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話人生(溫冠森)2022.01.2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2.01.21

溫冠森

 

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

——《箴》30:8

 

一、快樂的童年

我生於豫西的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童年的記憶是美好的。父母勤奮地守住幾畝薄田,也讓我有充足的與大自然親近的體驗——秋日裏到田野,穀穗壓得一棵棵穀竿低垂著頭頸。玉米則昂首挺胸。鑽進玉米地裡,誰也找不著你,但玉米寬大如鐮刀的葉子,會颳得你皮膚生疼!

還有中秋之後收紅薯,父親挖出一窩窩大大小小的紅薯,我用竹籃揀起,努力用肚皮頂著籃子,送到母親身邊。母親把紅薯刨成片,撒在地裏,晾乾。

吃過晚飯後,父親又挑起被褥,邀我與他一道去田裡看守紅薯片(怕人偷)。我們乘著夜色中明亮的月光,一前一後晃向田野。父用紅薯藤堆成高高一堆,鋪上被褥。我們仰躺在軟軟的“床”上,愜意至極。

“爸,你看那顆星星,多亮呀!”“哦,那擺成勺子狀的,是北斗七星……”

在父親天南海北的故事中,我沉沉睡去!

因爲貧窮,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也就不曾為未擁有的東西而痛苦,倒是會因一碗紅薯麵條的香甜而快樂,因在溝谷、小溪捉到螃蟹和青蛙而開心不已……

 

二、學生生涯

小時候,我的學習一直是很好的。記得小學畢業,我是全年級第一,但到中學後不久,就下降了。

那時,每次背個乾糧袋,裝一週吃的饃饃,徒步走到十幾裏外的鄉裏的初中。每次背井離“村”,我都會哭著走。或許是太重感情吧,又或者是沒有父母親人在身邊,太孤單,也在這個時候,偏科,英語沒學進去,完全廢了。我也漸漸厭學,直到初三,退學返回老家的村中學。

所幸初中很快就過去了。到高中,父母已經在縣城賣起了豆漿、豆腐腦等早餐小吃。且在那個饑餓年代,生意出奇的好。我與妹妹也就隨父母來到了縣城。

因為舅爺是辦美術班的,父親很早就決定讓我學美術,將來走美術之路。我說不上喜歡美術,學美術只是爲跳出農村。在高三那年冬天,我被送到三門峽舅爺的美術班。記得當時我做了兩個特別的夢,其一是夢到我考上了大學,且在校園遇見了美術班的幾位同學。其二是夢見美術班上某同學,成了我的妻子。沒想到後來這兩個夢都成真了!

1997年畢業,我的學生生涯結束。

 

三、心的回轉

我是第3代基督徒——外公、母親、我。然而說實話,幼年隨母信主,求學時也堅持每周日到教會守禮拜,都不過是爲了討好上帝,向上帝要祝福,尋求幫助和恩典!

那麼,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真正認識救主的?我覺得是一個逐步的過程:

幼年與母親在村子裡聚會,唱些不著調的古老聖詩:“兢兢兢兢兢兢兢,戰戰兢,魔鬼碰見上神該它剻(pēng),魔鬼不離身,上神不答應……”

沒有講解聖經的,甚至沒有一人能讀經,但就是這樣的環境下,單憑一顆信心,我開始踏上信仰之旅。

中學以至大學,信仰基本上是在吃老本。沒有絲毫進步。畢業後,更是爲了賺錢,什麽仁義道德、信義廉恥都丟到九霄雲外,更不用說主的教導了。

畢業後,我對前路其實是放任自流:我在不同的廣告公司打工,直到2002年底,進了鄭州一家大報的廣告中心。這是我職業生涯的重大轉折。從前要靠自己努力賺錢,但進了這個中心後,不用到處找機會,內心漸漸安息下來。我開始拿起久違的聖經,如饑似渴地通讀。我也尋找不同的釋經書來讀:新舊約輔讀、靈修版、啓導本、串珠、精讀……

我的心,回轉到上帝的話語。這成了我一生的雅博渡口,讓我漸漸認識了救主,也顯明瞭我走過的彎曲道路、行過的污穢之事。比如:初中時,一位老師教導主任信任我,把他宿舍的鑰匙給我,讓我在他宿舍吃飯,我卻偷拿他的作業本、筆,直到有一天,從他包裏偷偷拿了些錢……

回首往昔,一頁頁,一幕幕,令我汗顔、令我羞愧!

 

四、最近的道路

讀聖經讀了幾年後,大概2006年開始,我就想著為主做些什麼。我在網上開了個博客,開始寫信仰日記、感悟,也在大量的群裡,與基督徒、非信徒交流。我心裡的使命就是:“做神手中的筆、做主的傳話筒、做人的巴拿巴(勸慰者)。”

我當時對真理並不很明白,但就是內心火熱,背負著使命沖上陣去,為主拼殺。

2008年, 一位小弟兄邀請我加入T教堂的詩班。詩班弟兄少,所以,姊妹們把我這五音不全的弟兄當成寶。從此,我開始了詩班的事奉。

2009年,我又加入了鄭州聖樂團。當我穿上服事的聖袍時,驕傲卻在內心膨脹。

後來聖樂團複考,我落選了。而在T教堂的詩班,我也由於受不了指揮的羞辱、責駡,藉口搬家,轉堂到了Y教堂的詩班。這大概是2012年了。

在Y教堂,我也不斷反思,漸漸意識到自己的罪。

後來,我受一位弟兄的邀請,加入兒童主日學服事。在猶豫近一年之後,我漸漸認定呼召。我辭去詩班的服事,專心在主日學裡,與孩子們分享基督的愛。

記得參加主日學服事前,我在夢中,看到一個類似棋盤的迷宮,曲曲折折的道路通往中心。有個聲音問我:“你知道進城的路嗎?”

我心裡說:“我不正在‘城’裡嗎?”我意識到這個城,正是信仰之城。

那個聲音反復問我: “你知道進城的路嗎?”“你知道進城最近的路嗎?”

我驚醒了!

從此,我認定,這是主耶穌要我在經歷了諸多曲折之後,把孩子們引到通往天父上帝的最近的道路,那就是主耶穌!

 

五、甜蜜轉傷痛

3年美好的時光,轉眼就過去。我每天都在盤算著還有幾天到禮拜日,又用筆寫下教案:講什麼故事,教什麼歌,做什麼遊戲……

與孩子們在一起的甜蜜,正如一位弟兄曉晶說的:“是此生再也不會有的幸福!”

然而轉眼,教會主日學被關停。

我堅信,教會關停主日學是錯的!然而教會從牧者到各負責人,甚至門口服事的姐妹,都異口同聲地說:“這是好事!”我不服,但又無奈。哭過、抗拒過,又如何?

經過了幾個月的沉默期,詩班有弟兄邀請,我就回到詩班了。

然而我發覺,牧者講的道有些問題,總愛摻雜傳統文化,孔孟、老子的一些東西。旁徵博引可以,但幾乎要把那些東西與基督信仰並列,這就不妥了。其後又經歷了所在的教堂很多違背信仰原則的事情,

2019年,在慎重考慮後,我決定退出那個教會了。

這是我信仰上的至暗時刻。退出服事,甚至退出堅持了十幾年的教會,可能會被所有熟識的會友認為叛教了、迷失了、沉淪墮落了……

有無數熱心的姊妹弟兄,想規勸我回頭。

然而,我只想安靜在主基督裏面。

 

六、找到渴望的

迷惘中,我們迎來了世紀瘟疫——新冠病毒。我們身不由已,被禁閉在家。然而實在講,這卻成了我實踐內室美好生活的機會。居家的幾個月,我把書架上靈修的藏書翻出來,拂去灰塵,一本一本地看。單《荒漠甘泉》,我就把兩個版本細細地讀了一遍,享受到前所未有的亮光和甘美滋味。

疫情漸退,我在觀摩了幾個家庭教會後,應曉晶弟的邀請,到了L牧師的教會。L牧師是加拿大人,講英語,但講道現場有弟兄直譯。他純正而獨具特色的講道,加上他的形體、表情、動作……一下子吸引了我。他講的道不摻雜任何傳統毒素,只講真理、講聖經,且以自己傳福音的經歷印證主道……我知道,我找到了我渴望的了!

同是這一年,我看到自己建的微信群“天父花園群”,冷冷清清。大家沉默著,沉默著。誰也不認識誰,誰也不理別人。幹嘛呢?解散了吧!可我又想找到一兩個同心的肢體,為主傳福音,一同為主而興起。

也就是因這一意念,起而呼召,再呼。漸漸,大家開始回應,幷同心出謀,如何彼此服事,如何線上敬拜主……

現今,我們分成7組,每小組每週一天, 在群裡讀經、祈禱、讚美。大家也慢慢學習互動、代禱。一些熱心的肢體,開始點燃主愛的火焰。堅持至今,差不多一年了。感謝主的帶領!

 

七、陷入困境

“你只管安坐等候,看這事怎樣成就,因爲那人今日不辦成這事必不休息。”(《得》3:18)

走出信仰危機,我家卻越來越陷入經濟困境。2017年,妻因單位不景氣而被無情辭退。自此走上維權路,討要補償打了兩年官司。

我在報社,也同期進入半死不活狀態。每月發兩千多元,正像女兒所言:“這點錢只夠我們活著。”真難!讓人沮喪!想離開報社,卻因年齡大而無處可去。向主禱告,數年不見回應。

一位姊妹出於愛心,讓我到她哥哥的公司去工作。我用公休假去試了半月,感覺壓力太大,彷彿整個人都賣給私企老闆,又退回報社。

回來一個月後,單位改革了。要與某傳媒公司合幷,之後“雙選”(編註:單位與個人互相選擇)。這意味著:裁員!

有多人勸我:想要留下,得找人,拉拉關係,送送禮!我也明白,倘不走這步,恐怕我的飯碗不保。

然而,主耶穌怎麼看這種做法?主喜悅這事嗎?

我抱定一個意念:倘若失業,就失業吧。我不求人的恩典,只認定凡事有主的美意。

我積極、努力地尋找工作,網上,熟人、招聘會……各種途徑。但多數招聘的人,一看我的年齡,笑了!

是啊,我已是四五十歲的人,就連快遞、UU跑腿這些公司都不要我了!雖然我還算健康,但公司卻是要利益最大化的。

接下來兩次雙選的結果,也應驗了我的預感,榜上無名!

 

八、走出泥濘

再講妻子這兩年的經歷。她找工作四處碰壁,到一個地方從來幹不了一個月。後在一位姊妹的午托(編註:孩童午間託管機構)幫忙幹了一段。我恰好看到家門口有個午托機構轉讓,就與妻商量,接了下來。幹了一年,賠了,又累又操心。於是轉給了別人。

之後,妻幫一位幹午托的姊妹接送孩子。輕鬆倒是輕鬆,但一個月¥1800,且寒暑假無工資。即便如此,今年暑假,午托解散,妻又失業了。

2021年8月,我與妻雙雙面臨失業。這是我們家經濟最艱難的時刻。我仍然認定,主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我們末後有指望。雖然我不明白,但我相信主不會讓我們就此無著無落。

8月18日,前領導通知我,到報社的新媒體應聘、試崗。我於是開始了新的“征程”——早起、熬夜,一天到晚盯著手機和電腦。實在是不容易,但畢竟可以讓妻女重新有個安穩的日子。且這3個月,工資每月都在漲。現在一個月的工資,差不多是以前的兩倍了!感恩!我不走關係,不送禮,主反而給了我一份適合我的工作,讓我經歷祂的信實,為祂做那美好的見證。

同時,妻子在主內姊妹的幫助下,到了幼稚園工作。雖辛苦,但因姊妹的幫扶和關照,她還在堅持,說她要幹到年底。

不管妻以後怎樣,至少,我們已經走出了那片泥濘和黑暗之地,踏上了向上之路。我知這是主的手在攙拉扶持、引導帶領我的家。

我也知道,雖然我常報怨主不垂聽祈禱,但其實這些年來,主從未離開過我,也從不曾忘記祂的兒女。正如祂說過的:我決不丟棄你,也不撇下你!

我相信,主讓我經歷患難、失望、愁苦、悲傷,是要我在走過之後明白,主是信實的、全能的救主,在祂沒有難成的事。

 

作者現住中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