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1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1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舉目

BEHOLD

I

Issue 74

I

2015 July

I

9

(一)

最近,同我們平平安安、平平淡淡廝守了四、

五十年的家當雜物,忽然遇上了一連串不尋常的變

故。

先是我家破題第一遭被盜。

此事終告一段落後,我才去醫,看意外崩傷了、

理應積極處理的一隻牙。我的老牙醫剛退休。新醫

師的診所,我還是首次上門。認路,我素來懵懂之

極。所以介紹這牙醫給我的老朋友,便循例指引了

一條最長但最簡單、所謂最錯不了的路線。我亦照

例目不斜視,直開到底,果然順利來到診所。

在手術椅子上等候醫師之際,我便東張西望,

打量著這個新環境—窗外,隔街對立,是零零落

落的樓房,乏善可陳。尤其是對正著這邊視窗的房

子,是間磚砌平房,住家模樣,最普通不過。加以

是背對我方,更是沒啥看頭。

及至前後左右再仔細打量,忽有所悟:哎呀,

那戶三文魚淺紅色的磚砌平房,不就是我剛光顧過

的警局嗎?

這個巧合讓我十分興奮。一生不曾發現過什

麼,一發驚人!醫生進來的時候,我急欲求證,忍

不住劈頭就說:“對面好像是警察局。”

答道:“是的,是警察局。”

“我家上星期有賊進了屋!”我宣佈,不無幾

分得意,因為這幾天以來,身為劫後英雄,在朋友

街坊間名噪一時。

我分明是醫師第一個認得的、有賊光顧過的病

人。我的牙齒馬上被貶為次務。他要聽,我正想講。

一求一供,一見如故。

聽見我們的身份證件、財務文件等等被一網打

盡,醫

師連連咋

舌。原來他

亦是個從不注意家

門的人。

他家門戶云云,一向是太太管理。離婚之後,

一人生活,萬事隨興,一切更是方便第一了。

“還丟了什麼值錢的東西沒有?”他問。

“我們客廳裡的一切文物陳設,倒是一動沒

動。”我回答。

答非所問。只因客廳裡包羅了我不少的寶貝,

所以賊去後,客廳是我本能的第一關心。

其實,那些所謂文物陳設,很多根本分文不值,

扔都無人要撿。但是對我來說,是丟不得的寶貝。

比如說,兩隻鹹菜甕。再比如,垃圾兩件一疊,

就成了一隻葫蘆。葫蘆放在那個位置,對我來說,

就是恰到好處。缺了這一樣,全廳大局就不順眼,

連真貨都會因此而遜色。

牽一髮,動全身。這是個人之見。我寧可你抬

走我的電視,莫動我得來全不費工夫,但是踏破鐵

鞋再無覓處之垃圾。幸而賊比月亮更知我心,抬走

了我的電視,葫蘆一動沒動。

“員警說,”我繼續同醫師解釋:“文物一類,

小偷通常沒有興趣⋯⋯他們要的是可以很快就能變

賣的。”

(二)

醫師扭開了手術燈。讓我張口檢查之前,他又

望了一下對街的警察局。

“我時常覺得奇怪,”他說:“為什麼那些窗

玻璃全上了漆?”

I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