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客

本文原刊於《舉目》74期。

文/周傳初 

BH74-23-7855-圖1-韓博攝-_IGP0571.BH65 寬400上個月初,我從上海乘機回美國。鄰座是一位70許的老先生。他告訴我,他是去紐約,看望並短期照顧小孫子。

飛機起飛時,我心裡對這段長途飛行有些憂慮。其一是因為,這位旅伴每次開口講話或深呼吸,都散發出一股讓人不易忍受的氣味。其二是,我頭頂的天花板接縫開始滴水,每一滴都正好落在我頭上。

我向服務員詢問,被告知這班飛機是滿座,沒法換位子。在失望和焦慮間,我打開了小螢幕,想藉電影忘掉環境。搜尋之後,發現有部電影名為《上帝的兒子》,是根據福音書的內容拍的。我遂打開,看了起來。

從教主日學的眼光看,這電影中,雖然耶穌生平的情節被刪改或簡化了,但主要的情節都沒漏掉,總體還算差強人意。

鄰座的眼神也盯著我的螢幕,有時候頭也湊過來一下。

每次服務員經過,供應飲料的時候,這位老先生總是要一滿杯牛奶。在他第4次點牛奶的時候,服務員給了小半杯,同時不耐煩地對他說:“沒有了!別人喝咖啡都只能喝苦的了!”不知道老人是因此不高興了,還是不在乎,牛奶下肚後,他把餐巾紙塞到杯子裡,一起往腳前一丟,就閉目養神了。

杯子在地毯滾來滾去,和餐巾紙分了家,滾到我前面來。幾滴剩下的牛奶,眼看要流到地毯上。來往的旅客瞪我的次數,似乎多過看睡著的老人。看著周圍坐的老美,我搖搖頭,心想這位一大把年紀的人,怎麼想不到保護自己國家的顏面,也不知道環境衛生。

我努力看電影來使自己忘掉一切,但實在沒法止住嗅覺神經和腦部神經。漸漸地,我感到七竅要冒煙了。還有近10個小時的航程,我能使身心狀態保持正常嗎?我應該去教訓這老人一番嗎?不!他有他的尊嚴,他也是人家的爸爸和爺爺!那麼,我能不能請他把杯子和髒紙拾起來,丟到洗手間,或機尾服務站的垃圾箱?……

我心裡掙扎著。突然天花板上又有一滴水滴下來,染濕了我的頭髮……

就在我極其煩躁之時,我突然想到《馬太福音》25章那段綿羊、山羊的比喻,想到“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看看鄰座眼睛半閉半合的老人,我心裡幽默了一把:他會不會是化過妝的主耶穌?

我把電影停了,解開安全帶,俯身把杯子和紙撿起來,拿到機尾丟了。回到座位上,坐下時,老人張眼坐正,一面向我道歉,一面不安地問:“你是不是幹部?”我不明白他的問題是什麼意思,只對他微笑:“我是做生意的。”

之後我繼續看電影。當主耶穌釘十字架、從墳墓裡復活之後,我身邊響起老人的聲音,把鄰排、後座的乘客都吵醒了——老人有些激動地瞪著我面前的螢幕,說:“這是耶穌!”

在這一刻,我忽然明白,在我和他的兩個位子中間,原來有另一位貴客,耶穌!

接下來的旅程,我感到經濟艙變成了特等艙。倒楣的感覺,早不知到哪裡去了。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貴客-大雨頭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