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旅程(劉孝勇)2022.02.18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2.02.18

劉孝勇

 

以色列出了埃及,雅各家離開說異言之民。

那時猶大為主的聖所,以色列為所治理的國度。

滄海看見就奔逃,約旦河也倒流。

大山踴躍如公羊,小山跳舞如羊羔。

滄海啊,你為何奔逃?約旦哪,你為何倒流?

大山哪,你為何踴躍如公羊?小山哪,你為何跳舞如羊羔?

大地啊,你因見主的面,就是雅各神的面,便要震動。

叫磐石變為水池,叫堅石變為泉源。——《詩篇》114

 

旅行是許多人都有的經驗。人們喜歡旅行,因為旅行可以讓我們遍覽高山峻谷,看盡鳥語花香,一睹雄壯激昂的日出,欣賞梟梟餘暉的日落,這些都讓人流連忘返,回味再三。但旅行也有許多不便之處:你沒辦法帶太多的行李,生活不能像在家裡一樣方便;你可能非常疲累,但為了到達目的地,你還不能隨便停下來,而要撐住、忍受身心的煎熬……

以色列人當年出埃及,抵達那流奶與蜜的迦南美地,不也是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旅行嗎?基督徒回天家之前,活在這個世界上,不也是經歷一段天路之旅嗎?

但無論是以色列的曠野之旅,還是基督徒的天路之旅,我們的旅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旅行。

 

一、天路程是神國度的擴展

今天所讀的《詩篇》114篇,一開始就提到:“以色列出了埃及,雅各家離開說異言之民”(1節)。中文不像英文或希伯來文,可透過一些變化來顯示語文的時態,所以“雅各家離開說異言之民”的翻譯,沒有提到雅各家是“正在”離開還是“己經”或者“將要”離開。但上一節提到了“以色列出了埃及”,就把希伯來文過去的時態點了出來。

分析這個時態的目的,是我們可以看到,這首詩的作者是以過去的眼光來看“出埃及”這一偉大的歷史事件。以色列已經出埃及了,已經離開了那個罪惡和偶像的國度,神的大能已經透過許多神蹟奇事(十災、分開紅海、天降鵪鶉和嗎哪等)得到彰顯,神的救贖已經成就。

在經歷了這些偉大的神蹟和救贖之後,以色列人理當每天歡呼歌頌,讚美不停,但想不到他們竟然“大起慾心”,悖逆和試探那位用大能拯救他們的神。正如《詩篇》106篇7-15節說:

我們的祖宗在埃及不明白你的奇事,不記念你豐盛的慈愛,反倒在紅海行了悖逆。……那時,他們才信了祂的話,歌唱讚美祂。等不多時,他們就忘了祂的作為,不仰望祂的指教,反倒在曠野大起慾心,在荒地試探神。他將他們所求的賜給他們,卻使他們的心靈軟弱。”

出了埃及的以色列人,在漫長、艱困的旅途中,理當嚮往神所應許的迦南美地。然而他們卻在曠野裡埋怨神,甚至想回到那罪惡和偶像之地——埃及(參《民》11:4-5;14:3)。

我們這些已經信主的基督徒,是不是也常像那些以色列人,在奔跑天路的旅程中,不但不嚮往天上的榮美,反倒眷戀地上的享受和罪中之樂?

更進一步,如果以色列人不明白神國度的意義,有一天,迦南美地也可能變成罪惡的埃及(以色列的歷史證明了這一點)。神的國度不是在迦南地才開始建立,神的國度在神的百姓身上,已經開始了。基督徒也不必等到回天家,才開始過天國的生活,天國已經在我們身上開始了。(參《路》17:21;《彼前》2:9;《出》19:5-6)換言之,基督徒的天路旅程,其實就是神國度的擴展,這是當年的以色列人和當下許多基督徒都忽略的事實。

我們看到,神呼召以色列人,神的國度不是在迦南地,乃是在以色列人身上,要被帶進迦南地。“那時猶大為主的聖所,以色列為祂治理的國度。”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後,把神的國度帶進了曠野,帶進了亞摩利和巴珊(參《民》21),最後帶進了迦南地。

基督徒也是如此,我們把神的國帶進了教會、家庭、學校、工作的地方,和各式各樣的人際關係裡。基督徒所在的地方,就會讓人看見基督。透過基督徒的天路旅程,即屬天的聖徒在地上的旅行,神的國度被擴展開了。

 

二、天路旅程是神國度的訓練

好多年前,蒙古戈壁大沙漠,舉行了250公里的超級馬拉松競賽,根據新聞報導,台灣也有一位選手準備參加。在長達250公里的路跑中,除了要忍受日間高溫和夜間酷寒,途中還要擔心脫水和中暑的危險。這位選手曾看到過海市蜃樓,也曾經從5層樓高的沙丘上摔下來,也碰到了可怕的沙塵暴。熬過了種種的危險和艱難,他終於在許多競爭對手中,拿到了第9名的優異成績。馬拉松比賽,不是人人可以跑,特別是參加這種跨越沙漠的超級馬拉松比賽,一定要經過嚴格的訓練。

天路旅程也是這樣,基督徒需要經過嚴格紮實的訓練,才能克盡全功。114篇提到了滄海、約旦河、大山、小山、大地和磐石(3-8節)等大自然事物,但是它們並不是什麼可供觀光的風景名勝,而是艱困的試煉。

試想,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旅途中,兩百萬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人口,加上數不盡的牲畜、家當、財物和衣物,要越過缺水、缺食物的沙漠、曠野,是何等的困難。更何況還有遼闊的紅海和寬廣的約旦河!40年的曠野旅行,以色列人每天都可能餓死、渴死、累死、熱死、涷死。這可不是什麼超級馬拉松比賽(在正式的比賽中,馬拉松比賽都會有救謢車和醫謢人員在旁保護,也可以及時喝水、吃東西、休息)以色列人這40年的曠野之行,是真正的生死搏鬥。

有人會問,那為什麼神要讓以色列人在曠野裡經歷40年的旅行,而不直接把他們從黎巴嫩南部的迦薩走廊帶進迦南地呢?那不是省事、省時多了嗎?——神為了好好訓練他們。摩西對那些準備進迦南地的以色列人說:“你也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在曠野引導你這四十年,是要苦煉你,試驗你,要知道你心內如何,肯守祂的誡命不肯。”(《申》8:2)

同理,基督徒也必須經歷試煉,屬靈的生命才能長大。保羅、大衛、彼得和歷世歷代的眾聖徒,都有他們40年的“曠野路”,你我也不會例外。

也許在我們眼前,就有一大片難以橫跨的“紅海”、“沙漠”,或是一座高山,讓我們戰兢懼怕。我們是不是也能像以色列人一樣,載歌載奔地唱著:“滄海看見就奔逃,約旦海也倒流。大山踴躍如公羊,小山跳舞如羊羔?”甚至用超越的眼光,笑看苦難:“滄海阿!你為何奔逃?約旦哪!你為何倒流?大山哪!你為何踴躍如公羊?小山哪!你為何跳舞如羊羔?”

我們能笑看苦難,揶揄苦難,因為知道主與我們同在。主彰顯大能,大地就要震動(7節),磐石就要變成水池(8節);苦難要變成祝福,曠野地要變成伊甸園。

 

三、天路是有終點的旅程

毫無疑問,以色列人40年曠野之旅有個終點,便是流奶與蜜的迦南美地。那基督徒的天路歷程的終點在哪裡?許多基督徒會直接了當地說:天家。沒錯,只是我想作一些補充說明。

以色列後來總算到了迦南美地,可是他們離棄了神,竟把迦南變成了罪惡的淵藪。沒有神同在的迦南美地,和所多瑪、俄摩拉有什麼兩樣?沒有神的天家,再美再好,又有什麼意義?那還算天家嗎?那樣的天家,你真想去嗎?

使徒約翰在拔摩海島上所看見的天城,是這樣子的:“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聖子耶穌),為城的殿。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為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啟》21:22-23)

弟兄姐妹,千萬別看錯了,天家一切的榮華富貴和安逸享受是次要的,真正重要的是神、羔羊在那裡。是我們“在主裡”。耶穌臨終前向在祂身旁的強盜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路》23:43)請不要誤會,這裡的重點是“同我在”,而不是“樂園”。

 

弟兄姐妹,你的天路旅程很苦嗎?是不是常遙望終點而不見、終日喟嘆呢?今天的詩篇,給了我們一個超越的眼光來看我們的天路歷程。我們不需要擔心天家是不是還有空位,也不用為每天的生活憂慮,因為主在我們的生命和生活中。當猶大是主的聖所,以色列是主所治理的國度,他們就放膽前行,滄海奔逃,大山讓路,磐石也化為水池。基督徒啊,主若在你的生命中,祂會成就何等的大事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