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宿主獻身捨命的“洗腦蟲”(陸加)2022.01.1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22.01.17

陸加

 

詭異的病毒

吉普賽毛毛蟲(Gypsy Moths)的生活很簡單:吃樹葉長胖。依照本能,它會躲在樹葉的下或有遮擋的地方。這是出於安全考量,免得被天敵發現而被捉去成為人家的美食。

不幸的是,它有時會被一種“桿狀病毒”感染。(蟲子和人一樣可以被病毒感染。這個病毒在顯微鏡下是桿狀的,所以被稱為“桿狀病毒”。至於我們熟悉的新冠病毒則是冠狀的。)在感染的早期,外表上看不出蟲子有啥異樣,只有病毒在體內利用蟲子的養分,悄悄地自我複製。

隨著病毒在蟲子的體內積累得越來越多,蟲子的行為會突然變得古怪起來:一刻不停地躁動,而且拚命地往高處爬,要到樹枝的頂端;即使大白天也會停在樹幹或樹葉的表面。按蟲子的天性,它絕不會爬這麼高,也不會停在這種暴露自己的危險地方。

蟲子這一反常態的表現,對其有極大的危害,然而對病毒卻是大利!如此病毒最終會從蟲子體內流出來,再去傳染其他的蟲子。蟲子爬得越高,對病毒的擴散越有利。病毒的聰明之處在於它不只殺死蟲子,而且在蟲子死掉之前,還控制了蟲子的大腦,讓它爬得高高的,對病毒的傳播再助一臂之力。

 

邪門的“洗腦蟲

自然界有很多寄生蟲,它們和宿主動物的關係各式各樣。比較罕見的是,宿主被寄生蟲利用而變得行為怪異、主動獻身,現列舉下面幾個例子:

 

  • 馬毛線蟲

我們常見的蟋蟀身上,有時會寄生著一種“馬毛線蟲”(Horsehair worm)的幼蟲。當寄生蟲長大後,它需要到水中去繁殖。問題是蟋蟀從來都是陸生昆蟲,根本不會去碰水。結果離奇的事發生了,當線蟲需要回到水裡的時候,他們竟然可以指揮被感染的蟋蟀紛紛跳水自殺!一旦進入水中,線蟲就鑽出蟋蟀的身體,自由地遊走了。

  • 吸蟲

池塘中一種小魚叫銀漢魚(Killifish),一旦被“吸蟲“(Fluke)感染,就鬼使神差地從安全的水底遊到水面,大大增加了被水鳥吃掉的機會。為什麼銀漢魚變得不顧性命了呢?是吸蟲一手導演了這個“自殺壯舉”。當水鳥吃掉銀漢魚時,也吃進了吸蟲,這使得吸蟲可以進入水鳥的腸道裡,完成它的成熟和繁殖。這真可以稱為魚的犧牲。

  • 寄生蜘蛛的黃蜂

有一種寄生在蜘蛛裡的黃蜂幼蟲,當它長大後需要做繭的時候,竟然可以指揮蜘蛛撕掉舊的蛛網,然後織搭一個新的。這個新網完全不是那種用來捕獲昆蟲的蜘蛛網,而是幾道繩索交叉一下,讓黃蜂做的繭剛好掛在上面。這個高高掛著的繭使許多黃蜂的天敵望塵莫及。如此,蜘蛛被洗腦成了狡猾的“洗腦蟲”(mindsucker)——黃蜂的奴僕。

  • 弓形蟲

還有更不可思議的,有一種單細胞動物叫弓形蟲 (toxoplasma gondii),是瘧原蟲的近親。它感染了老鼠的大腦之後,竟然會使老鼠不再躲避貓咪了,有些甚至被貓的氣味吸引,故意去送死。因為這種弓形蟲必須在貓的腸道裡完成它的生命週期。老鼠按照弓形蟲的“旨意”把自己獻給貓吃,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洗腦成功案例。

  • 寄生瓢蟲的黃蜂

還有一個可以稱之為動物世界的恐怖片:另一種黃蜂的幼蟲寄生在瓢蟲體內。當它長大後鑽出來,即在瓢蟲的肚子外邊做繭。這一期間瓢蟲本可以擺脫蟲繭自由飛翔,但結果瓢蟲像是完全失去了自由,如僵屍一樣守護在蟲繭旁——因為黃蜂要利用瓢蟲身體的圖案和色彩來驅趕捕食者。

 

洗腦——異體生物的行為控制

是什麼原因使得宿主們被寄生者洗腦,而甘願為寄生者效勞?

生物學家對這類現象的解釋是基因對異體生物的行為控制。生物體內的遺傳基因不僅控制生命體的形態、生長和各樣生理功能,也同時控制很多行為(Behaviors)。比如,鳥類生下來就會搭巢,蜜蜂會做窩,海狸會築壩(Beaver dam)。

在本文最先提到的案例中,科學家發現“桿狀病毒”裡有一個叫“egt”的特殊基因。當科學家把這個基因從“桿狀病毒”裡切掉之後,病毒仍然會像從前一樣感染吉普賽毛毛蟲,雖然毛毛蟲不再往高處爬了……誰能相像基因有這麼大的本領,強過鐵扇公主肚子裡的孫大聖:一個生物體內的基因可以精準地控制另一個生物的大腦和行為。

 

免疫於“洗腦蟲”的宿主

看到這些形形色色的 “洗腦蟲”如何控制它們的宿主,我不得不聯想到罪對我們的捆綁。

那些隱藏在我們裡面的罪,不正如一個個洗腦蟲嗎?它們轄制著支配著我們的心思意念和行動,甚至讓我們沉溺在罪中之樂,猶如那些宿主們,興致勃勃地做著怪異的舉動,卻全然不知自己正在送死的路上!

當我們成為基督徒後,是不是對這些“洗腦蟲”就有免疫力了?耶穌教導我們: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參《太》26:41)這個免疫力,是要我們體貼聖靈,不斷治死老我;但是當我們體貼肉體,效法世界的時候,愛神的心就不在我們裡面了。

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參《彼前》5:8)它常常誘惑我們,在我們最不意識到的地方,潛移默化地控制我們。比如,對權力的貪戀。

華人文化本身有著強烈的官本位的色彩,因為我們的社會長期是圍繞權力中心運作的。對權力的貪戀深深植根在我們的傳統裡,我們的老我會不知不覺地把它表現出來。依筆者觀察,在華人教會的教導中,對如何勝過金錢和性的誘惑講得很多,但對權力誘惑的反思和警戒卻相對很少。

所以我們更應當非常小心,警醒不要落入權力誘惑的圈套!

當我們強調自己的屬靈地位而拒絕問責的時候,當我們希望藉助政治勢力提高教會影響力的時候,我們要小心,要先省察自己是否落入貪戀權力的誘惑。免得我們的所作所為,失了基督身體的見證。

讓我們常常警醒禱告,在耶穌基督裡抵擋所有的“洗腦蟲”,不僅能站立得住,還能結出聖靈的果子。

 

參考資料: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article/mindsuckers?loggedin=true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