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博士轉行記(雅量)2020.09.2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09.23

雅量

 

我生命成長經歷了兩個階段:從“無上帝”到“有上帝”,從“有上帝”到認識“真上帝”。下面我想講的是自己生命被上帝翻轉、走上教會服事的心路歷程。

 

從小信到堅信

信主之後的日子,並不是“天色常藍,花香常漫”。我仍要面對現實生活的挑戰。

我已經把博士論文交給導師3個月了,可他隻字未批。論文答辯的日子到了,答辯委員會的其他教授,在寫作和邏輯表達方面,給我提了很多建議,並一致表示,要我先去修改,論文才可能通過。

接下來的3個月,我在打工之餘,滿心委屈地將100多頁的論文,擴展到了近300頁,加了詳盡的邏輯推理,使用了深入淺出的語言表述。

我在心裡埋怨上帝:“你掌管宇宙萬物,為什麼卻讓我的經歷如此坎坷?我還沒有聽說過,有誰的博士論文答辯通不過的!這麼丟人的事怎麼臨到我?你真的愛我嗎?你真的存在嗎?”

教會的弟兄姐妹都為我禱告,但是有些坎兒,是需要自己翻越的。別人愛莫能助。

一天晚上,我夢見牧師的姐姐(我們叫她ML姑姑)叫我起床。她向我示意,去看站在她旁邊的一個人。我抬眼看去,是一個男的,身穿白衣,我不認識。不過,我馬上意識到:祂是主耶穌!

我震驚,趕緊往ML姑姑身後躲,心裡嘀咕:“我正懷疑你,不想信你了呢!怎麼你就出現啦?”

這時候,主耶穌與我四目相對。祂的眼裡充滿了愛,能融化人的那種厚愛。祂叫著我的名字說:“不要懷疑,要相信!”

我的心被祂的愛融化了,緊縮的心也舒展開來。“茫茫人海,主耶穌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祂還親自呼喚了我的名字!祂明白我,祂愛我!”我的心在高呼。

從“夢”中醒來的我,驚喜莫名。這夢肯定不是弗洛依德所說的人生經歷的反射,因為我從未經歷過,也從未想像過夢中的場景和對話。這是愛我的上帝在我偏行己路前提醒了我!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信”是決定,是選擇了“懷疑”的對立面。

這個屬靈經歷,使我終身難忘。無論世途多麼坎坷,我都深信,耶穌基督是那又真又活的神!

感謝上帝!第二次論文答辯,進行得很順利。西北大學神經科學博士的學位,我終於拿到了!

 

從驕傲到謙卑

我的先生在哈佛大學做博士後研究。我在芝加哥的諮詢公司工作,薪水比他還高。然而教會的弟兄姐妹告訴我,我們夫妻不宜長久兩地分居(參《林前》7:5),妻子要尊重丈夫是家裡的頭(參《弗》5:22-24)。因此,我辭掉了工作,帶著女兒和母親,去波士頓與先生團聚。

這個決定讓先生很吃驚。“你變了!”他說。他沒有想到我會在家庭與事業之間選擇家庭。他很快受洗,成為了基督徒。

在波士頓地區,我們加入了一個比較傳統的教會,並且開始了服事。漸漸地,我們幾個小組負責人之間出現了不和睦。

我很難過。在一個週五晚上,查經班散去之後,我跟先生說:“我們禱告吧!我覺得自己很驕傲,常常認為自己的想法是最好的,跟同工的爭執也因此而起。”

我和先生一起跪在地板上禱告。我跟上帝流淚述說了我的困惑,求上帝改變我,讓我成為好同工,成為謙卑的基督徒。

在半夢半醒之間,有個場景出現在我的腦海:一個穿白衣的人站到我面前(我知道他是天使),神情很嚴肅。他的手裡晃動著一面小白旗。

我湊過去仔細端詳那面小白旗,並且問天使,旗子是幹什麼的?當我把腦袋湊到小白旗前,擋住了光源時,旗子突然顯得又舊又髒,滿是皺褶,簡直可以當作垃圾丟掉!

這時候,天使告訴我:這面小白旗就是我!當上帝的光照在上面時,很白、很美、很有用。然而,一旦沒有了上帝的光,就是垃圾一個。

我嚇了一跳!我是垃圾?我的本相,原來如此?

我徹底謙卑下來。我感謝愛我的上帝給我上了一堂課:我出於塵土,也必歸於塵土。如果上帝不光照我、使用我,我的生命便一錢不值。我能夠被上帝揀選使用,完全是祂的恩典。

 

從逃避到順服

我在波士頓北郊,找到了製藥廠的藥研工作。這是一個神蹟,因為很多生物學博士後,都找不到高薪的藥廠工作。我沒有做過博士後,竟然被製藥廠錄用,實在是上帝的作為!

我在教會參與的服事也越來越多,從執事(負責兒童主日學和秘書工作),到執事會主席(教會裡沒有長老),乃至教會的一位牧師離職後,我臨時監管各項教會工作……

我服事得膽戰心驚——我沒有教牧學訓練,卻不得不做教牧工作。還有很多難事要處理……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全職工作的科研人員,帶領一個動盪中的教會,我很快就心力憔悴,身體狀況也每況愈下。

一天早晨,我再次為教會跪下禱告,一個意念進入我的腦海:“你可以放下世上的工作,來服事上帝的教會嗎?”

“不可以!”我抗拒道,“我要在藥研工作上做得出色,我要在職場榮耀上帝的名!”

上帝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參《賽》55:9)。我的公司開始出現大變動,兩年內換了3個老闆。公司還要從波士頓北郊(離我家只有5分鐘車程)搬到劍橋區,這意味著我每天要花至少3個小時在路上通勤。

我先生在劍橋區的另外一家製藥廠工作,上下班已經非常辛苦了。倘若我也這樣,兩個孩子誰來照顧?

我抱病離職了。在家養病期間,我有了更多的時間與上帝對話。我質問上帝,為什麼不祝福我的工作,讓我在職場榮耀祂的名?

一句經文,開始縈繞在我腦海裡,使我震撼:“天離地何等的高,祂的慈愛向敬畏祂的人也是何等的大!”(《詩》103:11)

我問上帝,下一步怎麼走?我的生活要如何調整?

另一句經文,反覆出現在我腦海裡:“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賽》30:15)好吧,主啊,我願憑你意行!

 

從保留到交出

我願意順服上帝,然而,我如何服事教會呢?

我沒有神學裝備,但我是生物學博士,那麼,我就去基督教大學教生物吧。那裡的學生都是基督徒。“教會”就是信主之人的聚集。服事他們,就是服事教會嘛!

於是,我開始在附近的基督教大學教生物類課程。教得還不錯。我詢問上帝:這就是你要我做的吧?

可是上帝對我說:“沒錯,你是在做教導工作,但是你教的地方不對。”

難道上帝真的要我服事教會、做牧師?

我消極抵抗,拖延時日。然而,內心的平靜,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我在禱告中,最後一次抗拒:“上帝啊,我是理科生,習慣了跟東西打交道,不會跟人打交道。人很複雜的。而且我會受傷!”

上帝反問:“你覺得這個世界上被傷害最深的人是誰?”

我支吾道:“是主耶穌!祂在十字架上承受了莫大的羞辱。”

“效法基督吧!”

我選擇了完全順服,開始把全部精力放到神學院的功課上,不再以教書為業。我發現自己喜歡神學院的每一門課。這些課程讓我對人性,對教會,對神學思辨,對耶穌在世上服事3年半所給門徒的教導,都有了更深刻的領悟。

讀完神學學位後,在上帝奇妙的帶領下,我在附近的浸信會做了兩年青少年牧師。然後神呼召我,帶領一間多種族的教會。

我的先生和孩子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並在教會中擔任諸多的服事。

我終於走上了上帝給我命定的道路,活出了上帝給我的呼召!雖然前面的服事之路還會坎坷艱辛,但我相信,上帝開始的工作,祂一定會完成。我要做的就是繼續信靠順服!

 

作者現在波士頓北郊牧養教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