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與我(傲潔)2022.06.2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2.06.24

傲潔

 

黃澄澄的水仙花海湧過英國各大小鄉鎮,鋪開了春之讚禮。氣候料料峭峭,冷不防夜來一場風雪;早晨醒起,窗外白茫茫一片,雪地皚皚,千萬杖銀白碎鑽閃閃爍爍。

英國的4月天乍暖還寒,未穿新綠的枝椏搖曳風中,款擺著原始的現代舞姿,掛響一樹風流。此刻執筆,讓我憶起遙遠的南方──另一個四月。

四月與我同年,是我離港赴台求學前在教會結識的好友。生於4月的她,自取“四月”為英文名,這令我想起描述閨蜜故事的華語電影《七月與安生》,女主角之一的七月(馬思純飾)豈不也誕生於7月。

新冠疫情以來,我與四月定期視訊彼此代禱,從未間斷過。

 

家庭慘劇澆熄火熱的心

四月與我還是懵懂少年時就結為深交,她無偽的真性情帶給我安全與信任感,我們相互坦蕩蕩、無話不談。

初信耶穌時,四月旋即對宗教狂熱到沸點,經常大發熱心傳福音,見人就講耶穌,旁人都認為她過份癲狂。

80年代,香港九龍油麻地區有條惡名昭彰、龍蛇混雜的廟街。四月陪同一位女傳道勇闖進去,跟往來出入廟街的人傳福音,帶領了幾位信耶穌,是這塊福音未經之地的墾荒者。今日,曾是黑道大哥的黎振滿牧師已在廟街成立教會,幫助當地黑道兄弟、賭徒和性工作者成為基督徒,結出纍纍福音果實。

四月在家中最幼,她的哥哥姐姐一大堆。2008年金融風暴中,她的一位姐姐投資股票失利,一下子想不開跳樓自殺身亡。四月的母親受不了打擊陷溺抑鬱,隔年某個深夜也自5樓的住家陽台墜地死去;熟睡的四月一覺醒來,發現年邁體弱的父親獃獃站在陽台前,臘像般文風不動。兩個月後,這位老人也在睡夢中悄然離世。

前後一年多失去3位至親,四月對基督信仰的火熱逐漸冷卻下來,剩下苟延殘喘、忽明忽滅的微弱火苗。

 

給出時間真誠陪伴

說來奇妙,四月與我本是兩個不可能有交集的生命個體。她是大而化之的粗野男人婆,我是文青味濃鬱的纖柔姑娘;彼此的人生路也南轅北轍,我投入福音文字事工繼而走進婚姻成了三寶媽,她則顛躓在幾種基層行業裡,撞撞跌跌,近幾年才在大樓管理員一職固定下來,過著單身生活。

兒女獨立離家後,我多出時間與空出心思關懷舊友。有天心血來潮,跟失聯多年的四月傳訊問好,令她喜出望外,盼能經常和我視訊傾談及一起禱告。

初時,我對她滔滔不絕、天南地北地扯些無聊的流行文化話題感到不耐,想終止跟她的互動,內心深處卻昇起一個聲音:“時間是妳唯一能給出去、卻無法收回來的禮物!”我若有所悟,保持與她定期遠端相會。

視訊間,我從聖經真理分享自己對世事的看法及領悟,四月都打起精神洗耳恭聽。久而久之,她剖開心表明對上帝的憤怒與失望,也承認家庭慘劇沖走她對耶穌的熱情:提不起勁讀經禱告,生活日復日地失去重心,只好躲到電影和流行歌曲裡痲痺自己,逃避現實。

我探問:“妳想找回昔日的熱情嗎?”她猛力點頭。

“好,我們一起努力。”自此,我不時傳給她個人發表於基督教刊物的信仰文章,傾談內容也離不開上帝。我力勸她拾回起初的愛:“耶穌正在等妳呢!”

不久前,某報社請我執筆“從信仰角度觀賞電影”的影評專欄。我將刊出的一篇“港産片《梅艷芳》觀後感”跟熱愛觀影的四月分享。她讀畢連連讚好,嘖嘖稱許:“連看似沒有基督教元素的電影,都可以切入真理內容,充滿信仰啟發性!”我思忖:“寫影評專欄難道是上帝藉我扶起四月的管道麼?”若然,真是“謝主隆恩”!

 

全然接納顯明主愛

四月鍾愛的流行歌手,盡是清一色短髮男人頭、打扮中性又粗獷豪爽的女同志,類似她本人。認識四月的人不,難發現她的同性戀傾向。身為基督徒的她卻知道分寸,懂得自我約束,面對喜歡的年輕姐妹會遏制體內的化學反應,從未真正出過櫃。幸好,我不是她的菜,兩人純正的友情才維持至今。

我對她的性向感到無奈:不能改變她,只能接受她有這些狀況。想當年四月闖進廟街向社會邊緣人傳福音,不也是先接納他們麼?就連耶穌要改變生命之先,也是無條件地接納我們不堪的本像。我不比耶穌聖潔,又有甚麼理由不接納她呢?

四月是個苦命女兒。家庭慘劇之外,過去經歷了難以啟齒的家暴及霸淩。長年身心疾痛造成她患有嚴重睡眠障礙,每晚都靠助眠藥入睡,白天則渾噩無神。遇上連假更無法自製地狂睡一整天,睡到腰酸背痛,苦不堪言。

她經常來訊請我代禱,長篇大論的廣東話讀得我眼花撩亂;猜想她已惹起其他基督徒朋友的不耐煩。但我願意將她放在心上,想起就為她禱告,有好文章就跟她分享。我明白:四月渴求的並不多,只想有人真心對待,不嫌棄她,幫助她相信耶穌仍然愛著她。

 

神人關係升格為“朋友”

四月甚珍惜我這位文人知己,以我貴為知識份子卻肯跟她這草根之流深交,覺得好榮幸,因此對我的勸言銘記於心,決然要重建舊日與耶穌的緊密關係。

唉!我算甚麼知識份子?埋首持家20載,庶務纏身不離,若非耶穌恩待我重拾禿筆、返迴文字工作禾場,步入空巢的我或然漫無目的地渡過餘生吧。自己既然蒙了上帝的恩惠,展開事奉人生的第二春,扶持舊友重尋信仰熱忱更然責無旁貸了。

中國歷史的春秋戰國時代,有段事蹟令我印象深刻。晉人豫讓為報智伯的“知遇之恩”,不惜“殘身苦形”去殺趙襄子為智伯報仇,連趙襄子本人也為之感動落淚。

這段史實被西漢著名史學兼文學家、太史公司馬遷收入《史記‧剌客列傳》中,是我每回讀到拍案叫絕的《豫讓傳》,其中的激昂豪語“士為知己者死”,令我聯想起耶穌對門徒說過的一番肺腑之言: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因我從我父所聽見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約》15:13-15)

創造天地萬物、至尊至榮的上帝,道成肉身來到世間,不把跟隨祂的人當僕人,而是“朋友”。這神人關係的升格令我“受寵若驚,當之有愧!”試問:有罪的人,怎配當耶穌基督的朋友呢?

 

真神伸出友誼之手

慶幸的是,配與不配不在乎我,只在乎“聖潔無暇的人子耶穌,活出了按照三一上帝的形像與樣式而創造的完美生命,滿足了造物主賦予全人類至真、至善、至美的永恆計劃。”慈愛的天父就給世人開了出路,藉著祂獨生愛子的死除去一切罪汙,叫所有相信並依靠祂的人永遠完全,配稱為“耶穌的朋友”。

最近跟四月視訊,她顯得容光煥發,提到要將整本聖經讀完一遍。她上網搜索舊約歷史的教學影片,邊學習邊讀經,立志要克服萬難、讀完堪稱最難懂的舊約經卷《利未記》。

另外,她身體力行遵守聖經教導信徒的什一奉獻,徹徹底底地將薪水、獎金及香港政府現金發放計劃所得,通通取出十分之一奉獻給教會,讓上帝的家有糧。她堅持:知道上帝的命令就要遵守到底。我對她比起大拇指點頭肯定,眼眶注滿淚水忍住不流,感覺“昔日的四月快回來了”!

長久的友情不會是兩條平行直線,必須有一方跨出大步,踩踏兩線的交匯點。

早在2000多年前,上帝主動伸出了友誼之手,從永恆界跨入受限的時空裡,以“捨命十架”的神聖之愛,寫下真神為救贖世人而流血犧牲的史實。

今生何幸,有耶穌做我的知心密友,可以向祂傾吐真心而不怕被嫌棄。這位一生摯愛時刻影響我,吸引我愛慕祂尾隨祂腳蹤,傾力學效祂的生命榜樣。我深願時刻瀰漫基督的馨香氣息,可以感染周圍的人渴慕認識這位“為朋友捨命”的真知己。

這個春天,四月重新握住耶穌的友誼之手,逐漸復燃與主的緊密情誼。

香港新冠疫情肆虐當下,她邀約基督徒為染疫病危的老人代禱,懇求天父賜下憐憫與醫治;她也勤讀聖經,穩定參加教會線上聚會,同時投入社區關懷工作。基督釘痕的手正牽著她跨過酷寒的冬夜,領她步上春暖花香的人間4月天!

 

作者神學院畢業即參與大陸及台灣本土宣教事工,之後投身基督教報社擔任主編及記者之職,目前定居英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