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7.31

         “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代下16: 9 )           神正在寻找一个肯全心倾向祂的人,肯完全顺服他的人,神切望在这人身上动一件重要的工程,祂要重用祝福这人。一个被神重用的人,只要不偷享神的荣耀,神在他身上的祝福是无限量的。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7.30

“我要安静,在我的居所观看。”(《赛》18:4) 当亚述军队上来,神并没有阻止他们;但是到了夜间,天使击杀了傲慢的亚述军队。祂对你是不是也是这样“安静”呢?在祂看为最恰当的时候,祂就要起来拯救你。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7.29

       “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创》22:16-18)        为神摆上牺牲最大的一刹那, 就是祝福最大的一刹那。神对于一个胆敢为着他向烟雾中前进的人,是没有一件东西不肯给的。  

No Picture
言与思

珍惜这份纯净(张怡昕 )2014.07.28

珍惜这份纯净 初到芬兰,满眼都是蓝天白云绿树,赏心悦目。 在芬兰的第一顿饭,是去朋友家吃的地道中餐,让我很满足。他太太跟我说,这里的水很好,水龙头出来的水可以直接喝。但水费比较贵,一立方米冷水5欧。她说,想到洗澡都是用像依云(Evian)一样的水,感觉水费还蛮值。 这真是享受! 但我又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因为现在在国内,大家正担心空气品质和食品安全。 这两个问题,都和不纯有关。夹杂了,甚至是充满了不该有的东西。 PM2.5,是各种微小粒子的概称。这些微小粒子,有的来自工业废气,有的来自汽车尾气,还有建筑扬尘,和它们作用后的产物。空气里充满了杂质,叫人憋闷。可怕的地沟油,随着提炼技术的进步,居然看起来清亮,闻起来没有异味,能冒充食用油。还有牛奶,我买了芬兰本地valio牌子的脱脂牛奶,喝起来的感受是,稀,味道淡。是因为脱脂?还是因为我之前喝的牛奶加了东西? 可怕的不纯。 有些东西,短期是看不出来影响的。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我们喝不出来。用地沟油炒的菜,我们也吃不出来。呼吸著PM2.5超标的空气,不至于立即倒毙街头。但时间长了,后果就显出来了。 有些东西,当它进入我们的心时,我们不以为意。忘记了要保守内心,胜过保守一切。我们该吃吃,该喝喝,日子照过。但时间长了,后果就要显出来。争竞,贪婪,失职,哪天的新闻没有报导这类事? 心脏了,有什么办法洁净呢? 这不是洗衣服那么简单的事情。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能变好吗?地沟油能变成食用油吗?空气品质也不能总靠刮大风吧?治理污染尚且困难,何况洁净内心? 看看这宝贵的应许。 “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 难以置信。但这是上帝的应许,是造物主宰的应许。祂要洁净我们。 我们该知道,这样困难的事情,需要多大的代价。耶稣基督为我们付了这沉重的代价,好叫我们得洁净。 这是失而复得的纯净。怎能不珍惜? P.S. 我的家乡,在很久以前,有八水绕长安的美景。Wikipedia上说,“西汉文学家司马相如在《上林赋》中,描写汉代上林苑的美,写道“荡荡乎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以后就有了“八水绕长安”的描述。”八水,指渭河、泾河、沣河、涝河、潏河、滈河、浐河、灞河。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B%E6%B0%B4%E7%BB%95%E9%95%BF%E5%AE%89 现在,河流水量锐减,污染严重。2014年06月17日中国新闻网的报导《西安日排污水20万吨入渭河 “长安八水”美景难现》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4/06-17/6290909.shtml 看着芬兰的人们在湖里畅游,想着自己家乡曾经也是这样,这对比叫人伤心。 我个人觉得,当人心变坏时,表现出来的症状之一就是急功近利,非常短视。人认不出来到底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很多人不觉得环保是要务。我们需要大房子?还是需要蓝天白云绿树?孩子是需要纯净的空气和水,还是需要贵价玩具?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7.28

       “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5:4)         胜了世界就是说,虽然你的环境告诉你神已经弃绝了你,你对于神的信赖,却仍然丝毫不移;虽然你的祷告得不著答应,好似神并没听见一般,你却仍然继续呼喊;忍耐等候,宁愿饿死,也不愿失去丝毫信心——这就是胜了世界,这就是真实的信心。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7.25

       “用绳索把祭牲拴住,牵到坛角那里。”(《诗》118: 27 :)         坛角在呼召你了。你愿不愿意来呢?你愿不愿意永远居在顺从谦卑的灵中,把你自己完全奉献给主呢?亲爱的,如果你也受了引诱疑惑你的奉献的话,你也可以在一个地方钉下一根木椿,让它在神前、魔鬼前,做一个证人说,你已经永远解决了这个问题。

No Picture
天下事

为何等这么久?玛莉安终获自由(裴重生编译) 2014.07.24

为何等这么久?玛莉安终获自由 玛莉安伊巴森被释放二星期了。是何原因她和先生,孩子被困在苏丹首府喀土穆(Khartoum)的美国大使馆里?如果你曾看《举目》网站天下事5/23的新闻(http://behold.oc.org/?p=22557)和6/30的最新消息(http://behold.oc.org/?p=23504)就会知道整件事的始末。这位基督徒苏丹妇女以叛教之名被处以死刑;又因她的先生是美国公民处以100鞭刑。经过许多机构的呼吁,谴责和协助终于得到释放。在机场时,苏丹政府以伪造证件的理由(美国政府坚称所有证件都是正版)阻止他们离境。目前他们受到美国大使馆的庇护,等待苏丹政府允许他们离境前往北非。 “硬接线"(Hardwired)一个努力终止全世界宗教迫害机构的创始人蒂娜‧罗米瑞(Tina Ramirez)表示,罪名取消了,他们应该可以离境,但问题是为什么不能成行?罗米瑞告䜣基督教新闻网(CBN):看起来苏丹政府是想阻止检查官向前推进此案而故意拖延。另外对伊巴森不利的是她的家人以她父亲是穆斯林为由提出申䜣,本来听证会是定在7/17。但是人在美国大使馆的伊巴森无法接到法院通知书。罗米瑞呼吁苏丹政府无条件释放伊巴森,并要求国际人士签署请愿书向苏丹政府施压。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玛莉‧哈夫(Marie Harf)表示,美国正直接向苏丹政府接触,希望保障他们的安全并以最迅速的时间离境。罗米瑞表示美国应该更早行动;玛莉安的先生丹尼尔,在三年前结婚时就替他妻子申请来美,一般配偶的签证只需3到6个月,拖到让她的家人告上法庭的案子,是喀土穆美国大使馆的疏忽和失责。坐监时,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时也无法到医院生产,她是双腿铐着生下她的女儿,实在大大的违反人权。 罗米瑞说这不光是为拯救一个人,而是让人注意苏丹的叛教法,除了玛莉安,还有许多的基督徒因为这条法律而正遭受逼迫。 如果你愿意支持玛莉安,,俢正苏丹叛教法;你可以用下面的网址在请愿书上签名,我巳经做了。 Sign the petition to help free Meriam Ibrahim and change Sudan’s oppressive apostasy laws. 编注:经过美国和意大利的努力,玛莉安终于在周四(7/24)获准离开苏丹搭乘意大利政府的飞机抵达罗马,受到意大利首相的欢迎。她并与教宗见面,教宗称赞她的信心和勇气,她也感谢教宗的祷告。她自此可以享受信仰的自由了。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7.24

       “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罗》4:17)         亚伯拉罕为什么这样信靠神?神说你有什么,你就信你有什么;这样,神必将你所信的给你。你应当甘心乐意地过著信心的生活,不要羡慕别的。神既这样说过,难道会不去作吗?

No Picture
编者心

必要,还是不必要? ——对“抄袭”的回复与思考(谈妮) 2014.07.23

必要,还是不必要? ——对“抄袭”的回复与思考 必须的声明 凌晨二时,我打开电脑,看太平洋对岸美编寄来的邮件。她按指示,在已经出版的《举目》68期上加了个说明: 经查证,《唯“独”圣经,或唯“读”圣经?》(BH68,p. 36),全文是抄袭自《教会》杂志2010年9月号总25期,游冠辉所写的《“唯独圣经”与“只有圣经”—从宗教改革的角度看圣经与传统的关系》(http://t.cn/zRZXnrD)。录用后,经不知情的《举目》编辑反复修改原稿后再刊登。 故,我们将此文从《举目》官网、脸书、博客……及此电子版等相关媒体上撤除。并特此向原作者游冠辉与读者致十二万分的歉意。 其实,更新的PDF 档(含简、繁体两种PDF档)已经将抄袭的《唯》文删了,在目录上也无保留之必要。但因发现抄袭时,《举目》68期印刷好的纸版已经全部寄发,送达订户手上,《举目》68期电子刊和此文之单篇电子文档都已在各网站上传了。为免除日后两个不同版本流传所造成的困惑,我们决定在新的PDF档上对已经传播出去的旧档作说明。 作为公共媒体,《举目》不但对社会负有基本的责任,更是要对被抄袭者与《举目》读者负责。因此,我们在各个已经发文处,作清晰的说明,希望对此抄袭事件,产生相对有效的弥补。 我们已要求作者写信、正式向游弟兄道歉,并已取得了游弟兄的原谅。(参http://behold.oc.org/?p=23651) 这,真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发现抄袭 一开始,是负责帮忙打理《举目》微博的编辑来信,说明此文是抄袭自游冠辉发表过的文章。我打开《举目》杂志,对照游文。发现这篇由我和另外一位编辑前后反复修改过的文章,不但内容、思路、举证完全一样,而且许多句子如出一辙。 还没逐字对照完第一段,我就感到头皮发麻,从内心底层升起一股冰冷的颤栗。再调出作者当初投来的原稿(登出的文章已经是修订后的第六稿。这是《举目》编辑的基本标准程序),发现作者改了文章的标题、小标题、字体(简体转繁体),按文章内容加了4个注释外,基本上是原文照抄,再安上自己的大名。 处置是否适当? 不仅是我这个编辑菜鸟,就是有30多年编务经验的主编郑期英,都说这是头一遭遇见。 这篇文章原是“教会历史”的作业,由北美华神的专任教授谢文郁博士推介来的。而文章中有3点标题的修改,是来自不知情的谢老师的指导。 我在发现抄袭的第一时间,并未通知谢老师。直到第10天,在一个退修会中遇到谢老师,才对谢老师轻声地提起。 当时,我一说出抄袭者的名字,谢老师立即愉悦、欣慰地回应:我看到他在《举目》上登出来的文章了,是我推荐的! 此刻,我看到一个神学教育者对青年传道的祝福!看到因自己的学生得到肯定——哪怕只有一点点——而感到“与有荣焉”的纯粹快乐。 同样,《举目》作为基督教媒体,也是愿意积极发掘新的作者,透过文字,成全个人、祝福教会。那么,碰到这样的事,我们要如何反应?我们是否考虑到抄袭者的处境与未来?夹在不同的群体之中,我们是否做了最适当的措施?我们是尽了公共媒体的责任,还是跨越了界限? 罪人岂能指控罪人? 在后现代情境中,对此事件最明显的一个挑战是:我是罪人,我岂能去指控另一个罪人? 此问题的迷思是,在所有的相对现象中,是否存在着绝对的标准——上帝的公义标准。更何况,在俗世中都是非分明的非法事件,在要为主发光、作见证的基督徒身上,岂能知法犯法?撇开媒体与社会的关系不谈,作为代表机构的个人,抄袭者并未得罪我这个人;作为基督徒身体的一部分,我们要保护基督的荣誉。 三封邮件的机会 其实,作者若是出于一时的糊涂,在交了作业,经过老师的来回沟通,在送交《举目》之后,还有将近4个月的时间,可以随时不给理由地收回自己的剽窃作品。这其中,作者起码收到3个邮件,可作为其悬崖勒马之提醒: 邮件一——你这篇文章是原创的吗? 《举目》接到来稿之后,必定发出一封邮件给作者本人,并用红色字体请作者确认: “您没有将此稿投寄给别的网媒或纸媒。若曾以任何形式发表过,请速告知!” 在作者回信确认来稿是原创作品之后,《举目》同工才会送交审稿。换言之,要继续完成投稿程序,作者必须清楚回复: 不,我这篇文章“未曾以任何形式发表过”! 邮件二——我们是玩真的! 在几位编辑审稿、一致同意用稿之后,作者将会收到“稿件录用通知”。同时,顾弟兄作为《举目》的新作者,还会要求填写两份文件:授权书及稿费支付办法。 那么,如果文章是抄袭的,作者岂能决定是否授权? […]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7.23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伯》23:10)         “风雨生信心”——这不是很简单的五个字吗?但是这五个字,对于在风雨中的人是多么有意味啊!神要在你试炼的中心与你会面,祂要将祂的奥秘告诉你, 使你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精金”一般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