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傷是可恥的

夏維東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我的天空不時烏雲密佈

沉悶得讓人發狂

如果下場雨該有多好

雲就散了 天就晴了

快樂就和風一樣流暢

這是乾枯的季節啊

所有對雨水的期待都只是奢望

直到有一天,在古書上

我看見你的血自十架上流淌

你說成了,你竟然說成了

原來你活著就是等待這一刻

等待血如雨下

洗去千百年來的污垢

燦爛的花兒像幸福一樣綻放

你俯瞰大地的目光如此蒼茫

我不知道你看向何方

直到我看見自己

我才發現原來你在注視我

你早就注視我了

在我出生之前

安詳而又憂傷

原來我的天空不過是螺絲殼裡的道場

在你面前,憂傷是可恥的

作者來自安徽,現居紐澤西州,從事統計分析工作,業餘作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