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3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3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成 長 篇

53

|見證|

每天都在和死亡鬥爭

我去看過家庭醫生。家庭醫生告訴我,如果

想看專科醫生,要等好久,說不定要一年。我如

何能熬過一年?

又在網上看到抑鬱症的帖子,說三分之一的

抑鬱患者自殺身亡。我已重度抑鬱,如何能逃出

死亡的厄運?我認為自己無法醫治,對未來感到

絕望。

到了4月中旬,我已經低落到了極點,覺得自

己毫無用處,毫無價值。我開始考慮怎麼結束自

己的生命。

死亡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

吃的人。我就像一個弱小的獵物,被死亡追趕,

無法掙脫。血淋淋的畫面,常常在夢裡出現,死

人也紛紛過來,和我說話……

我做著自殺的準備:查看保險條例,確認死

後,家裡能夠拿到保險;將重要的資訊、密碼,

都寫在一張紙上;考慮死亡的方式:跳地鐵,跳

立交橋,觸電……

唯一放不下的,是我的家庭,和年幼的孩

子。可是心裡又有一個聲音說,你活著也是無

用,也幫不了他們。

4月中下旬的每一個日子,都在和死亡鬥爭。

每件事情,每個地方,都充滿了危險。在馬路

上,怕自己要撞車。走在水邊,怕自己要跳水。

有電的地方,怕自己要觸電。廚房裡,怕自己要

割脈……

常常莫名地悲傷,莫名地流淚。早春窗外明

媚的陽光,草地上的新綠,樹枝上的苞蕾,小鳥

的鳴叫,孩子們在戶外玩鬧的嬉笑,這一切以往

能觸動我心的,都已和我無關。我已木然,有氣

無力。

我信主多年,可大多時候不冷不熱。現在我

不斷流淚禱告,跟上帝說:“你若拯救我,我必

事奉你。”可是卻總觸摸不到上帝,得不到祂的

回應。我免不了心生埋怨:上帝啊,我都快要死

掉了,你還不來救我?上帝,你在哪裡?

醫治之路,初顯曙光

一天早上,我渾身發抖,坐都坐不住。突然

想起,牧師說可以去急診室,於是跟公司請假,

非常艱難地來到醫院的急診室。

我和護士講述了自己的情況,淚水不禁流

下。當她瞭解到我有自殺的傾向,立刻安排了兩

個員警看護我。

下午的時候,終於見到了專科醫生。醫生瞭

解情況後,一是開了醫生證明,讓我跟公司請幾

個月的假,停止工作,專心治病;二是開了藥,

並解釋醫治的步驟:先吃小劑量,看看身體是否

適應

——

藥物要有幾個星期的時間,才可能起作

用。如果不起作用,要換其他的藥物。

休長假、停止工作,等於切斷了病源。果

然,病情得到遏制,不再惡化。

休息、吃藥、看醫生。幾個星期後的某一

個黃昏,就像厚厚的烏雲裡,透出了一絲久違的

亮光,我突然感覺到自己有一些精神氣,情緒有

點振奮,居然願意、也可以在草地上慢跑上幾分

鐘。

之後每天的黃昏,都是如此。醫生說是藥物

開始起作用了,並鼓勵我要有信心和耐心。

雖然我大部分時間還是很消沉、頹廢,但這

短短的亮光卻給了我信心和希望。我漸漸地走上

了康復之路。

天使陪伴,我不孤單

經過一個暑期的休息、治療、鍛煉,到2015

年9月份,我的身體、睡眠已經完全恢復,精神

和心理狀態也變好。我開始回公司上班,直到如

今,一切都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