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何不休息? ──基督徒的時間管理

Dennis McCann、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一、沒任何嗜好的人 通常我最怕人家問我閒暇時做什麼消遣。不是因為我沒有喜歡做的事情,而是我沒有時間去做。        幾年前參加高級管理班培訓,學員問卷要我們列出有什麼嗜好,以便按興趣編組。沒想到,最大的一組,是一群不休息、也沒有嗜好的人(Rest-less and Hobby-less People)。        不是我們這些人在工作以外,沒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是問卷要求我們寫出,實際花了多少時間去進行這些嗜好,我們的答案是“零”!         從我們時間分配的真實記錄來看,工作是我們最喜歡做的事情,我們的唯一嗜好就是工作。我們這些人早已超過為五斗米折腰的經濟實力,很多人都擁有華屋美車,因此是自願選擇作工作的奴隸的。其中不乏基督徒,甚至是教會領袖。         舊約聖經不是說,人要“汗流滿面才能糊口”嗎?被人家當作是工作狂(workaholic)有什麼不好呢?不努力哪裡會成功!我們的父母親不是從小就告誡“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嗎!         問題在於我們到底是為誰打工?為什麼忙碌?我們的心看重的是什麼?誰是我們心裡真正的老闆?誰是我們一天時間表的主人?是我們自己、是上帝,還是撒但?        有人說基督徒時間管理的優先順序,應該是把花時間親近上帝排在第一,照顧好自己的健康第二,建立好家庭和人際關係第三,工作第四。我們的真實光景如何?        這是基督徒的職場倫理系列文章之八,上帝呼召我們不要隨波逐流,要我們活在更高的祝福裡面。上帝要求我們要擅長數算我們活在世上的日子,也就是說要管理時間,作時間的主人,不要被時間牽著鼻子走。         這不容易。核心秘訣是我們需要學會讓上帝作我們時間表的主人,捷徑是改變我們的心,知道工作不是今生的全部。上帝交給我們照管的,還有健康、家人、朋友、社 會、文化、國家和名譽──我們的名譽以及上帝的名譽(榮耀)。工作固然重要,上帝要我們認真工作才能糊口,工作是有意義的,也能夠帶給自己和別人祝福。但 是,我們活著不是為了工作,乃是為了榮耀神。不要為了自己的成就感、滿足感,甚至是逃避家庭或人際關係,就把自己賣給了工作。        針對現代人的極端忙碌,我們的建議是:何不休息一下,停下來,走出工作;掉轉頭,做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情。 二、靜靜與上帝約會 幾年前我頸椎軟骨突出,經常頭暈手麻。主要是由於工作壓力造成肩膀肌肉長期緊張,再加上整天拿著電話的姿勢,以及盯著電腦銀幕讀郵件的姿勢,造成了肩頸病。 醫生說這是職場上成功人士難以避免的,醫治的方法有3條路可以選擇:         首先,治本的辦法就是換個工作。不過一般來說,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願意去做。 第二個方法沒有那麼難,但是也少有人做得到,那就是多運動。通常忙碌的經理們,做運動最多只有兩三個星期的熱度,就不能堅持下去。所以醫生常被問,有沒有什麼藥丸,可以一吞就解決問題,無奈答案是沒有。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打破玉瓶的禱告 --基督徒的工作態度

Dennis McCann、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這一篇文章是基督徒的職場倫理系列之七,我們將說明基督徒正確的工作態度,就是對神降服,請上帝作我們工作的真正老闆,具体地把工作帶到神面前,更多地邀請神來參與我們的商場決定。職場上的基督徒能夠獻給耶穌的玉瓶香膏,就是把想要自己作主的決定權獻出來,請神作主。        “懇切禱告,就像一切事都得靠神成就;認真工作,就像一切事都要靠你完成(Pray as if everything depends upon God; work as if everything depends upon you)。”這是教會關于工作態度常用的一句座右銘,雖然不是直接引用聖經,但也突顯了基督徒在職場上必須要倚靠的武器,首先就是禱告,然後是認真負責。 但是,我們今天通常只專注于下半句,好像一切只要靠自己認真工作,很少邀請神參與。今天基督徒的工作態度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上帝與我們的工作無關,我們太少為工作向神(的名)禱告。         上帝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4:6)基督徒被呼召在工作場合示範一個更高的標準,要不同凡俗,不要隨波逐流。別人靠關係、靠行賄,我們如果要不一樣,光靠工作認真是不夠的,還必須要靠降服、順服神的禱告。 一、更多邀請神參與         有人問一位神學院的教授,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對于聖靈能力彰顯的工作,我們應該持什麼態度?他的回答是,“我們對聖靈今天仍然會工作,期望應該高一點!” 他接著說,“往往我們被人邀請去為病人禱告時,若是病情輕的,我們就覺得似乎不需要麻煩天父;若是病重的,我們沒有把握上帝會不會醫治,不太敢大聲疾呼, 怕萬一不靈,會丟了神的臉!”,“結果,最常見的情況是我們小小聲地形式上應付一下。心中對神會奇蹟般地醫治的期望值有多高?事實上的答案是──零!”。 因此,他說我們對神會介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的期望值,應該可以高一點。         最近這幾年,我們在香港和舊金山灣區矽谷,訪談了許多職場上的弟兄姐妹,有作生意的,有從事管理的,也有的是專業技術人員。他們談到許多禱告蒙應允的親身經歷,讓人不由得想起使徒時代。        一位在貿易公司工作的職員,不願意隨波逐流地行賄,迫切禱告後,台灣的商品檢驗官員,竟然無條件地對她公司的出口貨物放行;另一位在大陸,靠著禱告,海關官 員的心被軟化,也無條件地對公司的進口貨物放行;又有一位弟兄,全家人同心在香港禱告,結果原本即將要淹沒他們在內地工廠的洪水,竟然退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