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BH55期

                委身教会,是个老生常谈而又知易行难的话题:到底基督徒应该如何在实际生活中,定位自己与教会的关系并有所增进呢?         这期《举目》,陈济民从上帝对以色列民的呼召和救赎出发,说明“我”(基督徒)就是教会的一部分,“我们”组成的教会是上帝在人间的实践,也是现代社会民间 志愿体中最成功的模范。康来昌接着指出,教会不可与历史割裂,借着对教会传统的认识,信徒能信服教会的神圣性与独特性,且能不重蹈华人教会痛苦失败的覆 辙。小刚则将焦点对准北美的华人教会,提到中国学人对教会的委身,直接影响到教会领袖层的延续。吴迦勒继而分析,今天中国教会中流浪羊产生的原因,与自我 调整的方式。周伟松最后总结教会的本质与信徒委身教会的必要性。        生活与教会息息相连,难免有乐与苦。祝健藉教会的活动,经历到个人灵性的 退修;王星然从惠妮休斯顿的挣扎,探讨教会如何帮助基督徒明星;吕伟坚见证当整个教会同心帮助社区时,所带来的回报远超过预期。此外,卢洁香曾困惑于教会 中信徒对传道人严苛的要求,初熟小羊亦为教会领袖间尖锐的冲突深深震撼;对此,除了王永信以慈霭长者回应外,周传初亦中肯地细述教会领袖应有的特质。         教会因为有爱,所以吸引人,却因为不完美,所以令人受伤失望。《举目》的作者们,因为有爱,所以从不同的角度,各自贡献学识和经验,也盼众读者因着对上帝的信心,一起来建造不完美的华人教会。 本文选自《举目》55期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上帝在人间(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陈济民 倘若你对一个从未接触过基督教的中国人说:“我明天要上教会。”他很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 么。在日常生活中,多数中国人听过寺庙,但不知道“教会”是什么。倘若你又对他们说:“我是信耶稣的,每7天就有一天,我们这些信耶稣的人,都会在教会一 起敬拜上帝。”他大概会猜得到:上帝就是基督教的神祇,而“教会”就是信耶稣的人的寺庙。但是,他不会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做? 在中国人的脑海中,要拜神随时都可以上寺庙,敬虔的佛教徒也可以每天在家中诵经。集体性拜神的事,最多每年参加一两次就可以,哪有固定每七天一起拜的?“教会”对传统的中国人而言,是一个新名词。每星期固定拜神,也是一个新的宗教现象! 这倒不是说中国人不懂得集体生活,我们向来是以家和家族为中心的。进入20世纪后,我们也强调国家观念。但是,无论是谈到家或国,我们都有一些相当不愉快的经验。因此,我们讨厌吃人的礼教,反对封建专制,也害怕人民公社! 至于教会,读过西方历史的人都知道,教会也曾经扮演过欺压者的角色,我们当然同样也对她缺乏兴趣。 有趣的是,有一次,一位研究人类文化学的中国学人造访美国一间神学院,在谈话中有人问他:“在你看来,基督教对中国现代问题会有什么独特的贡献?”他的回答竟然是:“教会。” 若要明白教会的重要性,我们就需要谈以下两个重要的圣经真理。 一. 圣经中的“家”与“国” 在旧约圣经中“雅各”和“以色列”这两个名词,可以指一个人(《创》35:10),也可以是指“雅各/以色列”这个大家族中所有的成员,就是国家中的人民 (参《赛》48:12)。旧约圣经追溯以色列这个国家的渊源,是表明他们这个国家中的人民,本来都是一家人,而上帝施行救赎时,祂不仅是救一个人,也是救 这个人的家族。当上帝呼召摩西带领色列人出埃及时,祂自称为“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6),也是以色列人 “耶和华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16),祂拯救的对象则是“以色列的儿子”(《出》3:10原文,也就是以色 列的子孙,和合本译为“以色列人”)。而上帝救这些以色列人的子孙出埃及,目的是要他们“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参《出》19:6)。整个国家民族的特征,就是集体敬拜事奉上帝。所有以色列人都享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特权,也必须履行这种特权所带来的义务。因此,出了埃及以后,他们也就在旷野中组织起 来,成为一群以敬拜神为中心的“会众”,古代希腊文的70士译本译为“教会”(参《申》31:30)。 主耶稣降生以后,祂传讲上帝国的福音。在这个上帝的国中,国民的身份不再以血缘界定,而是以信耶稣为准则。但是,上帝国度中的人是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为伍(参《太》8:10-12)。 使徒保罗也说信耶稣的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参《加》3:29),而使徒彼得则引用《出埃及记》19:6,说他们 “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彼前》2:9,采用的是70士译本的译文) 新约时代信耶稣的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家人,是上帝国的公民(参《弗》2:19)。因此,我们在《使徒行传》看到五旬节圣灵降临以后有许多人信了耶稣,就说他们生活在一起(参《徒》2:42-47),甚至说初代的信徒们还是上圣殿敬拜神(参《徒》3:1,21:26等)。 保罗写信给帖撒罗尼迦的教会,说他们信了耶稣,就是离弃偶像而服事上帝(参《帖前》1:9)。“服事”,这个动词在旧约是“敬拜”的用词。在《罗马书》,保 罗也使用旧约敬拜的语言,说信耶稣的人要将自己献给上帝为祭(参《罗》12:1-3)。主耶稣更是指出,虽然新约时代敬拜上帝的人,不再限于犹太人这个民 族;敬拜上帝的地点,也不再限于耶路撒冷,但“敬拜上帝”这件事,反而更完美地呈现出来(参《约》4:21-24)。 无论是在旧约或新约,敬拜上帝都不仅是个人的事,也是群体的事。有权利敬拜上帝的人,在新旧约时代不一样,但两种时代都有敬拜上帝的群体存在。 简言之,在现代,“教会”这个名词让人想到的,是一种组识,甚至是一个地方或一橦建筑物。在圣经中,“教会”这个名词最基本的意思,则是敬拜上帝的群体。倘 若敬拜上帝,是“教会”这群体最重要的事,而基督徒又是要敬拜上帝的,他就自然是这群体,也就是教会的一份子。若有人说自己是基督徒而不是教会中的成员, 就像我说自己姓陈而不是陈家的人一样,这是不可思议的事。 二. 新约中的“爱”与“团契” 新约圣经谈到教会这个群体时,往往会指出教会生活的一个特点,就是教会中的成员是活在一个爱的团契中。 谈到“团契”,圣经中最独特之处,是说它有属灵的一面,也有地上人间的一面。在实质上,我们可以说这“团契”是天上的团契。原因有两个:第一,信徒最基本的 “团契”是与天父和主耶稣交往(《约壹》1:1-4)。这在上文已说过,做基督徒就是要靠着耶稣敬拜上帝。第二,基督徒相信的上帝,本身就是三位一体的 神。圣父爱圣子,将万有都赐给圣子(《约》3:34-35,17:2,5);而圣子也爱圣父,顺服圣父,常住在祂的爱里(《约》15:10)。也就是说,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内在不改,外在可变图(康来昌)

康来昌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汉朝贾谊写的《治安策》里面,对当时政治有一段评语:       “……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言者曰天下已安已治矣……非愚则谀……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        这段话改一下,可以用在华人教会上:        “现在的教会,该为之痛哭的有一项,该为之流泪的有二项,该为之长叹的有六项,它违背真理、不敬上帝的地方不可枚举。有人说华人教会在复兴,这不是愚昧就是骗 人……火种放在木柴下,没起火的时候,人躺卧其上,还以为很安宁,教会现况,与此无异。本末颠倒,是非不分,任意妄为,违反圣经,怎么能说是复兴?” 我们不看重教会         教会如此现状,令人有贾谊之恸,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不看重教会。        华人教会往往以为,我们出自改教运动,而改教运动强调“信耶稣得永生”、“唯独圣经”、耶稣是拯救者及主宰,我们从圣经中明白祂的旨意,得到属天的能力。所以,信耶稣就够了,看圣经就够了。教会不重要,可有可无。         其实,这不是改教思想,而是错误的无教会主义。         华人信徒受福音派影响,喜欢从中世纪就开始有的、在敬虔主义及复兴运动后大量兴起的“灵修小团体”,比如早期北美查经班,后来的各种跨教会的团契,或教会内的小组。这些小团体运作起来,比较灵活、温馨、有效率,似乎比僵化、体制化的教会好。         倪柝声等本土领袖对西方教会的强烈攻击,也使华人对较有传统组织、历史源头的宗派产生反感。倪柝声认为,西方宗派不是教会,反倒是抵挡神的。这种论调现在虽然不太听得到了,但影响所及,仍使华人对教会传统、教会历史、教会信经,无知或轻视。        这些都有历史的形成因素,也有可取之处,但总的说,错大于对,弊大于利。我们现在一起来检讨。 加尔文论教会         独信耶稣、回归圣经,的确是改教家强调的美好真理。然而,他们是把这真理与教会(不论是有形或无形的)放在一起的。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如此论及教会(以下除了一句,皆取自旧译基文版):         因为我们的无知,懈怠,和心思上的虚幻都需要外援,好在我们心中产生信仰,并逐渐增长到完满的地步,上帝就体恤我们的软弱,给我们预备了这种援助;且为维持福音的传扬,祂就将这种宝库交给了教会。祂委派了牧师和教师来教导祂的子民。        上帝的旨意,是要将祂的一切儿女聚集在教会的怀抱中,不但是叫他们在婴儿和幼年时期,由她的扶助和服务得着养育,且由她仁慈的关顾得着管教,直到他们长大成 人,至终达到完全的信仰。因为“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可》10:9);凡以神为父的,便以教会为他们的母。(4,1,1,)        我们除非在元首基督之下与其他肢体联络,就不能盼望承受将来的产业……虽然四周的荒凉好像是宣布教会不存在了,我们却须记着,基督的死是有效果的,上帝总是 奇妙地保守祂的教会,好像将她藏在隐密处一样,正如祂向以利亚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7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王上》19:18)。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中国学人怎么啦?(小刚)

小刚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10年前,《海外校园》邀请我参加一个笔谈,题目是“信主容易,成长难”,谈中国学人信了主之后,不追求、不成器,信得快、离开得也快。现在,《举目》又向我约稿, 内容差不多:“为什么中国学人不愿固定加入或委身某一教会?” 10年了,中国学人作为一个信徒群体,早已从福音阶段,进入了教会建造阶段,这些学人的孩子都成了“学人”了,问题怎么还没解决?         作为中国学人信徒群体中的一员,我也问自己:“中国学人怎么啦?” 一个困扰人的问题        我们教会出来植堂拓荒的第4年,第一次要举办3天2夜的退修会。教会几乎调动了所有的宣传手段,甚至发起了40天的连锁禁食祷告,但仍然有不少的弟兄姐妹,包括同工,因为周末孩子有才艺课,而不愿参加退修会。        这就使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家庭生活和教会生活,有没有对立性?当两者有冲突的时候,应该先满足家庭的需要,还是先满足教会的需要?这个问题,困扰著中国学人信徒,也困扰著教会。 家和教会,对立吗?         作为牧师,我并不否认家庭和教会在某种意义上是对立的──你一天只有24个小时,做了这样,就不能再做那样。所以当摩西要以色列百姓去旷野敬拜上帝时,法老加重了百姓的工作量,百姓就开始发怨言,不听从摩西的话了。        使徒保罗曾劝勉我们这些活在末世的基督徒,今世短暂,我们不该太在意,“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林前》7:29)。保罗知道 我们在工作、家庭、事奉(有基督徒称为“三座大山”)之间会有挣扎,就提醒我们,为著主的缘故,弟兄姐妹即使有婚姻、家庭,仍然要过军人般的生活。         我们不能抱着“多余”主义:有空闲才聚会、有精力才事奉、有余钱才奉献。生命匆匆,我们其实不会有“余”。即使真的有,魔鬼也会让我们这些烧砖的再去捡草,重演埃及为奴的故事。 不要走另一个极端         有人走另一个极端,认为信了神就不应再顾家了,要像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这是另一种错误。耶稣在十字架上,还不忘将祂的母亲托付给门徒,要如儿子一般去照顾。 圣经说:“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8)可见神看重我们的家庭生活。甚至,一个人 能不能在教会担任圣职,都要先看他是否能好好持家,“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 (《提前》3:5)          教会是一个大的家,如果人没有智慧、没有爱心,连自己的小家都不能好好管理,连与配偶、儿子的关系都搞不定,神怎么敢把教会的大事托付给他呢?可见我们没有任何借口,逃避对家庭的责任。        许多时候,家庭生活和教会的事奉,确实有时间上的冲突、精力上的拉扯,但靠着圣灵,我们可以找到“平衡点”,甚至做到游刃有余。记得当年我们夫妻一边读神 学,一边开拓教会,更想不到,太太还在半个撒拉的年纪生了一个儿子。我们仍然充满喜乐。神是活的,祂的话也是真的,“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参《申》33:25)。 错误的优先次序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不做流浪羊——论对教会的委身(吴迦勒)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吴迦勒 旧约犹太人的会,对犹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从《出埃及记》开始,我们就看到“以色列的会”,这个会是全体以色列人“属灵的家”,是维系他们纯正信仰的纽 带。人若被赶出这个会,必受到全社会的唾弃。所以,在《以斯拉记》10:8里,我们看到:“凡不遵首领和长老所议定三日之内不来的,就必抄他的家,使他离 开被掳归回之人的会。” 在耶稣时代,犹太人为了阻碍耶稣传教,商议、定下:若有认耶稣是基督的,就把那人赶出会堂(参《约》9:22)。从这些措施上,我们都可以看出,“会”或“会堂”,对犹太人来说是何等重要。 新约基督教会和旧约犹太教会,在许多方面是一脉相承的,包括在这个“会”的概念上。教会对信徒来说,既是属灵之家,又有法庭般的权威性。所以,主耶稣说“……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保罗也说,教内的人由教会审判(《太》18:17,意即,犯罪的信徒由教会进行惩处)。他责备哥林多人彼此相争时,在不义的人(指不信主的法官)面前求审, 却不在圣徒面前求审(参《林前》6:1,在教会内部处理)。这些都让我们看出,初期教会在信徒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信徒对教会的委身程度也是很高的。 然而近年来,我们看到教会在信徒心中渐渐失去权威性、约束性,信徒对教会渐渐失去委身的心志。有些信徒在多家教会间流浪,如同漂流的浮萍。而信徒的流动性一 大,教会的牧养就会产生漏洞,无法照顾好每个信徒。这对教会是不利的,对信徒则更不利,因为信徒可能在游走过程中,不知不觉就消失了。 一、羊必须生活在羊群里 不管是新约还是旧约,都把上帝的百姓比喻成羊,如《以西结书》34章、《约翰福音》10章,还有《诗篇》23篇。大卫也说上帝是他的牧人。 羊有一个很显著的特征,就是必须过群体生活。当一只羊离群索居时,很快就会饿死、渴死,或被野兽吞吃。羊是很笨的动物,离不开牧人的牧养和保护。不过牧人不 可能撇下整个羊群,去照顾那只离群的羊,所以如果羊一再离开羊群,牧人很难有精力一直单独照顾它。所以,羊必须自觉地留在羊群里。 基督徒也一样,必须过教会的集体生活。一个基督徒不可能只和上帝建立关系,却不需要和其他基督徒建立关系──除非是在特定的环境里,有神特别的带领,才可暂时离开教会。 只有在教会里,基督徒才能通过共同敬拜、彼此交接、彼此看守、互相劝勉,和弟兄姐妹建立起属灵的友谊,才能一同站立得住、携手共进。特别在异端四伏或到处有逼迫的环境里,肢体之间的劝勉、鼓励,显得尤为重要,“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参《传》4:12)。 某些特殊人群如吸毒者,更是需要在教会的环境里,才能终生不再受毒品的诱惑。内地会阚裴迪牧师百年前说过,吸毒者“要获得彻底的解脱,唯一的途径便是换一种 心灵,换一种生活,换一群同伴。而这些,只能由上帝和祂的教会给予。”所以,温州的荒漠甘泉戒毒团队,要求戒毒成功的人必须坚持参加团队安排的聚会。 作为羊,我们今天必须知道自己的需要,安心在一个固定的教会,过稳定的团契生活。 二、为什么会有流浪羊? 上述道理,大家可能都懂,可为什么流浪羊还是层出不穷呢?我想,可能有以下5方面的原因。 有自由主义思想 有的人喜欢自由自在、四海为家,这种人自然不太可能在任何教会扎下根来,他们是教会的流动人口。我想,只要他们参加聚会,不管在哪里都无妨,只是别指望他们会对教会有多大贡献。因为等他们和弟兄姐妹熟悉起来,马上就要告别了,况且他们也不会把自己的才干奉献给神。 2.在教会受过伤 以西结先知告诉我们:“你们这些肥壮的羊,在美好的草场吃草,还以为小事吗?剩下的草,你们竟用蹄践踏了。你们喝清水,剩下的水,你们竟用蹄搅浑了。至于我 的羊,只得吃你们所践踏的,喝你们所搅浑的。‘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肥羊和瘦羊中间施行判断。因为你们用胁用肩拥挤一切瘦弱的,又用角抵触,以致使 他们四散。”(《结》34:18-21) 这个比喻,很形象地描述了旧约以色列民中的不公平、不和谐。今天教会里,也有这样的现象,一部分人造成另一部分人伤心。他们当然会受到上帝的审判,但是那些受伤的人,如果教会不能及时安慰他们,医治他们受伤的心灵,他们是很难再在这间教会待下去的。 我带过一个青少年点,在那里工作了4年,最后伤心地选择离开。原因我不便详说。作为一个带领人尚且有这种受伤感,何况那些平信徒或是普通同工?因此,我非常同情那些因受排挤、受攻击而选择离开的人。 3.觉得教会不合我意 一个人对教会的满意度,是会变化的。比如在刚信主时,他觉得教会里每个人都比自己好──罪人蒙恩初得救,当然看那些早作圣徒的比自己强了。弟兄姐妹对这个“初生的婴孩”,也会多一些关照。所以,他觉得教会生活很美好。 然而时间长了,教会里的人对他不再那样重点关注了,他觉得自己受了冷落。同时,他对教会,对弟兄姐妹的脾气和个性,甚至软弱,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开始觉得,教会里怎么这么多小人、粗俗之人!他如果自义的话,就会看不起别人,不愿与那些人为伍。于是,他心生去意。 4.个性与人难以相处 当一个人的个性太强,又不愿意为主舍己,他是无法在教会里与人相安无事的。他有棱有角,自然会在很多地方与人发生冲突,甚至无法与人相处。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委身教会?为什么?(周伟松)

周伟松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强调个人主义,一些基督徒也深受这种思想影响,于是就出现了“孤独的基督徒”——他们从一间教会跳到另一间,或者只是偶尔去一下教会。他们觉得,自己在家读经、祷告就行了,不用委身教会。甚至不参加教会,也能成为好基督徒。 这种观点,正确吗? 必须如此,非常必要 教会是神的殿,是神工作的地方。基督徒只有委身在教会里,和教会弟兄姐妹一起生活,才可能真正认识教会,以及教会的工作,才能不以错误的观点评论教会。 有些人说,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委身教会是没有必要的。笔者并不认同这句话。而且更重要的是,认识教会要用信仰的眼光,不能单用人的理性。 信仰不能和爱心分开——信仰是个人的行为,爱心则是对其他人采取的行动(注1)。人若不委身教会,是可以实现一部分信仰的,却无法去爱教会中的人。 基督徒不只要委身基督,也要委身教会。要成为基督徒,第一步是相信耶稣,第二步是加入并委身教会。第一个决定带来救恩,第二个决定带来团契生活(注2)。 通过教会,基督徒的信心能更好地表达出来。神呼召每一个人,叫他(她)具有信心,信心存在于每个个人心中,但这些个人并不是孤立的信徒,他们的信心,要通过 团体而产生(注3)。新约圣经提到“彼此”或“互相”超过50次(注4),包括我们要彼此相爱、彼此代祷、彼此鼓励、彼此劝勉、彼此服事、彼此教导、彼此 接纳、彼此荣耀、彼此担当、彼此饶恕、彼此顺服等。要做到这些,必须委身在教会里。 教会,到底是什么? 旧约圣经没有“教会”这个词,与它相近的词是“耶和华的会”,对应的希伯来文是qahal,可译为“会众”。新约中,“教会”的希腊文是ekklesia。 qahal和ekklesia这两个词,都有招聚的意思(注5)。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教会就是上帝招出来聚集的一群人。 旧约中的教会,是 指以色列民的聚会(《民》14:5“摩西亚伦就俯伏在以色列全会众面前”)。在新约里,耶稣在《马太福音》16:18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 上” ,这是新约第一次提到教会。在后来的《使徒行传》和使徒书信中,“教会”一词就普遍使用了(注6)。 教会就是神拣选出来的一群人,是过去、现在和将来属于神的一群人(同注6,《弗》1:22-23, 3:21;《西》1:18)。 教会是信徒的团体,是神的子民以团契的方式生活在一起。神在教会中工作,但教会不是神。神是创造者,具有全知、全能的特性;教会是受造者,由一群有罪的人组成的。教会依靠神存在,需要全心仰赖神(注7),并等待祂的最后救赎。 生命目的,蒙恩途径 基督徒的生命的重要目的,就是连接于基督的身体──教会,委身于她。如果基督徒都委身教会,遵行圣经教导,对外宣讲,服事人群,全心爱神,并爱人如己,神的国就会临到教会中,我们在地上就能体验与神的亲密团契。这是天国的预表,也是基督徒的终极目标 (注8)。 基督徒相交,早在初期教会就已开始,例如,基督徒在苦难(《徒》4:23)、祷告(《徒》2:42)、传道事工(《徒》4:31)、圣餐(《徒》2:42)及聚餐(《徒》2:46)中,彼此相交(注9), 建立关系。 基督徒相交的生活,包括擘饼、祷告、重担同担、彼此建立、彼此劝勉、合一等。这表明,基督徒是彼此相属、相互依存的。这样的关系,只有在信徒委身教会时才可能实现。 《约一》1:3:“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 《约一》1:7:“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上述这两节经文告诉我们:基督徒是和天父和基督耶稣相交的。基督徒彼此相交,也可解释为间接与神和基督相交。我们只有委身在教会,才能与其他基督徒相交,并与他们一起分享属神的生命。 在基督里与其他主内弟兄姐妹相交,也是我们蒙恩的途径。《弗》4:16说:“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 长,在爱中建立自己。”教会中的信徒靠着基督联合在一起,按著自己的恩赐和功用,彼此帮助,就能叫基督的身体──教会,渐渐长大。在彼此的爱中,我们就能 得到造就,就能长进。 结语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这就是解释

张立智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一﹑听道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诗》23:1-3)牧师的声音,在肃穆的教堂中回响。         早该是春暖草绿的时候了,然而天气却冷得出奇,狂风吹乱了整个世界。厌世的情绪不禁又直逼心底,渗出丝丝绝望的凉意。         我只顾自己的伤痛。而那位向我的鼻孔里吹气、使我成为有灵的活人的主,我已无力仰望,并多日不再仰望。        主日崇拜结束后,我从教堂出来。走上马路的刹那,一抹绿色映入眼底──冰冻的土地上,竟有不知名的草儿已破土而出!迎著寒风微微颤抖的,竟还有一朵娇小的 花!多么卑微、柔弱的生命啊!只为传递春天已至的信息,不顾环境的残酷和冰冷,无视踩踏和碾压,没有不解和不满,恪守着被造的本分,彰显著上帝的荣耀与全 能……        我的心忽然漫过一阵温暖甘润的感动,灵魂骤然苏醒,泪水潸然落下……        连日来因着灵里的一些费解经历,和不尽人意的恶劣处境,我的心理也出现了问题。我从未预料到,在跟随祂的道路上,会经历那么多的碰撞与撕扯。世界的黑暗与生命之光在我这里交错,半明半暗,使我的生存状态极为怪异。         然而神依旧爱我。祂依然给我保障,不让我一个人面对罪恶与凶险。祂依然在这不信的世代,为我的信存留余种,一如那不惧严寒而生发的草儿,在上帝定下的时候,传递春天已至的信息,见证祂的荣耀。       感谢神!我生命的春天已然回归! 二、祷告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 (《林后》6﹕14)        是我在你面前跪下的同时,碰到了泪水的开关吗?不然是什么从心里喷涌而出,洗刷了双眼?        践行着“信和不信不能同负一轭”的真理,用你所赐的圣洁、尊贵守着自己的身体,为自己的婚姻祷告了10年之久。终于,我熄灭了亲人眼中的希望,彼此成为对方眼中的阵阵刺痛……         太多忧患、太过孤苦的处境,已横行在你恩典的前面。面对世界的沼泽,我无路可走。我听见白发在一丝丝生长,肝肠在一寸寸断裂,心在一阵阵冰冷……        我如一个忘记时间、忘记谢幕的独角戏演员,音乐已停止,观众已散去,掌声已成为记忆,我仍在孤独旋转……        面对步步紧逼的困苦和窘迫,我一遍又一遍地问:魔鬼和上帝,究竟谁与我同在?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小小的付出,巨大的回报

吕伟坚 文;魏美惠 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2011年5月14日,一个多云的周六,我们60位来自南湾华人基督教会(美国加州,编注)的弟兄姐妹,于上午8点半,抵达Hawthorne市的Eucalyptus小学。 校方亦有几位教师偕25位家长出席。        到了下午3点,我们已经完成了教师休息室的手绘壁画,安装好了百叶窗, 清理了花圃,添加了新的土壤,筑了漂亮的围栏,还完成了家长活动中心外面的壁画,和手球场上的3个壁画……最后,我们几位负责人还要确保所有用品和垃圾,都收拾干净。 筹备       这是南湾华人基督教会第6年与Sharefest合作,参与社区服务。主要是帮助社区里的学校在预算危机中,改善学习环境。(编注:Sharefest是一个注册非盈利组织。有兴趣者可参考http://www.sharefestinc.org/about/)        Sharefest 的计划,在洛杉矶南湾区已推行了 8年之久,带来很大的回响。许多人因此了解到,透过宗教信仰组织来协助清理、美化学校和社区,会对社区产生很大的帮助,例如可以增强社区居民的自尊与归属 感。一路以来,Sharefest获得许多著名大企业的赞助,如Toyota,Chick-fil-A,Bank of America,State Farms Insurance,Home Depot,Northrop Grumman等。        在动手帮助Eucalyptus小学之前,我们提前4个月开始筹备,包括每两周一次和Sharefest领导小组开会、推选主要协调者,然后召集各项目(包括油漆、园艺、招待、媒体等)的协调员。稍后,在教会召集志愿者报名。        我、Chris(教会培养的青年领袖,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大三学生),和Eucalyptus的校长Janson先会面几次,了解校方的需求,看如何以教会的有限资源,用实际又安全的方式来达成这些需求。        我们考虑了很多方式和意见,包括如何粉刷一座12英尺高的墙,使用哪一种油漆,需刷多少层,以及,如何粉刷一个表面软又有洞的挂板等。这些对我们都是很困难的。         校方想在教师休息室的窗户上,安装垂直的百叶窗。可我们要去哪里,才能买到12英尺高的百叶窗帘呢 ?这不是标准尺寸,Home Depot没有卖。订做则太昂贵,也不能保证达到预期的挡阳效果。而且,特殊订单是不能退货的。然而老师们急切地告诉我们,休息室每天中午总是很热,他们 多年来一直想要有百叶窗。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什么选择“家庭学校”?

汪长如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那是2003年初夏,当我5岁的大儿子经过了好几轮的面试后,我紧张的心弦终于放松了。我问老师:“我儿子的水平如何?他上幼儿园(Kindergarten)可以吗?”老师的回答让我很骄傲:“你儿子早超过幼儿园的水平了!”         回到家后,我非常兴奋,觉得说服我太太homeschooling的机会终于来了(编注:homeschooling ,“家庭学校”,意即让孩子以在家上学,替代正式的学校教育。在美国,政府设定课程要求与学力鉴定管道,以允许父母采此教育方式)。 我故意问太太:“既然如此,我们干嘛还要送他去学校呢?他在幼儿园里学什么呢?”         看着太太答不上来,我就央求和鼓励她:“请尝试一年homeschooling吧。即使儿子什么没学到,他也不会落后于同龄小孩。” 最后,太太终于同意了在家自己教,条件是我要多承担家务,多照顾另外两个年幼的儿子。         这一尝试就是8年的“家庭学校”。刚开始,我们遇到了父母的反对、亲戚朋友的不理解,和教会的不支持。父母反对的理由是,美国的公立学校是免费的,在家教学要花钱不说,这更意味着太太要放弃工作,我们家的收入会减少一半。我们必须省吃俭用,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亲朋好友听说我们的决定后,一方面劝说我们放弃这个“疯狂的想法”,另一方面也开始为我们小孩的未来担忧,“他们的社交能力怎么培养?谁来教他们英文?将来他们上大学,谁给写推荐信?”         还有一些好心的人给我们出主意:“如果你们嫌学区不够好,可以多花些钱,在较好的区买个小房子,让孩子去上那里的学校。”         说句实话,起初我和太太也是有担心和忧虑的,也怀疑过自己的决定是否明智。 但是当我们认识神越多,越明白神给我们的托付后,我们就越坚信,是神感动我们选择这种教育方式,也是神搀扶着我们一路走下来。8年来,我们靠着神的恩典, 克服了许多的挑战;虽然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是从没后悔过。 拒绝上帝的教育系统         我们不送小孩去公立学校,不仅是因为公立学校的教育质量不好,也不仅因为公立学校有日益泛滥和严重的吸毒、淫乱及暴力。 主要的原因,是公立学校的教育理念、教育内容以及教育方法,是敌基督的,是与圣经相违背的。         在纪录片《Waiting for Superman》(2011年)中,详细介绍了公共教育和公立学校的由来,以及这个系统对基督教的冲击、对我们下一代心灵和信仰的危害。从这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出,今天每一所公立学校,都在使用人文主义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教育与信仰有很大的关系。是送小孩去公立学校,还是homeschooling, 这不只是父母的喜好和选择,更是一场看不见的属灵争战,是争夺我们的下一代。         现代人文主义教育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圣经。现今的公立学校,已经把上帝从课堂里赶走了──学校不允许老师教导创造论和圣经真理,禁止老师向学生传福音,也不允许学生奉耶稣的名祷告。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把马牵到水边——试析护教的切入点

临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基督教鼓励人求真,而不是盲 信。基督教的护教学(Apologetics)就是借助说理,替信仰辩护,去除人们的误解,厘清反面的论点,并用人可理解的方式,说明基督教为什么是可信 的、真实的、不自相抵触的,而且是与人有益的,是人类所需要的。护教不同于宣教,主要面对的是经验主义、理性主义(科学主义)、相对主义和其它各种无神 论。          “护教学”(apologetics,或“护教”)这个词,是从希腊字“口头的防卫”(apologia)来的。它的名词形态和动词 形态(apologeomai),在新约里出现了17次。使徒保罗和路加都曾用过这个字,“分诉”自己的信仰。以名词形态出现、与“护教”意思最接近的 是:        “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give an answer)各人。” (《彼前》3:15) 护教学分类         文字护教的历史,与基督教本身一样久远──从使徒保罗(《徒》17)、《丢格那妥书》(Epistle to Diognetus,二世纪)、俄利根、奥古斯丁以降,经过亚奎那、帕斯卡,一直到近代的各种学派。        不过,我们需要认识,护教学有它的限度。首先,圣经的写作背景,我们所知有限。再者,人的有限,导致人对无限上帝的认知有限。因此,从理性出发的护教,必然有局限性。         然而,理性也是必要的,我们不能拒绝理性与逻辑,要求人“盲信”。任何宗教信仰都是一种“世界观”,而盲目的世界观是没有道德力量的,更不要说知性的力量了。护教的功用,不在“证明”基督教的信仰是绝对真理,而在提出有力的理由,说明基督教的信仰是可信的。        要给护教学分类也是很不容易的。根据Faith Has Its Reasons这本书(Kenneth Boa & Robert Bowman,Navpress ,2001),护教学一般可分作4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