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時間點・主得勝的工作 (山娘仔)2019.9.2

山娘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19.9.2

***

我們說好要載姍蒂和戴爾夫婦一起,開車80分鐘去參加好友安妮的驚喜生日派對。可是比預定時間晚了10分鐘到他們夫婦家。開門後的他們沒有笑容,看肢體語言,是不打算去了。戴爾板著臉說:“已經來不及了,去了只會壞事。”

其實,我們稍前也是在翻騰的心情下出門的。我曉得驚喜派對必須在主角出現之前到達,才不會壞了安妮家人的苦心。誰知就在臨出門之際,和女兒發生言語衝突。其實就是小事一樁,溝通上的誤會而已——這是屬於第一代移民的我們所面對親子交流的挑戰之一。無法多向女兒解釋,我只能在開車前往姍蒂家路上,禱告交託給主,並且奉主名再次祝福我們和女兒的關係。不管自己的感覺如何,硬是把心轉回耶穌,住在祂的平安中。

面對戴爾不悅的質問,我向他們誠摯道歉,並且笑嘻嘻地哄著他們趕快出發。戴爾還是不肯去。我心裡仍有極大的平安,微笑且肯定地對他們說:“趕緊去拿你們的東西,到時再說吧!”面對戴爾和姍蒂的負面態度,我並不以為忤,自忖過去在類似情形下,我不也常有如此的不安嗎?

他們扭不過我的笑意,拿背包和我一起上車。上車時,戴爾又追問:“你們為什麼遲到?”我笑笑地回答:“家裡臨時有事。”又調皮地加上一句:“我不會告訴你細節的!”我驚訝自己的篤定,以我過去的個性,自己遲到在先,是一定會愧疚地詳盡說明。只是在這一刻,我內心深處實在不想再加添任何負面的言語,也不願把責任怪到女兒身上,就算是一句負面的話也不願意。

我只說:“咱們來禱告吧!”就是簡單幾句話,祈求主給我們完美時間點,到達安妮家。才禱告完,戴爾接著問:“什麼是完美的時間點?”我笑了笑回答:“到時候就知道。”其實,對事態的可能發展,我內心並沒有譜。

不知不覺間,我們到了朋友家旁的小山丘停車場。我瞄了一下時間,晚了廿分鐘。車尚未停穩,就看到大衛悠閒地迎面走來。他也是賓客之一,我連忙問他,安妮到了沒?他說:“沒有,大概快了吧!”他告訴我們,安妮老公計劃是帶安妮走後門進來。我們毫不耽延地從前門進去。我邊走邊想,要是沒遇見大衛,我們很從後門進去。那可就要穿幫了。

才踏入大門,見一屋子的人,我們被擁到後門門口,說是安妮就要來了。據說安妮早就到了,但是就想多陪孫子們在水邊玩耍,不想回屋子。我們等了幾分鐘的時間,慶生主角出現,在大家歡呼祝福聲中,她喜悅得熱淚盈眶。對等待多時的朋友們來說,她是姍姍來遲,而對我們來說,這是完美的時間點。我輕輕地對主說,謝謝你!

***

或許是湊巧吧?但對信主多年的我們,這樣的“巧合”屢見不鮮,我喜歡稱這是“完美時間點的恩典”——不是我配得的。主使用這次的驚喜派對事件,用祂的完美時間點向我們表明祂的愛,溫暖我們的心。

或許,你會以為我天生淡定,又大有信心。那你就錯了,我天生容易情緒隨風起舞,說得好聽是感性,並且遇事容易激動、緊張,更糟糕的是從小就對人言行過份敏感、易受傷,遇事不在計劃內更是容易煩憂。

記得多年前,我先生公司大裁員,單是我們城市就裁了四百多人,而他的部門整體解散,健康保險只保到8月31日。那時孩子小,又生病,急需要保險。我向主祈求,讓先生9月1日就有工作和保險。在整個等待的過程中,雖然知道主必保守,但還是心情灰灰的,忐忑不安。當然啦,那一次主就按著我們所祈求的完美時間點成事,不早也不晚。可嘆,在神的完美時間點的恩典中,我常常如此白擔心。

更糟糕的是,有時我會把自己的難處向主祈求,但轉身卻忘了自己的禱告。記得女兒們還在上小學時,一天陪她們騎腳踏車上學,回家時突然下起大雨,我整個人淋成落湯雞。等洗了澡,換好衣服,看窗外的大雨沒有停止的趨勢,心裡真不想下午接孩子放學時,再淋一次雨。算了算時間,就向主禱告,先是告訴祂自己不想再淋雨,再問主可否在下午2點35分前停雨,這樣我就有足夠時間不用打傘走路去接孩子。結果,大雨傾盆一直不停。

那天時間飛逝,我也忘了自己的禱告。到了下午2點25分,我洩氣地打電話給先生,為要打傘淋雨接孩子的事,嘆氣、自憐、埋怨。說著,說著,突然意識到四週乍然安靜,原來是雨勢突然變小。我跑到窗口一看,只見雨滴這裡一滴,那裡一滴,停了。回頭看時鐘,正指著2點35分。我這才想起來,自己早先的禱告,我忘了,但是主沒忘。在主完美的時間點的恩典下,我汗顏!

***

多年經歷神的信實,這樣的事一件又一件,可我在神所賜的平安中長進,卻比蝸牛走路還要慢。然而,神對祂兒女的看顧無微不至,並且祂行事常超過我們的預想。

最近又經歷了祂那完美時間點的恩典,是關於我的女兒。她拿到了自己夢想學校的入學許可。在歡欣之餘,因為學校在國外,有許多手續需要辦理,但沒想到銀行申請財力證明手續,一再延誤,一關卡一關,最後導致簽證時間緊迫。

而目前是簽證旺季,需要4到6禮拜才能取得簽證護照,但是她只有3個半禮拜的時間,就要上飛機。大使館和簽證辦理處不受理電話,也不接受任何陳情。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人是會緊張的,我們卻一直有出人意外的平安。到了該起程的那一天,還是沒收到簽證,就取消了機票。女兒告訴我們這個禮拜是新生介紹,下禮拜一才開學。主是否錯失了那完美的時間點?

我曉得要是從前,我一定會擔心女兒是否能如期順利簽證,會擔心她是否能夠有足夠時間辦理入學和銀行等手續,會擔心她是否能夠即時買到價格合理的機票(旺季機票難買),會擔心是否會耽誤課業等等……擔心個不停。然而這回我發現喜樂仍在我心裡盤旋。我們聯絡主裡的長輩和朋友為女兒禱告,一起來經歷祂的信實。

在等待中,我思考著女兒不能如期去,實在利多於弊。她整個暑假為賺學費,辛苦全職工作,再加上喜好運動,一個禮拜有3天晚上去打球,所以日子十分忙碌。而且她工作做到最後一天,還加班為老闆趕完一個報告,整個辦公室為她送別兩次。再加上她的好友們先後給她送行,儘管她留下兩天和我們在一起,但她忙著收拾行李,我們沒什麼時間說貼心話。據我作為母親觀察,不但她的行李還沒收拾好,她的心也還沒預備好離開。多留一、二天,對她的身心靈健康是很有益的。

但是,何時才是她搭飛機離家的最佳時機呢?晨禱時,我為女兒的簽證延遲獻上感恩,並且和主談談自己對最佳時間點的想法:最好讓女兒能夠至少參加些新生介紹,在開學前對學校和居住環境有所認識,不過,我又加上一個小懇求,就是最好在收到簽證前一天,讓我們心裡有準備,知道隔天走。當然我還要加上一句,唯有你知道怎樣最好,由你作主!

最後結果呢?主的最完美時間點,居然和我所求的一樣。女兒拿到簽證護照,買機票,送她上飛機,環環相扣,幾小時之內完成,而且主連我前一天那有心裡預備的小小懇求也應允。不但如此,最後在機場櫃台托運行李時,隨身行李超重(平時很少檢查隨身行李重量),神還給恩典讓辦事員自動給女兒免運費(原來要一百多加幣)——神真是體貼,不但為她省錢,還讓女兒不用背著沉重的隨身行李通關檢驗。

回想這整件事,在主的完美時間表裡,簽證手續的延遲成為我們的大祝福:在緊湊的生活步調中,女兒身心靈得緩息,並得以有時間辦理其他一些忽略的銀行手續,我們親子之間也有足夠時間說貼心話、告別和祝福,女兒還可以參加部分的新生介紹,開學前有時間安頓自己。更棒的是,女兒也經歷主的信實、預備,和祂完美時間點的恩典。

***

我何時開始有這樣的改變?我自忖著。惟一能想到的是,今年年初,我來到神面前,花了幾個禮拜的時間,列了一個清單,把自己再次奉獻給主,包括自己常年改不掉的缺點和軟弱,並承認自己無法靠己力改變自己的生命問題,也沒有辦法靠自己做好事。我承認自己的無有,求主施恩來作我的主。這份生命的改變是漸進的。在不知不覺當中,我愈來愈少憑己力要改變自己,而是更多讓主在我裡面作工。

記得有位牧師常說“少想自己,多想耶穌”,這正是生命改變的要訣。作了奉獻禱告後,我學習在生活中多注視耶穌,漸漸地平安多了,喜樂也多了,並且會愈來愈少把眼目放在自己的失敗上,而是多放在主的身上——祂比我們所想的還更樂意在多方成全我們,堅固我們,賜力量給我們,並建立我們(參《彼前》5:10)。

神真是樂意在我們生活的尋常事當中彰顯祂自己,助我們活在祂的美意中。我為過去經歷主的信實,祂種種完美時間點的恩典,滿心感謝。儘管我的生命還在“施工中”,有許多生命的缺點和軟弱需要主來改變,但我相信賜恩典的神必繼續在我裡面動祂的善工——祂得勝的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