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士‧弗利(James Foley)的故事(裴重生編寫)2014.08.22

詹姆士‧弗利(James Foley)的故事

原刊於《舉目》官網 “編者心” 欄目。

8/18/2014,星期二。新聞報導的畫面上,我幾度轉頭,不忍繼續看下去。一個和我大兒子同歲的新聞記者,穿著橘色的囚衣,被迫要求自己的國家從伊拉克撤兵,旁邊一個從頭到腳著黑色衣服的伊斯蘭國(ISIS)士兵,手持大刀,準備動手。

如果我是他的父母,真是情何以堪?新聞沒有播放以下的鏡頭,弗利以被砍頭的方式結束他40年的短暫人生!

1996弗利畢業於馬魁特大學(Marquette University),想成為市區(inner city)老師,參加美國教師(Teach For America)計劃,在鳳凰城(Phoenix  Arizona)任教10年後,轉入西北大學新聞糸(Northwestern University,Medill School of Journalism),走上國際新聞之路。

“他的夢想是把世界上發生最重要的事記錄下來。"他的一位同事說。弗利過去這些年都在伊拉克(Iraq)和阿富汗(Afghanistan)工作。

2011年他在利比亞(Libya)逮捕被格逹費(Gadfahi)的效忠份子關了44天後釋放。這沒有遏止他在戰區中報導新聞的理想。根據《地球郵報》(Global Post)的創刋者查理士‧西那德(Charles Sennott)的消息來源,他表示弗利認為他的工作是有意義和重要的。“要做的對,就要上到第一線"弗利說。

在第一次逮捕事件後,他提到他母親的信仰和他朋友們的禱告。他在寫給校友雜誌的刋物中說:在和上帝的交談中,說出我們的軟弱和希望,使我得激勵,而不是沉默和孤獨;毫無疑問,禱告是我內心得自由的黏合劑。先有內心的自由,進而後來奇蹟地釋放。這在當時的政權沒有如此意願時,信心使它成就。

這一次,2012年11月22 日,弗利在為《地球郵報》工作時,在北敘利亞的它夫塔那(Taftanaz)通往土耳其的邊界,在一些持有武器人的威脅下被綁架。2個月後他的家人透露這消息,並通過社交媒體來爭取他的安全釋放。2013年10 月,在接受《今日基督教》的訪問時,他們表示一直在黑暗中,沒有他的消息,也不知為何原因,是誰綁架他。

弗利是週二被處決的。週三五角大厦宣佈他們在夏初曾派特別部隊營救弗利,但因沒有找到他而失敗了。8 月時弗利家收到ISIS的電郵 ,信中充满仇恨,並要求付$1.32億美元的贖金,付贖金與美國政府政策相違。

弗利的老家在新罕布什州的羅徹斯特(Rochester, NH),週三,弗利的父母在家前院面對記者時,表現十分堅強。他們讚揚詹姆士是英雄,希望幫助需要的人;謝謝所有人對他們的支持。信心使他們全家圏在一起。

約翰(John)和戴安(Dianne)弗利提到上帝。弗利的父親說:他終於自由了,如今在天堂裡。當地的報紙《弗斯特每日民主報》 (Foster’s Daily Democrat) 報導,他們的牧師保羅‧古實(Rev. Paul Gousse)到家安慰他們。教宗也在週四打電話給弗利的家人,安慰、鼓勵他們。

新聞人麥克斯‧費雪(Max Fisher)形容弗利是一個安靜,有堅強信仰的人。

弗利的母親在臉書上寫下:他為向世人揭露敘利亞受苦的人民而失掉他的生命!他們從來沒有如此感到驕傲!他是個不凡的兒子,兄弟,新聞人!謝謝弗利帶給他們的歡樂!請大家尊重他們的穩私,讓他們能好好地面對憂傷,來珍愛,懷念詹姆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