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黑洞(竹心)2022.11.2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2.11.26

竹心

 

一輪陽光,一方黑洞

2018年8月的紐約曼哈頓,陽光明媚。我斜穿麥迪遜公園,沿著百老匯大街一路向南,走到世貿大廈舊址,如今的九一一紀念館。

雙子樓的舊址上,立起了兩座方型黑色大理石紀念碑,莊嚴而肅穆。外層碑面刻著所有受害者的名字。內層碑面亦微微傾斜,細微的流水沿著四面碑壁,漸次漫流。底部中央則有一方型黑洞,水流最終緩緩地跌入黑洞裡。

之所以說那是黑洞,是因為水流墜入黑洞,蹤影便不再可循,讓人感覺這洞如無底洞般深邃和黑暗,藏著不可探究、無法知曉的秘密。我心驚之下,竟然不敢直視那方型黑洞。

抬頭,陽光燦爛,碧空如洗。偶有幾縷清淡的雲兒閒散飄過,似在俯瞰地上的人間悲歡。環顧四周,陽光下的人們步履從容,神態悠閒。

一輪陽光,一方黑洞,陽光照不到黑洞深處,黑洞躲進深淵之極,互不理睬,各自安好。黑洞之上的陽光,光芒四射;陽光之下的黑洞,幽深莫測。光與暗,黑與亮,兩極在此處各據一端。生與死,陰與陽,人類生命的始與終,於此時鋪陳於天地之間。

 

那一天,這一天

記得2002年的7月份,九一一過後的第一個暑假,也是豔陽高照的一天,我也曾站在這裡。那時,此地還是巨大的坑。陽光下的深坑裡,是一眼可見的災難殘骸,和可以想像的人間慘劇。

而今,變成了不可見、無法測的黑色深淵,名副其實的黑洞。為此,我特意查了黑洞的概念,百度百科如此解釋:

“黑洞(英文:Black Hole),是現代廣義相對論中,存在於宇宙空間中的一種天體。黑洞的引力極其強大,使得視界內的逃逸速度大於光速。 故而,‘黑洞是時空曲率大到光都無法從其事件視界逃脫的天體’。”

天體學家和物理學家,是從科學角度分析、研究黑洞。於我而言,那方黑洞極其神秘,甚至詭異,猶如巨大的真空,可將一切吸入它無底的未知。九一一那天,兩千多條活生生的生命,在短短的十幾分鐘之內,就被吸進巨大的黑洞,從此不見天日。

那天,沿著紀念館黑色的碑牆緩緩走過,默誦那些清晰而沉默的名字,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躍然眼前。而今再訪,已過了將近20載春夏。當初天真活潑的孩子長大了,戀愛了,結婚了,做父母了;正值中年的或許已然退休,享受著陽光下的碧波沙灘。

可還記得,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兩聲巨大的爆炸後,有人的生命嘎然而止?他們的肉體跌入深坑黑洞,歸於地土。可他們的靈魂呢,去往哪裡?在何處安歇?是與肉體一起掉進黑洞,還是升向天空,與陽光同在?

那些陌生的名字,滋潤過淚水的洗禮,在陽光下熠熠閃亮。將近20年的時光也如水一般,洗過很多人的記憶。他們的親朋好友,或許也已漸漸淡忘他們的音容笑貌。關於他們和他們的生命,最終成為紀念館的一個個名字,人類歷史上慘痛的災難符號。

那一天,太陽赤裸於蔚藍天空,炙熱的陽光光芒四射,而黑洞依舊還是黑洞,寂靜無聲。陽光和黑洞在彼時定格成一幅對比鮮明的畫作,震撼人的心靈。

 

因為未見,因為不知

又是陽光明媚的一天,我坐在電腦前,在細碎的斑駁光影裡,仔細端詳那日所拍照片,探尋跌入黑洞的水最終流往何處。滑鼠無意間滑動,照片順時針360度轉換一圈,黑洞亦隨著照片的角度而轉換——眼睛所見不再是一方黑壁,而是四壁環繞,有稜有角。

我突然靈光一閃,心裡豁亮——四年前震顫心靈、不忍直視的方型黑洞,純因我的視覺角度——目力所及之處,只能看到黑洞的半圍邊緣,無法窺全。因為未見,所以恐懼;因為不知,所以心驚!如果站得高一點,從上往下拍照,如果知曉黑洞的建築結構,還會有霎那間的恐懼嗎?斷然不會!

再仔細琢磨,除了視角問題,更主要的還是心理因素和情緒導向。置身於災難現場,黑色環繞的紀念館,密密麻麻的死難者名單,彷彿聽到冤魂的吶喊,已然觸目驚心。再加上不見底的方型黑洞,更催化了恐懼情緒。表面看來,是九一一的災難導致我對黑洞產生恐懼,深層次分析,其實是我內心懼怕死亡,對死後歸宿產生疑惑。

 

更黑暗,更幽深

至此終於看見,彼得三次不認主的故事,再版重現於21世紀的紐約曼哈頓。而主角不再是彼得,而是失了信心、疑慮重重、擔憂萬分的我。

今晨,坐在陽光下的我,一遍一遍地問自己:作為主的門徒,懼怕死亡嗎?面對災難和死亡時,是否會失去信心,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認主,一任世上的苦難迷惑雙眸、蒙蔽心靈、錯亂視角?我知道死後去哪裡嗎?是深坑黑洞,還是與主同在的光明之所?

一遍又一遍自問自答,終於在陽光下,看到自己心裡的那方黑洞。視角偏差、心境認知、信心大小,導致所見自然不同、所想絕對迥然。所謂黑洞,也只是由疑惑所產生的心理恐懼效應而已。

俗話說疑心生暗鬼。可見,疑惑,對於信仰的疑惑,便是自己心裡的那方黑洞了。

彼得在清晨的三次雞叫以後,便幡然悔悟。而我的醒悟,卻足足等待了4年之久。“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參《太》14:31)

有一句名言,大意是大海很遼闊,比大海更遼闊的是天空,而比天空更遼闊的是人心。可見人心比萬物更深奧、更神秘、更難測,而“人心比萬物更詭詐。”(參《耶》17:9)

的確,人心裡的黑洞,比自然天體的黑洞,更黑、更暗、更幽,也更深不可測。否則,人禍怎麼遠比天災更恐怖、更慘烈,也更具有毀滅性?又怎麼會有九一一,以及那麼多的戰亂、紛爭和仇殺?

 

每個深坑,每顆人心

記得2001年9月11日早晨,上班不久,同一間辦公室的哈利就尖叫起來:世貿大樓被炸了!幾個同事一起圍著電腦,猜想說這是拍電影呢,還是變魔術呢?我趕緊打開CNN新聞頻道,雙子塔的一座大樓冒著滾滾濃煙。突然,又一架飛機徑直撞上了另一座大樓。頃刻間,雙子坍塌,陷入一片火海。大家屏住呼吸,驚呆了——這是真的!不是拍電影,也不是變魔術!

一年後,我們去紐約旅行。

雙子塔成為兩個巨大的深坑。曾經傲視世界的輝煌,夜晚時直逼星空的雄偉,就這樣轟然倒塌,不復存在,變成了堆滿灰塵和殘骸的巨大深坑。觸目驚心!

坑的四周擺滿了鮮花、照片、卡片、書本、毛毛熊、積木,各式各樣的玩具和玩偶。還有一張張照片,那些或蒼老或青春或稚嫩的面孔,令人不忍直視。曾經的大廈,向上高聳入雲。此時的深坑,向下巨大深淵。

人類的選擇永遠都是向上,向著太陽和藍天,甚至向著外星球探尋。人們懼怕深淵,如同懼怕死亡一樣。可人類的命運卻總是與願望背道而馳,這便是最大的悲哀。人類自以為是的光明和希望,最終皆指向黑暗。然而,人仍然拒絕真正生命的光,“生命在祂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 (《約》1:4-5)。

從世界頂尖的摩天大樓,到慘不忍睹的巨大深坑,再至深不見底的神秘黑洞,不也正是人類歷史從輝煌至沒落的必然過程?豈不是人心從驕傲、狂妄、貪婪、仇恨,到墮落,直至黑暗的真實寫照嗎?

凝視著黑色的大理石紀念碑,黑色的一方黑洞,我不由感歎設計者的奇思妙想。

記得當時很多人提議,要在廢墟上重建雙子塔,要比之前的更高聳、更雄偉。設計者卻反其道而行之,向著地底深處挖出一個更幽暗的黑洞,預示人間的通天塔通不到天,人間的光無法抵達天上的光。黑洞也寓意人心的黑暗與慾望的無底、人性的幽暗與罪惡的深重。只有打開人心的黑洞,才能走出無底深淵,看見頭頂的那片藍天和陽光。

黑洞是沉重的,悲哀的,沒有指望的。唯有將目光移向天空,希冀大自然的主宰憐憫,將陽光照進每一個深坑、每一方黑洞、每一顆人心。“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1:9)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美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