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胃酒——《海外校園》與我(榮子)

榮子

 

記得我剛到巴黎的時候,法文一竅不通。廣播聽不懂,電視看不懂,至於報紙,更是法文、英文也分辨不清。雖然,巴黎也有中文的書店和報紙,但買書買報對多時工作都沒有著落的我來說,也絕不敢隨心所欲。這與不久前還坐在國內的工程師辦公室裡,喝著茶,看著報,聊著天的生活,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家中幾份早已過期的中文雜誌和報紙,已讓我倒胃口,而一本陌生的不知如何下口的聖經,又讓我無法消化……我似乎是患上了“文化厭食症”,比文盲、瞎子、聾子、啞巴更痛苦。

情緒更影響著我的生活。

忘記了是哪一天,一位傳道人遞給我一本第一期的《海外校園》。我漫不經心地接過,打算挑選幾篇感興趣的看看。沒想到一打開,我的心立刻就被它抓住。也萬萬沒有想到我以為已經乾涸了的眼淚,竟讓寧子姐妹的三言兩語催出:“月亮圓了又彎,彎了又圓,漫漫的等待,無盡的掛牽,遲到的家書,孤寂的黃昏,離情被歲月釀得又酸又甜……”沒錯,絕對的真實,這就是我那段“數星星,盼月亮”的日子的真實寫照。我的心在加速、顫抖,淚水在止不住地淌流,我盡情地享受與寧子姐妹感情上的共鳴。

痛飲了自己的眼淚,我像喝了一杯開胃酒,一口氣讀完了這本雜誌上的每一個字。看透了這個世界的本質,找到了真正信仰的遠志明弟兄,用他那誠懇得不容置疑的言語,把我帶進了另一個天地。我這雙經淚水沖洗的眼睛已清楚地看到,神那早已向我們敞開的大門。我的心門開了。感謝神藉著這“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喚之以靈”的《海外校園》,讓我認識了神。

我迫不及待地將我的感受告訴我的家人,告訴我國內的親朋好友。同時,也像盼望家書那般地等待著第二期,第三期……因為每當我閱讀這本雜誌時,就像“清晨在林間漫步,可以感到上帝的光芒從頭頂照下,卻又不過於強烈和灼熱……”在這全然的享受中,我不知不覺被帶進活水的源頭裡。

我的先生亦在信仰的門前徘徊多年,最後是神藉著當年《海外校園》的主編蘇文峰牧師把他帶進門檻……所以,我與《海外校園》實在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我從來沒有藏書的習慣,但我卻保存了除創刊號(沒辦法收集到)之外每一期《海外校園》。為了我自己,也為了那些初到巴黎與我當年有同樣需要的同胞們,特別是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年輕留學生們。如今,這些《海外校園》,正在他們中間傳閱,正在向每一個人說話,也相信,它們會激勵更多的人。

願《海外校園》永遠被神使用!

向每一位被神使用、付出辛勤勞動的同工及作者們致敬!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巴黎,與先生同為學園傳道會宣教士。

本文原刊於《海外校園》53期,2002年,原文鏈接https://yzd.oc.org/oc53-37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