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狗啟示錄(新民)2022.08.08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22.08.08

新民

 

旅美37年來,首次養狗是在2004年受難與復活節的那個週末。

記得那天我從英國劍橋佈道歸來,聽見家中小狗汪汪的叫聲。從此,它就成為我們的家庭成員,達幾乎17年之久,直到疫情頭一年(2020年)11月中去世。當時,我摸著它臨終前的病體,眼睜睜看著它停止呼吸。

之後我們在後院菜園一角,為它舉辦了簡單而隆重的入土安葬儀式。我們高唱《奇異恩典》,兒子彈吉他伴奏,並用幽默的言語追述它的生平。我則為它祈禱感恩,希望復活的主在末日更新萬有之後,我們仍有可能在永恆中團聚。

2021年3月,小女領養一條誕生在阿拉巴馬、一度流浪街頭的小狗。小狗在審慎地保持距離數日後,發現我們是可以信賴的領養家庭,便歡然把自己當成家裡人,開始幸福美滿的生命之旅。

兩次養狗的經歷,帶給我許多的喜樂與啟示,容我一一道來。

 

被馴服的野性

首先,狗成為人的寵物,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人類馴養事件。實在沒法想像,狗的先祖,那些在森林裡兇猛橫行的灰狼,曾幾何時被人類馴化成為寵物,成為人類最好的朋友?他們甚至通過雜交,讓狗的類別千奇百怪,林林總總。

這讓我想起人類的救恩經歷:我們從被上帝所造,到背信棄義,墮落犯罪,繼而在基督裡被拯救,被天父上帝收養,被聖靈不斷更新,以至棄惡揚善,棄暗投明,出死入生,與上帝和好,以上帝為樂,與上帝同行,成為上帝家裡的人。

這是可喜可賀“浪子回頭”的生命蛻變奇蹟。基督徒把自己當成上帝家裡的人,履行家人的天職與應盡的義務,就如踐行彼此相愛的大誡命和為主得人的大使命,理所當然,責無旁貸。

不無遺憾的是,兩年多的疫情中,各種閑懶惰怠的惡習滋生。有些基督徒甚至懶得按時參加教會的聚會,諸如小組團契、主日學或主日崇拜。不把自己當家人,反把自己當成教會可來可不來的客人。

新冠疫情,就像教會歷史上的逼迫與大瘟疫,對上帝家是一番洗禮,顯明我們在上帝面前信心的真實光景,且強化愛主的人對上帝的堅信與直面苦難的堅忍。

 

領著小狗做謝飯禱告

其次,狗被人收養,每天生活所需都來自主人的預備與施捨。狗完全不必為生計打拚:寵物店裡不同口味的狗食,應有盡有。寵物診所還會定期給狗看診打疫苗,例如,最近診所來信提醒我,該給狗檢查糞便了。我即在小狗晨拉之後,小心翼翼地撿起新鮮糞便,開車送往診所,一路上感慨萬千。

我們何嘗不也是每日都在蒙受上帝賜予的恩典呢?因為“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祂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1:17)。

我們為生活打拚,那是社會分工合作的必需,但最終的糧餉,全部來自上帝的超大糧倉,就是造物主匠心打造的綠色植物。在全地日照時間裡,平均每秒鐘高達一萬噸碳從空氣中被光合作用固定下來,餵養地上所有建基於碳元素骨架的千千萬萬種生命。

天賜嗎哪,不僅發生在以色列民族出埃及後,在曠野的那段歷史中,如今也分分秒秒發生在陽光普照的大地上。這是值得我們每餐進食前向上帝感恩的。

我每次端著一小碗狗食,都要謝飯禱告,狗也相當配合,總是畢恭畢敬地坐著,等我禱告完才領受食物開吃。反觀如今人類,舉叉拿勺吃香喝辣,放下碗筷就常常忘恩負義。

 

難改的本性

第三,狗也有難改的本性,所謂狗改不了吃屎。

狗的鼻子和耳朵非常的靈敏。所以,稍加訓練,它們就可以被用於災難中救助受困人,在緝毒中抓獲毒販。狗的善解人意,也在醫院裡被用來撫慰病患。狗的有些本性就不一定值得廣泛推崇了,比如有些品種的狗,有好鬥好叫的習性,這固然適合當獵犬,但在日常的生活裡,一般都用不上。

現在家裡的這隻小狗,對出沒在前庭後院的鹿、松鼠、兔子等,總是喜歡追趕吼叫。遛狗時,我需要反覆提醒它,那些動物也是上帝的作品,也有其生存的價值與自由生活的權利,咱們需要彼此善待。這種提醒,反過來也敦促自己。於是,以前習慣用蒼蠅拍子追打蒼蠅,現在開始徒手抓蒼蠅後放生戶外,或者開門請蒼蠅飛出去。

基督徒在舊生命衰微、新生命漸長的互動中,也有不少難改的觀念與壞習慣,需要不斷被更新、被對付。如使徒保羅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9:27)。

基督徒在一些引發紛爭的議題上,有時候缺乏該有的同情心與同理心,不夠心平氣和並以理服人,時不時會擺出大義凜然的樣子,爭得面紅耳赤,甚至面目難看。還有有些基督徒明明得罪了他人,但就是死不認錯,拒不道歉。或反之拒絕饒恕。

這些與信心不相稱的壞行為,都大失聖徒該有的謙和與寬容體統,需要在禱告中認罪悔改,從新做人。

 

極盡歡快喜樂地迎接

最後,狗見到主人回家,總是興高采烈,搖頭擺尾,熱烈歡迎。記得頭一隻小狗在我下班回家時,總是在我面前跳上跳下許多次,表達極盡歡快喜樂之情。現在的小狗也是類似歡主迎客。

詩人大衛宣告:“人對我說: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我就歡喜”(《詩》122:1)。這是一種朝聖者獨有的喜樂情懷。

如今的聖殿已由基督徒作為與主類似的活石共同構築而成(參《彼前》2:4-5)。我們與上帝相會,可以在自己的個人靈修讀經禱告中,更當在與肢體的互動團契與聚會中。

參加聖徒聚會,彼此相交,也與主相遇,感受聖靈,聆聽主道,都是極為喜樂之舉。而敬拜(Shachah),在舊約希伯來文中,意匍匐在地叩拜,類似狗對主人的那種低就與尊崇。我們基督徒是否也有這種尊主為大、滿心愉悅歡快、喜樂莫名的敬拜姿態?

 

作者來自中國湖南,現任職於大紐約地區某製藥公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