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找,怎麼能有呢? –單身的心情(張怡昕)2015.06.29

不去找,怎麼能有呢?

–單身的心情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單身很久了,雖然對什麼剩女的說法覺得可笑,但是確實感到孤單。

不過,有時看到寫給基督徒單身女生的一些文章,我常常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糾結

其實不僅不少單身的姐妹,我也認識一些單身的弟兄,在為找女朋友糾結的。我身邊的這種人,很多都是真心信主,堅持要找主內的。在等待中,有時會糾結。很多糾結的人,有的是因為不想將就,有的是自己也不知道什麼適合自己吧?

反觀我自己,我覺得在婚姻戀愛的問題上,我不夠積極。過往在這個話題上,我聽到最多的,就是要禱告,等待。其實我是比較被動的人,也很謹慎,蠻能等的。(如果你是特別活躍而主動的,或者不夠謹慎的,那你可能要學另外的功課。)

而且我還蠻裝備自己的,學習從屬靈相關到專業相關的各種知識,還學習做飯和教養孩子。我常看文怡女士,燈芯絨女士教做飯的博客,協和醫院兒科張思萊醫生的博客,還有劉志雄老師蘇緋雲老師講婚姻和教養兒童的視頻和書,等等。

有時我覺得我可能是太能等了。或者說,太被動了。

創意

好幾年前,我就聽帶我信主的美國媽媽講,她30歲左右單身時裝作發問卷讓別人填,來認識男生。問卷上的問題還起到初步篩選的作用。她還帶著自己壞了的自行車到運動品商店,找偶遇的人來修,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認識願意幫助別人的人。那時聽著覺得有趣,現在才意識到,她是多麼主動,多麼有創意的一個人!當然,她也是非常認真禱告的。

有時我覺得上帝也問我,做研究還需要收集資料,需要去寫,難道找另一半不需要去找嗎?但我很困惑的是,那要怎麼找啊?這時我也想到,以前我的一個女老師跟我提過,去參加一些社團,和志同道合的人多打交道。聽廖志姐妹的分享,她就是在做志願者服務那些也需要假肢的人士時,認識的她的先生。

以前我對通過網路找男友總覺得怪怪的,但我的想法在逐漸改變。我有好朋友是通過網站認識她的先生,也有好朋友正在通過網站嘗試去認識人。現在我們的社交圈子往往很窄,需要一些幫助才能多認識一些人。當然,無論是通過網路還是朋友介紹,肯定都要謹慎地去認識人。

改腦回路?

我還有個感受,就是不要fantasize(浪漫化)感情。我曾經有個很喜歡的中學同學,是我在沒信主前就認識的。他不喜歡我,但作為朋友對我挺好挺幫忙。我喜歡他很久,即使信主以後逐漸明白上帝覺得我們不合適,都還是反反復復難以完全放下。

我曾經祈求上帝,讓這個人可以信主,讓他可以喜歡我。我還問上帝,王的心在你手中,就好像水隨意在壟溝流轉,那改變這個人對你很容易啊,可能改改腦回路,讓某幾根神經搭上就好啦!

我覺得上帝很清楚很嚴肅地告訴我,祂尊重每一個人,不會做改腦回路那樣的事情。而且上帝很清楚地提醒我,不可以任憑自己陷入對還不認識上帝的人的那種情感中。上帝非常清楚地警戒我,祂非常看重婚姻,婚姻非常重要,人要非常慎重。

放下

終於在上帝的幫助下,我可以對上帝說,好吧,聽你的,我放下。這中間很多糾結。終於,我真的放下了!非常非常奇妙,真正放下之後,一身輕鬆的感覺。我覺得這是上帝奇妙的恩典,讓我能在情感上得自由。

我甚至覺得這是上帝的搭救!因為當你只是想著某個人(而這個人並不合適)的時候,你會看不到其他人。而且你可能給那個人加了很多光環,你喜歡上了一個自己構想出來的人,卻還沒有意識到。

不僅女生會這樣,男生也會吧!我認識一個很好的弟兄,還不能對別人敞開心,因為他還對他理想型的女生念念不忘。他也知道那個女孩子不喜歡他。但他總還是覺得要是不能跟那人在一起,就一定會若有所失。

感覺

我覺得有感覺是必要的。但是要到什麼程度呢?雖然覺得電視劇裡那種一見鍾情有時很可笑,但我們會不會有意無意地都受了影響呢?

我的美國媽媽說,她覺得先生是她最好的朋友,家庭是一個有共同目標的團隊。其實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的時候,還是有些震撼的。感覺好像有點兒平淡。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想到婚姻和愛情,總還是先會想到那種瞬間的吸引,感覺。

但仔細想想,其實最重要的是志同道合,有共同的人生目標。還要人品好,並且彼此瞭解,欣賞,都願意付出。我的爸爸媽媽在做愛的五種語言的測試時,大比分勝出排在第一位的,都是服務的行動。最後,如果能有感覺,那真的是很感恩。

再想想,自己以前可能也遇到過合適的人,但當時沒有意識到吧。

禱告

有時我還覺得,主啊,我已經為婚姻禱告了啊,難道要我天天向你求嗎?我跟我爸媽說讓他們幫我帶大棗,只要說一兩次就夠了啊,難道要我每天去說嗎?有時真的是帶著埋怨去禱告的,還有很多時候灰心地停止了禱告。

但現在我想,首先,靈界的事情我們不清楚。但以理禱告的時候,從他起初禱告就蒙了應允,但波斯國的魔君還攔阻上帝的使者。(《但以理書》10章)其次,禱告應當是帶著信任和盼望。

我曾想過,如果以色列人在曠野沒有水喝的時候,好好跟上帝說,“上帝啊,我們很渴,請你給我們水喝,好嗎?”,這樣多好!為什麼他們不能好好說?我想,他們在潛意識中,覺得上帝不會給他們水,甚至覺得上帝故意帶他們出來虐待他們,所以才會一肚子怨氣。

當我埋怨的時候,檢視內心,不得不承認,有時我覺得上帝在故意戲弄我。但我覺得,這是撒但的謊言和我自己不信的惡心。這時我向上帝認罪,求上帝赦免我的愚昧無知,我也宣告,主啊,你全然光明,毫無黑暗,求主讓我完全信賴你。

我的美國媽媽還教過我一個禱告,主啊,無論是單身還是結婚,就照著你覺得好的方式來成就,讓我信靠順服你。這其實是個非常需要信心的禱告,求主幫助我們。還有,禱告些什麼。難道只是說,主啊,給我婚姻!我想,我們禱告時常常太懶太缺乏創意了。

溫偉耀老師曾說,他不是光讚美上帝,你真偉大你真偉大,他會每次想上帝的某一方面,或者某個例子,來很具體地讚美上帝的偉大。大衛也是這樣,對他而言,日月星辰都在訴說上帝的榮美。他是否要去迎敵,具體怎麼打,他都會求問。我們也可以求主指點我們,如何更具體地禱告。

需要恩典

我常覺得,人生是個謎。戀愛婚姻家庭,是除了信仰之外,對一般人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了。但人們能研究物理化學,研究社會心理學,也有一些關於浪漫關係romantic relationship的研究,但卻很難有什麼明確的發現,告訴我們什麼人應該和什麼人在一起。對於自己難明白的事情,人們說,靠緣分。我想,這也提醒我們,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是多麼需要恩典。

不知道為什麼,有時我想到哈拿的禱告。很感恩,當時上帝沒有對她說,你知道嗎,沒有孩子也可以很好的。祭司以利一開始以為哈拿醉酒,但是聽了她的解釋之後,他對她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願以色列的上帝,允准你向祂所求的。”

我還覺得保羅特別可愛,當他講到獨身那段,他說,我想我可能也是被聖靈感動了吧。我覺得保羅是看到很多人結婚成家後,就把主的事情放在其次,感到難過吧!而哈拿,她相信撒母耳是上帝賞賜給她的,她也把撒母耳完全交給上帝。

希望我們有了家有了兒女,也懂得家是上帝為我們建立的家,兒女是上帝賜給我們的兒女,能夠帶著感恩的心去珍惜,也去回報上帝。

我還和好朋友談過一個話題。當人結婚以後,可能還會碰到各方面條件都很好,甚至很有感覺的人,那怎麼辦嗎?我們都覺得,人要知道自己很有限,要懂得逃避試探,忠於婚姻。因為這是一個在上帝面前神聖的盟約。

不讓上帝傷心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不要讓上帝傷心。有時我覺得,當我埋怨的時候,當我灰心的時候,當我想乾脆不要管什麼信不信主,只要找個喜歡我的就好了的時候,我的無知和悖逆,讓愛我的天父上帝傷心。

如果上帝告訴我們要做什麼,不做什麼,那是為我們好。上帝的律,帶著愛和保護。

單身的我們,要積極地禱告,修正自己的盲點和誤區,同時積極地尋找。也懇求朋友們給單身人士意見時,除了勸他們要等、勸他們要禱告,也可以替他們代禱,並且牽線搭橋讓他們認識更多的朋友,擴展社交圈。

我為我自己,也為很多單身的弟兄姐妹祈求,願上帝為我們建立家室,是上帝做主的家,是充滿真愛的家,是夫妻彼此成為祝福,也能祝福很多人的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