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餅二魚”的內在豐盛(劉同蘇)2021.06.1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21.06.14

劉同蘇

 

“五餅二魚”是聖經記載的一樁神蹟。神過了,自然有“蹟”,然而,這“神”之“蹟”到底“神”在什麼地方?

依外在的觀點看,這個神蹟“神”就“神”在物質形態的奇異改變上:只有“五餅二魚”,卻至少餵飽了五千餘人(不知這五千人還帶著多少不計人頭的妻小),剩餘的還裝滿了12個籃子。這個肉眼可見的形體膨脹或數量激增,難道不就是這一神蹟的神奇之處嗎?

可是,神蹟的神奇,僅僅以數量計算而止於形體嗎?如果神與人的作為,只具有大小、多少、快慢的形體數量、速度之類的差距,神也就是一個更大的人(雖然被設定為最大的人),其作為也就是製造了一個更大的形體,可是,形體大到了至處,也仍在有限之內,未曾通達絕對超越的終極自在。

 

道成了肉身,所以,神過有蹟;然而,神卻不等於肉身,神超越地內隱於蹟。耶穌使瞽目復明,僅僅證明祂是一個頂尖的眼科醫生嗎?耶穌把水變成酒,是否僅僅亮了一手高級釀酒技術?在“五餅二魚”的奇蹟裡面,耶穌的作為也不是為了爭當超級麵包師。

神在蹟中,以至深的內在空間縱向挺立起了神自在著的絕對超越。如果由上而下的神力就以數量而平鋪地蔓延,與增大的形體等身,那麼,無論蹟中之“神”伸展的多大,都仍然局限於有限的形體,根本談不上無限者的絕對超越。

十字架是神絕對超越的自在彰顯,從而,是絕對的神蹟,是一切神蹟的本質,即神蹟中的神蹟。神地絕對臨在,恰似從天而降的閃電,掠過形體的大地,掘出了向著天回返仰望的內在縱深。

神的啟示並不止於形體而拐彎橫向平面蔓延,而是徹底地打開了形體的內在縱深,讓自己的生命由內向外地漫溢出來,使形體因為內在更新而生長出復活的新血新肉。“五餅二魚”的本質不過就是十字架開闢內在絕對空間的生命神蹟。

 

在“五餅二魚”的歷史見證裡面,耶穌手拿著五餅二魚,向天禱告,以感謝恩典的生命形態,先行開闢出了接納無限充灌的內在生命空間。神蹟的淵源在天;神蹟的本質是由上而下的縱向開闢。

在由上而下的縱向開闢裡面,神內在超越地與人同在,從人的內在空間裡面無限豐沛地漫溢而出,使人穿透形體的外殼,匯通於神在五餅二魚裡面激蕩著的絕對超越作為。

凡沒有向上仰望的,就沒有打開縱向開闢的內在超越空間,也就無法共鳴地參透五餅二魚裡面所承載的生命恩典。橫著平視形體膨脹的,不但未曾達於神蹟的絕對超越,反倒把神蹟貶低為定量計算的對象。

五餅二魚被掰碎了,才湧流出絕對超越的內在生命恩典。神的“蹟”印在形體上,可是,那以印“蹟”恰恰是形體的破碎。沒有任何形體可以等身地容納神的無限身量。神的無限豐沛,恰恰是在形體的破碎裡面絕對超越地流淌出來。

 

在破碎裡面絕對超越的整體收聚,那就是在絕對超越之神裡面的自我超越,就是向著無限豐沛之神全然敞開自我的“因信稱義”,就是以持續破碎而讓神從裡面無限展開的身體復活。這就是十字架的神蹟,這也是“五餅二魚”見證的神蹟本質。

凡接受破碎著的餅與魚,就帶著十字架的印記,而領受了無限展開的內在生命恩典。如果把破碎了的餅與魚,僅僅作為形體本身而填“飽”肚腹的,則以形體的自我圓滿而淤塞了“五餅二魚”所開闢的內在超越空間。

“五餅二魚”所破碎的就是餅與魚的形體,那推崇增大形體的,如何可能彰顯“五餅二魚”的內在豐盛之榮耀呢?神蹟絕對不等同於形體及其變化;不過,形體並沒有在其中消失,恰恰就在形體破碎的印記上,無限豐沛的流淌才以否定而彰顯了絕對超越的肯定。

無論所賜的是什麼形體,都只在十字架的“破碎”印記上顯明著無限的豐沛。那以形體本身就“飽”了的,恰恰厭棄了以破碎而進食內在靈糧的十字架道路。

 

“道成肉身”意味著:上帝顯現於歷史。可是,“道成肉身”是什麼樣式的彰顯呢?是讓永恆活動的道向著肉身去收聚,把無限豐沛的活水直接兌現為形體“飽”足的有限增大?還是讓永恆活動著的道由內向外地破碎而出,使肉身自我超越地向著無限之神再生地整體收聚?

“道成肉身”就是十字架——復活的反向一體的神蹟。消除了十字架的破碎,就泯滅了身體復活裡面的絕對超越向度。“五餅二魚”的擘餅聚會是與主同在的聖餐。放在主手中擘開的,不是餅和魚,而是在餅與魚的有限形體裡面凝固了的自我生命。經由主擘開所賜下的,不是填飽肚腹的形體,而是在形體破碎裡面湧流出來的內在豐盛。

在“五餅二魚“的盛宴裡面,吃的喝的都是從天上降下的生命之糧。只有品嚐到十字架開闢出的內在靈味的人,才以身體的復活,領受了屬靈的基督之血肉。什麼是復活的身體呢?那就是帶著十字架印記而向天全然敞開的屬靈形體。

 

神蹟是有形的,然而,神蹟的絕對力度恰恰在於形體由內的全然開放。教會當下的問題就在於形體封頂(即“屬肉體”),於是,由天反衝著降下的生命翻轉之活水,都硬性扭曲地凝固在形體的表面。神蹟被僭取為去神之蹟。

因此,當下的教會並不缺少餅與魚,所缺的只是把持有餅與魚的自我,放到主手中掰開的心志。如此,拿在手裡的餅與魚全然沒有十字架的破碎印記,也就不可能釋放出絕對超越的復活能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