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與讀的背後(許萬常)2021.04.1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1.04.13

許萬常

(音頻製作/華僑福音廣播中心)

 

經文:“耶和華啊,你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詩》119:89)

 

人的看法一般都有一些哲學性的預設,即被自已的意識形態所操縱,因此,大致都有思維上的盲點,無法做到完全的客觀。

人們常常好為人師,不吐不快,但《箴言書》寫道:多言多語難免有過,禁止嘴唇是有智慧。人言語在喉,卻吞進肚裡,有話不說,需要極大的節制。因為人的言語很滑溜,意義並不精確;而罪的原意是箭未中鵠,人非完全,人的詞不達意或可原諒,但是刻意誤導的觀點便是犯罪了。

從閱讀來說,作者和讀者都有預設立場,也都受到出身環境或教育背景的影響。因此,對讀者來說,盡信書不如無書——書是人用文字“說話”,其中的思想光怪陸離,接受與否要經過嚴謹的選擇,這是所謂的批判式閲讀,從事批判性閲讀,要有思想的標竿;對作者來說,人的意見表達,其實都是一種試錯,因此也要有個標竿,並且向著標竿直跑。

相對主義的理論是“吹不定的號音”,作者、讀者雙方都無所適從,都在打一場迷糊仗,在射一個移動的靶子,沒有固定不變的目標,奔跑無定向,但就是達陣了,自己也不知道。

記得小學的運動會,有一場接力賽,班裡的大個拿到了接力棒之後,不知道要往哪裡跑,大家嘶聲地喊著:趕緊跑呀!他卻站在原地徘徊,手足無措,不知所往。難道這不就是我們閲讀、寫作的寫照嗎?沒有清楚的路標、沒有明確的終點,著者、讀者都是邊走邊找路,邊活邊找理由和意義,人生不過是某人到此一遊,漫無目標,從來都是走著瞧。

“你們的言語,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5:37),主耶穌警戒我們說。言語的是與不是,只有主說了算數,“耶和華啊,你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只有祂是永恆的“我是”,我們的寫作和閱讀,都要以“我是”為本。

以主的言語作為批判的指標,這才是真正批判性的書寫和閲讀。除此之外,這一切的汗牛充棟,一切自我膨脹的著作等身,不過是一些“若再多說”的垃圾,來自惡者的誘惑,使人誤入歧途,而不自知。

對於基督徒來說,不論寫或讀,都是值得的嘗試。構思如拉弓,落筆像射箭,但我的標竿永不挪移,以主的言語作為閲讀、寫作批判的凖繩,也因此能知好歹,知道什麼該保留,什麼當揚棄。

於我而言,像是運動員登板擊球,揮棒落空十有七八,寫作雖然屢敗屢戰,但我唯一可取的就是不放棄,因為這是我為主所存的壯志。

 

禱告:主,你是我人生唯一的標竿,讓我無論寫還是讀,都為更加認識你,榮耀你!阿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