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對地說:在地平線見面(劉同蘇)2018.07.23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07.23

本文的題目抄襲了年輕時代欣賞的一句詩:“墻對墻私語:在拐角會面。”詩的妙處是:墻無聲卻會竊竊私語,墻沒腿還能約會碰面,於是,物被主體化,物在形體內有了心思,靜物在關係裡面動了起來。兩面墻在拐角處面對面的約會裡面說了什麽悄悄話,那詩句只是打開主體想象空間的鑰匙。

在夏日午後的墻蔭下,你靜思的飄忽是否也曾捕捉到陰涼壁面掠過的切切?於冬天暖日的映照裡,平面直立的威嚴高墻筆直地伸延,忽在另一面墻的橫切中有了轉折,於是,那平與直裡面立即含有了委婉的深度。不過,天與地在地平線的約會卻具有高得多的超越性,這就是無限展開的絕對。

地為什麽具有整體感?地平線。界線實質上是一種悖論性的劃定:界線是一個割斷;一方面,與他者割斷了,界內才是一個整體;另一方面,由於排除了他者,隔斷內的整體恰是一個與他者並列的部分。界線就是界限,其界定的整體不過是有限的整體;因其有限,那界內的整體不過是一個更大視野中的部分。

我是我的上線,所以,我是我的上限;界線意味著自持,而一旦我被禁錮在我自身裡面,我就喪失了超越性。有線,就有限;有限就意味著部分性。界線劃定的整體是部分性的整體,其整體性正以自身的部分性為條件。地平線卻是一個顛覆界線本質的界線,是一個非隔斷的界線,或者說一個不是界限的界線。

地平線賦予的是絕對的整體。地平線不是一種自持或自守;地平線就是天邊;地平線不是與有限他物的割斷,而是與無限他者的連接。地平線表明:地的整體並不來自地本身,而是因為有天的環繞,即天的依託。在地平線那裡,天給了地無限伸展的景深,於是,地具有了無限超越的絕對整體性。

地平線不是僵化的界線,而是動態的交融。地平線是活的。地極恰是天邊,所以,地才沒有極限。人永遠走不到地平線,盡管地平線為行走提供了整體性的動力。由於天,地平線是無限伸展的,由此,藉由地平線,天的無限成就了地的不斷超越。地平線意味著:天不是地的外在限制,而是內在於地的無限可能,換言之,是地的未來(“Sky is his limit”是指一個人無限可能的形象說法)。

人是整體存在物,因為人依據整體畫面(世界觀)而行動。當人只活在地上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沒有超越性的純粹物質;沒有天的景深,地就沒有超越可言;沒有地平線,地就被禁錮在地上,隔絕於無限的整體而成為一個部分性的存在。目的預存在行走裡面,行走是活著的實體化目的;目的的整體正實現在每一步按照整體的行走裡面。

通過地平線,天為地的伸延提供了尺度與動力,在有方向的超越伸展裡面,地動態而實體性地具有了天的整體。地平線也為天保留了自身的絕對超越,於是,地所獲得的屬天整體性並沒有窮盡天的無限整體,只使其獲得的整體保有無限超越的韻味和矢量。地的整體性也是因信稱“整”的。

信仰就是人生的地平線。人之所以是一個主體生命,因為人具有終極的整體性,而只有及於無限,整體才是終極。有限的整體還是部分性的;若以有限物為目標,則每一次的達到都是失落,因為所完成的有限整體恰顯明了自身是更大畫面的部分。

在信仰的地平線上,人生也完成著一個又一個有形從而有限的目標,但是,由於信仰的無限景深,每一個完成的有形整體都具有向無限伸展的內涵,於是,那每一個完成的有限整體內都具有無限整體的依託,從而,其完成保有了進一步超越的內在驅力。換言之,由於信仰的地平線,每一個有限整體都內含著無限的整體,由此,每一個有限整體的達到無非是無限整體自我實現的一步。

唯物主義不過是失去地平線的人生。地的內涵來自於天,因為天賦予外在的地以超越自我的內在整體生命。天藉由地平線而內住於地,從而,以無限景深的超越成就了地的內在整體生命。人活在地上,卻憑藉地平線而登天,從裡面具有了絕對整體的視野,並以無限景深的內在生命支配著地上的外在有限生活。沒有天,地平線就消失了,人就只能在地上爬;每一步都沒有無限超越的內在汁水,只剩下對乾巴巴形體的嚼蠟;每一次的達到都是沒有無限景深的上限,於是,所有的功名只是部分的積累,從未有過整體性的生命成就。

成功神學是唯物主義的信仰變種。唯物主義沒有地平線,而成功神學偽造地平線。成功神學的“地平線”不是天邊,由此,該“地平線”不是向天的無限伸展,反倒成了對天的屏蔽。

地平線意味著:天也成就著地的整體,卻不歸結為地的整體。正因為天以無限景深而成為地的內在整體生命,地的外形成就才具有終極整體的內涵。若把外在的成就視為終極本身,便使無限的內在生命活力終結於外在的有限成就。此“地平線”是使地平了的界線,而不是引導地超越的天邊。

在這種本末倒置的設定裡面,無限的內在超越力量被盜用,澆築成了有限的外在成功。正因為繼續伸展的內在超越力量被預支而盡於外在有限目標,那些當下的成功卻造成了遠景裡的停滯與失落。

盡而無盡,才是無盡之盡。盡的是外在的有形實體;無盡的是無限的內在生命;正因為有形實體裡面內含著大過自身的無限生命,有限的形體才可能具有無限的整體性,才可能成為無盡超越之生命運動的載器。一旦本末倒置,讓無限超越生命終於外在形體的完成,“成功”就將無限生命的活水擠榨出去,由此而斷絕了深入超越的淵源。成功“成”的是有限的外在“功”利,而非無限的內在生命。

在信仰地平線上輝映的是十字架與復活的光芒。復活的終極整體生命恰以十字架為前提。十字架破碎的是外在整體的偽終極地位,讓天上的終極整體生命在那破碎中超越而出,從而,使得外在的整體真正建立在內在終極整體(永生)的基礎上,這就是復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