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与思

强势受害人(吴蔓玲)2013.02.04

看到一则不起眼的台湾新闻。一位口腔癌癌友和家人上一间火锅店用餐,因口腔癌不能吃,所以要求不要付费,但副店长拒绝,理由是没有足够人手找人监看偷吃,当时在家人坚持下,还是让这位口腔癌癌友坐在一旁。然而,这位口腔癌癌友回家后愈想愈气,愤怒地拔掉鼻胃管。于是,家人和口腔癌癌友控告这位副店长。 更令人惊讶的是,副店长下跪求饶恕,而家人和口腔癌癌友还是不肯饶恕、不愿放过对方。这样的“强势受害人”的新闻画面,大家似乎早就习以为常;然而,让我忧心的是,口腔癌癌友和他家人若继续不肯饶恕、执意报复,恐怕生命就会长出夺命的苦毒心癌。 想起前不久康州小学屠杀案甫丧女的年轻父亲帕克,他或许比起许多人更有资格怨恨,但他回答记者﹕“不要让这次的事件来局限我们,而要让这次事件使我们成为更美好、更乐于助人、更谦卑的人。”但愿,口腔癌癌友一家人不要让这次事件局限他们,反倒要活出更美好的人生。

No Picture
成长篇

灵程三座山——我为什么参与OCM?(华欣)

本文原刊于《举目》59期 华欣 人生如登山        人生好像什么?        几年前,中央电视台拍节目,找了几个文人学者爬泰山。登顶之后,喘息方定,北师大的于丹教授豪迈地引用林则徐的话:“山登绝顶我为峰”;同行的易中天接着哲 理地总结:“人生就像登山……”云云。我听一位牧者讲过,基督徒的灵命成长之路如同登山,路途漫漫,一峰接着一峰,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不断攀登新的 高峰。那时听得似懂非懂,但人生如爬山、灵命须登攀的道理,其实早就印在心里了。 启开登山之旅的电话          记得那天回家,刚进门妻子就说,[海外校园机构]苏文峰牧师来电话了﹗”“有急事吗?”“他说要从总干事的职分上退休,还说想邀请你考虑加入[海外校园机 构]的团队,等你回话呢﹗”妻子补上这句,定睛看着我。我连片刻的迟疑都没有,“当然不会去了,这不是正牧会牧得好好的吗?”巧吧,我家里正有个贵客,冯 秉诚牧师。他一直默然关注,此时郑重发声:“你怎么能这么说?应该好好祷告﹗”冯牧师带领我们夫妻一起祷告,开始了我们接下来5个月以祷告来寻求并回应上 帝的呼召的历程。 摩利亚山──信心之山        在祷告中,圣灵首先把我们再一次带到上帝的救 恩面前,那是我们灵程的第一座山,摩利亚山。摩利亚山是信心之山。亚伯拉罕献上自己的爱子以撒,从此开始了人类因信称义的旅程。上帝先对亚伯拉罕说:“你 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参《创》12:1),亚伯兰就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那年,他75岁。经上记着说:“亚伯兰信耶和华, 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15:6)        信心是什么?信心是全然的顺服,全然的交托。[海外校园机构]的董事王一乐传道,到家里来访 问我们。我们在一起晨祷灵修的时候,重温亚伯拉罕献以撒的经文,心中不仅被信心之父的榜样激励,更是被天父的大爱所感动。天父为亚伯拉罕预备了燔祭的公 羊,救了以撒;他也为我们赐下自己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拯救罪人出黑暗入光明。我们每一个信主蒙恩的人,在听到主的呼唤的时候,理应献上一切来回应。 西奈山──律典之山         在前路不明之时,我们回首往事,数算上帝的恩典,回顾上帝的带领。        灵程第二座山是西奈山,律典之山。西奈山上,上帝透过摩西,向自己的子民颁布律例典章,重塑上帝儿女的生活规范和生命样式。        信心必然带出行动,走信仰道路带来价值观的完全改变,就如保罗所言:        “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7-8)        […]

No Picture
品书香

《认识圣经的八堂课》(黄旭荣) 2013.02.04

一代宗师斯托得为你开设关键8堂课,让你掌握脉络、锻炼方法、排除疑难,发现古老的圣经,至今仍然又鲜又活! 对于刚开始接触圣经的朋友来说,圣经往往如十里云雾,让人摸不著头脑。循着经卷读下去,常常出了埃及却进不了迦南;硬著头皮再往下读,更会被错综复杂的历史给打败。 更有甚者,对于信主多年的基督徒,读经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但不知该如何解释、抓不到重点、与生活脱节,也是司空见惯的事。 然而,圣经是全球最畅销的书,是上帝亘古永远的启示,是祂要对你我说的话,若总是囫囵吞枣,无法从中受益,岂不是把珍贵宝藏埋在地里了? 福音派大师斯托得在这短短8堂课中,提供了解圣经的8支钥匙(八个关键),原来,上帝在特定的历史和地理背景下,借由特定的民族,启示让人得救的真理。如果对当时的历史文化没有些许认识,圣经故事便如隔靴搔痒;如果不明白圣经的整体信息和解释原则,独立的段落也将成为天书! 斯托得牧师强调,圣经乃是一本“救恩之书”,救恩必须借着基督,所以圣经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当我们更认识圣经,也将同时对基督有更深更广的认识,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无比的祝福。愿您走入8堂课的课堂,满载而归! (编注:有兴趣者,可至国内外各基督教书店购买。)

No Picture
天下事

2012年的热门宗敎新闻(裴重生编译) 2013.02.04

2012年有哪些热门的宗敎新闻?特瑞‧马廷来(Terry Mattingly of Scripts Howard News Service)报导说:逹拉斯第一浸信会有高度代表性的罗伯(Robert Jeffress)牧师,澄清他在总统大选前夕主日晚上的讲道。他否认说过奥巴马总统是敌基督;而是说他在第二任上,将会为即将掌权的敌基督铺路。根据盖洛普(Gallup Pool)调查,在奥巴马即将上任之时,有44%的美国人不知道总统的信仰;有11%的人认为他是穆斯林;而总统再三宣告,自巳是自由派的基督徒。 排名第二的新闻是,联邦最高法院以9对0票,肯定密苏里路德宗(Missouri Synod Lutheran)的教友,可以基于教义,有权雇用和解雇员工。此决定的后果将会在以后的几年中产生深远的影向。

No Picture
编者心

《举目》杂志的观点(郑期英)2013.02.04

有一天我接到一通电话,是一位弟兄打来的。他告诉我他住在阿拉巴马州,来洛杉矶看女儿,女儿给他几本《举目》杂志,他看完后非常喜欢。当天在电话中,他一而再强调,《举目》杂志提供了很好的观点,是他在其他杂志很少看到的。 其实《举目》杂志提出的观点很简单,就是我们期望每篇文章都能带出“跟随基督,建立以上帝为中心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样的信息。我们盼望信仰不仅仅是头脑中的知识,也要落实在每天的生活中。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BH59

编者的话           墙,具有保护、界限、隔离、舒适等功用和效能。墙也可以是形容词,使徒保罗就以 “墙”来形容人与上帝,以及人与人之间的隔绝;既指律法与道德上的定罪,也指犹太人对外邦人的拒绝。但耶稣基督藉十字架除掉这种隔绝,并托付教会,将和好 与平安的信息,带给世界(参《弗》2:13-18;《徒》10:36;《林后》5:18-20)。                              刘志远指出:必须有一个“纯全的基督徒 世界观”,才能除去教会在圣俗之间与派系之间的墙,不致拦阻了上帝国度的建造;庄祖鲲则引我们探索:教会如何具体回应社会的需要,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施 玮提醒我们:当E世代的人常“宅”在自己的墙内时,教会可藉网络来谈道;林秋如采访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的张采蓉传道,以真实故事来见证教会可跨越社会阶 层、文化背景和种族语言的墙,成为社区的祝福。                  信徒要走出墙外,必须持续装备自己。王星然与吴迦勒分别从世界和教会的角度,对信徒提出挑 战:“我们敢面对卸下面具、包装的真实自我吗?”周小安深度解析“谦卑”,这是信徒走出墙外、为上帝的国结果子的必需品。庆子顺服上帝的呼召,不分圣俗, 在35年的职场与家庭的服事后,成为在欧洲中国留学生中的宣教士。         值得一提的是,这期《举目》有方镇明、陈济民、林祥源和冯秉诚,分别以扎实的解经和丰富的牧会经验,谈如何应对因错误的神学认知而造成人为的墙。这是华人教会正在学习的课题:消减教会的高墙,完成福音的使命。 本文选自《举目》59期

No Picture
成长篇

宣讲中的故事 ──再思朗基教授“白箴士讲座”

本文原刊于《举目》59期 曾思瀚        笔者在《举目》第 56,57期,撰文介绍宣讲学教授朗基(Thomas Long)在香港浸信会神学院“钻禧白箴士讲座”(Diamond Jubilee Belote Lectures)上,关于宣讲中修辞技巧等的分享。本文将继续讨论如何善用讲故事(storytelling)的方式来宣讲。         圣经中有许多隐喻和故事。现今不少深受欢迎的宣讲者,亦喜欢用说故事的方式来宣讲。有见及此,朗基教授指出,宣讲者需要多一点教导。         宣讲者不应该为说故事而说故事。讲故事的目的,是帮助会众掌握经文在伦理层面上的应用。本文即要讲述说故事的重要性,及其在准备讲章时的角色。         当我们说故事时,我们需要同时考虑两个向度:第一个向度,是圣经经文中,叙事者讲述故事的方式。第二个向度,是宣讲者说故事的方式。这两个说故事的向度,既 是艺术性的,亦能帮助宣讲和听众沟通。当我们考虑一篇讲章的表达方式,需要同时考虑这两个向度,看看这一篇讲章能否兼顾两者。 “半开启”式         朗氏指出,说故事的方式有很多种。第一种是“半开启”的说故事方式(half-turn storytelling)。试想像我们面前有一部摄录机,正在拍摄电影,说故事的人并没有站在镜头前最瞩目的位置,而是一个被动的参与者──在《使徒行 传》中,“我们”的段落,就是这种说故事方式──虽然叙事者是其中的参与者,但整个段落的焦点,并非叙事者。          有学者认为,这段以“我们” 自称的叙事,固然是第一人称(first-person)的记载,但叙事者在整个叙事中参与不大。叙事者以“第一人称、一手见证”的手法叙事,除了证明记 载的历史真确性之外,他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跟随保罗而已。整个段落的焦点是保罗,而并非叙事者。我赞同这种观点。 个人故事         第二种说故事的方式,是“个人故事”(personal story)。即说故事的人,就是故事的参与者,而且很多时候是故事的主角。当宣讲者以这种方式来宣讲,便会经常说“我”,例如“在回教会的路上,我发现……于是我……然后我……”。        不少人批评这种讲故事的方式,认为这种方式将宣讲者变为宣讲的中心。我不太认同这种批评。“个人故事”将宣讲者和会众之间的距离拉近,使宣讲者更有“人 味”,亦让会众看见宣讲者努力践行他自己的教导。“个人故事”使用得宜,焦点仍是圣经中上帝的话语,而宣讲者亦要顺服上帝的话语。 虚构故事         除了“半开启”和“个人故事”之外,朗氏认为还有另一种说故事的方式:虚构故事。 […]

No Picture
事奉篇

唯独改革宗?──一封困扰的读者来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59期 编按:这是一位长期在教会中,积极参与服事的读者来函。 由于信中所谈的具体现象具有代表性,所以略去人名全文刊登,并邀请几位牧者,从不同的角度来作回应。四位牧者的年龄、背景都不同,但有3位是毕业自改革宗的神学院。回应内容包含了对神学应有的正确态度,改革宗学者是如何看改革宗神学、卫斯理与阿米念神学,以及教会中面对神学纷争的处理原则与实际的经验。目的是希望借着这些讨论,扩展读者视野的深度与广度,好在认识基督与教会合一的见证上,都走在上帝的心意之中。 亲爱的《举目》编辑:         平安。         有一事请教:我们这里有几个年轻的同工,极力主张改革宗的神学主张,认为家庭教会的传统源于卫斯理的派别,有阿米念的影响,结果造成教会混乱,现在我们教会内部为此争论不休,不知改革宗的方向是否正确?         他们主张得救后,还要以律法为行为准则,我很不“阿们”。我赞同得救后应以耶稣为榜样,以耶稣的教导为准则才对呀,而且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也是这么说的嘛。        我从信主至今,从不知我们教会是哪个宗派,只知反对呼喊派、东方闪电和安息日会等异端,和极端的灵恩派。         但他们高举加尔文,好像别的都有偏差,而且说,王明道、倪柝声、谢模善、李天恩、林献羔等,我们尊重的家庭教会领袖,都过时了,另一位我们爱的传道人的道, 也不能听,因有弟兄会的影响,只能听少数改革宗传道人的讲道。并试图推翻了同工会本已制定的、一系列教会建造的安排,包括:培训讲台事奉人员、圣经学习、 全教会祷告等,让大家只学改革宗神学,要“重建信仰的根基”,说只有读通了改革宗,圣经才能真正读懂。        他们教导信徒要常常面对十诫反省自己的行为,为自己守不好十诫认罪向上帝感恩,守律法不为得救只为感恩;而且不允许迟到,迟到5次就停饼、停杯。         很多制度,强调预定论,传福音不能说耶稣爱你,因不知耶稣是否预定其得救。 对依靠圣灵持怀疑态度,觉得只要照圣经教导行,照十诫等律法和耶稣教导行就是,质疑祷告靠圣灵带领,是反智主义和凯锡克主义。        以前,我们受的教导是:祷告求圣灵引导,要有圣经的话语临到,并不离开圣经,也不离开圣灵。有位属灵长辈说:他们这么做,是贬低了圣灵,将之置于律法之下。         我很讨厌卷入这种争端中,不知是应该坚持自己的看法,还是附从改革宗的看法?我是否应该另外花很长的时间去了解一下改革宗呢?你们那里是改革宗吗?你们怎么处理这样的争端呢? 主内 晓苹 敬上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夹缝中,追求合一

本文原刊于《举目》59期 方镇明        中国家庭教会在风雨中成长。由于各地家庭教会处境不同,对救恩的理解也出现差异。有些教会(特别是农村教会)只注重灵命的实践,对圣经缺乏适切的理解,在神学上又固步自封,最终成为异端的温床。         城市家庭教会,现今的会众大半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不少人热衷于神学追求和理解。有些人拥护改革宗神学对救恩的理解,认为信心是上帝赐给人的礼物。人 的得救、称义及成圣,全然依赖上帝的恩典。如果上帝预定某人得救,上帝必引导他们,感化其自由意志,使其谦卑来到上帝的面前,相信耶稣。         然而另一些信徒,认为家庭教会的传统,源自亚米念主义(Arminianism),信心出于人的自由意志,人的意志决定人是否愿意相信耶稣。在人得救上,人的意志比上帝的恩典更为优先。        究竟哪一个观点比较正确呢?哪种观点才属于福音派?如果一个家庭教会中,领袖中出现两种不同意见,教会应该怎样处理呢?        为了解答以上问题,我们必须澄清:        第一,改革宗神学及亚米念主义同样认为,上帝的恩典与人的选择是彼此配搭的。只是这两种神学对于人在得救过程中,上帝的恩典和人的自由意志的关系有不同的理解。         第二,亚米念主义的救恩观,在教会历史上,可以指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第一种亚米念主义,出现在17世纪的荷兰,是神学家亚米念(Jacobus Arminius,1560~1609)及其跟随者提出的。第二种亚米念主义,是18世纪美国第二次教会大复兴运动中,布道家卫斯理(John Wesley,1703-1792)提出的。让我们细说这两种亚米念主义。 什么是人得救的最终因素?         第一种亚米念主义,在1618~1619年的荷兰的多特会议上,挑战当时的主流神学,即改革宗神学。其争论第一个重点,关于人是否有原罪。         亚米念主义有一个很单纯的动机,就是要保护人在救恩中的自由和自主的权利。这主义认为,决定人是否得救的最终因素,并非上帝的恩典,而是人的自由意志。即使 上帝的恩典临到人,人还是可以抗拒上帝的恩典,让自己不能得救。人若要得救,必须愿意寻求上帝,且愿意成全律法的责任。         简言之,人在得救过程中,自由意志比上帝的主权和恩典,更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注1)。 亚米念解释︰“上帝的预定的教义并不是救恩的基础:因为上帝的权力并不是指著每一个相信的人的救恩……预定的教义并不是福音的全部或任何一部分。”(注2)        有人问,改革宗神学注重人的自由意志吗?笔者相信,改革宗神学不反对人在救恩中拥有自由意志。事实上,所有正统的基督教神学,都承认人有自由意志。        改革宗《多特法典》(Canons of Dort)相当强调上帝的主权,但同时清楚地指出,人类并不是受因果关系操控的客体,乃是拥有自由意志、需要对救恩负责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