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與普世宣教(李秀全/林靜芝)

李秀全/林靜芝

 

編註:作者夫婦於2001-2005年曾為[海外校園機構]同工,李牧師擔任宣教部主任,2006年應邀擔任世界華福中心總幹事。中國學人培訓材料中的宣教系列,即由他們完成。

 

在社會

勿庸諱言,女人一直是社會中被壓制、被輕視的弱勢群體。

中國傳統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並要女人三從四德。這“三從”是∶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亡從子;“四德”是∶婦德、婦言、婦容、婦功。生兒子是“弄璋”,生女兒就變成“弄瓦”;兒子是萬金、女兒則是千金……真是個重男輕女的社會。雖然今日中國,女人號稱能頂”半邊天”,但很多人骨子裡仍有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農村常有溺死女嬰現象。

傳統的猶太人,比中國人更加重男輕女。猶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與女人講話。甚至有一派連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時“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閉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臉腫,故被稱為“鼻青臉腫”派。

東方社會固然重男輕女,西方社會也不例外。以致後來婦女痛恨不平等之苦,極力鼓吹“男女平等”、高舉“女權主義”運動大旗。

再從宗教方面來看,回教規定女人要把臉蓋起來,並且全身到腳都要遮起來,以免引起男人不正當的慾望。《可蘭經》中規定∶在法律事件上,兩個女人才等於一個男人。至於印度教、佛教,也都把女人壓製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來世”投胎做男人。

故此,歷世歷代、古今中外,女性在傳統社會中受壓、掙扎,為肯定自己的角色、爭取自己的地位,她們必須不斷地、辛苦地奮鬥。

 

在神心目中

從《創世記》,神創造人類的記載中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是∶

1. 因為“男人獨居不好”(《創》2:18a),所以神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為創造過程中,使“不好”變成“甚好”的關鍵人物(《創》1:31)。

2. 因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的幫助”(《創》2:18b)。因此,在神創造的設計中,賦與男女“相幫、相配、互補、互助”的關係。

再者,神造女人時, 刻意地從男人最“貼心”之處,取出肋骨,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親密伴侶──女人。 讓女人∶

1. 與男人有同樣尊貴的生命價值,因為,男與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創》1:26-27)。

2. 與男人一同蒙受神厚賜的福份(《創》1:28-29)。

3. 與男人一同承擔神託付的使命(《創》1:28b)。

因此,根據聖經的啟示,在真神心目中,“男女地位平等,角色彼此互補”是明顯的。

 

在神國度

從舊約時代起,神就在祂的國度中重用姊妹,這包括∶皇后以斯帖、外邦女子路得、女先知米利暗、女士師底波拉等人。

耶穌基督降世,展開了新約時代。當時猶太社會極其重男輕女,但耶穌一反傳統,接納姊妹的事奉、接受姊妹的奉獻、稱許姊妹的信心、並託付姊妹們出去傳開“祂已復活”的劃時代信息。

耶穌升天後,在初期教會中,姊妹們熱心地參與教會中的各種事奉,包括∶講道、禱告(《林前》11:5)、執事(《提前》3:11)、行善(《提前》 5:9,19)、教導(《多》2:3-4)等。其中有勤勞服事的馬大、充滿愛心的多加、恆心禱告的亞拿、善於教導的百基拉等。她們在第一世紀羅馬帝國,當女人毫無社會地位的情況下,擺上事奉的見證,成為世世代代姊妹們的榜樣。

 

在普世宣教

教會歷史的巨輪由初期教會時代,進入中世紀時代,又進入改教時代,直到現在的近代時期。每一個時代有其特色∶

初期教會500年,可以用“苦難”來描寫,“殉道士”在這個時代被神重用。

中世紀時代1000年,可以用“黑暗”來描寫當日的教會。在黑暗時代中,神用一些真心跟隨基督的“修道士”,成為黑暗中的明光照耀。

改教時代200年,神重用一批不向教皇勢力低頭的“改教英雄”,把一個扭曲、腐化的教會恢復到初期教會的正統規模。

我們身處的近代時期,這300年,是教會擴展、積極宣教、把福音傳到地極、等候主耶穌基督再來的時代。福音使者──“宣教士”,是神在這時代要用的人。

進入21世紀,“尖端科技”突飛猛進、日新月異,“網際網路”無遠弗屆、有目共睹;宣教士的類別與宣教方式,亦不再局限於傳統式。因此,21世紀成為“全面總動員”,邁向“普世宣教”的時代。

 

在宣教工場

在神的國度中,姊妹所扮演的角色隨著時代的改變,越來越顯得重要,尤其是在亞洲。全世界最大的教會,是韓國漢城的中央純福音教會,擁有信徒70萬人,有700位牧師,其中大部份是女性。該教會分成5萬2千個細胞小組,幾乎全由姊妹帶領。中國的家庭教會蓬勃成長,據報導∶5萬個家庭教會中,有4萬間的負責人是姊妹。真是不可思議。

更不簡單的是∶在“普世宣教”工場上,三分之二的宣教士是姊妹(包括單身姊妹與已婚姊妹)。可見,在完成主的大使命、把福音傳到地極的天國大業中,姊妹們默默投注的力量是不容忽視的。

多年與丈夫在非洲宣教的鮑爾姊妹(Joyce Bower)在她所寫的文章∶Women’s Role in Mission: Where Are We Now(姐妹在宣教中的角色∶我們在何處)中指出∶姊妹宣教士在母會的事奉,常常與其在海外宣教工場的事奉,成為強烈對比。她說∶“一個姊妹在她自己的教會中,可能連收奉獻的工作都輪不到。但是在饑渴的非洲宣教工場上,她可以忙碌地傳揚福音、為人施洗、設立教會、主持聖餐、甚至訓練弟兄……”

美國有名的基督教雜Campus Life,其編輯史達福(Tim Stafford),在去非洲訪問了宣教工場後,寫了一篇文章,Single Women: Doing the Job in Mission(單身姐妹在宣教工場上的事奉)。他說∶“單身姊妹若到了某一個年齡還未結婚,在本國母會中,往往會成為眾人同情、可憐的對象。沒想到,一 踏上宣教之路,就變成‘十項全能’的剛強女性,承擔起艱鉅的工作。”

他親眼目睹單身姊妹宣教士在非洲默默耕耘,成績斐然卻不宣揚的表現,他由衷感佩。難怪宣教學者溫德博士(Dr. Ralph Winter)說∶“當我看到姊妹們在宣教事工上,超乎尋常的影響力時,真的,讓弟兄們羞愧、汗顏。”

 

姊妹宣教當審慎思量的項

何等有幸,我們這一代姊妹,可以如此被神重用,但“蒙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是否每個姊妹都能被神選上?請依下面幾個問題,自我思量一下吧∶

1. 我是否真正愛主,願意無私地把自己獻在祭壇上?

2. 我是否有受苦的心志,願意為福音的緣故,開始學習過簡樸的生活?

3. 我在意志上、個性上,是否願意操練自己去面對孤單、打擊、危險、挫折等?

4. 我是否願意與人建立好的人際關係?是否有關懷、憐憫人的心腸?

5. 我與同工配搭時,是否願意心存謙卑、甘心順服?

6. 我是否願意有恆心地鍛練身體,使身體保持健康、有力?

7. 我的婚姻、家庭是否有榮神益人的見證?

8. 我是單身姊妹,是否已將終身大事交託在主手中?甚至願意為宣教的呼召遲婚或守獨身?

宣教不是一條易路,若沒有審慎計算代價,絕不該冒然踏上。然而,若被神選中,勇敢踏上宣教之路時,必定是“蒙福”之路、“榮耀之路”!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2002年,原文鏈接https://behold.oc.org/?p=7136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