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3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3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舉目

BEHOLD

I

Issue 74

I

2015 July

I

11

禮。外賓護照,每天出門之前,交旅館扣留。之後,

克里姆林宮會場便是進出無阻。之外,觀光、看秀

又送禮。禮物之一,是一隻名貴、醒目的手提皮箱。

手提箱那時是繡花鞋,入門數十年後,新鮮漸

失,被我拿來存放有待清理的聖詩。這該就是員警

得知我是基督徒之故吧。

由皇宮至冷宮,是萬物發展的規律。

丈夫那一批園工機器更是如此。入門之初,無

一不是寶貝。難得書呆子喜愛勞動,雜務園工雖然

一竅不通,但機器應有盡有,應無亦有。每次寶貝

扛回之日,他就會急不及待地在園子裡不斷實習:

一會兒打火,一會兒熄火,機聲隆隆,樂此不疲。

有時天都黑了,他還拿著說明書翻來翻去自強

個不息。我脾氣超好之日,便會在屋裡替他打開室

外捉賊用的探照燈。如今倒真的捉到了賊了,卻巴

不得老寶貝一去莫回頭。原來繡花鞋與敝屣,是同

雙鞋啊!萬物各按其時。

無論如何,話說一批賊贓雞肋由警局運到家的

時候,萬幸,一對洋人夫婦健跑,正經過我家。管

不了什麼陌生人,趕快喊來救急。好先生助人快樂、

手腳俐落,在太太傾聽我的阿里巴巴情節之際,他

三步兩腳就將我全部家當運了入屋。

(四)

接下來是善後—凡是仍然在用的物件,諸如

電腦、電視之類,各歸原位。工具、機器,則請幾

家可能需要的朋友來認領,有用沒用,各安天命。

此次劫事,讓我發現了平常人生中一大不知之

福。

一生當中,不知有多少待完成的清理。比如我

放在蘇聯公事包中的歌譜,週積月累,越疊越厚,

轉眼

10

多、

20

年。

劫事之後,讓我悟出: 清理之事,逍遙一點,

有一天會自動簡化為清除。再逍遙逍遙,足可緩至

後世 。如此,大事變小事,小事終變無事,一生不

知省去多少麻煩

!

除非遇劫。

遇劫,明日復明日之明日,突然就變成了今日。

琴譜還容易,

10

多年都用不到的東西,不必再花精

神,一扔了之。那個聖誕老人大包袱,就沒有那麼

簡單了。

幾翻折騰之後,一大袋的文書字紙已經秩序大

亂。幾十年不曾挪移帳棚,守著同一寒舍,要件照

例按年疊存,只有新陳,從未代謝。眼前這一袋亂

紙,卻新舊雜會。超過

95%

的廢件中,摻雜了要件,

實不知從何著手。

隨手一摸,居然撿出一張

60

年代的支票。

75

元,交租。婚後第一棲室,賓大附近老屋一間,住

窮人

3

戶。樓下是一家中國研究生人家。他們家小

妞喊我

Broken House

(爛屋)阿姨,以之識別於其

他阿姨。我大考的時候,這家人還給我送過飯!

樓上,我們之外,緊鄰是個單身漢猶太人,傳

說曾入納粹集中營。這人形容憔悴,難得露面,出

現時亦目不斜視、不招不呼,卻也是我人生中另一

值得記念的好旅伴—那時外子是受訓醫師,值班

日以繼夜,最長的一次是

3

3

夜。我這宿舍出身

的人,從未試過獨守門戶、怕黑。可幸那破房子牆

壁單薄,每天晚上,單身漢打呼之聲,必按時透牆

而來,均勻、鏗鏘,恰到好處,陪我熬過了無數個

黑夜。

一張支票,花了我一爐香的工夫。

50

年積累的

支票,要摸到哪一世紀?

回憶,剪不斷理還亂,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只是,餘生夠用嗎?心一醒,一橫,清理即刻升級

為清除。

別以為清除那麼簡單。我本以為整袋也可以像

詩疊一樣,一扔了之。豈料朋友說,千萬使不得!

因為紙片即使過時,仍然印著許多要緊的個人資

料,不能讓人揀到。

我索性將小偷不曾搬走的其餘兩大盒檔案,

包括來美時的各種老證件,連我的中學成績單都

在內,統統拿到朋友替我找的撕件服務店去,按重

付費。

35

元,親眼看著大半生的記錄入殮,終告

禮成。

(五)

牙醫和我,二人嘴巴如此開開合合⋯⋯牙事告

一段落,我需要閉著嘴、咬牙切齒,等候某種漿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