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的断想(远牧师)

远牧师

从圣经里得耶稣

       我们阅读圣经,查考圣经,解释圣经,若不归结到主耶稣身上,这经我们就枉然读了,甚至就迷惑了。因为我们说“连大卫都难免犯罪,而上帝仍重用他”,却不说耶稣战胜试探不犯罪。我们说“耶稣是神,我们是和大卫一样的人”,这就见证了我们从圣经里看见的是人,不是上帝;是人的罪,不是上帝的义;是魔鬼的狡诈,不是彻底认罪悔改。

古时神人的寓言

        古时有一位神人,相貌异常英俊,名扬天下。他与一个女子结婚,生下两个儿子,也很英俊。第三代五个孩子,相貌依然很好。

        这样一代一代地传下去,到了第20代的时候,几千个后代的相貌有了许多的不同。天下人依旧传说他们的先祖是异常英俊的,便问他们到底长相如何?他们便各自争说自己一家更像先祖。

       他们的子孙们也跟着相互争论起来。

        一天,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太婆来了,对他们说:“你们与其争论不休,何不直接看看你们先祖的形像呢?听说他留下了几张画像呢!况且,他既是神人,如今自然应当活着,你们竟不认得他吗?”

        他们面面相视,无言以对。

什么叫“信耶稣”

        什么叫“信耶稣”,什么叫“信”,什么叫“心里相信”?

        我们说“信耶稣”,我们信耶稣的什么?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连魔鬼也信。我们信耶稣所传的“道”吗?

        我们信耶稣所说“若不把好事作在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将来就不认你”这话是真的吗?那我们为什么不这样行呢?我们信耶稣所说“凡不舍弃一切跟随祂的,就不配为祂的门徒”这话是真的吗?我们谁这样行了呢?我们信耶稣所说“爱你的仇敌,原谅弟兄70个7次”这话是可行的吗?那我们为什么却彼此嫉恨、不能同心呢?我们信耶稣所说“你弟兄眼中有刺,你眼中却有大梁”这话是真的吗?那我们为什么彼此论断、流言蜚语呢?我们信耶稣所说“一个人不能服侍两个主”这话是认真的吗?那我们为什么在地上积财呢?

耶稣所是、所传、所行、所求

        圣经里记载了耶稣所是、所传、所行、所求。这是完整的道成肉身。只信了一个“所是”,没有后面三者,就是只信了一个精神的偶像,就把耶稣的名份架空了,我们不必听祂的话,不必效法祂去行,也不必献身于祂的国祂的义。

什么叫信

       信是有时空内涵的。

       有空间内涵:信是有内容的动作(信耶稣所是、传、行、求)。

       有时间内涵:信是连续性的动作(信守不渝;什么时候犯罪,那时就是不信)。

悔改得救是终生的生命形态

       悔改得救,不是一种一次性的动作、行为,乃是一种终生的生命形态、思想 习惯,即在一切事上、尤其是涉及罪时就仰望上帝的一种习惯。

        一生得上帝恩典并不难,只要一生都心向着上帝,想着上帝,仰望上帝,不忘了上帝,尤其是在罪性纠缠的时候。

国王的例子

        一个人自称是国王,你若信,就意味着:将他的话当成国王的话来听;将他的话当成不可怠慢的命令来遵行;将他的喜好当成自己的喜好来追求。“信”,就是“畏”、“从”、“行”。不然就不是真信。

只信救恩的人

        你信什么?只信救恩?那就宣布吧:不管怎么,我已是上帝的儿子了,可以进天国了!

        在不知上帝的话语、秉性的情况下,说信上帝,是自欺欺人。何为知上帝?就是经历上帝、感受上帝、知上帝旨意、行上帝真道。

       上帝不是偶像、形式,上帝是有生命、有内容、有意志的;上帝不是理论、教条,上帝是又真又活的。

信望爱

       信望爱,爱是最高的(《林前》13:1-13)。

       因信称义(上帝称你为义:你认上帝、你悔罪、上帝便赦你罪、“算你为义”)。

       因望行义(你向着“义”奔跑:敬畏上帝、顺从上帝、期待上帝)。

       因爱成义(你进入了上帝的义:爱上帝不爱世界〈弃俗〉,爱人不爱自己〈弃己〉、爱爱不爱智慧〈弃智〉)。凡爱心,都是出于上帝,不是基督徒的人不自知这一点。

信仰与行为

       没有真信仰的好行为(雷锋)

       没有好行为的真信仰(基督徒?)

       哪个更荒谬?更危险?前者,有,真有,但容易消失;后者,无,骗人,可怕,以上帝的名义,自欺欺人。

       那个麻疯病人,化装遮掩,以示得救,是不行的,只有被耶稣摸着才真能得救。另一个人,自称被耶稣摸着(得救)了,却仍然浑身是麻疯,这可怎么说呢?

       就基督徒的一生而言,离了好树求好果子,必无生命;有了好树必有好果子,因为有生命;不结好果子的必不是好树,二话不用说!

小孩子的行为

       湖水中两个小孩子争喊“我摸到底了!”另一个小孩子一头扎下去,半天才上来,扬起了手,泥浆流到了肩上,一句话不用说。

射箭的例子

        一群人射箭,都射不到靶子。请你试,你说,靠人自己的力量永远达不到靶子的,要靠吃这药。你吃了,但你不屑于射,说不用射就可到达靶子。其他人笑你,说:“你应当射到了靶子,我们才信你,也信那药,才知道你的药真有能力了”。□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