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视篇

无畏进入“最夯”的世界

无畏进入“最夯”的世界 蔡子钦        网络是现在最热门的话题,华人教会界网络事工也正在萌芽。盼望您读完拙作后,不是得到“别人在做,我也要跟着潮流搞一个”的结论,而是跟笔者一起重新思考网络事工,愿意在浩瀚网络世界中“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而非重蹈“神的道怎么 能透过那个黑黑的盒子传出来呢?”(见下文)之覆辙。 人类的文明史上,有不少划时代的发明,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例如电灯的发明,动摇了人类原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式的生活型态; 18世纪中叶,瓦特改良蒸汽机后,从前依赖人力与手工完成的工作被机械化生产取代,人类迈向了崭新的时代…… 电脑和网络,是现代又一大发明,而且这个发明给人类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革——它衍生出来的新东西,之多,之快,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正在经历历史事件的人,常常无法为正在发生的事件下注脚,唯有在回顾时才能“盖棺定论”。我们对待网络也是如此。网络对人类到底有何影响?对教会传福音而言,到底有多大的助力,抑或反而是阻力?……我也没有答案!但我们可以放慢脚步,去理出一条脉络来。 新科技的迷思 网络的发展一日千里,已成为一门新“显学”。从收发email,到使用搜索引擎,现代人无论老少都越来越离不开网络。它已经从冷冰冰的科技,进入到普罗大众的生活。然而,人们,特别是基督徒,对网络仍然充满了迷思。 迷思一:网络充满不好的东西 面对环境的改变,有人抱有积极的态度,如“充满希望”、 “处处是机会”等;也有些人不安、不习惯、担心失控。记得高龄90岁的王永信牧师,在第一届的网络宣教论坛上,提起一段往事: “我是北京人,11岁时,在宋尚节博士的奋兴会上得救。我在王明道牧师的教会聚会。当我们教会增长到400人时,王明道牧师讲道就很吃力,需要用喊的。夏天北京天气很热,王牧师讲道之后满头大汗。 “……执事会为了装扩音器有一些讨论。有人不同意,理由是:神的道怎么能透过那个黑黑的盒子传出来呢? “等教会增加到500人以后,又讨论几次,才勉强通过,买了个扩音器。” 这个例子,对于现代习惯了话筒跟扩音器的人而言,会觉得很不可思议!然而这正反映了人面对新兴事物的不安或迟疑。一次又一次的讨论开会,不是单纯为了接受或反对,拥抱或抗拒,也许还牵涉到更深层的神学辩论。我们现在不也是如此吗? 迷思二:网络是搞技术者的事情 教会牧者普遍不熟悉互联网,所以对于网络事工的战略价值不够了解、不易认同。许多教会多是被动地使用网络。 举个例子说,教会的网站多是由懂技术的弟兄姊妹主导,告诉牧者怎么用;网站的设计,多从工程师的角度来规划。做好一个网站后,网站上就不再有活动了。懂网络技术的,不太懂教会的牧养和管理;懂教会的,却不太懂网络,导致教会的网络事工没有策略性的指导。 更有人认为,网络事工虽然有流量可供参考,但实际效果难以衡量。所以网络事工在教会的宣教年会或宣教预算中,常常不受重视。 迷思三:有决心就能实现理想 笔者在网络事工的领域事奉多年,常常听到弟兄姊妹有这样的抱负和理想: “基督徒已经在电视媒体这一块失守了,现在网络上充斥色情、暴力等主不喜悦的东西。我们要去把这阵地抢回来。” “中国有4亿网民!我要盖一网站,向中国人传福音!” “我要建造基督教界的 YouTube﹗” 网络的确可以做很多事,但不幸的是,我看到的基督徒网站,无论是面向慕道朋友的,或是造就基督徒的,多是少数人孤军奋战,一两个人兼顾全网站的设计、维护。能够守成就很不容易了,哪还能奢求营运、推广? 这样的网站,没有团队在后面支持,没有足够的资源,结果就是:网站流量一加增,或是网友来信如雪花飘来,网站就不能满足需求,最后只能黯然地将网站关闭。实为可惜! 再思网络的本质 地铁网不仅是铁轨与车站而已,连接的是一个地点与另一个地点;电话网不仅是交换机与电缆而已,而是能把电话两端的人连系在一起。回顾新约时代,使徒保罗在巡回布道的旅途中,除了亲自到各个城市中与弟兄姊妹见面外,也使用书信,用神的爱将彼此连结起来。 现代“最夯”(the hottest,最热门)的网络世界,更是一种连结。成功的例子有:Google 的搜索引擎,能快速地将“找答案的人”,与“答案”连结在一起;eBay […]

No Picture
成长篇

神的计划

【十一月份每日圣经研读材料:《耶》31章,《结》36~37章,《罗》9~11章】 神的计划 文:Bruce Christian 译:怡晨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保罗在《罗马书》9至11章,似乎是要说明以色列民族当时的景况。他们的弥赛亚已经来到,救恩的唯一途径是信靠救主耶稣;这救恩也同等地临到外邦人(《罗》 1:5,3:30,4:9-12)。问题是,如何解释这部分经文,却有许多不同的看法。有关犹太人目前的地位,以及神对犹太人未来的计划(如果有的话), 教会的意见也相当分歧。        这个月我们要研读这些经文——我并不期望在结束时,大家在所有的观点上都能达成共识!首先,让我们一同看三章关键 性的旧约经文——分别是在《耶利米书》和《以西结书》里——来了解传统犹太人的想法。不论最后得到怎样的结论(我也建议多看几本不同观点的注释书),至少 我们都会同意一点:基督徒不对犹太人传福音,是一种怠慢、不负责的表现。那些信了耶稣的犹太人,他们就像当年保罗认出耶稣就是应许的弥赛亚(基督)一样, 从内心里发出极度的喜悦。这足以激励我们至少要为有更多的犹太人,能得到同样的看见而代祷。 第1日 蒙受永远的爱 经文 《耶》31:1-14         要点:由于犹大长时间的严重背道,先知耶利米曾经预言神要让他的选民被掳到巴比伦。《耶利米书》29章是给被掳百姓的一封信,为要安慰鼓励他们,告诉他们这 70年被掳到巴比伦乃是神慈爱的管教;他们应该从中学习,得到最大的益处。第30章,耶利米从未来归回故土的盼望,来看目前百姓在被掳之地所遭受的苦难。 到了31章,耶利米展望到神与他选民要立的一个崭新的约——这个约是完全基于神的爱和怜悯,靠着圣灵来改变人的内心,不再依靠人为的努力和外表的顺服。 说明: • 神将要复兴他的子民,这个应许也包括了北国以色列;就像神在旷野里慈爱的供应那批刚刚脱离埃及刀剑的以色列民一般(1,2节)。 • 神圣约的爱把所有子民从各方召聚到一起,在世人面前,将他们建立成一个联合的、喜乐的团体。北国以色列人也会来到位处南方的锡安(3-6节)。 • 神在《耶利米书》31:7-14里的宣告必会实现——这应许是给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所有信徒。 默想……并祷告: 这些经文对今日的犹太人具有什么意义? 第2日 你的未来有盼望 经文 […]

No Picture
透视篇

从圣经看同性恋(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46期 陈济民         在现代美国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的争议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2008年加州宪法修订案,更是成为世界性的新闻。在这场争议中,教会也明显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议的行动也就冲著教会而来。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结果分明是显出反对同性恋的人目前是多数,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下,赞成同性恋的人本应接受投票的结果。可是,赞成同性恋的人却认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而教会代表的是少数人,而且是无理的,因此同性恋者要走上街头,要抗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明白这场争议,我们需要先简单地指出赞成同性恋的一方的观点。首先,他们有三个重要的基本论点。第一,赞成同性恋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人类自然的性倾向; 有人甚至说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恋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个人有选择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结合,而性行为是否正当,是在乎它是否爱的 表现。若是彼此之间有爱,结婚对象的性别并不要紧。 其次,他们在这三个前提之下,做出两个重要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是:由于同性恋是人类自然的一种倾向,同性恋的行为并不可怕,同性恋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对同性恋便是患了“惧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个推论是:同性恋的 行为既不是罪,而是人类爱的一种表现,是人类自由的选择,任何人都不应歧视同性恋者,不但应该给他们合法的地位,更应该给他们法律的保护。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一、经文教导 解释圣经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毛病,是“一厢情愿”的解经法。这种解读法的表现是,我们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种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于是就带着这种有色眼镜读经,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们自己看法的经文,便高兴地说:“哈!你看!圣经这样说!”谈到圣经是否赞成同性恋,有人便是用这种方法,认为《撒母耳记》大卫与约 拿单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恋,因为经文说他们两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亲嘴”(《撒上》20:41),“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撒下)1:26)。其实这些话所要表达的只是两人之间情感的深厚,与同性恋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关系。形容他们两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词,应是“英雄惜英雄” (参《撒上》18:3-4,19:5)。 圣经中没有明文用同性恋这名词,但真正谈到这现象的经文,是《创世记》18-19章所多玛的事。 经文说,罗得要以两个女儿代替两位神的使者,让所多玛城中的人任意而为(《创》19:5-8)。无论这些所多玛人的理由是什么,经文明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 “恶事”(《创》1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所多玛人所做的唯一的恶事,但却証实了神在天上所听到的是真的(《创》18:21),引致他们的 毁灭。也就是说,这件事表示所多玛人确实犯了该毁灭的罪。有人强辩说,这段经文的记载是神话,所以不算。其实,即使真的是神话,还是要算。若可以不算,圣 经又何必记载? 那么,圣经有没有明文讲同性恋的事呢?《利未记》和保罗书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记》,有两段经文禁止同性恋。18章22节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0章13节又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第一段经文,18章22节的内容相当直接而明显,不必我们多费笔墨。《利未记》20章的主题,是谈到神的子民必需弃绝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风俗习惯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动(例如将子女烧死献给鬼神),下半则是一些性行为,除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以外,同样遭禁止的还有通奸、乱 伦、兽交等。换言之,这段经文认为同性恋与通奸、乱伦、兽交等是同类的行为,应当禁止。 在新约圣经中,保罗也提到同性恋的事。在《哥林多 前书》6:9-10说:“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 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这里“作娈童的”和“亲男色的”指的都是同性恋的行为,前者扮演女性的角色,后者扮演男性的角色。在这里,保罗 将这种行为与其他道德上的罪同列。有人更指出,“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偷窃的、贪婪的”都是十诫所明文禁止的,而保罗是将同性恋的行为放在这些罪 中间。当然,更重要的是保罗说犯这些罪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 在《提摩太前书》1章10节,保罗再次提到“亲男色的”的罪,他同样是将它与 其他的罪放在一起,也明说这种罪是末世背叛神的事。不过,《哥林多前书》6章这段经文对现代的争论还有一个重要性,因为保罗在第12节以后就谈到自由的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