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与思

10美元,拯救MH370(张怡昕 )2014.04.30

10美元,拯救MH370 一个多月过去了,你还记得MH370吗? 2014年3月8日,原定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马来西亚航空MH370航班,在飞行过程中失踪了。很快,除了传统媒体的报道,微博和微信上也出现了很多关于MH370的帖子。大家为乘客们祈求平安,期待能出现奇蹟。 寻找MH370的过程中,最困难的就是定位这架飞机。真是想不到,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定位一架飞机会如此困难。据说是因为飞机上的通信寻址与报告系统(ACARS)被关闭了。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定位飞机? 我读到这样一则新闻。“MH370班机如果付费更新到Swift系统,就能通过卫星持续传输飞行数据予有关航空公司、飞机制造商与引擎生产商。之前2009年坠毁于大西洋的法航客机便配备该系统,相关资料让调查员把搜索范围缩小至方圆64公里,并于肇事5日后发现飞机坠毁证据。”在马航事件中,即使人为关掉某个系统,Swift系统仍能传输数据。 更新到Swift系统有多贵?每架飞机约需10美金,大约78港币,63人民币。 “很多大型航空公司使用全套Swift,其批发价仅约10美元(78港元),零售价要贵一些。马航回应《华邮》的声明指出,Swift并非强制要安装的系 统,马航现有Aero H SATCOM通讯系统已够应付需求。被问到为何Swift价钱相宜都不考虑安装时,马航一名高层说﹕‘每块钱都用到燃油去了。’” 人们表达了哀伤,表达了对马航的不信任,表达了愤怒,但我们真该问问,从这样的悲剧中,我们学到了什么? 你也会关闭自己的定位系统,不去团契不去教会不接朋友电话,躲藏起来任由自己被悲观的情绪或者挫败感笼罩吗?或者是“把钱花在刀刃上”,把精力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却忘掉还有其他也很重要的事吗? 当我们大多数人可能只沉浸在情绪表达中时,新的热点新闻又来了。 曾经高调晒恩爱的知名演员文章出轨了。媒体和大众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了。人们说,文章拯救了马航。没过多久,新的悲剧发生了。4月16日,原定从仁川开往济州岛的韩国岁月号客轮,发生了沉船。死难的有很多高中学生,船长和许多船员却先逃了。 我们再次表达震惊,愤怒,期待,担忧。但能够预期的是,没等我们做更深的反思,新的事件又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人的所谓“软弱”以各种形式表现了出来。我们无法回避。这不仅是马航的问题,文章的问题,船长的问题,这是我们人类的罪。到底要怎样对付这可怕的罪?在上帝,已有答案。在我们,不能隐藏。 马航飞行员与空管最后通话时已关闭应答器 http://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40317/c17flight/ 马航为省78元未更新追踪系统 http://specials.mingpao.com/cfm/News.cfm?SpecialsID=281&News=c19b72cac68969ec4d92d2cecc1b31ecc117d4aeca5367e4843b14c84a Malaysia Airlines didn’t buy computer upgrade that could have given data on missing flight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malaysia-airlines-didnt-buy-computer-upgrade-that-could-have-given-data-on-missing-flight/2014/03/19/40e2484c-af7c-11e3-a49e-76adc9210f19_story.html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4.30

    “你们出来必不至急忙”。(《赛》52:12) 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我们的失败常是因为我们要自己工作得胜;其实,我们需要让神在我们里面工作。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4.29

    “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赛》58:14) 人生的逆境,是神给你的逆风,它们能抬你到最高级的 ── 属天的── 生活去。这就是“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的方法。

No Picture
天下事

天堂是真实的?(裴重生) 2014.04.28

天堂是真实的?(Is The Heaven For Real?) 好来坞近日刮起一阵基督教影片风,经过《挪亚》(Noah),《神之子》(Son Of God)到复活节上片的《天堂是真实的》(Heaven Is For Real),十分热闹。影评人肯尼斯‧摩费得(Kenneth Morefield)对《天堂是真实的》影片有十分客观的评论。有时候我在想:拍宗教片的目的何在?宗敎片是只为基督徒拍的?是不是不管好片、烂片,只要把基督传开就可以了?传福音只有用说服的方法?在劝人信主时是否只有我对而不允许对方有任何的异见和问题? 导演瑞道‧华礼士(Randall Wallace)以十分智慧的手法,把他的信息传逹给观众。当然他拿到的艺术执照允许他改编原著,不过他做的十分高明,使这部片子不仅只呈现给少数的团体,对非信者也有启发。他借着一个4岁孩子到天堂的异象,展示出天堂的荣美。 这部影片改编自泰德‧伯保斯(Todd Burpos)的畅销书《天堂是真实的》(Heaven Is For Real)。他是位牧师,本书记录了他4岁儿子卡尔顿(Carlton)因急性阑尾炎,临近濒死边缘,手术醒来后告䜣泰德他到天堂的经歴。肯尼斯宣称自己是天堂存在的相信者,只是对卡尔顿的经歴有疑问。他以为华礼士拍的虽然不全符合书中所写的,但是有些观点可圈可点。这可能和华礼士接受过神学训练有关。 电影中描写一些书中发生的事:卡尔顿在父亲泰德的询问下,回想他坐在耶稣的膝上,看见祖父,天使对他歌唱,还有许多动物。他遇见自己不知情,未出世的妹妹。肯尼斯指出卡尔顿回忆的程度和科学家对记忆的研究有矛盾。在书中,泰德对卡尔顿经验的真实性是深信不疑的,但在电影中他甚至对天堂的存在都有怀疑。 整部片子都显示出导演对一些问题的探讨。影片中有一个镜头:泰德和妻子索洁讨论是否该付医生帐单时,卡尔顿从外面走进来坚持该付钱给医生;还有一个画面:当泰德在卡尔顿与妹妹的睡房里询问卡尔顿时,镜头转向正在小睡的妹妹。摄影机把观众的注意力转到泰德没有注意的地方。这些都暗示著孩子其实会聴到大人们的谈话,卡尔顿的经历是否是从大人的对话中想像出来的?从这些细微的小节里,导演有意地敞开大门让观赏者自然的得到答案,而不是透过奇蹟来回答天堂是否真实的这个问题。这是他高明的地方。 影片中耶稣的穿着和卡尔顿形容的相异,耶稣的手上也没有如他所说的伤痕,小演员没有坐在耶稣的膝上,更没有看到耶稣的马(动物)。实景是在地球上取的景,是原先存在卡尔顿记忆之中的,这些改变使这部影片不只是部片子而已。这部影片技巧地使用镜头和演员带出质疑,而不是用绝对的手法来护教,因而导致反感。 对基督徒来说,这部影片成功的使用卡尔顿的故事,让基督徒们往内心去省察所信的是谁,而不是集中精力在如何让非信者来相信。 片中戏剧性的高潮是泰德和南茜在墓前的对话:提到许多为什么的问题,为什么许多祷告没有得到回答?为什么是卡尔顿?如果天堂是真实的,为什么死亡还是如毒钩般的綑绑我们,甚至基督徒? 这部影片成功的让泰德扮演一个真理寻求者,而不是利用他的境遇来谋利的角色。当然这片子一定也会引起基督徒中的分岐。 影评人肯尼斯希望这部片子,不是在社会辩论中拿来当做必胜的一张王牌,而是对探讨上帝隐祕事的邀请。 我是圣经的死忠。在一个受洗的见证会里,我聴到一位年青的姊妹说到她受洗的原因。她父亲做医学研究,一生换了许多工作;每到一处,他总是先把住处安顿好,再接他们母女去团聚。后来她父亲过世了,去逝前接受了主。她要受洗因为她相信这次他也是先去预备一个家。这样的说法在我心中造成震撼!我想到耶稣回天家前,不也告䜣我们祂去是为我们预备地方吗?这比书和电影更有说服力!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4.28

    “圣灵立刻把耶稣催到旷野去”。(《可》1:12直译) 这似乎是很可怪的一回事。可是,信徒们啊,事情突然转变,并非出乎偶然,乃是有神的美意在其中。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4.25

     “他…将我藏在他手荫之下;又使我成为磨亮的箭,将我藏在他箭袋之中”。(《赛》49:2)      神将我们暂时藏在疾病,忧愁,穷苦的荫中,在那里和日光隔绝。但是不要怕!这是神的手荫。他正在引导。你有许多功课只能够在那边学得的。不要想神已经把你丢在一边了。你仍旧在他箭袋之中。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4.24

“这事出于我”。(《王上》12:24) 你是不是正在艰难的环境中,四周的人都不了解你,都不遂你的心意,都看不起你?“这事出于我”。我是管理环境的神。你所处的境遇并非偶然的,都有我的美意在其中的。

No Picture
言与思

市长卖牛肉(陆加) 2014.04.23

市长卖牛肉 本文原刊于《举目》网站“言与思”专栏 周六起了个大早陪妻子去屠宰场买牛肉。早春的天气特别好,蓝天白云,清凉的空气。我们这大山脚下的小镇,背靠着高耸的洛矶山,山上还有厚厚的积雪,山脚下却已是一片嫩绿。这里虽算是典型的美国城郊,还是留着不少城市化之前的痕迹。我们的小城Draper(中文译成德雷珀)以前有很多牧场,现在还能看到有些人家后院还养著几只羊,几匹马什么的。 这个屠宰场恐怕就是这样留下来的。自从妻子去过一次之后,就不见她在别处买牛肉了。据她讲,这里一直生意不错,批发牛肉给周围副食店,还兼开了一个只有一个冰箱的小铺,摆些牛排、牛腱、牛腩、牛舌、牛尾、牛肚、牛里脊、牛骨头什么的,又新鲜又便宜。农家人勤快,一般是早上7点开店,下午4点就关门了。妻子平日去的时候,人少品种多。看铺子的是两位妇女,一个是中年人,不爱搭理人;另一个是挺漂亮的年轻女孩儿,大概20出头,特别和善的样子。每次看到她,妻子都忍不住用我们亚裔的特有思维方式感叹,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卖牛肉呢!要是好好读书,到外面做点儿什么不比窝在这里强啊!我们搬来5年了,她们一直在卖牛肉。 车一开进屠宰场土路,一股浓浓的“动物”味迎面扑来。嗨,我心里感叹著:我们中国人就是有一种不惜代价地热爱美食的精神。 走进狭小的小铺,不料,迎接我们的是位老先生!温和礼貌但是有点儿拘谨,好像不知道和我们“外国人”该说点儿什么。妻子要三条牛尾,冰箱里没有,老先生抱歉要我们等几分钟,他这就叫人到厂里拿。 就在老先生出去的时候,妻子对我说这位老人家非常非常的面熟。 老先生一回来,妻子就细细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您是我们的市长吗?”老人笑了“我是前市长,我做了12年市长了,去年年底刚退下来的。” 真的,哗,退休市长卖牛肉!“所以,您在这儿……工作?”妻子不确定这个问题是不是太冒犯了。 老市长读懂了妻子的心思:“这是我的家族产业,我和我弟弟共同拥有这个屠宰场。前12年,我每周40个小时管Draper市,40个小时管这个场,现在可以专心点儿了。” 妻子告诉我,在我们市的地方报纸上,几乎每期都有他的出现,剪彩啦,颁奖啦,发个言什么的,永远都是西服革履,站在前排中央的。 看得出,妻子想要把眼前这位穿着简单的小店主和大市长的形象重叠起来,找个合适的语气:“Draper公园里那个老牛棚是您搬过来的吧?里面修得真好!有时我散步的时候,会过去看看呢。” 我记得,这是3年前我们城市的头条新闻,花了3000美元从附近某个农场轰轰烈烈运过来,修缮一新,帮工的志愿者特别兴奋,好像挽救了一大古迹似的。 “对,我把它移过来的。”老市长接着说:“Draper有很多历史,我希望尽可能保留些文化遗产。我的祖先是第一个定居Draper的,另一个祖先在这儿开了屠宰场,然后传给我的曾祖父,就一代代传下来了。” “真的?你们家有很多老照片吗?应该弄个Draper历史展览。” “有啊,我捐出去了,就在Draper公园展览馆里。”这个展览馆就是一个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小红砖房,也是我们的“古迹”,坐落在市公园的文化遗产区。 讲到我们的Draper公园,老先生不拘谨了,有点儿眉飞色舞的样子。他斜靠在柜台上,问我妻子,“你喜不喜欢我们的圣诞树?”“公园里的那些?”“对。”“喜欢呀,那棵最大的,缠了金色的灯的,每个小枝子都仔细缠着,好多功夫哦!…… 看着妻子和老市长一来一往数点我们小镇的“珍宝”。我忽然想起,对了,我们这个小城去年刚刚被评为全美最适宜居住的头25个小城之一呢。那是从教育、治安、收入、房价、和环境综合评比的结果。 前两年,我在中文网上看到过一组照片,都是国内新建的一些豪华的县政府。于是每次有国内朋友来访,我就特意带他们看看我们的市政府。那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两层办公楼,旁边就是草场和轻轨车站,甚至和附近的市图书馆和老年活动中心一比,都差远了。同胞们看到之后都感叹说,真是廉政啊! 不过“为人民服务”倒真是我们的市政风格。去年我家修地下室,需要报批市政府。为了水、电、气的安全,市里有严格的安装规定,开工前要审批,工程当中还要到家里检查验收3次。可是妻子与“检察官”们每打一次交道,就夸奖他们一次,说他们真是替我们着想,把我们不懂之处解释得清清楚楚。每次到家里来检查,他们都是随叫随到,生怕因为他们动作慢使得我们工程被迫停下来。 看着眼前这位卖肉的老市长,我想他的“执政”理念和他的“经营”理念大概很相似,难怪可以把两者都做得不错。“服务于他人”已经是一个自然流露的价值取向和习惯,从一块肉到几万人的城市管理都可以通用的。我相信,这内心的选择绝非是靠一个好的民主监督制度可以强加上的。这正是深入美国民众中的基督信仰在社会价值上实践的产物,我希望我也可以并入这个良性的互动中。 牛尾送来了,结帐付钱,老先生问还能为我们做什么。妻子拿出手机,给他看牛百叶的照片,“这个,你们有吗?”“有,我们都包装运到西部去了。”“可是,我很喜欢,能给我留些吗?”“当然可以,我留个条子给我的女儿和外孙女,你下周一来找她们就行。”“啊,她们是你的女儿、外孙女啊!”老先生笑得好开心“是啊,他们周一到周五在这儿上班,我周六上班。”原来是这样!也许有一天,那个漂亮女孩也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市长。

No Picture
成长篇

花开时刻——一个80后在祈祷中的突破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陈思       对于长期生活在南方的我而言,北京的冬天,长得让人几乎要绝望。枯槁的草坪久久不见绿意,光秃的树干看不见任何新芽的痕迹。偶尔有几声鸟鸣划破冬日的寂静,却又很快地沉静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在外。他乡的风景带给我的,除少许的新鲜感外,是徬徨与不安。宿舍的集体生活常常让我感到无所适从,因为我身上带着独生子女最鲜明的印记——自我中心。和室友的关系磕磕碰碰,使我羞于宣称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一天晚上,我和室友的关系再次陷入了僵持。在无比沮丧中,我出门祷告。没想到尚未开口,上帝便对我说话了:“亲爱的,你今天过得开心吗?你要知道,每一天都是我赐给你的礼物。你看到我今天给你的礼物吗?”      我的情绪,还持续著和室友关系紧张后的低落。我努力地回忆这一天的每个细节,却找不到任何亮点,只好回答:“我真的没有发现你今天赐给我什么礼物。”       祂说:“亲爱的,你抬头!”       这时我刚好走到一棵树下。抬起头的那一刻,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目光所及居然不是枯槁树干,而是满树晶莹剔透的梅花。那粉嫩、细小的花朵所带来的盎然生机,让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祂说:“亲爱的,你每天祷告时都会路过这棵树。现在它已经开满花了。请你告诉我,它开第一朵花是在什么时候?”       我一时语塞。       我每天从它下面经过。可若不是上帝提醒,我至今都没注意到它已经开花。       上帝说:“亲爱的,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我今天赐给你的礼物吗?因为你总是体会不到成长的快乐。你总是等到自己做得毫无挑剔的时候,才认为自己进步了,却常常无视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迈出的步子。”     “试想,如果你能够从这棵树的第一朵花,就开始关注它,那么每一朵新的花开,都会给你带来欢喜。你却选择错过了这喜乐的过程……”      “你知道吗?我看到的,不是你离完美还有多远,而是你向完美又迈进了多少。我选择无视你身上的种种缺点,却为你迈出的每一小步欢喜、快乐。”      顿时,我的心安静下来了。在我为著自己的有缺陷而沮丧、懊恼的时候,全能的上帝早已接纳了我。从小在完美主义的家庭中长大的我,此刻终于明白,我不需要通过让自己变得完美来赢得上帝的爱,因为祂已选择用无条件的爱来爱我。      离开北京已经有4、5年了。那次与上帝的对话,让我这个标准的完美主义者,开始学会享受生活,学会为自己、也为别人迈出的每一小步,欢喜、快乐。 作者现居上海市,化学双语教师。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4.23

     “他使人安静”。(《伯》 34:29)      我们容易专看喜乐,奋心,盼望,安慰,经历,恩赐,异象等等过于看主。所以为了爱的缘故,主把这些暂时收回;好叫我们靠着他的恩典,分辨主所赐的和主自己,叫我们尝到他同在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