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2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2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主題文章

FEATURE ARTICLES

10

I

舉目

BEHOLD

I

Issue 74

I

2015 July

果然,我還不曾注意:那警局平房整排後窗的

玻璃,全塗死了,灰不灰、白不白。我這才想起,

那不容見光的窗子後面是什麼。

“你知道為什麼?那是贓物房啊

!

”我宣佈。

前個星期,第一次進警局,只見門前無鈴亦無

人,唯門側有個傳話機。戰戰兢兢地報入姓名、上

訪何事。問問答答批准後,才聽見門後一層又一層、

徐徐開鎖之聲。

警員出現,引我入屋後,又一層又一層地反鎖、

進入內屋。最裡面的一層,就是贓物所在,封窗閉

戶,只有燈光。

贓物房中央,大桌一張,上面攤著各式電器,

電腦、電視、證件、零件,滿滿一桌。

桌子周圍地上是其他的雜物,大多是行李箱

子,三兩成堆。

我家那幾隻,一眼就瞧見:一隻蘇聯手提箱 ,

3

隻大小不等的旅行箱,雖不成套,卻已像結拜兄

弟那樣,排排站在一起了(大約是因為我家的旅行

箱上都有名牌)。

堆在最上面的,是一隻巨型膠質垃圾袋,據稱

裡面就是我家的一切檔案紙張。員警分明已經花了

些工夫,將能夠識別的贓物分了家了。

大檯上的電器雜物,因為無名無姓不知所屬,

是孤兒,才攤出來等候認領。我家的電視、電腦,

我一眼認出。

之外,居然還有好些我家久違了的雜物。我根

本連它們的存在都早已忘記,更莫說發覺它們不見

了。驚奇之餘,本能地喊了幾聲:“哎呀,原來這

東西也都被偷去了!廢物、廢物也!”

什麼充電機、花草樹木剃頭機等等園工機器,

全是年輕力壯之時的玩意。早因人、機雙雙告老、

告殘、告終,置諸高閣有年了。

廢物,難得小偷看上拿走。卻不幸,浪子又回

了頭。靈機一動—目前不是個千載一時的機會

嗎?於是請問:

“ 這些東西能不能不領?能不能麻煩官大人你

們替我扔掉?”

不幸禍已從口出,那聲“哎呀”已經將自己賣

掉了。員警說,若是無人認領之物,另有法定之處

理辦法。但是認了之物,非拿走不可!

最後虧得一位好心的女警,替我將全部東西逐

件扛到車上。越疊越高,她不免替我擔心卸貨時怎

麼辦。她說:

“你們教會可有年輕人來助你一臂?”

奇怪,她怎麼知道我去教會?她接著又說,

“那邊街尾有個公共垃圾箱,你也可以拿到那

兒,將一些不要的物件扔掉。回到家裡,就會輕省

些。”

(三)

此刻坐在牙醫椅上,看那層層戒嚴,所

保護的,竟是我棄之不得的敝屣,真是好笑。

想到這兒,順便警戒一下這位也是不鎖

門的醫師仁兄:有要緊的東西,最好不要放

在公事包裡。我車子、家裡兩次遇盜,公事

包似乎都是必拿之物。

小偷倒楣,我兩包都是垃圾!敝屣誤作

繡花鞋。敝屣,是如今。當初,敝屣也曾是

繡花鞋。

譬如那隻公事包,是我和外子人生高峰

時代進門的。

共產蘇聯時代,有次國際學術會議在莫

斯科舉行。蘇聯政府層層森嚴戒備,先兵後

gleange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