我想得到上帝給我們的、最美好的。”

他們談了7年半的戀愛,才步入禮堂。

他們婚後的感情,比婚前更好。他在各方面大力支持她。他從未對她臉紅脖子粗、發脾氣。有許多次,她做錯了事,他可以對她大吼,但是他就是不動氣。她問他怎麼不生氣?他回答:“因為我永遠不要傷害你!”他這個人說到,做到。

BH73-12-7874-圖3-TT&Trent-small 加字后他們是一體的。在靈性、情感、生活、事業上,都是密不可分的。他也一直是她信仰生活的支柱。然而,他們的婚姻生活在第11年嘎然而止。2001年8月,他們一起去牙買加服事。就在回國的前一天,泉特想潛水,一探當地著名的藍礁湖。泉特是潛水能手,唐美就坐在岸上,看著他潛游,等他回來。

然而,40分鐘過去了。海面上看不到他的蹤跡。唐美心裡有不祥的感覺。泉特從來不會惡作劇嚇她。她趕緊呼救。當地派潛水隊員去找他。隨著時間分分秒秒過去,她全身發顫。在這樣的時候,她選擇向上帝──她唯一的倚靠呼求。不管身邊的人怎樣看,她唱著自己想得起來的讚美詩歌,一首一首地唱。

隔天,搜索隊找到了泉特的屍體——那一天,正好是2001年9月11日,也就是改變了世界的911事件當天。

她的美好世界隨著泉特的死,崩潰了。她一個人在旅館,看著911事件的報導,不斷地哭泣──為911事件的死傷者哭泣,為自己的失喪哭泣。

BH73-12-7874-圖2-Tammy Trent 2 宽380她內心有太多的問題。她曉得從上帝的話語中可以找到答案,但她無力查考聖經,只能對上帝說:“主啊,我無法面對這一切。我必須現在就有答案……我沒有耐性搞清楚,也不想猜謎。我不想翻遍整本聖經找答案,我就是必須馬上知道。” 然後,她翻開聖經,答案就在眼前——主一一回答了她內心的問題。她對主說:“謝謝你!”

因為要處理後事,她獨自待在旅館。有一次,她腳軟得走不動,眼睛也昏花。想上廁所,結果摔了一大跤。她坐在地上大哭。為了自己的孤寂,她向上帝要求,差遣一位天使來抱抱她。

不曉得哭了多久,她起身,看見自己的床好亂,就想找清潔女工來鋪床。一打開門,清潔女工就站在門口。清潔女工說,她一直想找她,因為聽到她在哭。接下來,這位女工就抱著她,讓她盡情哭泣,並陪著她哭,為她禱告(這位女工也是信徒)。唐美知道,這正是上帝對她的懇求的回應!

沒有泉特的日子,一片慌亂。唐美花了一年時間重整自己,再次出發。出發的腳步不是快速的,卻是穩定的。今天的她,除了繼續寫詞、作曲,唱詩讚美主,出版專輯外,還常應邀在婦女聚會裡講述自己的經歷,見證耶穌是人隨時的幫助。

卡車司機傑瑞

也許你會說,唐美全職服事上帝,因而上帝給她“待遇特殊”。其實類似的經歷,我身邊不少朋友都有過。

就拿我的朋友傑瑞來說,他是貨運車司機,天南地北地跑。開貨運車的日子是苦悶的,他於是在工作中找樂子:遠遠看有人在舉行婚禮,他就故意放慢速度,然後在靠近時,突然按喇叭,驚嚇新人和賓客……他還把喇叭改造成馬的嘶叫聲。

在傑瑞開朗笑容的背後,有不少傷心事。20年前,他曾因憂鬱症自殺過,但奇蹟出現,沒死成。他想,上帝讓他活著一定有原因,自己的生命是有價值的。他決定好好活下去。從此,他隨身攜帶一條燙金字的藍色緞帶,提醒自己是自殺的倖存者,要珍惜生命,要活出主要自己走的一生。

幾年前,他開車出門,幾天後,收到妻子的電話留音,告訴他,他不用再回家,她已經把他所有的東西搬出去。原來,她在臉書上與自己少時的戀人又聯絡上,重譜戀曲,因而決意離婚。

他一個人開著貨車,沒人可傾聽他內心的痛苦。不過,此時的他已經曉得:要隨事隨地,倚靠耶穌。

後來有好幾年的時間,他的膝蓋痛到無法走路,更別提開車送貨。不知這是否是長途貨運司機的職業病,我的另一位朋友的丈夫也是長途貨運司機,也因類似的腿疾,無法開車。對中年人來說,自己變得“無用”了,是極其痛苦的。我朋友的丈夫因而自暴自棄,離家出走。

相形之下,傑瑞儘管日子更加艱難,仍堅定倚靠耶穌。他不被環境打倒,笑口常開。並且,他愛開口見證上帝的良善,鼓勵別人。

前年,傑瑞開刀治癒了腿疾,又開著貨車到處跑了。他還記得當年他痛苦不堪時,在加油站、貨運司機休息中心遇見其他貨運司機,大家都是各顧各的,沒人傾聽他的傷痛。因此,他現在在加油站休息時,總是刻意找其他的司機聊天,聽他們傾訴心事。他還積極推展貨運司機崇拜,鼓勵長年出門在外的司機依時、依地參加主日崇拜。

葛蕾絲夫婦

我的另一個朋友葛蕾絲,患多發性硬化症。這10年來,在教會裡,我看著她從攙扶下邁著軟綿綿的步伐,到完全以輪椅代步,現今甚至必須有人亦步亦趨地推著她,包括幫助她上廁所。

然而每回問好,她總是含笑點頭。她老公羅勃也是笑臉盈盈,總是回答說,一切“好極了”。

仔細觀察他的臉,他沒有自卑,也沒有自憐。就算哪天他滿臉寫著疲憊,也沒有埋怨,仍面帶微笑。我覺得,他大概是禮貌性回應。這樣的生活狀況,怎麼可能常保喜樂?

隨著病況嚴重,葛蕾絲愈來愈安靜。她不再主動開口說話,因為她口齒不清了。不過她的臉總是常帶微笑。很難想像她也曾歌聲美麗、熱心服事,並且熱情好客。BH73-12-7874-圖4-by Stevebidmead-wheelchair-369735_1280 宽400

前些日子聽到羅勃的分享,才曉得他們的喜樂是真的。羅勃說,葛蕾絲剛開始發病時,還能夠自理,能照樣打理家務。然而漸漸地,變得衣服要他來洗,廁所要他來清,家裡裡裡外外要他打理。除了上班外,他還要每天煮飯。

他愈來愈煩,也不甘心。他埋怨主:這種日子何時結束?然而他聽見主說:“你可以選擇埋怨,也可以選擇愛葛蕾絲!”他當即做了一個決定,就是無論如何,他都要愛葛蕾絲。

從那天起,每當他“不想”時,他就“選擇”愛葛蕾絲。剛開始時,很勉強。但不過二個星期的時間,他就發現,自己的情感追上了意志,他對葛蕾絲的愛加深了,變得樂意照顧她、做所有的家務。從那時起,照顧葛蕾絲不再是掙扎,而是甘心情願。

我這才豁然明白,原來每次向他問好時,他回答我“好”或“棒”是真的。他靠著耶穌,度過每一個艱難的日子。透過信靠耶穌,人可以不被眼前的黑暗現實打倒,仍能在黑暗中擁有喜樂和平安!

大衛的秘訣

聖經裡記載,大衛面對苦難有秘訣。有一次,大衛帶著手下兄弟回到駐紮地,發現全城被火燒燬,婦女、兒童都被擄走。

手下人放聲大哭,把責任怪到大衛頭上,說要用石頭打死他。要曉得他的手下可不是什麼有操守的軍人,而是“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撒上》22:2)。換言之,是不容於社會的亡命之徒、烏合之眾。他們氣急起來,什麼事都敢做的。

在快要沒命的情況下,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上帝,心裡堅固”(《撒上》30:6)。“倚靠、心裡堅固”的希伯來原文,有“緊緊捉住、纏住不放、全神貫注”的意思。大衛的秘訣就是緊緊捉住上帝、纏住不放上帝、全神貫注於上帝。在苦難和人生驚恐中,更是如此。聖經因此稱他為合上帝心意的人。

結語

憶起年輕時常唱的一首詩歌,給出了面對苦難的良方:“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

唐美、傑瑞、葛蕾絲、羅勃、大衛的經歷,只是歷世歷代信徒遇見人生苦難時的掠影。他們在苦難時,緊握上帝的應許,緊緊倚靠祂,讓祂成為了自己生活的力量。故此,他們面對苦難時,才能不為之打倒,成為“不倒翁”!

作者現居加拿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我的風景,因你不同——我有兩個唐氏綜合症兒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陳良口述/沈琅整理

天恩兩歲了。他還不會走路。BH73-08-7862-圖2-Wendy 攝-20140605_163330 宽390

有人好奇地問起,我淡淡地笑答:“哦,沒什麼,他只是慢一點而已。”

是啊,我的天恩,他只是慢一點而已。他患有唐氏綜合症,所以我和妻知道,我們不能拿他和其他孩子比較。他是個特別的孩子,他只是他。但也因此,他的每一個小小進步,都讓我們倍加驚喜和珍惜。

有一天,我陪天恩在家裡的地板上玩耍,他竟然翻轉身體,小手按著地板,小腳用力,嘗試著要站起來。我屏住呼吸,專注地看他,分明感到自己心跳加速。

一秒,兩秒,小傢伙終於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他自己很高興,仿佛做了一件很驚險、刺激的事。我則開心得拍手,抱他,親他,為他驕傲。

想起當初掙扎著要不要將天恩生下來,一位唐氏綜合症孩子的父親對我說:人生就像一條路。如果沒有他,你走的是另外一條路。如果有他,你的這條路或許不好走,但這路上的風景,卻是其他路上看不到的。

要,還是不要?

我和妻於2009年結婚。她因卵巢囊腫做過手術,所以醫生說,我們有孩子的機會渺茫。我和妻仍然禱告,求上帝賜給我們一個孩子。

不到一年,她竟然懷孕,生下一個健康的男孩,那是我們的大兒子懷恩。我們感恩不已。醫生說,你們要為上帝做見證。這是在不可能的情況下,上帝所賜的。

懷恩一歲多時,妻再次懷孕。朋友都說,上帝恩待你們,又給你們一個孩子。

然而,做了胎兒檢查,醫生告訴我們,看起來有點問題,有25%的可能性是唐氏綜合症。我們去做羊膜穿刺測驗,默默祈禱孩子健康。結果出來,確認為唐氏綜合症。我的心轟然而震,根本不能接受這個事實。醫生給我們兩個月的時間考慮,要不要這個孩子。

家人愛我們,不願我們太辛苦,都建議把孩子拿掉。另外,我也考慮到,如果孩子生下來,日後我們過世,孩子可能成為別人的負擔。

教會有些弟兄姐妹對我們說,感謝上帝,苦難是祝福,這是上帝給你們的祝福。我聽了極度生氣,心裡忿忿地想: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如果臨到你頭上,看你要不要!

也有一些弟兄姐妹說:如果我是你,就不要這孩子。上帝是祝福人的,祂不會要我們留一個唐氏綜合症的孩子。我也嚇了一跳。我雖然抗拒這個孩子,但我也知道,這可是一個生命啊!上帝是要我們珍視生命的。

教會的輔導說,希望我們留住孩子。然而他們也知道這條路不容易,如果我們最終決定拿掉孩子,他們說,他們還是會理解、仍然會愛我們。

那兩個月,我處在激烈的思想鬥爭中。我的第一反應是:不行,不能要!滿腦子都是將來家裡會多辛苦,負擔會多沉重,外面的人眼光會多麼異樣,以後孩子還會被欺負……

我承受不了,我不敢繼續想像了!

我在中國長大,對墮胎司空見慣。世俗的價值觀告訴我:不要說拿掉有問題的孩子,就算是拿掉沒有問題的孩子,也不用內疚。但我內心最深處,知道上帝不喜悅拿掉孩子,因為每一個生命都是祂所寶貴的,每一個生命都是祂所愛的。

妻是香港人, 從小是基督徒。“墮胎”對她來說,是根本不考慮的。她堅持把孩子生下來。

她說:“賜生命的是上帝。我沒有權力決定孩子的生死。生下這個孩子,以後可能會很辛苦。可是我沒有其他選擇。以後要面對什麼,我都會坦然接受。”

我們就在要與不要之間衝突著,掙扎著,痛苦著。

鐵了心做決定

我們一起去探訪了不少有唐氏綜合症孩子的家庭。沒有一個父母說輕鬆。所有人都說,一定會很辛苦,需要付出更多。但他們也談到與孩子一起成長的樂趣,以及他們心裡的喜樂和滿足。

我仍然掙扎著,心裡有兩個聲音在戰鬥:一個是自己軟弱的聲音——不能要這個孩子。一個是靈裡微弱的提醒——上帝不喜悅墮胎。

這兩個價值觀不相容:一個是世界的觀念——墮胎沒什麼大不了。一個是上帝的教導——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

有一天,我們去探訪一個有唐氏綜合症孩子的家庭。在回家的車上,妻告訴我,那家的太太對她提到另一個家庭:發現胎兒有唐氏症後,太太堅持留下孩子,丈夫不肯。孩子還是生下來了。然而丈夫忍受不了辛苦和壓力,最終離開。

她提醒妻:不論做什麼決定,你們夫妻一定要同心,以後不能埋怨對方。後來禱告時,她為妻禱告,求主幫助妻更加謙卑,更加溫柔, 更加順服。

然後,我發現妻好一陣子沒有再講話。我轉頭看她,發現她在流淚。我問:“怎麼了?”她沒有回答。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哽咽著說:

“你瞭解我,我是不能,也不願墮胎。我知道我所堅持的是對的,也是上帝喜悅的。但聖靈提醒我,妻子要順服丈夫。這是聖經的教導。我很難過:為什麼上帝要我放棄明知是正確的立場?但是,如果你真的決定不要這個孩子,我便順服吧!”

妻的個性很強。她能說出這話,讓我很震驚。現在,她願意順服了,隨了我的願了,我若不肯要,就可以不要了。

可是,我卻沒有一點開心,反而很難過。我知道,如果拿掉孩子,妻內心會有傷口,我們夫妻關係會有裂痕,而且再也沒有辦法彌補。而且,妻有過憂鬱症。如果拿掉孩子,憂鬱症可能會復發。所以,她哭著說出這話,讓我很心疼。

因她的順服,我反倒下了決心,決定順服上帝。

我知道不應該墮胎,也心疼妻子,所以我對她說:“我們要這個孩子。我承諾,這不是你一個人的決定,這是我們兩個一起做的決定。以後不管怎麼苦、怎麼累,我們同心,一起照顧孩子。”

那天,我抱著她,我們一起哭了。我告訴自己,既然鐵了心,做了這個決定,以後的日子,無論多苦,我都不後悔。

他叫但以理

孩子出生前,妻已為他取名叫天恩, 英文名叫Daniel。

天恩出生時重5磅12盎司。聖靈感動一位弟兄,提醒我們讀聖經《但以理書》5:12,“在他裡頭有美好的靈性,又有知識聰明……這人名叫但以理”。

這段經文,給了我們很大的安慰和鼓勵。

天恩出生了,我才發現,唐氏綜合症並不像我們之前想的那麼可怕。連先前反對的家人,都抱著孩子愛不釋手:“哇,他很可愛啊!”

天恩的成長比別人慢,所以我們需要付出更多時間、耐心和愛去教導他。無數的治療,讓我們生活更加忙碌,然而他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多歡樂。

天恩慢慢長大,他會翻身了,他會爬了……每一個小小的進步,都讓我們激動。BH73-08-7862-圖3-Wendy 攝-20140228_183211 宽650

天恩個性外向,他會跟人說“Hi”,給人“High Five”(擊掌)。他喜歡笑。當我們唱歌時,他會做動作。在他做錯事的時候,他會很無辜地把頭低下來,扁扁嘴巴,然後又偷偷看你。看著他那可愛的樣子,我的心都要化了。

因為身體的問題,天恩小小年紀就要經歷大大小小的手術。

他的心臟有一個小洞,為了避免感染,要進行手術,把洞關閉。他有一段腸子沒有神經細胞,需要排便的時候,腸子不能接受到信號,所以無法排便。於是又要進行手術,截掉部分腸子。他的耳道、鼻管、淚管都非常細小,影響呼吸和聽力,也要動手術放大管道……

天恩很勇敢。我們很心疼他,不捨得他動手術,然而又不得不動。

天恩動手術的時候,我雖然在手術室外面,但心卻和他牽在一起。天恩的身體雖然有缺陷,但我愛他。這也讓我體會到天父對我們的愛,使我學習以上帝的眼光看人。

世俗的價值觀告訴我們,一個人有缺陷,就可以不要他;一個人長得不好看,就可以不要他;一個人有問題,就可以不要他。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問題,都有看到或看不到的缺陷。沒有人是完美的。既然我們也有問題,那麼照我們的做法,上帝應該不要我們。然而上帝仍然要我們,仍然愛我們。在上帝的眼中,我們每個人都有價值。

我知道,上帝愛天恩。我也愛他。他是我的寶貝,我的小天使。

沙侖的玫瑰

我終於慢慢習慣了照顧天恩,開始為上帝賜下天恩而感恩了。我私下跟妻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說不定上帝是看重我們,才將天恩給我們照顧呢!

話剛說出不久,妻又懷孕了。做了胎檢,拿到結果,我整個人懵了:竟然,又是唐氏綜合症!

怎麼辦?怎麼辦?再多一個挑戰?我跟妻說,要不然,這一個拿掉好了。我們要了一個,已經對得起上帝了。

我沒有公開妻懷孕的消息。這次如果拿掉的話,只有上帝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們不需要面對大眾的壓力。而且,就算別人知道了,也不能說什麼,因為我們已經有一個唐氏綜合症的孩子了。

可是,我心裡仍然不平安,非常掙扎。我知道,如果這次走錯,前面的堅持就失去了意義。

我們在團契分享上帝賜下老二的經歷,分享我們的掙扎和得勝,分享遇到的挑戰、得到的祝福。我們為主作見證。如果現在拿掉老三,豈不是自打嘴巴?

如果拿掉老三,那麼,當別人看到我們的天恩,當他們以為我們很愛主、很敬畏上帝、很遵從上帝的教導,當他們因此歸榮耀給上帝時,我心裡將是難以啟齒的羞愧與自責。如果拿掉老三,我也失去了為上帝說話的資格。

我心情很沉重。平常那麼喜歡講話的我,變得沉默寡言。妻還是不肯墮胎。我們就這樣僵持著,一個禮拜沒怎麼講話了。我心裡憋悶得很不好受。

終於,我們倆都請了一天假,約好去海邊走一走,聊一聊。

我打定了主意,這次不能讓她。可是,當我面對她時,我又心軟了。我不能逼她去墮胎,這對她太殘忍。更何況,我心裡也知道這是錯的。

我們談到生活的擔子,經濟的問題,我們身體上需要承受的壓力。其實,我並不是真的不想要這個孩子,我只是不肯面對這些困難和壓力。我想要逃避。

最終,妻說,我們還是把孩子生下來吧。實在不行,就送給別人領養,也不一定要墮胎啊!

我知道,這是妻的底線了。於是我們就這樣說好了。一舉兩得,既順服了上帝、沒有墮胎,又不用承擔照顧兩個唐氏綜合症孩子的壓力。

我仍然沒有將妻子懷孕的消息公開。我因為兩個孩子都患有“唐氏綜合症”而有羞愧感,怕別人的眼光。我只是將妻子懷孕的消息告訴了老闆,老闆興奮地說:新生命,很感動!

我以為她沒聽清楚孩子患有唐氏綜合症,所以重複了一遍。老闆說,她聽到了,但是,那又如何呢?只是多一個特別的孩子!你們肯定會更加辛苦,但我們會一直支持你們。

她的坦然與接納,給我們很大的鼓勵。

孩子生下來了,非常可愛,我和妻都不捨得將她送人。我們留下了她,為她取名頌恩, 英文名叫Shannon。她是沙侖的玫瑰。在上帝的眼中,她沒有羞愧;在上帝的眼中,她是美麗的。

不同的道路BH73-08-7862-圖1-Wendy 攝-20140315_213408 宽390

人都希望自己過得好一點。我和妻也一樣。我們喜歡旅遊,希望多出去玩,喜歡悠閒的生活,渴望在工作上有更多成長。

現在,照顧孩子成了生命的重心。我們每天6點鐘起床,帶孩子洗漱、穿衣,為他們預備三餐,接送他們上學、放學,睡覺前給他們讀故事,一起禱告。安頓他們睡著,我們再整理家務。半夜之後,才能睡覺。

照顧孩子很辛苦,但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個性改變不少。

我變得更能容忍,心更加寬。我還發現,我們的大兒子懷恩,因弟弟妹妹的關係,對別人的需要很敏感,很善解人意。這些都是辛苦中的祝福和安慰。

我和妻都是好客、愛熱鬧的人,但現在根本沒有時間招待客人,也沒有辦法接待團契。很多服事也不得不暫時放下,包括我們之前認定的、在“夫妻關係”方面的服事。

這不容易,因為要學習放下自己的意願,改變自己原定的方向。

然而,在學習順服的過程中,我意識到,我自認為的強項,不一定是上帝要用我的地方。我只要跟著祂走就好了。

上帝有祂的計畫。祂既然讓我現在不能做其他的服事,那麼我就做好手上的工作。祂既然給我這3個孩子,要我照顧這3個孩子,我就忠心去做。

當我們有了天恩和頌恩後,我們才發現,身邊有不少有特殊需要的孩子。

現在我們的異象,是成立一個支持小組,幫助有類似境況的家庭,讓他們到教會之後,覺得被接納,看到有人和他們一樣,在經歷艱難、辛苦,也經歷上帝的恩典和看顧。

有意思的是,回想以前和上帝的關係,在順境中,我和上帝的關係有點遠。但現在,因為每天都需要依靠主,我從形式的禱告中走出來,和上帝更親近,禱告也更實際。每一天能度過,都是祂的恩典。

確實如此,人生就像一條路。如果沒有天恩和頌恩,我走的會是另外一條路。有了他們,我的這條路雖然不好走一些,但上帝卻與我們同行。而這路上的風景,也是其他路上看不到的。

因此,我感恩。

沈琅畢業於富勒神學院,目前全職傳道。     

45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苦難是必須的嗎?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吳獻章

BH73-03-7913-By Miniperium-Honey Bee 宽690

問:聖經中對苦難與祝福的定義,與世人的看法有何不同?基督徒如何在殘缺中成長,帶著破碎跟隨和服事基督?

苦難讓我們體驗上帝的信實。祂的安慰,勝過我們承受的苦難。

雖然撒但不論如何“整”約伯,使他深陷擱淺,但約伯的生命卻被上帝的信實托住(《伯》2:6),直到安然見上帝顯現(《伯》38:1)。

約伯並沒有在所受到苦難中得到答案,但經過兩次的“宇宙之旅”及“動物奇觀”後(參《伯》38-41),約伯深感自己的無能及渺小,發現苦難是一個奧秘,而人真正所需的,並不是上帝公義的回應,而是與上帝有一段相遇的歷程。

如果將苦難從約伯身上抽離,約伯只認識上帝的法則,他與上帝的關係,不過是例行的獻祭與守約的生活(《伯》1:5)。但是,因著“反常”的苦難,約伯的人生從“平常/平凡”,度過了“無常”和“反常”,而經歷了“超常/超凡”!

海倫·凱勒說:“我對我的殘疾充滿感恩之情,因為它讓我發現了自己的世界,發現了自我,發現了我的上帝。”

當人擔心自己會棄掉上帝(《伯》1:5),當魔鬼相信人會棄掉上帝(《伯》1:6-12),上帝卻有著不可思議的全知(《伯》1:13-22,2:7-10),允許惡人昌盛(《伯》21:7-34),耐心地允許人質問、控告祂(《伯》38:1-3;40:1-9;42:1-6),且慷慨加倍地祝福人(《伯》42:10-16)。

雖然苦難不一定找得到原因,卻可以找到上帝自己。

約伯在答辯的過程,口中偶會激發出“金玉良言”,包括引發作曲家韓德爾寫《彌賽亞》神劇中,女高音的詠嘆調: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我自己要見他,親眼要看他,並不像外人……”(《伯》19:25-27)。

從這精彩的彌賽亞預言,我們看到苦難中上帝仍賜給人盼望——“祂(上帝)使人夜間歌唱”(《伯》35:10)。

上帝才是困苦之人的盼望!擱淺時不要上了撒但的當,而錯怪了上帝,以致失去這盼望。

從約伯來看,“擱淺”幫助我們“不致遇見試探”(《彼前》4:1)。祈克果也說:“多虧腳底有刺,使我跳得比腳沒有問題的人還要高。”

更重要的是,擱淺的痛苦會過去,擱淺後的美麗將長存!正如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他因為類風濕關節炎,導致不良於行27年,手握畫筆十分痛苦。有人問他為何繼續作畫,他回答:“痛苦會過去,美麗卻將存留。”

含著淚水看天的人,往往看得到彩虹。

選自《擱淺的日子——約伯記註釋》(台北:校園,2011),P. 26-2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舉目73期——編者的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談妮

BH73_cover耶穌說,在世上,我們有苦難;但我們可以放心,因為祂已經勝了世界。並且,我們對上帝的信心,將使我們在基督裡有平安。我們所擁有的憂愁,也將變為沒有人能奪去的喜樂(參《約》16)……

吳獻章以約伯為例,說明上帝的安慰,會勝過我們所承受的苦難。華之惠現身說法,在至親身陷卡達冤獄的兩年間,經歷了客西馬尼園的掙扎,體會到“尊崇上帝”。陳良在兩個特殊兒出世的前後,更新自己的價值觀,學習以上帝的眼光評價人,並放下自己的意願,和上帝更親近。

吳蔓玲則說明,人若不怕苦難的欺壓,就能綻放出美麗的光彩,成為他人的祝福。歡欣提醒,苦難使人謙卑,去思考生命的本源。王倩倩孩子染毒的羞辱,反而成為她從事戒癮輔導的呼召。陳培德介紹了楊腓力——這位牧者認為,苦難使人重新建立對上帝的信心。

苦難的另一個面貌,是恐懼、是焦慮,如艾溪對《鳥人》的解讀;苦難也是昨日之夢,是昔日輝煌的荒涼與戰爭的殘酷,如王星然筆下的《布達佩斯大飯店》。但親歷保釣運動的熊璩,卻見證跟隨主的人,苦難不是走向夢碎,而是更新自我認識。

這時,臨風以ISIS為例,說明極端的神學觀,足以造成巨大的苦難;鄧潔明謝昉勸我們要轉換觀念,不可在錢財上成為牧者的“苦難”。

最後,王愷婷因為 “盼望”,因為基督在十架上的愛,雖然心中有諸多困惑不得解,但仍願意相信,黑夜過後必有天明。

BH73_index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